为什么调酒师把念慈庵枇杷膏奉若“神药”

公路商店2018-10-20 11:19:15


对所有白人鸡尾酒爱好者来说,前往位于唐人街的The Keefer Bar就像一场探寻东方药草的神秘之旅。


Kevin小心翼翼推开两扇贴着门神像的木门,吧台的调酒师被三个方向的客人簇拥着。调酒师像一位老练的药剂师,他拧开一瓶黑红色的罐子,并从里面倒出一股浓稠的黑色液体。

调酒师操着一口像堵了三个月鼻屎没挖的鼻音告诉Kevin,这种叫做Nin Jiom Pei Pa Koa的药from China


念慈庵枇杷膏散发出夹杂着甘草和薄荷的复杂气味,令坐在酒吧吧台的客人情不自禁抖了抖鼻翼深吸一口,企图将这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纳入五脏六腑。


他们估计不会想到,在中国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这种药,失恋在KTV泡三天三夜的大学生,和百米开外的邻居吵架的妇女,或者是在夜晚的江边浴血奋战的老头,都会在战斗结束后含上一勺枇杷膏抚慰喉咙的气数。

京都念慈庵是中国传统的喉咙和止咳糖浆,它的主要成分是蜂蜜,还拥有众多的药材和植物,包括枇杷叶,薄荷,杏仁和柚皮

念慈庵枇杷膏的配料表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就像伏尼契手稿一样深奥


单凭Nin Jiom Pei Pa Koa复杂多变的发音就令大多数老外感受到这种东方“神药”的不可思议。


酒吧的嘈杂让Kevin问了十次pardon也没听清这种浓稠糖浆的名字,因为调酒师每次的叫法都不一样。


每个知道它的老外都对Nin Jiom Pei Pa Koa的发音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但没有几个人能读出正确的发音,甚至连大多数中国人都念不出来,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汉语拼音,而是粤语拼音。

Kevin为此还请教他的中国朋友,不料他的朋友来自淮安,爱莫能助。但朋友告诉他,用普通话这叫做京都念慈庵蜜炼川贝枇杷膏,属于家中必备物资


在中国人家里习以为常的念慈庵枇杷膏到了国外调酒师的手里,则被奉若“神药”。


不管是波本威士忌,白兰地,杜松子酒,还是朗姆酒,只要舀入一勺念慈庵枇杷膏,味蕾就会穿行进入另一个平行宇宙。

舀出的枇杷膏和酒倒在一起,通过顺时针搅拌,枇杷膏和酒精充分融合,力度的变化将决定最后的口感


调酒师Louis Tan用念慈庵枇杷膏创作出他的新作品,“谁能知道黑朗姆酒和念慈庵枇杷膏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来唐人街酒吧买醉的酒客,大多数会在一杯下肚后,因为舌根的回甘迫不及待地敲桌子,“one more.”

“喉咙就像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当被告知添加了来自中国的中药时则会表示unbelievable,因为在他们的固有认知里,喝中药跟嚼蜡一样难以下咽。


“这杯念慈庵枇杷膏调制的鸡尾酒一点也不苦,它有薄荷的清凉,以及淡淡的八角茴香桂皮的味道。”

“我感觉我喝下了1000多种草药”


中药不仅苦还总让人联想到灵丹妙药,随着一shot下肚,Kevin的唇齿舌尖仿佛徜徉在时光隧道,“入口后,我感觉时间变慢了,一分钟变成了61秒。”

我觉得他有可能是喝伤了脑细胞


也有人喝了之后想端着调酒师的头,和调酒师交换半个小时对宇宙的看法,“费了那么大劲,调酒师却给了我一杯野格。这TM不是野格,而是出格。”

药酒配枇杷膏,比野格还野

老外喜欢用枇杷膏兑红牛,就跟中国人喜欢用红酒兑雪碧一样令人不解

枸杞泡啤酒先闪一边去,念慈庵枇杷膏加啤酒才是今年纽约客的时髦喝法


事实上,它能被国外调酒师奉若“神药”的原因除了柔和的口感和丰富的味道,还有其化痰止咳的功效。


调酒师Louis Tan的一款鸡尾酒叫做绿巨人粉碎,就是因为绿巨人的配音演员Fred Tatasciore长期依靠念慈庵枇杷膏滋润喉咙。


两届格莱美奖得主,美国创作歌手Jason Mraz也是京都念慈庵枇杷膏的忠实拥趸,他在每次演出前都会挖几勺枇杷膏含入嘴里。


当被粉丝问到在演唱会期间杯子里一直喝的东西是什么时,Jason Mraz说,“喝的是一种来自中国的神秘糖浆,名字非常拗口,我忘了,但它能缓解喉咙痛和咳嗽。”

Jason Mraz装枇杷膏的杯子外面还贴着印度教上师Sathya Sai Baba的贴纸


除了化痰止咳,网上还流传说京都念慈庵枇杷膏能治疗流感,并在今年年初的流感浪潮中成了北美人民的救星,从而导致在亚马逊上炒到了一瓶70多刀。


照国内媒体这么吹嘘,一瓶枇杷膏可以抵四瓶野格

在亚马逊上明明写着80美元是三瓶的价格,那些想出国多带几瓶枇杷膏倒卖赚回机票的可以歇歇了


“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家沃尔玛,Duane Reade, or Walgreen's的货架上见过它,但是在美国的任何一家亚洲超市,它醒目红色的包装却司空见惯,一瓶7美元,谁会去亚马逊上卖。”


事实上,它并没有像媒体吹嘘的那样能治疗流感,就算是化痰止咳也并不是适用于所有人。

有人为了止咳吃了枇杷膏,结果被甜到咳嗽


纽约长老会医院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肺医学专家布雷内博士表示了他的担忧,“服用草药补充剂可能会带来健康风险,病人将草本药与西药一同服用、摄入过量药物、甚至替代处方药物都不好。”

“唐人街的老医生告诉我每日3次,每次一汤勺,硬是让我喝成了每日数次,每次三汤勺”


相比念慈庵枇杷膏的疗效,更多北美人民运用的则是它的物理功能。


每次到了万圣节,念慈庵枇杷膏的销量都要涨一波,化妆师丹尼尔解释说,“念慈庵枇杷膏跟血有相近的颜色和黏稠度,非常适合来化妆。关键是没用完剩下的还能拿给老爸调酒。”


念慈庵枇杷膏就跟老干妈,马应龙痔疮膏一样,每次有这种光宗耀祖的国货产品,就会被国内一些媒体添油加醋,其实这些跟西点军校里挂雷锋一样都是幻觉。


“我不知道它怎么的就火起来了,最近来喝念慈庵枇杷膏鸡尾酒的中国客人一下子多了起来,”酒吧里,调酒师Louis Tan刚调好一杯绿巨人粉碎,递到Kevin面前。


“这款药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了,它比美国的历史还要悠久,治不治咳嗽不知道,反正好喝是真的。”


三杯枇杷膏cocktail下肚,Kevin眯着眼睛查看女朋友发给他的逼婚消息,在尝试了这么多种鸡尾酒,他终于找到自己钟爱的那一款,Kevin告诉女友,他还想再喝几杯。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