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爷说车】从京都到奈良 日本单人自助旅游记录之三

车讯网2018-12-05 11:48:11


车讯网 报道】游览名古屋之后,乘车来到京都。这座城市作为日本首都长达千余年,仿长安城所建,周围方圆百里之内,有N多座历代天皇的陵寝,还有一座历史日本上最早的国都:奈良。毫无疑问,这一带是日本国的发祥地。

  第6天:名古屋到京都。

  名古屋到京都将近150公里,最快的一趟火车需要36分钟,早餐后到车站上车,很快便来到了京都。京都自794年起成为日本首都,直到1868年迁往东京,历时1074年,也就是说,相当于从我国的唐朝中期到清朝末期,绝对是历史悠久,堪比我国西安

  京都的古迹实在太多了,光是世界遗产就有17个,远远胜过北京的5个。市区有二条城、京都御所、东寺、东本愿寺、西本愿寺、祗园,市区东部有清水寺、八坂神社、平安神宫、光明寺、哲学之道、银阁寺,市区北部有下鸭神社和上贺茂神社,市区西北部有金阁寺、龙安寺、仁和寺,市区西部有岚山、大觉寺、天龙寺、松尾大社,市区西南部有桂离宫,市区南部有伏见稻荷大社,市区东南部有醍醐。您看看,甭管哪个方向,都有一大堆值得去看的名胜古迹,单单一个京都,仔细看的话,恐怕得五六天时间方够用。据说,日本国内游客、特别是年轻人修学,都会把京都作为重点,有7成游客来京都超过10次。国外游客中,最多的是台湾,其次是美国。在京都,我几次遇到台湾游客,我对他们到日本自由行一点儿也不感觉意外,但他们得知我来自北京后,表示特别意外。

京都市区及其周边,名胜古迹非常多。

  建造京都的时候,我国正值唐朝中期。唐朝是日本全面向中国学习的时代,整个唐朝的200多年中,日本访问团12次来到长安(有书记载13次),每个访问团都有上百人,最多的一次是651人,每个访问团在中国停留1年左右,这些人被称为遣唐使。遣唐使几乎把中国所有他们认为先进的东西,全都搬了回去。京都城,就是模仿长安城建造的。

京都模仿长安城而建,至今仍能感受到古韵。

街道呈经纬排列,秩序很好,看不到随意停车的现象。

所有车辆只能停在白线以外。

大家全都遵守规则,整个社会显得秩序井然,一片祥和。

车辆都停在自家的院子里,或者是公共停车场。

房屋看上去虽然普通,但每个角落打扫的都很干净。

细节处理的很仔细,看上去很温馨。

加油站除了卖汽油,还负责擦洗顾客车辆。

  京都车站体积庞大,北侧的造型,据说源自城市经纬排列的街道。楼上有大量餐馆,站前有个地下商城,同样有非常多的餐馆和商店,车站对面则是个更为热闹的商业区。路过游客服务中心时,进去查看消息,发觉公交通票很划算,500日元,一天之内可以任意乘坐公交车,于是买了一张,事实证明,此举非常明智,这一天下来,如果全靠投币坐车,得多花至少2倍的钱——在国外旅行,每到一站,我都会到游客中心逛逛,总能获得一些非常实用的资讯。当然,不是所有国家都有这种很人性化的免费服务设施。

京都车站体积很大,但进出站步行距离并不长。

站内乘电梯往上走,有很多餐馆。

楼顶是个花园,可以观看京都全景。

站前,日本共产党正在街头宣讲着什么。 

京都范围不大,乘公交车到处走走,比地铁更方便。

我遇到的数辆公交车,基本上都是乘客寥寥。

司机旁有个小柜子,下车时在此刷卡或投币。

如果拿的是纸钞,在这台机器能兑换成硬币,方便乘客付车费。

每次开车后,显示屏会告知前方到站的站名,以及车费多少。不会日文的我,没有感觉到丝毫障碍。

  在游客中心得知,打算访问京都御所,需要提前预约,于是,乘坐公交车,首先去了京都御所。在大门附近的宫内厅办事处,得知下一轮入内参观是午后2点,办妥手续,乘车前往市区西侧的金阁寺。这座寺院最初建造时,我国是朱元璋时代,它的正式名字叫鹿苑寺,属于世界文化遗产,进入需要买票,票价400日元,大约合人民币20元多一点儿。

京都列入世界遗产的古迹有17个,比北京的5个多一些,且多一半都是免费参观的。

    金阁寺只是鹿苑寺的俗称,因为这座寺院大殿后边,池塘畔有座3层楼阁,外边包着金箔的缘故。这座楼阁是金阁寺的标志,每一层的建筑风格都不一样,第一层是深色木框架与白色墙壁,典型的日本风格,第二层据说也是日本的一种建筑风格,但我没看懂,第三次取材于我国唐朝特色。

京都的寺院特别多,比较有名的是金阁寺。

这座楼阁是金阁寺的标志。

日本寺院建筑,屋顶形式以歇山顶和悬山顶居多。

殿堂基座较高,且为木质结构。

普通屋舍没有高高的基座。

  游览金阁寺之后,回到市区中部的京都御所,距离预定时间还有20分钟,看到街口有一家叫“松屋”的快餐店,跑进去吃午餐,进门后首先在一个机器上,选择想吃的东西,然后投入纸币,拿到一个纸条,便选个座位坐好,不一会儿,服务员将餐食送来。我选的是牛肉饭,标准碗390日元,相当于人民币20元。这个价格,与北京的吉野家一样。

中午在一家叫松屋的快餐厅吃午餐。

进门后,先在机器上点餐。

虽不懂日文,但凭着汉字与图片,连蒙带猜,点了一份牛肉饭,标准碗390日元,折合人民币20元。

日本很多快餐店都是这种布局,入座后服务员首先送上一杯水。

  参观京都御所是集体活动,所有预约的客人,在大门前集中后,由一位讲解员陪同,入内参观,我注意到,人群的最后面,还有一位工作人员,这阵势有点儿像旅游团,地陪举旗在前,全陪或领队在后收尾。进门后,首先被带到一个房间,看电视介绍,在场大约有50余位游客,除我外,还有几位台湾人,其余的大都是西方人。讲解是用英文进行的,讲解员很耐心,讲得很细致,时不时地还插入一个玩笑,活跃气氛。令人感动的是,游览到一半儿,开始下雨,几位服务人员迅速抱来一大堆雨伞。

京都御所是天皇迁到东京之前的皇宫,目前与郊外的两处园林共同对外开放,参观需要预约。

从西侧进入京都御所的门,这只是外围部分,宫殿部分还要往里走,外围部分很像个森林公园。

京都御所宫殿区北侧的门,此门不开,进入宫殿区需走西门。

京都御所的门,看上去更为精致和考究。注意大门屋顶与矮墙顶的瓦全然不同,下面再介绍。

参观京都御所不能自由活动,有讲解员带队,集体行动。

经过一系列附属建筑后,来到正殿所在的院落。

正殿叫紫宸殿,相当于我国故宫的太和殿。

宫殿内的正式典礼,都在此举行。

它的后面,是办公、学习的场所。

再往后,是天皇一家人起居的院落。

此处还有花园,或许可以叫御花园吧。

建筑基本为木质,包括基座与栏杆,也是木制的。

在各个端头位置,包有金属构件。

殿堂前的露台较宽,从开启着的门往里看,起居所用的宫殿,内部有两层格栅。

非起居所用的屋舍,则只有一道,墙壁上的绘画,很是淡雅。

各宫殿只能站在门前观看,不允许进入。

屋顶材质分为2种,一种与我国相同,是常见的瓦,瓦上图案是皇家的标识:菊花。

另一种是日本独有的,叫桧皮茸屋根。

这种屋顶造价很高,只用于特别重要的建筑,除了皇宫,还有等级很高的神社。

采集桧皮的技师,每人每年只能采180卷,每卷铺屋顶0.6平方米,全日本只有16位这样的技师。

京都市区里还有2个本愿寺,这是东本愿寺大堂。

大殿内很安静,有些人盘腿打坐,不知是不是念经。

东、西本愿寺原本是一座寺院,后因势力太大,引起德川家康的猜忌,从而一分为二。

当我走到西本愿寺时,相机没电了,只好用手机拍了几张,偏色很厉害。

西本愿寺大殿。

    入夜,找了家很有特色的小馆,点了份寿司套餐,外加一壶清酒,花了3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60元,这晚是平安夜,算过节吧。

  第7天:京都印象。

    在京都市区里,距离京都御所不远,有座二条城。这城是德川时代修建的。德川幕府的大本营在今天的东京,但因天皇在京都,所以建了这个城,作为来京都的寓所。美国用武力敲开日本国门后,德川被迫把权利还给天皇,“大政奉还”的仪式,就是在二条城的二之丸御殿内举行的。所以说,这座二条城,记录了日本最后一个幕府,由盛到衰的全过程。

日本城堡虽很多,但规制、名称都一样。大门叫大手门,里面有几个院落,就叫几丸,比如本丸、二之丸、三之丸。

城堡外围,有护城河,城墙由石块组成,经常见到体积庞大的石块,但城墙并不高。

全日本所有城堡的城门,外形都是如此。

内院的门往往是这种造型,很漂亮,称为唐门。

二条城里,分为本丸和二之丸2个院落。二之丸的一组大殿最为著名。

日本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幕府:德川幕府,就是在这里把权利还给天皇,日本从此走上明治维新。

日式建筑往往会有较高基座。

整个建筑几乎完全由木材制成。

外墙的里面,还有第二层围墙,两层围墙之间,是宽宽的走廊。

一个大屋顶下,由此可以任意分割,形成多个房间。

房间之间的隔断,结构非常单薄。

屋顶的处理形式,与我国宫殿基本相同。

屋外,还有个花园。

再往里走,是本丸。

本丸是二条城里的城中之城,所有日本城堡里本丸的一角,都会有个制高点,叫天守阁。

有一条护城河将本丸环绕。

走进本丸大门,回头看,城内地势有所上升。

木质城门上包着铁皮,用铁钉固定。

本丸御殿,是本丸内的正殿。

旁边是生活起居的屋舍。

天守阁无存,站在遗址处,远处是京都东山,稍近是京都市区。

    离开二条城,前往市区东部的寺院群。徒步游逛的话,我觉得从南往北走最合适,从京都站东侧2公里处的清水寺,沿着东山一直往北走,走到银阁寺为止,大约需要一整天时间,直线距离4公里,徒步距离大约10多公里。这段路程中,多数是寺院。接近银阁寺时,有一段路被称为哲学之道,据说是日本有位哲学家时常在这儿散步而得名。由于银阁寺的游客比较多,寺院周围几条小路上,全是特有特色的小店,值得仔细看看,并找个满意的,坐下来喝杯茶,吃点东西。

沿着京都东山行走,很有乐趣。

沿途有很多民宅,看上去小巧可爱。

这户人家的宅基地较大,还有个小花园,屋舍也建的更为考究。

这位主人没准是位搞艺术的,把家建得与众不同。

沿途还有座天皇陵,他是第63代天皇,17岁即位,19岁让位弟弟,自己在冷泉院活到62岁,故称冷泉天皇。

仿金阁寺修建的银阁寺,这里要门票,500日元,约合27元人民币。

  银阁寺附近的路上,有公交车前往下鸭神社和上贺茂神社,这两处我都去了,它们都是京都非常古老的神社,其中,上贺茂神社建于678年。反观我国,还找不到超过它的木结构建筑。当年梁思成与林徽因加入营造学社后,与日本学者交流,后者对此颇为洋洋得意,梁思成夫妇不相信自己的国家在这方面会输给日本,于是四处寻找,终于在山西五台县找到一座南禅寺,大殿建于公元780年,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大地上已知的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

全日本各地神社里的神职人员,衣着是统一的,显得很庄重。

由于语言不通,没能弄明白这些神职人员的称谓是怎样的。

查看日本的政府网站,发现每个县都有个神社本庁,负责管理神社,不知是否属于政府机构。

  看介绍,每年5月15日,在上贺茂神社有一次隆重的祭祀,祭祀队伍从京都御所出发,经过下鸭神社,到达上贺茂神社。如果能赶上这一天,相信会非常有趣。日本除了拥有很多寺院之外,还有数量庞大的神社,每个县都有个神社本庁,负责管理这些神社,不知道是否属于政府机构。从参观过的一连串神社看,管理非常严谨,每家神社的维护工作都很出色,打扫的一尘不染,神社里的神职人员(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衣着是统一的,显得很庄重,色彩搭配也很得体。

上贺茂神社的历史很悠久,建于678年,我国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是公元780年。

神社环境极为幽雅,景色极美。 

  在日本人的观念中,神社是神居住的地方,凡人来此拜祭,构成一种精神寄托——在美国电影中,日本舰队袭击珍珠港,飞行员们在起飞之前,在航母上的一个微型神社,向神灵致意,求神灵保佑。可见,神社是日本人的精神港湾。

进入神社大门,路边摆着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善者所赠。

据说这叫“天称”,一个三四米长的杠子,显然是利用杠杆原理做些什么。

这些似乎是酒家献来的。在东京的明治神宫,参道上摆放的酒,比这儿多了数倍。

  神社的建筑并不繁琐,至少比我国的寺院简单。入口处会有个很高的木质门型建筑,叫“鸟居”,它的造型特别简练,作用相当于与我国的牌楼,据说代表着神界和人界的界限。有人认为鸟居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如果是,那就应该是唐朝的东西,可唐朝时究竟有没有这样的建筑,不知道,就连莫高窟壁画里也没见过,只是宁波有几座南宋时期的墓地,墓前的牌坊与鸟居有些近似,比如,北仑区大碶街道嘉溪村、鄞州区东钱湖镇下水村。

神社入口处,会有个类似我国牌楼的建筑,叫“鸟居”。

在浙江宁波的北仑区,有座南宋时的墓地,墓前的牌坊与鸟居有些近似(非此次旅行所拍)。

  鸟居过后,是参道,两旁会有些石雕,比如灯笼或兽类。参道尽头是拜殿,人们站在这里对着拜殿以及后面的神殿参拜,不能再往里走了。其实最核心的地方是神殿,也叫本殿,是供奉神的地方。事实上,参拜的人们,看不见参拜的对象,里面究竟是神位,还是神像,不得而知。估计神位的可能性大一些。但是,听说靖国神社里就没有神位,只是花名册。说来也是,靖国神社里供奉着有250万阵亡军人,最早的是1868年的戊辰战争,如果都是神位,得多大一屋子呀。

鸟居过后,是长长的参道,路面铺着碎石,有种很天然的感觉。

参道尽头,是拜殿,再往后是神殿,人们在拜殿参拜。

参拜前后,人们往往会在这里获取吉祥寄托。

  与我国烧香祭拜不同,神社里没有香火。参拜的过程是:进门后参道边上会有个水池,上面有些长柄木勺,用它盛一些水,先是右手拿着洗左手,然后左手拿着洗右手,净手之后,再往手里倒一些水,捧着漱口,然后把水吐到池外。

参拜之前,要洗手、漱口。

    之后来到拜殿前,往善款箱里扔点儿零钱,比如5元硬币,深鞠躬2次,接着拍2下手,跟着双手合十,默念后再鞠一躬。

参拜处往往会有个绳子垂下来,参拜者摇一下,撞击上面的铃铛,似乎与我国拜佛时敲钟类似。

下鸭神社同样是世界遗产,它的周边还有数个神社。

  黄昏后,来到市区的祗园一带,这里是最能领略日本风情的地方。街上有许多茶室、商店和餐馆。如果打算彻底领略一下这里独有的文化,应该事先预定一餐怀石料理,然后观赏艺妓表演。我只有一个人,如此大餐实在无法享用,再加上对歌舞表演历来毫无兴趣,所以,只是逛了逛街。事后,友人批评我不应错过欣赏美色的机会,说艺妓非常漂亮,值得一看。我想,人各有好罢了,如果要我在美色与旅游之间选择,我肯定选择后者,因为旅游可以让人眼界大开,增长见识,前者多半只是昙花一现。至于交际场合时常出现的打情骂俏,更是难以接受,太过虚情假意,不如与一位智者喝上几杯,开怀畅聊。

  年轻人有时候会抱怨与年龄大的人之间有代沟,难以沟通,据我接触到范围的而言,所谓代沟有些是年长的人太过高高在上、自以为是,时常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晚辈,不愿意和年轻人平等交流。有些代沟,则纯粹是大脑内存的差异所导致。看《芈月传》时,有句台词提到了“牝鸡司晨”,一个90后表示不理解,我没直接说答案,而是想用启发的方式让他自己琢磨,便问他公鸡早上通常会做啥,他说我哪知道呀。看来确实有代沟——知识太过贫瘠,没法儿聊。事实上,仅凭常识也应该能想到公鸡打鸣,并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

市区的祗园一带,是最能领略日本风情的地方。

在这里预定一餐怀石料理,再欣赏艺妓的歌舞,是个不错的选择。

祗园一带有许多小巷,犹如北京的胡同。

大街上同样是数不胜数的店铺。

各种小吃看上去都很精致,每样都想买一些。

一路上还看到几个这样的综合市场。

其中有家这样的商店,看得我分外眼馋。

另一家综合市场,基本上都是食品摊。

海鲜串看上去很好吃,于是花200日元、约合人民币10元,买了一串金枪鱼,非常鲜美。

  晚上,跑到一家居酒屋消遣了好一阵,店里都是当地人,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只好一个人坐着喝,小菜与酒都很棒,而且价格很便宜。北京要是也有这样的消遣之地就好了,实在很享受。可惜咱们的酒吧、茶馆,一个个都把刀磨得飞快,有次到北京西山一家环境优美的茶馆喝茶,2个人坐了一下午,竟然花了700多块钱,这笔钱若是换成日元,大概是1.3万,差不多够2个人喝上三四次。不过大家也乐得如此,似乎只有昂贵的物价,才能衬托中国的富裕与强大。

  第8天:京都到奈良。

  京都到奈良距离42公里,只有普通火车,运行53分钟,这段旅途中,我几次下车,参观天皇陵,下面会单独讲到。在火车站等待发车时,上网预定了奈良的住宿。为了便利,这次日本之行的所有住宿,我都选择靠近车站,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极为正确,由于日本轨道交通极为发达,靠它可以前往任意一个地方,住在车站旁边,必然提高了效率。奈良车站旁边,有家JR奈良站超级酒店,这是整个日本之行住的性价比最高的旅馆,从火车车厢门走到客房房间门,最多的一次用了1分30秒,每晚收费6250日元,约合人民币340元,包括早餐和泡温泉,这个收费水平与国内基本持平。旅馆服务之周到自不必说,房间设备也很棒,甚至还有一台加湿器和一台空气净化器——看新闻报道,有一次日本多个城市发出空气质量恶劣的警报,建议大家尽量别外出,因为PM2.5已经接近80微克/立方米。

京都到奈良距离42公里,火车运行53分钟,中途几次下车,参观天皇陵。

旅馆房间里还配有空气净化器,据说日本PM2.5接近80微克/立方米就建议大家别外出。

  安顿好住处,首先泡了个温泉——日本温泉数量极多,且为人们特别喜爱。在这里泡温泉实在很享受,电影《非诚勿扰》里有好几个镜头,展示了日本温泉。那种环境一流的温泉旅馆,一家三口,包含住宿、晚餐、早餐的话,需要5.5万日元(也有便宜的),约合2300元人民币,以服务、环境、设施而论,这个价格其实不算贵。在国内我们一家人去过数个温泉酒店,通常需要花费1500元左右,但基本上都是设施一流、环境二流、服务三流、卫生不入流——温泉池跟澡堂子有一拼,早上还好,黄昏时,池子里很可能非常脏。

  享受一番之后,下楼上车,去了平城京遗址。奈良是日本的发祥地,这一带古迹特别多,奈良市区东侧,有座若草山,山脚下,紧靠着市区,是兴福寺,然后是东大寺、春日大社。城市西侧,是平城京遗址,附近还有唐招提寺,以及众多天皇的陵寝。这一东一西两处古迹群,一天时间刚好够用。

奈良市区在JR奈良站与奈良公园之间,奈良公园里最著名的,是东大寺和春日大社。

  平城京是模仿我国唐朝宫廷修建的。看它之前,最好首先了解一下日本历史。日本历史的源头是绳纹时代,第2个是弥生时代,此时咱们是汉朝。《后汉书》里说,公元57年,“倭奴”来我国朝贺,皇帝还赐了个印,在这次旅游中,当我走到博多时,看见了这个印出土的地方。不过,日本首次出现国家,是弥生时代之后的邪马台国,国都就在今天的奈良(也有学者认为在今天的福冈)。紧接着的公元3世纪,又出现了大和国,这个国的国都很明确,开始在奈良,后来搬到了今天的大阪(当时叫难波,大阪与和歌山之间有条铁路线叫南海本线,大本市区的起点站就叫难波站),再后来又搬到橿原,大和国用了两三百年,将日本统一成一个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日本出了一位女天皇,她将国都从橿原搬回了奈良,并按照我国的长安,修建了奈良城,当时叫平城京——后人将这段历史叫奈良时代。历史上有名的鉴真东渡,就发生在这个时期。

  不过,奈良时代的寿命不长,总共只有84年,之后,首都被搬到今天的京都去了,当时叫平安京,所以,奈良时代之后的一段历史,叫平安时代。平安时代历经将近400年,最终被武士篡权,日本由此进入将军掌权、天皇形同虚设的幕府时期。第一个幕府,就是源赖朝的镰仓幕府,存在了100多年。之后是室町时代,这段历史特像咱们的东周,东周前半截是春秋,后半截是战国,室町时代全长240年,前半截是南北朝,后半截是战国。再次统一日本的,是织田信长与丰臣秀吉,这个时期叫安土桃山时代。犹如始皇,虽然统一中国但王朝很短命,织田信长与丰臣秀吉虽是日本历史上的豪杰,但他们的安土桃山时代却只存在了30年,就被德川家康改朝换代了。德川创造的是江户幕府,这个时期叫德川时代,德川时代存在了260多年,由于与西方国家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从而被国人推下历史舞台,把权利还给了天皇,这位天皇就是明治天皇,明治维新开始后,日本逐渐强大。您看,日本的历史简单吧,三言两语就说完了。

  平城京遗址大都已经变成农田,除了唐招提寺,有什么历史建筑了,主要是观看城内北部的平城宫遗址,宫殿遗址的大门,是复建的朱雀门,南大街叫朱雀大街——与长安城名称一样。附近还有个展览馆。这里是日本第一个列入世界遗产的地方,眼下保护的不错。我到朱雀门时,一位保安人员跑过来,送上一份韩文介绍手册,当我用中文说谢谢后,他赶紧一溜小跑,不一会儿又拿来一份中文介绍手册。相同的情景,此次日本之行遇到了好多次。

历史上的奈良—平城京,沿朱雀大街左右,都是农田与村落,如今的奈良市区,是昔日的外京部分。

平城京内的宫殿叫平城宫,前门叫朱雀门,是个修复的建筑。

进门后,一片开阔,1000多年前,这里曾有一座皇宫。

皇宫的大殿叫大极殿,也是现代修复的。

这座展览馆,详细介绍了那段历史。

  朱雀门东北方向,据说是平成天皇陵,坟冢的封土很大,据说是日本最大的,但究竟里面是不是安葬着平成天皇,还有争议。继续往东北方向走,还有3座陵,但看不懂是哪位天皇的。与之对应的西侧,有座成务天皇陵,他是日本第13代天皇。

  看过平城京展览馆,沿大道往西走,过本照寺往南,再往西,穿过几个村落后,在一片田野中,看到了垂仁天皇陵,他是日本第11代天皇。不过,早期日本天皇的记载都非常含糊,犹如我国的三皇五帝,史实与传说掺杂,半真半假。

平城京西南方向的垂仁天皇陵。

  与我国各路人马轮流当皇帝不同,日本的天皇号称“万世一系”,您还别小看,这句话已经写进了日本宪法。第一位天皇是神武天皇,大概是公元前六七百年的事儿,当时咱们是春秋时期。从春秋到清朝,咱们出现了几十个王朝,可日本始终延续着天皇,一代一代传到现在,已经传了125代,是世界上最长的君主制度。刚才说到,将首都搬回奈良的,是个女天皇,事实上,日本一共出现了8位女天皇,搬迁国都的那位叫元明天皇,在天皇排序里是第43位,在女天皇中排名第4,她和自己女儿都是天皇,母女俩政绩都很好,她们开创的400年平安时代,堪称古代日本的盛世。这对儿母女天皇之前的几位女天皇也挺牛,日本历史上的第1位女天皇叫推古天皇,在位期间派使团来到中国(此时是隋朝),而且不称臣,将原本的属国地位改成了与中国平等的外交关系。当时围着中国转一圈儿,几十个国家都是咱的属国,唯独日本例外。推古天皇的政绩很棒,犹如我国的武则天。第2个女天皇叫皇极天皇,此女居然打算率军亲征,试图征服朝鲜半岛,可惜还没出发就死了,如此魄力,有点儿像辽国的萧太后。

  当我第一次知道这段历史时,很有些惊讶,想不到日本女子这么厉害——英国的女国王在世界上很出名,但总共有5位,政绩很牛的只有伊丽莎白一世和维多利亚两个人。输给了日本。在我的概念中,日本女子以温柔、贤惠著称,能娶个日本媳妇,是世界上最幸福男人的4个标准之一。只可惜小时候没学日文,看来这辈子注定成不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既然有125位天皇,陵寝自然也少不了,大阪、京都、奈良,这3个城市之间的许多地方,都能看见天皇陵寝。其实,在到奈良之前,就已经看了好几座天皇陵。第一个在京都东面没多远,沿着东海道本线坐火车1站地,是一个小镇,叫山科,从车站徒步20分钟,到了天智天皇陵,他是日本第38代天皇,其母就是那个想亲征朝鲜的皇极天皇。

京都东侧,坐火车1站地,有个小镇叫山科,镇旁有座天皇陵,这是陵前的神道。

这位陵主是天智天皇,日本第38代天皇,他的母亲是日本8位女天皇中的一个。

  从京都到奈良之间,有个车站叫桃山,下车后走了1.5公里,在一个山峦上,看见了明治天皇的陵寝。这座陵与大阪周围、奈良周围的天皇陵不同,它的构造有点儿像中国的陵寝:背靠山峦,面对平原,前部是祭祀场所,后部是圆形坟冢,不知是否可以称为山陵。后来,在奈良和大阪的堺市,看到有些天皇陵是前方后圆、周围环绕河流的样式,其中最大的一座是位于大阪堺市的仁德天皇陵,他是日本历史上的第16位天皇。在奈良的南部,位于橿原市的神武天皇的陵,虽然有水环绕,但里面是正方形。由此看来,日本天皇陵的封土,至少有圆、方、前方后圆三种形式。

从京都到奈良之间,有个车站叫桃山,下车后走1.5公里,可以看到明治天皇的陵寝。

天皇陵的封土,至少有圆、方、前方后圆三种形式,明治天皇陵的封土是圆形

大阪堺市的仁德天皇陵,前方后圆、两堤、两水环绕,类似形式在奈良等地有数座。

当今天皇的孙女——94年出生的佳子,参拜神武天皇陵(网络下载图片,非此次旅行所拍)。 

  天皇陵由宫内厅管理,外人不能入内,最多只能走到门前。据说,天皇陵的地下部分,是石制的墓穴,里面有棺木及随葬品。前几年曾有报道说宫内厅开放了2个陵,但只面向学术单位,且只能走到坟前。

    如果对更为古老的古迹感兴趣,从奈良市区往南去,一直走到樱井,直线距离约20公里,路东是连绵的山,山脚下有条古老的路,叫山边小道。这段路上,寺院、神社、皇陵、古坟,数不胜数,向你揭示日本也有悠久的历史。到了樱井再往西去,是橿原,那里有橿原神宫和神武天皇的陵寝,据说他是第一位日本天皇,算得上日本国父。我没能全程走完山边小道,为了节约时间,中途有几段搭乘了JR火车,有些遗憾。喜欢徒步的话,这一带非常值得多玩几天,即使不喜欢历史,光是自然风景和小镇,就已经很值得游玩了。

奈良往南,柳本站东侧有黑冢古坟,这里出土了一些来自中国的铜镜,这是日本最早的国家的物证。

再往东,是崇德天皇陵,他是日本第75代天皇。

从柳本站乘车继续往南,是供奉神武天皇的橿原神宫。

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的陵寝。

  好了,刚才说到天皇陵,多说了几句,几张照片已经把您的视线转移到奈良南边几十公里以外去了。让咱们回到眼下,接着说——看过垂仁天皇陵,继续往南,是唐招提寺。这是我国的高僧鉴真法师创建的寺院。鉴真原本是扬州大明寺住持,受到邀请后,来到日本传播佛法,最终在奈良圆寂。

  唐招提寺地处郊外,周围不是农田,就是树木,村落并不多,显得一片寂静。从寺院前往市区的路上,全程是一片非常大的平原,视野特别开阔,偶尔才能看到一些房屋。东部则是连绵的群山,景色很漂亮。穿过市区不久,便是一连串的寺院与神社,这里统称奈良公园,寺院中最值得看的,是东大寺,与唐招提寺获得的幽静感不同,这里获得的,是震撼感。

唐招提寺周围以农田为主,田间有少许农家院落。

鉴真法师创建的招提寺,已有1200多年历史。

寺内主殿叫金堂,建筑本身与里面的佛像,都被列入日本国宝。

第二座建筑是个讲堂,鉴真法师应邀到日本后,在这里讲经。

离开唐招提寺,前往奈良市区的路上,是昔日的平城京市区部分。

从地图上看,这里就是昔日的主干道:朱雀大街。

  东大寺是佛教华严宗的寺院,尽管鉴真法师属于律宗,但刚到奈良时,仍在这里举行过法事活动,直到唐招提寺建成,才搬家离开。有着上千年历史的东大寺,最为宏伟的,是十多米高的铜质大佛,以及供奉大佛的殿堂,据说,这座殿堂,是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说起来也是遗憾,我国虽然早在唐朝就成为日本的老师,可咱们的殿堂,似乎还真没这么大的。

市区东侧的奈良公园,抵达后看到的第一个寺院叫兴福寺。

这座寺院同样有超过1300年的历史。

目前寺院正在修复中,人们可以花上2000日元,捐献一块平瓦和一块丸瓦,并写上自己的心愿。

据说,日本历史上有个神话人物,乘鹿来到这里,从此这里将鹿视为神物。

鹿过马路,汽车自觉礼让。

再往前走,是东大寺,正式的名字叫大华严寺。

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

殿内是一尊高大的铜质佛像。

  从大佛殿往东走,上坡,是二月堂、三月堂,此处视野开阔,观看奈良市区景色,真是不错,尤其是黄昏时。沿着山坡继续走上好一阵,绕到春日山,便是春日大社。日本春日大社似乎有很多,但奈良的这座算总部。据说春日山在日本属于神山,犹如西藏的冈仁波齐。

从大佛殿继续往上走,是二月堂。

这里视野开阔,可以观看奈良全貌。

黄昏时,此处的景色更美。

春日大社在日本有很多,但奈良的这座算总部。

这座神社在1000多年前,为了守护平城京而建造。

神社周围的树木禁止砍伐已有千余年,后来被列入世界遗产。

  从春日大社一路下山走到路边时,天色渐暗,这段路又走了好一阵,才来到公交站,本想沿着奈良街道走回旅馆,看看街景,但力气已经用完了。这一天走的路实在太多了,脚已经磨起了水泡,必须挑破,把脓水挤出,才能恢复正常行走。挑水泡需要一根针,来到一家小型超市,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店员是个很帅的小男生,过来彬彬有礼地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不会说日语,鸡同鸭讲地比划了半天,又挤出几个半生不熟的英语单词,才让他明白我的需求,小帅哥差点把货架子折腾个底儿朝天,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有太多到日本旅游过的人,都对日本服务业的热情与周到,赞不绝口。我想我就别说车轱辘话了,只想写下这么一句:日本的服务,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力。

    因为感觉很累,不想吃饭了。坐公交车回到JR奈良站,正要上楼,看见车站下面的超市灯火辉煌,于是进入看,大概是要打烊了,海鲜柜台正在打折,便买了一盘,再加一瓶清酒,折合人民币25元,回到房间,一遍泡脚,一边吃喝,顺便把吃得东西拍照后发到了微信里。几位来过数次日本的朋友惊讶:25元?美金吧??我只好一遍一遍地回复:人民币。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