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都最美之时,做一日闲散客

海峡旅游2018-10-17 09:17:41

当你以一个旅行者的身份,展开一张京都的游览地图时,会惊叹于那维持至今的沿袭盛唐时代长安城的城市布局:沿中轴线划分出不同的城市功能分区,如棋盘般延展出的无数狭长幽深的小巷,处处昭示着崇尚对称的古典审美。





自平安京飘来的和风

 

比起京都,“平安京”的古称似乎更契合这座城市的气质:清平世代,安谧无忧。公元794 年,桓武天皇将都城迁至山城国的平安京(即现今的京都),便自此开启了日本的平安时代。


这一时期同时也是日本的“国风时代”:来自全国各地的僧侣、文士、工匠、职人们纷纷汇聚在这座都城,他们在宗教、文学、绘画、音乐、建筑、语言文字等领域渐渐摆脱了对隋唐的单纯模仿,发展出更具本土特色的文化。与此同时,这段持续了近1000 多年的首都历史也使京都浸染了浓厚的文化氛围。

 


不经意间,出现在拐角的一处寺庙或町屋就是一段历史:居于中轴线上的京都御所,向人们诉说这里曾是天皇的居所,也是往昔最繁华的政治文化中心;至于藏在岚山嵯峨野竹林的野宫神社,则勾画出了紫式部笔下的《源氏物语》故事的舞台;甚至仅是地图上一个“伏见”的地名,都会令人想起那场改变了日本历史的倒幕大战。


姑且不提一叶知秋的银阁寺、熙攘如织的清水寺、林深不知处的伏见稻荷大社以及金刚怒目的三十三间堂……很难再找到如京都这般,并非流于外部构造的徒有其表,而是如真正的贵族般,举手投足间皆显露出古韵风雅的真古都了,也只有真正漫步在京都,方能够理解为何它是日本精神的初始之地,是日本文化的故乡。

 


艺妓、茶道、神社、和果子、清水烧、祗园祭……诸如此类具象的事物都可以是前往京都游玩的缘由,而它们最终都指向一种抽象的感觉:和风。

 

是的,京都几乎满足了人们对“和风”的全部想象。即便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之一,京都的市民们仍最大限度地保护着京都的风貌,甚至为此立法,限制了大型商业设施的规模与数量。虽然沿着京都站 - 乌丸河原町一线,集中伫立着人潮攒动的商业街和美食街,刚从新干线出来的游人似乎会判定这和其他繁华的大城市并无差别,但只要在某个岔口拐个弯,仿佛闯入了另一个时空般,迎面而来的是成排的传统町屋:深色砖瓦,木格子架结构,门前点着石灯笼,透着微黄的暖光,恍惚回到了昔日的平安京。若是在东山、花见小路上与身穿华丽和服的艺妓擦身而过,一个转身便自成风景。

 



做一日京都的闲散客

 

当我们刚知晓一座城市时,仅仅从一个影子、声音或气味便能够展开无尽的想象,而真正了解它之后,我们也开始思考它是如何吸引那么多的人向它聚拢过来。京都正是属于令人念念不忘的城市,无论探访过多少次,下一次总能再找到重返京都的理由,是为了岚山的温泉、祇园的歌舞伎、清水寺的结缘神?抑或是为了抓住我们失落已久的、那来自数百年前的唐宋风韵?兴许仅仅是,想要接纳京都给予的那份雅致的意趣,那种久违的、讲究的生活情调。


倘若如此,我们不妨暂且将那些略厚重的文化、历史放在一旁,学学舒国治,轻盈一点,暂且就当个门外汉,不需寻摸特定的时日,拎一个小行李,往京都住上三四天吧。




 \ 玩 / 

 

当然,若是厌倦了去清水寺、金阁寺、渡月桥等人挤人式的热门地,不妨去这几处人少、景美、交通便利的景点,山水相悦,诗书自娱。

 

智積院

即使是红叶漫山的京都最为人声鼎沸的时节,一样彤若红莲艳似火的智积院依然鲜见游人熙攘,更枉论平日平时。宁静如世外一方,有着崇高的宗教地位--真言宗智山派总本山。山号“五百佛山”。本堂,开山堂至今保藏着国宝级别的巨幅壁画,难得一见的弥珍。


京都市東山区東大路通り七条下る東瓦町964番地

 

爱宕念佛寺

于1922年(大正11)被迁址至此地的古老寺院,贵为国家级重要文化财产。行深院落时,最心动最可人之处当属那1200尊罗汉石刻造像,春披绿苔、冬盖白雪的他们是为了祈念寺院之复兴,于昭和54年起,历经10年间,由参拜者1200人,亲手所凿所刻,因而形态各异,想来,必是每祈愿者心中慈悲所化,春夏秋冬,福愿相守。


京都市右京区嵯峨鳥居本深谷町 2-5

 

泉涌寺

泉涌寺位于京都东山区,京都人习惯称之为“御寺”(みてら)。进入涌泉寺,目及左侧,就是杨贵妃观音堂,堂内供奉之尊,是唐朝皇帝以贵重檀香木所造、与杨贵妃等身的观音坐像(正尊)。日本人信封杨贵妃可为人带来良缘,对祈求良缘、顺产、美容最是灵验,自然而然,御寺在女性中人气向来居高不下。


京都市東山区泉涌寺山内町27

 

詩仙堂

竹篱引路,拾阶而上,门前石碑上魏体“詩仙堂”三字,有不阿之气韵。相传堂主,江户诗人,石川丈山,依照自己想象中的中国庭院建制而造,设为自己隐居之所,虽然成果还是木舍沙径的和院模样,但“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诗书自娱,山水相悦”的文人志向明朗得见,又一个隐陋室而居以明志的骚客。


京都市左京区一乗寺門口町27

 

光明院

光明院的中心,有名作“波心庭”的枯山水庭院。白沙若川蜿蜒,巨石为山嶙峋,四周,是春青夏碧,秋日金黄,冬覆皑皑的草苔,随四季之色循环轮转,于是又有了“虹の苔寺”的爱称。


東山区本町15丁目809


祭礼庆典

京都一年四季都会举办众多的祭拜庆典活动,除三大祭礼:葵节、祗园节和时代节之外,各个寺院都会举办各自的祭礼庆典,诸如东山花灯路的“狐狸嫁女”、八月的五山送火节等等。除了当地人,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也有机会参与其中,体验庆典的热闹氛围。


 

 \ 住 / 

 

如何像一位老京都人那样生活?住进这些小而简的平凡人家,让奔走一天的你获得心之所归的舒适与宁静。

 

錺屋かざりや

町家Guest House錺屋,地理位置相当便利,地铁五条车站附近,走路去烏丸车站也不远。百年町家,地板包了浆色,庭园覆了厚苔,怀旧小物随走随见。设置了公用厨房,一切齐全,异乡买菜做饭,真正在京都生活一天看看。


京都市下京区五条通室町西入南側東錺屋町184

 

Guest House糸屋

位于西阵的Guest House糸屋,虽然稍微远离市区,但作为补偿,去北野天満宮、上七軒、三上家路地等景点却着实方便了不少。80年历史的京町家,先前是丝商人经营用的木造家屋,原宅的生活气息以老屋为结界,悉数封存,不精致的家私与不华丽的装饰,连庭园也是小而简,就是朴素,最最平凡的京都人家而已,反倒因为接了地气而更有“生活着”的真实感。提供脚踏车出借,踩上一辆,塞上耳机,听曲,迎风,会京都。


京都市上京区浄福寺通五辻下る有馬町202番地

 

 

 \ 吃 / 

 

京都日常的饮食,荞麦面自不必说,萝卜、芜菁、南瓜等京野菜也只是做了简单的渍物,不由得让人想起宫泽贤治那首《不畏风雨》所写的“每天食糙米四合,配以黄酱和少许菜蔬”的寡淡滋味。由于地处京都盆地,三面环山,京都的餐桌上鲜少有海鲜,不过京都境内清甜细腻的水也诞生了豆腐这一京都名物,尤其是岚山的汤豆腐,亦是这一地山水的馈赠。

 

虽然主食寡淡,但好在还有传统的和果子可尝:羊羹、大福、菱饼、草饼、团子、鲷鱼烧、金平糖……诸如此类,偶尔品尝一二,也算是打打牙祭,只不过和果子相较于一般甜食口味更甜,须搭配煎茶才不至于腻味。往日的京都人,会以应旬的和果子和清茶,循四季布置茶席,感应时节的变迁,这样的情怀,至今依然被延续着,亦成为京都独特的风景之一。



撰文/ 郑雯馨 

摄影/ 张国强 黄璇

编辑 / Lily

图文来自《海峡旅游》杂志9月刊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新刊上市

期期都值得收藏!

(一键下单购买新刊,点击“阅读原文”)




欲加入海峡旅游读者大家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加海旅小助手微信,将大家拉进读者分享群。

购买新刊,请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