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报》专访京都风景乌恩院长谈生态旅游科学开发

京都风景2018-09-13 14:04:22


编者按:本文转自公众号“中国环境新闻”,作者刘晓星,专访北京京都风景生态旅游规划设计院院长乌恩。


以森林公园为主要依托的森林生态旅游业已进入大众化旅游的新阶段。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建立各级生态旅游地3000个,面积约占陆地国土面积的10%。

 

森林生态旅游利用原本具有一定旅游价值的森林资源,进行有控制地开放。但是近年来,受市场需求拉动和商业利益驱动,过大的旅游规模与过快的发展速度加剧了环境损耗。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以满足人们“回归大自然”需求的森林生态旅游成为破坏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应该如何科学理解森林生态旅游?

森林公园如何解决资源保护与利用的问题?

森林公园如何按照环境容量承载力进行公园分区?

需要制定哪些相应的标准?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来一探究竟。


[1]
旅游开发势头强劲 生态环境遭受威胁


我国生态旅游业从20世纪80年代起得到了长足发展。数据显示,以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林场、风景名胜区为主要场所的森林旅游维持着大约每年15%的增长速度,游客接待人数接近8亿人(次)/年。

一方面,我国森林生态旅游开发势头强劲;

但另一方面,旅游地生态环境遭受着严重威胁。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旅游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乌恩认为,在森林地区搞旅游一定会对环境产生影响。因此,在旅游开发中要考虑、研究甚至计算开发对自然生态的影响程度,并判断这一改变是否可以接受,这是一种务实、科学的态度和方法。

森林生态旅游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其中一个就是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影响。


“因游客活动区域不受规制,旅游公路建设和旅馆、游线设置不合理,会造成动物生境破碎、生境面积减少,动物活动范围缩小,从而使动物的习性发生改变,迁移、繁殖能力下降。”乌恩博士认为。




比如,由于旅游者的干扰迫使巨角山羊退缩到气候恶劣的高海拔地分娩,结果导致80%的小羊患上肺炎,种群逐渐衰落。

在一些地区,地方政府对森林旅游资源认识不足,采用掠夺式的发展模式和粗放的管理模式,黄金周游客往往超过环境容量,“森林生态旅游”愿景演变成“破坏森林生态”的状况。


[2]
存在生态旅游误区 缺乏科学空间管理




在乌恩博士看来,从管理机构到规划师对生态旅游的观念、模式缺乏科学认识,更缺乏将生态旅游观念、模式落地的能力和经验,从而导致生态环境破坏。


同时,还有一种认识误区是将生态旅游模式与商业上的成功对立起来。其实,只有错误理解生态旅游与商业间依存关系的经营活动,才会对生态环境产生破坏。


2013年,张家界、庐山、五大连池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黄牌警告时提及的整改方向——


“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就是“环境解说”“自然教育”的一个方面。


这次警告倒不是说这几处风景区的开发破坏了生态环境,而是说他们的开发方向偏离了生态旅游的原则、价值观和标准。

业内专家表示,规划建设不合理是造成我国森林生态旅游地生态环境遭受破坏、面临威胁的首要因素。正如乌恩所言:“从操作层面上看,环境破坏的首要原因是生态旅游地缺乏严格、科学的空间管理。”

到底什么是森林生态旅游?


乌恩博士认为,森林、湿地只能开展适度的旅游利用,要严格、科学地进行空间管理。尤其是对旅游设施进行科学布局,只能拿出森林和湿地的少量空间,用来安排设施和供游客涉足游览,大量空间须保持原野景观,不破坏生态系统完整性,不破坏生物和鸟类的栖息环境。

[3]
形成环境友好共识 严控环境承载限度


当前,森林生态旅游发展正处于初期阶段,要实现可持续发展,需要政府、学界做出很多努力。

如何用法律来平衡保护和利用的关系?


乌恩博士认为:“立法机关和政府要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标准,规范生态旅游开发活动。”


日本在1931年就颁布了《国立公园法》,在2007年颁布施行了《生态旅游推进法》,而且在这些法律的立法阶段都有专业人员参与其中,通过法律来平衡保护和利用的关系。


从普通游客、管理人员到规划设计人员,能够科学理解和认识森林生态旅游这一概念,才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政府应该加强宣教,帮助社会各界建立生态旅游意识。”乌恩博士说。

比如日本在颁布施行了《生态旅游推进法》之后,通过印刷出版物、发布解说漫画、推行“国民接触自然行动计划”等进行了广泛有效的宣教。

日本自然学校,重建人与自然的联系


科学进行空间管理从而在环境承载限度内发展旅游,是生态旅游的首要任务。


20世纪80年代,国外学者提出了“游憩机会序列法”。打个简单的比方,一座山,应该让穿皮鞋、登山鞋的游客都有各自喜欢的空间,既要有设施密集的大门口,又要有安置解说牌的游步道,还要有连垃圾箱都不能出现的荒野地域。

“游憩机会序列法”是处理一座山上“不同类型空间”与“不同类型旅游体验”间关系的方法,通过保持、强化“不同类型空间”的存在,在满足游客“不同类型旅游体验”的同时,也最大程度地保护了自然多样性。

乌恩博士认为,在操作层面上,可以建设一些高水平的生态旅游示范地,采用最先进的理念和模式,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力争做出一批全国示范样本,让地方政府、森林公园管理机构、投资商、国民看到真正的生态旅游到底是什么样的。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