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1949年1月12日生于京都伏见区.

大力说呸2018-09-13 14:59:05

今天偶然翻微博今天是村上春树的生日

我算了下看过的村上的书

《挪威的森林》

《且听风吟》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

《海边的卡夫卡》

《远方的鼓声》

《当我谈跑步时  我谈些什么》

《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

《天黑以后》


虽然读过他一些书,但我最开始并不喜欢他,是今年读了《海边的卡夫卡》才转粉的,而且今年他的新书《骑士团长杀人事件他在书中明确提到,日本军队在南京实施大屠杀。


《海边的卡夫卡》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


《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



《当我谈跑步时  我谈些什么》




问答:

 Q:村上君,今天过生日有什么庆祝方式吗?

村上:也并不怎么欢天喜地,无非是晚饭时开一瓶多少特殊些的葡萄酒罢了


 Q:那心理有什么变化呢?

村上:我一直认为认识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是一瞬间变老的。


 Q:害怕老去或者死亡吗?

村上: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我觉得将年岁渐增看作逐渐丧失各种东西的过程,还是视为不断积累各种东西的过程,只怕人生的质量会大不相同。


 Q:你对自己有什么评价么?

村上: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坐坐公共汽车,漫无目的地散步,在附近的商店买买萝卜和大葱。


 Q:可以简单聊聊你的妻子吗?

村上:我也只娶过一个女人,算是个“只见过牛头梗犬”的蒙昧无知的人,却也脸皮颇厚,对广大女性有自己的一家之言,那就是“女人并不是有事想发火才发火,而是有时想发火才发火”。


 Q:对于年轻人的恋爱你有什么建议吗?

村上:我想,恋爱的最佳年龄大概在十六岁到二十一岁之间,个人差异当然是有的,不能一概而论,但若低于这个,难免显得稚气未退,看着让人发笑;若过了二十一岁甚至年届三十,必有现实问题纠缠不放,倘年纪更大,就多了 不必要的鬼点子。


 Q:今年的诺贝尔奖再次落空,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村上: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Q:现在还有什么对于生活未完成的期望么?

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


 Q:对读者说句话吧

 村上:希望你可以记住我,记住我这样活过,这样在你身边待过。



以上。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