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朝圣路上的邂逅

桑朵拉的生活与旅行2019-11-07 11:56:56

今天要写的是我在日本熊野地区的深度游故事。熊野位于日本中南部的海边山区,其实直到两三年前,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但后来分别于20177月和20186月去了两次,还意外结识了一些朋友。当我在朋友圈发布了许多旅行照片后,朋友们都对我的这段旅程很感兴趣,纷纷表示“你大半年没更新的公众号可以再开动一下了”。是的,对于我这种last minute的人,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为满足大家的好奇心,记录如下。

 

缘起

 

2016年时,偶然在一本杂志封面上看到一幅颇有诗意的画面——一座红色的三重塔耸立在群山之间,背景是雨后的瀑布。虽然按照中国景点的标准,这瀑布并不大,塔也不高,但它胜在一种超然脱俗的意境,令人可以想象出千年前圣人灵修的场景。于是我便翻开杂志读了这篇介绍文章。由于它是一位西方作者用英语写的,看了以后并不能把其中的英语地名和汉字联系在一起,我便自己在网上搜索了文中提及的Kumano Kodo,得知它就是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的“熊野古道”的音译。这个世界遗产的全称是“纪伊山地的圣地和参拜道”,涵盖奈良县、和歌山县和三重县的一大片地区。


 



这些就是杂志中的图片



联合国网站上的世界遗产信息


红点就是该景点在日本的位置(google地图)


其实日本有许多“世界遗产”级别的景点,在京都和奈良周边尤其集中,但由于京都是一个很大的交通枢纽,那里的景点往往人山人海。无论是自由行,还是旅游团,京都几乎都是必游之地,间接也导致各大旅游景点过于商业化,因此已很难在这座古都找到千年前的感觉。我并不太喜欢游客太多的地方,所以当看到杂志中那些熊野山区的照片后,哈爸和我都达成共识,以后如果再去日本时,可以去那里探索一下(之前曾于2015年去过一次日本)。

 

由于我一直是个last minute的人(每次出远门几乎都是出发前一天的晚上才开始整理行李箱),也不喜欢在旅游时根据日程表按部就班(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我并不热衷“做攻略”。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某天去哪个景点跟天气很有关系,而这在到达之前是无法预知的。比如晴天尽量去外景,雨天可以去室内景点或温泉等。即便是晴天,如果要让日光照在我想要的景点上,就还要考虑到过去的时间,所以对于某些地方,我会在不同时段分别去几次,会有不同的景色。综上理由,我不做旅游攻略,但我会自己在网上搜集一些资料和地图,定一个大致路线。关于住宿的基本策略,是在同一个地方连续住好几天,这样就能灵活机动,以该地方为中心,开发附近的一日游。

 

2017年夏天计划去日本时,在网上查了一些关于熊野、那智地区的介绍,我看到熊野三山的地方政府官网上有张众人背着巨型火把上山的照片,得知这是那智山一年一度的火祭,在每年的714日举行。由于一年就那么一次,我又正好7月去日本,就特地安排了14日去看那个火祭。


熊野三山政府网站上的介绍


 

那智火祭的相遇

 

我们提前一天于2017713日去了熊野山区。那天非常奔波,上午从博多(日本南部的福冈)先乘新干线到大阪,然后从大阪乘火车去新宫,路上一共用了七八个小时。至于为什么不能分开这段行程,因为712日我们还去了福冈一年一度的“博多祇園山笠,也是一个有700多年历史的大型节日,最近还被列入了“UNESCO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只能713日从博多到熊野山区。

 

由于奈良以南的和歌山地区有许多山地,火车线路都是沿着半岛的海岸线行驶,因此许多地方虽然从地图上看不远,但火车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到,而且班次很少,交通不便或许是熊野山区游客较少的一个原因。新宫是位于熊野和那智中间的一座城市,本身也拥有有几个世界遗产的景点,由于城市较大,火车班次比较多(那智的火车就很少),所以当时选择在那里住了几天,以便在周边一日游。

 

虽然前文提到,我一般不会把每天的行程定得很确定,但如果某天有特别活动,那就算刮风下雨也只能那一天去了,就像去年去京都祗园祭时遇到倾盆大雨,但活动就定在那一天,也是没办法。那智火祭那天,天有些阴沉,时而有阵雨。虽然并不理想,但在炎炎夏日,没有阳光暴晒其实也挺好,而且雨后的瀑布会更大。

 

14日那天从新宫乘火车去了那智。

 

新宫到那智的火车

 

 

  

日本的邮筒大多是红色的,不过在那智火车站前有个特别的刷成黄色的邮筒。


  

然后在那智火车站门口乘了一班巴士,到了那智山脚下的“大门坂停车场”。


那智火车站门口去山上景点的巴士

  

“大门坂”是个地名,我并没有仔细研究它的来历,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标式建筑,只是有块“世界遗产”的石碑,我想它标记的应该就是熊野古道的一段。大多数游客都是从大门坂沿着熊野古道上山的,想省力的或腿脚不便利的也可以沿着盘山公路开车到山顶。从停车场走到大门坂的路上,我看到前方有几个结伴而行的西方人,他们的背影出现在我拍的照片中,这其中就有我后来认识的朋友EVA


 

当我们走到大门坂的石碑时,看到EVA一行三人在那里合影留念,于是我们主动帮他们拍照,当然他们也友好地问是否要帮我们拍,这应该是与EVA的初次照面。EVA是一位笑容灿烂的金发女郎,身旁的另外两位则是黑发。他们用英语自我介绍说,他们三个都是保加利亚人,今天也是特地来看火祭的。然后,我们两拨人就又各走各路,不过方向一定都是朝着山上的瀑布,因为下午的火祭最终会在瀑布前举行。

 


从大门坂上山的路不算难走,石板路很宽,路也不滑,但中途下起了大雨,我跟哈爸就在一座貌似荒废的民宅屋檐下躲了一会雨,然后继续前行。

 

从那里过了一座鸟居和小桥后,路过一个茶屋,差不多就能看到古树林立的熊野古道了,也就是我一开始在杂志上看到的那条雾气氤氲的山路。

  

从这条路上山时,首先看到的是熊野古道的“夫妇杉”,是左右对称的两棵树龄800年的杉树(在日本其他景点也看到过类似的“夫妇树、夫妇石”之类)。当我远远地走向夫妇杉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个身穿平安时代服装的背影(宣传资料上日本古代朝圣时穿的服装),我的第一反应是,那也许是神社之类的工作人员,他们的服装与古迹非常相称,所以我想抓住机会拍几张照片,就快步赶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原来他们正是刚才遇到的EVA一行人,他们说,是在旁边的茶屋租的“时代服装”。虽然他们长着西方人的面孔,穿上这千年前风格的日本服装,倒也毫无违和感。我拍了好多他们的照片,EVA说,让我有空把照片发给他们(他们只是用手机拍的),所以我们就互相加了Facebook联系人,也是在此时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然后我们就又分别了。



熊野古道不仅只有一条路,它包括这片山区所有的朝圣古道,有的非常陡峭(例如新宫市内通往神仓神社的古道),那智山上的就相对平缓。


熊野古道

 

大约走一两公里,就能到一片平台一样的地区,有停车场、商店和巴士站。再沿着台阶往上走,就能到互相毗邻的熊野那智大社(神社)和青岸渡寺(佛寺)。不过由于火祭是2点开始,我们已经是last minute抵达,为了不错过活动,并没往上继续走,而是径直朝瀑布方向走去。

 

  

当天沿途并没看到许多游客,甚至暗自窃喜“人好少,不会人挤人了”,到了瀑布附近才发现,不是人少,而是我们来得晚,人们早已经在古道两边占据好观看的有利地形了。瀑布前的神社前已经人多到挤不进去,我们只能在稍微往上一些的山道旁占了个位。其实这里也能近距离看到举着火把的队伍走下古道,只是当他们最终点燃火把时,就只能看到远去的背影,看不到正面。所以,如果以后要来参加这个活动的话,一定要早早地就到瀑布前的“广场”上占据有利地形才行。

 

 

对于火祭的历史渊源我没特别研究,只是大致知道它已经延续了几百年。古人崇拜水,所以在瀑布前建起神社,每年以扇子和火崇拜神灵。对我们这种外国人来说,主要也就是凑热闹+猎奇。其实日本一年四季在各地都有各种祭(节日),我们也去了不少,我想大概就是古代的“社区感情联络”方式,通过一个大家都能参与的大型活动,让各阶层的人汇聚一堂,让他们对当地有种自豪感和归属感。日本在保护这些传统方面真的做得很好,比如类似那智火祭这种活动,可以每年不断延续下去办个成百上千年,因此我们看到的服装和仪式,也是跟古代时一样。


那智火祭的海报

 

我们在山道上远远地看到,几支队伍扛着很高的装饰有扇子的“幡”(不太清楚学名叫啥),然后用扇子不断对巨型火把“煽风点火”,所以这个火祭也叫“扇祭”,据说十二体的“扇神”象征着熊野的十二所权现。那天亏得下雨,否则我想那些拿火把的人在大热天穿那么多衣服,还点着火把,一定汗流浃背了。

 

 

火把熄灭后,神社的祭师们在瀑布前的神坛前一轮轮地祈祷拜祭,尽管他们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但外国人主要也就是感受一下气氛吧。虽然我们去过许多神社,但那么有诗情画意的瀑布神社还是第一次去,而且这座瀑布是日本最高的瀑布(虽然跟中国的瀑布比,规模并不大),所以本身也是一处景点。

 

 

 

这后来有许多游客以为仪式结束了,就纷纷散去,我们趁机去了之前挤不进去的“广场”。不过其实这以后还有几段舞蹈。后来的舞者戴着绿叶编织的帽子,跳了一段节奏缓慢的舞(我感觉可能是古代在田间跳的舞)。

 

  

跳完后,祭师们陆续撤离了。

 

舞者们把帽子发给游客当纪念品,我们趁机拿了两顶当道具。转身一看,我们居然又遇到了EVA一行人。虽然这里不像京都游客那么多,但同一天在这座山里反复偶遇好几次,应该也不是很容易。我们像老朋友一样打了招呼,又在瀑布前拍了合照。

 

其实帽子这种“旅游纪念品”出了景区就没用了,反而拿着也是累赘,于是我们马上把自己拿来的2顶转送给了另一户人家,他们起先因为“没抢到帽子”颇有些沮丧,这下一下子乐开了花的感觉,那位老太太不断地说谢谢。所以,有时游客的心愿就只是那么简单。

 

我们再一次与EVA他们分手,沿着另一段熊野古道,去了一开始在杂志封面上看到的三重塔。

 

以前光看照片的时候,以为那座塔是建在山上一处角落,或是在悬崖上。但真到了面前时,发现它与想象中的不同,是造在一块平台上,面前的路比较开阔。如果把面前的路也捕捉到镜头里,其实就没有了光看照片时那种“与世隔绝”的印象。难怪宣传资料上,往往都只从那个角度拍到塔和瀑布的近景,并未包括周边的环境。就在我们驻足欣赏塔和瀑布时,头戴绿叶帽的EVA又进入了我的视线,她向我们招手,面带她招牌式的灿烂笑容,于是我也顺手拍下了她的照片。

  

此时已经大约下午四五点,由于山里去那智车站的巴士和那智去新宫的火车班次都很少,我们不得不在此时下山了,所以来不及去那智大社和青岸渡寺。如果用一个客套的理由,那就是“留个遗憾也许就是为了下次可以再来”。

 

不出所料,一年不到,我们真的再来了。而且第二次来的时候,对熊野三山、对国际友人EVA,都有了更新的认识,甚至可说是惊讶。有关2018年在这里的旅行故事,等下回再继续写。

 

 

交通信息

 

以下是2017年去熊野地区的路程记录,如果对旅行信息感兴趣,可以继续往下读。

 

火车路线

 

从博多去新宫的火车路线

 

从大阪到新宫是地区性的火车,而新大阪是一个很大的交通枢纽,可换乘新干线(高铁)。所以我们是从博多先乘坐新干线到了新大阪,然后再从新大阪乘了4个多小时的普通火车过去。其实大阪去新宫还有很多种乘坐方法,但都要换乘,直达的只有我们乘的那条沿海路线。

 

我们乘的就是这一班,到达新宫已经晚上9点半了。

 

其实如果不需要像我们这样从福冈到新宫长途旅行的人,还可以选择从名古屋过去,比大阪过去近一些。路线如下:

 


 

以下是新宫到那智的火车,可以看到,虽然只需20分钟便可到达,但班次很少,例如上午10点到晚上6点多之间,一共才6班车,如果错过一班就要等一两个小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是租车前往,因为火车班次实在太少。

 

下面是那智火车站里贴的时刻表: 

 

 

来往那智火车站和那智山的交通

  

这是从那智火车站到那智山的巴士时刻表:

 

这是大门坂停车场中贴的巴士时刻表:

 

这是那智山上巴士站的时刻表:

 

这是那智火车站门口贴的出租车的电话号码和大致费用表: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