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小姐闺房里有这样一件东西,绝对想不要它还有这样的用处!

花溪小说2019-11-15 12:16:11

入了秋,九溪街那边的商户该交租子了,但他们说今年生意不好做,没有余钱,让房东再宽限些时日。因此房东和商户们僵持不下,连天吵架。


辛思懿去帮忙调和,却被那街上的商户不小心泼了满身的水,这才回到大理寺,找备用的衣服换上。


她一点一点把裹胸拆下来,又换上新的,厚厚的一层裹胸,把她胸前的丰盈压得平平整整,又用厚布缠在腰间,看不出一丝一毫女子的曲线。


好不容易做完了这些,她才披了件湖青色长衫,玉冠束发,英姿勃发,却又带着分秀气和斯文。


房间的门却突然开了!


辛思懿下意识抓起外衫,双手挡住自己,抬眼望过去。


但见一个身穿墨紫色金绣竹松的男子阔步走来,门外是稀薄的阳光,模糊了男子的轮廓。随着男子的步伐,让人感觉到周围的气温下降,好像他的到来,让众生要为之下跪一般。


“焦文!本官不是让你看好门吗?”辛思懿强压下自己心头对这个男子莫名的畏惧,抬高声音对着门外喊。因为她的身份,所以每次换衣或沐浴的时候,都会提前找人看守。


原本大丈夫应该不拘小节,但辛思懿作为最年轻的少卿,又深得大理寺卿喜爱,所以她有点奇怪的习惯,别人也都不在意。


“大人……”焦文站在门外瑟缩,说话都开始结巴。


说话的时候,辛思懿已经套上了外衫,已经完完全全看不出半分女子之气,她终于理清了思绪。焦文一向秉公执法,又很忠诚,断不可能故意放人进来。


进来的男子气度非凡,矜贵又带着让人不能抵抗的威慑力,足以见得男子身居高位。


“你先退下吧。”辛思懿对焦文吩咐道,然后转身看向那突然闯入的男子,问:“请问阁下……”


“楼容绥。”


辛思懿心中大惊,连忙就要行跪拜之礼,口中道:“不知殿下驾到,有失远迎。”


这可是全京都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辛思懿心中暗自叫苦不迭,可千万不能惹到他,要不然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楼容绥,当今圣上的第七子,生性桀骜,平素里行事大胆,却深得皇帝喜爱,不管楼容绥捅了多大的篓子,皇帝都会帮忙善后,最多只做做样子,罚楼容绥几个月俸禄罢了。


不过,皇帝却从不让楼容绥涉政。


皇室之内的纠葛,辛思懿懒得去想。


自打她穿越到古代后,每天想的都是怎么能让自己和父母过得更好,怎么才能早点脱离辛府这个大家族,恢复女儿身。


楼容绥一言不发,那双眸子好像能够看穿人心似的,直直的望着辛思懿,他抬手扶起了辛思懿,陡然笑道:“看来辛大人还不知本王所为何来。”


辛思懿真不知道。


她在现代是资深心理学家,精通微表情和犯罪心理,但她看楼容绥,却是前世今生唯一一个看不穿的人,他的言行举止处处都符合混世魔王浪荡子,但辛思懿却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真正的楼容绥,并非如此!


是她从事多年心理学的经验,所带来的直觉。


“辛大人,以后你我便是同僚了。”楼容绥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好像在说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般,“刚接到消息,辛大人的祖母横尸街头,不知辛大人要不要一起同行?”


说话的时候,楼容绥突然伸手拍了拍辛思懿的肩膀,道:“节哀。”


他的手在辛思懿肩膀处停留了片刻,用力一捏,忽又道:“辛大人的骨骼……略小。”


一句接一句,让辛思懿差点没能反应过来。她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楼容绥的话外之音。骨骼略小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辛思懿很快就紧张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微微鞠躬道:“属下慌恐。”


“祖母去世,辛大人倒是不见难过之情。”楼容绥意味深长的道。


辛思懿抿了抿唇,道:“属下身为大理寺少卿,在职期间,理应把自己的情感放在一旁,这样才能秉公办案……”


祖母去世了?辛思懿心里暗想,她没有太多的意外,辛府那家子人,不管谁死了,她都不会吃惊。来到这里以后,最让辛思懿感到不习惯的,就是这里人思想的迂腐。


愚孝,还有家族观念,以及对钱权的追求,那样丑恶的嘴脸。


今年辛思懿十八岁,也绑了十八年的裹胸。


当年她母亲生产前,祖父把她父亲叫去谈话——“若徐氏这胎是女孩,不能为辛家传香火,你便休了她,再娶一个。”


辛思懿叔父和姑母家都是女儿,所以祖父把希望寄托在辛思懿身上。


辛思懿的父亲不敢违逆,但他与妻子的感情实在深厚。等辛思懿出生之后,是个女孩,她父亲便设法让祖父相信她是个男孩,之后这些年来,也一直瞒着整个家族的人。


辛思懿穿越过来后,凭着自己的专业和学识,在京都谋到了一官半职,之后平步青云,十八岁就做了大理寺少卿,成了辛家最出息的后代。


即便如此,辛家也并未停止争斗。


祖母,不过是个牺牲品罢了。


辛思懿想起从前祖母给自己下药,为了让自己娶她的外甥女,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吧。辛思懿心里冷冷地想,只是面上还要做出几分难过的神情来。


眼下,对面这个七皇子楼容绥才是最难应付的。


“先去辛府看看。”楼容绥盯着她,忽而漠然道,即便他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但那笑意是冷的,带着疏离和高高在上的睥睨。


辛思懿应下,跟着楼容绥一并离开大理寺。


等他们到了辛府之后,这里早已经挂起了白灯笼,府内也是每个人都带着戚戚的神色——只是真情假意,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先四处看看,焦文,带我和七殿下去看看尸体。”辛思懿吩咐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辛大人回府啦?”


刚一听到这个声音,辛思懿就觉得头皮发麻。


她不怕那些背地里玩阴的,最怕的就是辛思燕这样没脑子的,横冲直撞。之前辛思燕被人当了几次枪,但她还是没有丝毫顿悟,仍然处处挑衅。


辛思懿在朝为官,每月的俸禄都逼着交到了辛府上。而她这个位置和被赏赐的宝贝,全都被辛府的人盯上了。最好是把辛思懿拉下马,找个家族里的男丁替代,这样一来,等族长百年归西后分家,他们也能多分一些。


“大姐,你怎么来了。”辛思懿微微蹙眉,维持着表面的礼貌。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过来看看。不像某些没良心的……”辛思燕道,“不过最近我听说了个有趣的事,辛大人想不想听?”


又来了。


辛思懿只觉得头疼,下意识制止:“我要先办案,有什么事我们过后再说可好?”


“等不得。”辛思燕急道,“我听说赫赫威风的辛大人,原来是个女人!”


一句话,登时让辛思懿觉得五雷轰顶。她和父母瞒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竟被辛思燕发现了?就在那一瞬间,辛思懿想了很多,她该怎么处理,怎么才能从辛府全身而退。


最要命的是,如果被皇帝知道了,那么欺君之罪——她全家都要死。


“大姐,莫要胡言乱语。平素里也就算了,现在我正在办案……”辛思懿努力保持镇定,呵斥辛思燕。


辛思燕却不以为然,尤其她看见楼容绥后,见了那张人神共愤的英俊面容,更让她想要在楼容绥面前显出与众不同来。


“我怎么就胡言乱语了。你说你活了十八年,什么时候让家里人见过你的真身?女的没有,男的也没有,谁知道你裤裆里藏着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辛思燕说到兴头上,连自己的措辞都不怎么注意。


辛思懿面上难堪至极:“我不习惯……”


“你总是这样说,一句话就能把我们都搪塞过去。祖父年纪大了,容易被糊弄,但你觉得家里都是傻的?”辛思燕咄咄逼人,甚至走上前去,想要探向辛思懿身下。


辛思懿心中一紧,连忙后退,脸色煞变:“大姐,你这是做什么!万万不可!我们虽为表姐弟,这样逾矩的事,却万万不能做的。”


“麻烦。”楼容绥面色冷峻,语气里带了几分寒意。他先前在一旁等了会儿,发现辛思燕越发过分,也在拖延他们查案的时间。


“这位公子,你恐怕不知道辛大人在我们家里是如何作威作福……”辛思燕挪到楼容绥跟前,刚想把这些年来辛思懿的所作所为说给楼容绥听——


她看楼容绥衣着华贵,跟着辛思懿一道而来,身上又带着那种上位者的威慑力,下意识就认定了,楼容绥这个人绝对非富即贵。何况他容貌俊美异常,带着一丝凛然和男人的刚毅。


“滚!”


谁知辛思燕刚一凑近了楼容绥,就惹得楼容绥大怒。他一掌推开辛思燕,甚至因为武功底子深厚,导致辛思燕直接被一掌打出几丈远。


“公子,你……”辛思燕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呕出一口血来。


“若你再妨碍我们办案,便可以定罪。”楼容绥冷冷地说道,“当场处死。”


辛思燕吓得脸色惨白,强撑着破败的身子逃走。


“殿下,对不住了。”辛思懿给楼容绥道歉。


楼容绥却径直走向了暂时安放尸体的地方。


……


辛思懿比楼容绥早回到大理寺,整理案卷。


“容哥哥呢?”一个娇俏的声音传来,让原本沉闷又带了几分阴暗的大理寺,多了些许生机。


“哎!”女孩儿突然一声娇喝,紧接着就是鞭子凌空的声音。


“你弄脏我的衣服了!狗奴才!”


一句接一句的谩骂,让辛思懿几乎没有办法好好整理案卷了,她这才起身走到外边去看。刚一出门,就看到外边的狱卒手足无措站在那里,地上是被打翻的碗碟。


这个时候了,狱卒大约是去给囚犯们送饭的。


而狱卒对面站着的那个女孩,穿着一身红衣,张扬热烈,又带着几分刺眼。


“这位小姐,我想他也不是有意的。不知道你这身衣服多少钱?我替他赔给你如何?”辛思懿连忙上前去调和。身为少卿,她平素里也没少做这种给人调解矛盾的事。


谁知那女孩却横眉冷对:“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沭阳郡主,连淑慎!你们这群狗奴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能赔得起我这件衣服吗?这是陛下赏给我父王的天南绫子缎,就算你们有再多钱,也买不起!”


辛思懿一时难堪,刚刚在辛府刚被辛思燕闹了那么一出,还没缓过劲来,这郡主又找上门来。她觉得兴许是日子不对,不适宜出门。对方是郡主,与辛思懿的地位千差万别,辛思懿只好微微躬身,道:“属下不知郡主身份,多有得罪,望郡主恕罪……”


连淑慎却一脚踹在辛思懿身上:“你还知道得罪我了?刚刚你怎么说的?还要赔给我衣服,你以为本郡主差这么一件衣服么?真是贱狗!”


辛思懿原本只是不想让大理寺横生事端,却没想到引火烧身。


“沭阳,你可知你在说什么?!”一个震慑人心的声音传来,在场的三人皆是一怔。


辛思懿最快反应过来,她侧目看了看,果然是楼容绥回来了。不知道怎么,辛思懿竟隐隐觉得松了口气——有楼容绥这个混世魔王在,恐怕就是连淑慎,也不敢太放肆。


“容哥哥,我是来找你的。但这个狗奴才弄脏了我的衣服……你还不准人家发脾气了吗?”连淑慎连忙跑到楼容绥身边去撒娇,听得辛思懿身上一阵鸡皮疙瘩,刚刚那个用词恶毒又嚣张跋扈的女孩,和现在这个软萌可爱的女孩,是一个人吗?


“滚回你家发脾气!”楼容绥神情冰冷,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连淑慎,辛思懿甚至从他的举止里看出了些许厌恶。


“容哥哥……”


楼容绥忽然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郡主我就不敢动手了?沭阳,你该了解我的为人。别再惹我。”他耗尽心血,好不容易才进了大理寺,若是因为连淑慎搞砸,恐怕他会杀了她的。


“容哥哥……”连淑慎难以置信的望向楼容绥。


楼容绥平时对她冷淡也就算了,现在在外人面前,他竟然也如此不给她留面子?


“别让我说第二遍。”楼容绥的神情越来越冷,也透出几分厌恶来,只是连淑慎有意忽略。


“你们这两个狗奴才,都怪你们害容哥哥凶我!”连淑慎恶狠狠的对辛思懿和那个狱卒喝道,而后掩着面离去,眼眶里闪烁着泪光。


辛思懿暗暗扶额,别人穿越成女人,被人嫉恨也就算了。她女扮男装,怎么还有这种无妄之灾?她叹了口气,道:“七殿下,我把整理好的案卷交给你过目,晌午了,我也该回家了。”她有意避开刚刚连淑慎的事情,免得让楼容绥难堪。


楼容绥面上稍有松动,道:“去吧。”


晌午时候,京都热得很。何况辛思懿在衣衫内还裹了那么多层,热得汗流浃背,额上也沁出了汗珠。在她离开的时候,楼容绥状似无意问了句:“辛大人,怎的热成这样?”


虽说别人也热,可毕竟是九月,不至于汗流浃背。


辛思懿心头一震,连忙道:“属下体质寒热,易出汗。”


楼容绥嘴角啜着一抹玩味的笑意:“辛大人身子瘦弱,面容也未有红润之象,反倒是苍白异常,恐怕不是寒热之症……”


他的目光深邃,让人难以捉摸。辛思懿想起他们刚见的时候,她正巧在换衣服……会不会被他看见了?!辛思懿心中慌乱,面上却竭力保持镇定,道:“想不到殿下还会看诊。”


楼容绥忽而一笑:“去吧。”


等出了大理寺后,辛思懿才觉出自己已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回到辛府的时候应该开饭了。


但辛思懿却被小厮叫去了花厅。


辛思懿的祖父辛文硕正等在那里,辛文硕是辛家家主,虽已年近古稀,却鹤发童颜,面容红润,发须皆白,一双鹰钩眼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祖父,不知叫懿儿所为何事?”辛思懿垂眸。


她对辛文硕讨厌至极,当初若不是因为辛文硕的威胁,她也不至于女扮男装十余年。何况,只为了辛家香火,就要让辛思懿的父亲另娶,实在太过冷血。


辛思懿的父亲虽然懦弱,却极爱妻子,为了留下妻子,只好让辛思懿女扮男装。


此时的辛文硕冷眼相对,甚至带了几分隐怒。


“最近我听闻,我辛府有个胆子大的,竟敢瞒天过海,女扮男装。懿儿你说,祖父该如何处置?!”辛文硕缓声问,可每一个字又带着威胁和愤怒。


辛思懿心道不好,当初以为只是辛思燕闹一闹就算了,没想到竟然捅到了辛文硕那里。


“懿儿认为,应当查清真相再做定夺。”辛思懿微一抱拳。


从小被当做男孩儿养,所以辛思懿没有一丝女孩的娇憨,反而举止利落。


何况她在大理寺任职已久,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足为奇。


辛文硕眼中闪过怀疑,否定,愤怒和阴鸷。


“说来,自你长大后,祖父便没有抱过你,也从未见过你光屁股的样子了……”辛文硕目光一凛,“祖父也不知自己还能活多久,再让祖父好好看看咱们辛家这唯一带把的好小子吧!”


辛思懿心中翻腾倒海,看见辛文硕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就觉得膈应。要看她光屁股?!她微勾唇角:“懿儿已经长大,实在难为情……祖父,我知道你怀疑我,不久前,大姐刚刚找我闹过,说怀疑我是女人……当真是可笑!也不知道谁告诉她这般荒谬的猜测!但祖父怀疑我,也实属情理之中……”


“七殿下……”花厅传来惊呼声,接着就是碗碟打碎的声音。恐怕辛府的人也没料到这个时候楼容绥会来。


辛思懿回头一看,心中便有了主意。


“祖父,不若让七殿下为我验明正身!”辛思懿掀起衣袂,跪下道。


“胡闹!这些小事怎可叨扰殿下!”辛文硕有些慌神。


“懿儿绝不受这样的侮辱!”辛思懿目光坚毅,她知道自己声音能被楼容绥听到,“祖父必定也相信殿下的为人和正直,他亦绝不会偏颇……”


接着,辛思懿转头去跟楼容绥说。


只是楼容绥原本镇定又肃冷的脸上,多了一分探究。自打跟辛思懿见面以来,他就一直怀疑辛思懿是个女人,但如今辛思懿如此胆大,让他验明正身……


难道她真的是男人,是自己猜错了?



后续未删减版可以长按识别图中的二维码继续阅读

微信字数有限,放不下啦!

点击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后文更精彩!

您的阅读记录保存在菜单 最近阅读 里,可随时查看

↓↓↓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