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仓藤泽平塚外二篇(河口湖看富士山)

老票的和光同尘2019-05-28 23:46:12


回来有些日子了,可是镰仓之行始终未能提笔。  其实是因为很喜欢,生怕落笔不慎就有些词不达意。  于是就开始逡巡着,先从外围入手吧。也许过几天,就有心情和完整的思绪写镰仓了。         希望如此。



此次日本之行,最后阶段安排在了河口湖:一个幽静的小地方。  计划中主要看点有两个:1、适逢深秋,河口湖的红叶正好;2、此地可以遥看富士山。


后来的感觉,更喜欢泡温泉,以及绕着河口湖步行。



富士山附近的山梨县内,一共有五个湖泊,合称富士五湖。  河口湖的面积第二大,但是湖岸线最长。 资料上说是20公里,我实际步行测量是17公里以上。


看富士山,最出名的地方是箱根。请看下图:



最下方的箱根,面向西北看富士山(左下棕色),而且箱根距离东京(右上)不远,交通便利,温泉驰名。 


就像伟人身边的人物容易被人忽视一样,地理位置距离富士山甚至比箱根更近的河口湖(左中),即使在红叶最旺盛的季节,也没那么熙熙攘攘。


这正是所喜欢的。



我们是一大早从藤泽市坐大巴前往河口湖的,路程大约2小时。  接近河口湖的时候大巴上就能看到富士山。


也许是隔着车窗,当天的富士山感觉很冷峻。



当天午饭后,就坐缆车上黑岳山顶(总图的河口湖正北,很近)去遥看富士山。    遗憾的是云层密布,在山顶反复计算了风向、风速以及云团的移动速度之后,决定步行下山。 一路上风景甚佳,红叶比比皆是。 下山步道标明40分钟可到山下,实际用时32分钟;最后阶段的围栏年久失修,看来很少有人这么选择下山。


回到酒店,刚好赶上酒店露天温泉开放;在露天池子里洗去疲惫的时候,环绕在富士山巅许久的云雾忽然散去了,躺在温泉里看富士,实在是别有一番风味。


露天温泉池(非泡澡时间征得工作人员同意拍摄)





看富士山,有很多说法。 比如红富士,赤富士....  不一而足,不了解的还以为是在说苹果的品种;其实是在不同季节,不同光线下拍出来的富士山景色。       现在要说的,是逆富士。 就是富士山在河口湖面的倒影,和本尊一起拍出来,相映成趣。


这就是逆富士:



这是我在酒店房间落地窗前抓拍的。   几秒种后,那条小艇就碾碎了富士山在湖面的倒影,机缘十分难得。



河口湖的红叶十分出色,绕湖步行的时候更是感觉层林尽染,尽收眼底。


先来一张红叶和富士山的合集





这是林间的红叶




绕湖步行的时候,走出隧道,就是长长的红叶长廊;冬天,这里也是雪国吧?



夜色里,当地用灯光营造出来的步道,加上天然的红叶,美不胜收。






河口湖步行一周17公里,走到湖北侧的时候,忽然看到这样一张地图标识



此地距离甲府很近,是的,就是武田信玄的根据地:踯躅崎馆的所在地。  武田信玄征战一生,根据地甲斐(后改称甲府)物产并不丰富,在取得相模国(总图右下角相模湾那里的海岸线)之后,终于可以一展拳脚,然后就沿着富士山麓进军京都。  可惜功败垂成,武田家从此一蹶不振。



当时信玄公眼中的富士山,是怎样的凄然颜色呢?



在信玄死后,信长威震八方,在征讨武田家后裔的时候路过此地,一生也只有这一次看到过富士山,然后返回京都就本能寺之变了。


富士山既是他们的开始,也是他们的结束。



喝一杯信玄公家乡的酒,开运。



绕行河口湖的时候,忽然路过这座神社,那是一定要看一眼的,毕竟是信玄公的一段姻缘:诹坊神社。



湖衣姬和信玄凄美的爱恨情仇故事,可以参看电视连续剧《武田信玄》,中井贵一主演的版本。   数十年前在山西黄土高原荒僻的山村里,这部剧曾陪伴我渡过艰苦的一年。


事实上,湖衣姬-诹访御料人就是信玄公实际的继承人武田胜赖的生母;也正是因为在老牌甲斐军头和诹坊家族势力间无法调和矛盾取得平衡,武田胜赖才不得不背负起败落的骂名。


距离这么近,却无缘去信玄公家乡走一走,颇为遗憾。




此处是抄袭模仿:


“在心情有些郁结的时候,忽然莫名的就觉得饥饿起来...” 

咚、咚、咚...镜头三次拉远,孤独的美食家画面定格....


那就开吃吧....




吃饱了,想一想,镰仓该怎么下笔呢?






---------------------------------------------------------


后记:去日本旅游不少次了,可不知为何一直对富士山兴趣索然,也始终没有纳入行程; 这次终于近距离一观,仍未改变最初印象。


更感兴趣的,是红叶和温泉,是幽静的湖岸步道,是近在咫尺的甲府。  说不清楚为什么,也许未来会想明白吧。


就像富士山巅的云雾一样,假以时日,总会慢慢的散去。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