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の盛开(下)

摄事未深2018-12-05 16:06:38

最好最美的樱花大道,还是在伊豆高原清晨无人无车的樱花通道上。



富士川休息站出口,高速路两旁连绵的樱花,连车载地图上都标注上了樱花图标的樱花通道。



城崎海岸门胁吊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樱花盛开的季节,任何面对单瓣或复瓣的花叶的凝视,都充溢着令人迷醉的温情。



川根町。又一处樱花开满河堤烂漫的山谷,又一条樱花缀满枝头饱满的隧道。



大井川铁道家山站,是日本唯一还运行着老式的蒸汽火车的路线。汽笛一声短鸣,列车急急驰过,樱瓣徐徐下落,铁道绵绵延展,时光冉冉轻欢。



川根町的夜樱,就和这晚的月色一般皎洁。



御前崎灯塔。日本静冈县御前崎市最南端的白色灯塔。是日本最南端能够同时观赏到夕阳下落和朝阳初升于太平洋的壮丽景色的胜地。新年的第一天会有许多人在这里等着看日出,迎接新年的到来。



海上的日出就和天气预报的时间一样准也一样早,但在这个时段之前,也有形形色色的人比日出还赶早得多了。



水与石,柔与坚,但有时又是截然相反的。



落花无根也无意,流水有形亦有情。



挂川城天守阁。日本战国时代占据远江,三河,骏河,号称三国之守的今川义元家臣朝比奈式所筑。今川义元入京途中被织田信长率丰臣秀吉在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桶狭间合战中所杀后,其子今川氏真为躲避武田信玄的攻击而逃入该城。小田原之战后,丰臣秀吉家臣山内一丰入封挂川城,修筑了现在的天守阁。樱花开成的海洋之中天守阁如一桅帆叶擎天,似乎才是印象中标准的日本樱花的最经典画面。



在抵达名古屋之前的目的地本来是德川家康出生的冈崎城天守阁,然而快要抵达目标时,路边一片不知名的面积庞大的粉色樱花林却引起了众人的兴趣,在漫天飞花的樱花林中徜徉,眼见得紫白与粉红的樱雪铺满石途草径,铺满碧波静湖,再被流水用舒缓温柔的抚摸渐渐触化,竟深深地陷于其中不能自拔,一直待到日薄西山也没舍得离开。虽然没见到冈崎城天守阁,想想也并不觉得可惜。樱花之旅本来就是一场为追逐美丽而预没的行程,将时间浪费在无用却是美好的情境之间,不用只是为了打卡签到一般匆匆赶赴下一个景点,这才是最能体现旅行的精髓所在,也是自驾摄影为了追求极致之美既随遇而安又绝不将就的自由精神。



夜幕下的名古屋。樱的纯与净,难掩霓的浮与华。



鹤舞公园。樱花树上飞舞的浪漫樱花是轻盈的,虚无的,静谧的,梦幻的,樱花树下野餐与春游的生活才是厚重的,踏实的,热烈的,庸常的。



犬山城。樱花林中一路追着一只左右摇摆没有一点停歇的犬。



爱织县犬山城。三光稻荷神社。一年一度举办沟四月第一个周末的犬山祭,除了樱花的粉红,盛装出行的艳色骤然增多。



在犬山城天守阁顶俯瞰犬山城下町。日落木曾川,樱飞善光寺。



犬山城天守阁。全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天守。也是现存的全国十二座天守阁中,指定为国宝的四座(犬山城、松本城、彦根城、姬路城)之一,还曾是日本唯一交由个人来管理的城堡。



名古屋城与名古屋电视塔,两大名市标志性景点,一个钟头的时间,也能管窥一二。



名古屋的清晨。没有樱花的街道,初起的红色太阳刚刚切换成黄灯模式。



樱花一直是那个樱花没有改变过,不管是停留在树枝上还是离开树枝以后。但樱花之间的风景也一直在不断游走与变化。



名古屋城天守阁。一道充满色彩和春光的壕沟,通向嫩芽抽蕊,通向碎石漫岗,通向垂樱覆坡,通向绿茵成丘。



河口湖町。富士山下有奶场……



河口湖北岸遥望富士山。高海拔地区气温偏低,此刻大多的樱花枝头才刚刚抽出细粒似的花芽,而日照金山的红颜则不情愿地躲在簾后,风乍起时,吹皱了一池春水,却吹不开轻薄的面纱。



精进湖。一个小众的去处,属于自驾露营者的心仪之地。开一辆小车,搭一个帐蓬,点一堆冓火,摆一桌食物,划一叶扁舟,看一座雪山在晨霞早雾中偶露峥嵘,夫复何求?



我是天空里的一点光亮,

偶尔在你的波心荡漾,

你不必讶异也无须慌张,

在转瞬间消失了去向。



花见,有时候是精心计划掐准时间算好日子后的水到渠成,有时候却是无心插柳顺其自然后的摹然回首。如同在山中湖花之都公园见不到一星半点花苞的失望之后,却在山梨县谈合坂休息站,在没有什么理由与征兆的停车休息后,抬头看见甲州西原古道上弥漫山腰的五彩樱花林。花见,见花,仿佛是一时之机,但或者,又是一世之缘呢。


相关阅读

浮世の凋零(上)

浮世の凋零(下)

浮世の 盛开(上)

北海道的冬天


END


不求甚解,且抿唇浅笑

不取深刻,且活灵生趣

不要高大,且素简平实

不思完美,且睿意情真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