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在日本跑马拉松:守一隅,照千里.

一笺晴书2019-07-06 23:25:39


一直想开个栏目叫《老友记》,邀一邀身边那些有趣而沉默的朋友们。坐下来,写一写,说一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与这个世界沟通对话的介质,不管是哪一种介质,最舒服的,最自然的,和这个世界能同频共振的,久而久之,不用单纯靠“坚持”去刻意维系的,就是最贴合我们本性,最恒久的一种吸纳与释放。

 

——这个介质,就是深藏在一个人内心的一种爱好。明末散文家张岱有一名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说的是,一个人若没了嗜好,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眼前必然空无一物,无所深情。放眼望去,身边的朋友们,除了在红尘中如常人一样努力打拼,大都会凭某一个执念的爱好,各自安然落了座。也因为这个爱好,他或者她,在芸芸众生的世界里,会变得更加有辨识度,有温度。并且,他们整个人的深度,也会随着对这个爱好的深度,一起生长,开枝散叶,渐渐成为一座丰盛的秘密花园。

 

今天邀的这位老友,认识也有十年,他是我的朋友曹阳,在某上市公司担任副总裁,可说是一个话并不多,却温和铿锵的一个人。他是一个对凡事皆有分寸感的人,很少看到他有特别激耀的时刻。然而,在一桌人喝酒的时候,他却总能成为那个话不多,每一句却足以让人屏气凝神安静下来去听的一个主角。

 

近年来,他开始跑马拉松。一程又一程,依然是不动声色又乐在其中的坚持。有时由衷地和他开玩笑:“跑马拉松,这个爱好令你变得骨骼清奇了啊。”似在有思无思之间,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我们与自己的身体博弈,与自己的身体讲和,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他的这一篇东京马拉松后记:《守一隅,照千里》,我应是有幸第一个读到的。文字仿佛一帧徐徐推进的画面,伴随着时而匀速时而纠结的呼吸,直到定格为瓦莱里的那首诗句——“你终于闪耀着了,我旅途的终点。”这让我见到了我平日里未曾了解的,他的另一面:一个老男孩人在旅途的一点儿感奋,在人群之中坚定前行,自在悦然的柔毅性情。

 

读完了这篇文章,特意找来了他在文章中提到的酒井雄哉的这一本书:《一日一生》。这位两次完成艰苦卓绝的“千日回峰行”,日本最为知名的大阿阇梨的文字非常朴素平实,没有什么机锋,没有什么玄奥,讲述的,不过是一个行者,欲望的有涯,意志的无疆。

 

“守一隅,照千里”。区区六个字,生而为人,平凡荣耀。



守一隅,照千里

 曹  阳 

  2018东京马拉松赛后记  


[ 一 ]


2018年2月18日,正月初三,奈良


到日本的第3天,东京马拉松前一周。第二天一早要去唐招提寺,就想晚上围着奈良公园跑一跑。白天喧闹的小城,此时几乎见不到人了,黑魆魆的,阳光下的小鹿都不见了,树影绰绰,安静得让人心慌。不经意间跑到了东大寺,“不如绕着大佛殿跑吧”,白天刚刚拜谒过大佛,佛总是让人感到光明温暖。



东大寺卢舍那佛是世界第一大铜佛。1265年前,鉴真和尚在这里立坛授戒,从此改写日本文明。记得80年代初,父亲从乡村小学骑车40多公里赶到扬州大明寺,目睹了鉴真干漆像回乡的盛况,带回一张彩页介绍,那时候知道日本有个地方叫奈良,奈良有个唐招提寺。

大佛殿一圈大约900米,看不见大佛,但知道佛在,心中升起庄严。一圈又一圈,华严经云“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仿佛看到千年之前疾步经行的僧人,我知道,15圈的奔跑为我注入了新的力量。


[ 二 ]


2月22日,正月初七,比叡山


知道比叡山和“千日回峰行”,是从英国人芬恩那本探索日本跑步文化的书——《跑者之道》。这次旅行儿子做的计划,行程没有放进这一站。到京都后,被一个又一个的寺院震撼,不经意之间想起了比叡山。调整行程,在京都停留的最后一天到了比叡山。


到山顶时,已近中午11点,山上还有雪,寂静无声。比叡山是日本佛教的发祥地、母亲山。1200多年前,从大唐学成归来的最澄法师在这里开山,传播天台宗。

“千日回峰行”是比叡山特有的修行方式,在7年近1000个日子里,僧人每天深夜出发,拜遍比叡山和京都府的270余处圣迹。“走在海拔高低落差一千三百公尺,全程48公里的山路上,每天十六小时,持续一千天的修行试炼,随时有落崖之险,不时有毒蛇、山猪、熊等出没,更有强风劲雨、山崩、雷电的袭击……此难行之行,一旦开始,就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停止,唯一能阻挡前进的,就是死亡。”完成千日回峰行,总行走距离大约4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周。近千年来,完成这一修行的不过50余人,他们被称为“大阿阇梨”。



在山上走了很久,从根本中堂到净土院,踏过积雪到西塔释伽殿,一直回到无动寺明王堂,间或见到匆匆走过的僧人,合十致意。钟楼旁边,有块碑,“照于一隅此则国宝”,这是最澄和尚在《山家学生式》一文中的精粹之言:“国宝何物?宝道心也。有道心人名为国宝。故古人言:径寸十枚非是国宝,照于一隅此为国宝。”修行的意义,在于寻找国宝般的道心。



寺内见到延历寺发起的“一隅を照らす运动”海报,一隅照亮,大意是说你如果发光,小小的光线聚集在一起,就能把地球照亮,创造美好的世界。日本人信奉“照一隅者是国士”,天台祖师智者大师《摩诃止观》云:“守一隅,照千里”,奔跑的意义,千日回峰行的意义,都在这六个字中了。

日本思想家铃木大拙认为“灵性”是日本人包容万物的宗教性根源,提出用“灵性”的概念来取代宗教这个西方词汇。铃木大拙说,“灵性就是大地性,大地孕育万物的生命力恰如人的灵性生生不息。只有和脚下大地直接接触的修行,才有意义。”苦行的僧人将奔跑当成通往开悟的道路,双脚叩击在大地上,闪电曳过苍穹,与内心的佛对话,直到自己也成为佛。


[ 三 ]


2月23日,正月初八,鎌仓


白天,拜谒高德院大佛。海边的千年大佛,风吹日晒,有青铜锈的斑驳,时光的印迹让大佛更加悲悯。



夕阳西下时,在由比滨海滩散步。在日本晃悠8天了,为东京马拉松而来,此刻,却有些恍惚,近在眼前的东马变得遥远而又神圣。去年11月上马之后,12月份训练比较系统,半程配速进4:30,之后1月份跑量仅160公里,还包含3:32完赛的港马;2月份至今100公里还不到,连续两个月训练不太系统,加上年前的各种年会、大酒,跑力下降,希望在春天跑进320的目标实在有点悬。

3:25吧,争取跑进3小时25分,达标BQ,再训练一个月,3月下旬的比赛再谋求320。捡了一片贝壳,在沙滩上写下“3:25”,大海作证,大佛护佑,波涛会带走此刻的祈愿。



[ 四 ]


2月25日,正月初十,东京


东马9:10开跑,8:30站到起点。这是我的第25个全马,第一个大满贯赛事,平静又充满期待。果如法师说:“法法相融,立处皆真”。速度,时间,一分一秒的点滴进步,是跑者的男儿血性,也是行者的澄明佛性。

国歌响起,日本国歌《君之代》哀怨肃穆。9:10分,发令枪响,漫天花雨,唯美绽放, 2分半钟,到达起点,纸蝴蝶、纸樱花还在空中飞舞,按下跑表,一朵心形纸落在手上。


C区出发,起跑后,有点拥挤,随着人群慢慢跑,第一公里用了5分36秒,仿佛梦游。稍稍疏散后,迅速警醒,穿插游弋,第2公里进了5分。突然感到憋得慌,起跑晚,早餐吃得从容,喝了咖啡,利尿,这时必须要释放了。很快路边出现指示牌,前方100米有厕所,赶紧靠左跑,到了竟然还要排队,等了两个人,快速解决,看看表,从进到出花了两分多钟。重归跑道,身轻如燕,仿佛挣脱锁链,撒欢进入比赛状态,4:45速度巡航。5公里处,手表显示过了26分钟,比计划时间多用了2分多钟。提醒自己,不急,不能再犯上马的错误,保持4:45以内的配速,稳住跑,绝不提速导致提早撞墙。10公里时接近50分钟,感觉完全跑开了,继续4:45配速。日本人对马拉松的热爱无与伦比,听不懂他们叫什么,却能感受到这是发自内心的欢呼,身体也从开始的恍惚、兴奋、新鲜,过渡到轻松,专注和坚定。

日本桥,浅草寺,很快到了半程中间点,1:42,虽然耽搁了两分多钟,照这个速度跑,进325应该问题不大。



29公里,大片的五星红旗风中挥舞,大概是华人助威团聚集的地方,华侨加上中国游客,上百人在摇旗呐喊,“中国,加油”的欢呼声盖过了所有的声音。挥手致敬,换来更热烈的“加油”互动。在异国邂逅如潮的乡音,让人有点激动。


跑进银座,全世界最繁华的商业区,热闹非凡,日本观众的加油声此起彼伏,突然听到有人叫我,回头看,老婆加入了一个小型的中国人加油团,看到我,激动地摇着手里的小国旗。真是缘份深啊,第一次观看马拉松比赛的她,竟能在川流不息的奔跑人群中找到我,四目相对,摇手致意。跑过去十几米,才想起应该狠狠拥抱一下,跑得太投入了。


30公里,2:24,状态不错,保持匀速。进入长长的折返路段,路那边的高手们已经到了40公里,全力冲刺了。疲倦感开始袭来,头上的空顶帽吸足了汗,一直往下掉。“索性扔掉吧”,摘下帽子,丢进路边老人手中的垃圾袋。轻轻一放,似乎放下了所有的块垒,也多了背水一战的勇气。咬住4:45配速,就是胜利。


36公里,经过折返点。喘息明显加重了,但没有撞墙的感觉,还能保持正常的速度。 “今天天气不错,状态不错,应该拼一拼,也许还能更好些。3月下旬的重庆马拉松也许气温高,没法跑”,想法坚定了,脚下更从容了。

40公里,3:12还不到,心里一阵欢喜,“今天320虽然不可能,322应该没问题”。41公里,心想,可以再快一点,摆臂,加速,向前冲,渐渐地,人群好像消失了,世界突然安静下来,眼前突然出现鎌仓大佛,青铜斑驳,垂目无语。刹那间,我仿佛在空中,看着另一个自己,喘着粗气,面目扭曲,表情痛苦,用已经变形的跑姿,向着大佛奔跑,那一刻,眼中充满了泪水。


越过终点,按下表,3:21:52。真正跑过终点的时刻,心中满是平静,仍然沉浸在最后几百米的升腾之中,那一刻,我看见沉默的大佛,我看见比叡山上翻山越岭的白衣僧人,我看见奔跑的自己。


走过终点线后长长的路,日本志愿者用最高效的服务,最热情的笑容,最真挚的掌声迎接完赛者。正是这赛后一公里,让东马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马拉松。终点日比谷公园,路标上写着“心字池”,旁边有一个草书心形的水塘。看着水面,想象着“心”字的点划分布,忽然间如五雷轰顶,仿佛祖师棒喝,奔跑42公里,你见到心了吗?


[ 五 ]


2月26日,正月十一,上海


比叡山上,把几本关于“千日回峰行”的书都带回了家,虽然看不懂日语。京都往东京的新干线上,用手机搜寻关于“千日回峰行”的中文读物,只找到一本酒井雄哉的《一日一生》。人到家,书也到了。

比叡山开山1200余年的历史上,有3人两次修满“千日回峰行”,40岁才出家的酒井雄哉就是其中之一。他于1973年至1980年、1980年至1987年,两次完成这一艰苦卓绝的修行,成为日本最为知名的大阿阇梨。总是有人问他,为什么要修“千日回峰行”,酒井总是回答,“我只能做这个”。

一本薄薄的小书,一小时读完。酒井的语言朴实温暖,他说,一日即一生,一步一步,专注于人生的道路,如果累了,就换个方式走。

酒井说:“没关系,双脚走累了,就用肩膀走吧。”


° 本期 °

作者:晴颖

编辑:新仰

新浪微博:一笺晴书


° 本期图片提供 °

曹阳


° 近期阅读推荐 °

点击图片即可跳转

    出世心做入世事︱现代人学习书法的8个美妙心法。


   《论提升男人质地的20条原则》

   亚历山大•麦昆:你懂得越多,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

    遒媚之姿 |《论提升女人质地的25条原则》

⊙ 文章为本公众号原创,版权所有。欢迎转载,如需授权请私信后台。更多往期阅读,可翻阅历史消息。



長按二維碼,可关注我们


看完文章,动动手点个赞吧。☟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