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京都岚山·有一座山寺想与你分享

风根2019-02-10 13:20:22

“不见方三日,世上满樱花”,确实不假。

 短短一旬,不管是迎接还是送别,我都还没做好准备,满眼的粉就来了又去了。

日本人爱樱植樱,或以高楼为背景,或映带河川左右,或在寺里神社里依着青瓦白墙生长了几百年,各成趣味。

今年春天短,只匆匆转了几个地方,但最爱的还是岚山的樱。岚山的樱不似别处,只是自然的有几株山樱点缀其间,让人不自觉心生怜爱。

山脚的嵯峨野、渡月桥边有几片樱花林,齐放时倒也颇为壮观。大致是染井吉野或是枝垂樱,与其称之为“粉”,不如说是更接近白,很是脱俗。

实在抱歉,说这么多都是题外。我本意不在说樱,但岚山的春实在太令人回味了...

我不知道去过岚山的朋友作何评价,但如果问我最喜欢日本哪个地方,那当然毫不犹豫答岚山。

岚山确实每天都熙熙攘攘的,但刨去车马喧,绕过世俗气,岚山本体是极美的,值得花时间品。

若是来京都,且愿意“浪费”两三个小时来品品岚山的美,那我愿带你到「奥岚山 大悲阁」转转。

从嵯峨野大河内山庄看到的千光寺和岚山

山寺的春秋

寺里有一株几十年的枝垂樱。因为一些原因,樱花季只两次拜访。第一次枝头都还是一簇一簇的苞,第二次已经开始樱吹雪,下一次去,已经要赏新绿了吧。

大悲阁最自豪的就是岚峡绝景。

向着山寺出发,走在参道上,就能看到好多手写的木质广告牌,很微妙的用“绝景”“great view”等词汇拼凑起来。起初觉得好笑,但我爱上这座山寺的原因就在于此——对“绝景”一见钟情了。

从大悲阁上看到的岚山岚峡和京都街景

身处奥岚山,往东回望,一览岚山岚峡美景,目及之处都是沁人心脾的绿。

再远眺,便是京都街道。天气好的时候,远处的建筑,车啊,人啊,都沉在一片白茫茫里,亮亮的。而站在大悲阁的自己,仿佛抛弃了那些亮光里的烟火气,却从不觉悲伤。

站在大悲阁看到的枝垂樱和经幡

(樱树后面的才是岚山本体,游客去的商店街属岚山地区,准确称为嵯峨野)

在大悲阁里抄经是种享受,一窗子的新绿都是属于自己的。平心静气,花一小时抄一份心经,与信仰无关,就是求个心静。

也许你去其他寺庙见不到这样的场景——

问住持抄经多少钱,主持会大笑:免费!


来说说另一种红。

从平安时代《枕草子》和《源氏物语》,或是在更早之前,“物哀”文化就深入日本人的骨髓。“伤春悲秋”自此影响了日本千年,说起赏樱和赏枫,不管男女老少都乐此不疲。

所以秋天来岚山和嵯峨野,可是得做好心理准备被挤着走哦。岚山著名的红叶祭期间,除了桂川上的表演,各个寺庙神社以及竹林在夜间会点灯,组成花灯路,着实值得一见。

山寺的主人

山寺的住持法号「道忠」,看起来五六十岁,算不上大叔,但爷爷绝对叫不出口。只要他在寺里,必会与来这里的每一个人聊上几句。

住持真的很时髦。

他随身携带相机,岚山的四时风景、或是与客人聊得投缘了,就喜欢随手拍个照。

山寺有一个blog,每天刊载他拍的照片还有法话连载。

大悲阁离车站有些距离,游人很少进到山里,加之没有政府补助,这个寺庙非常穷,嗯,真的很穷。山道的修缮都是靠捐赠,而不是香火钱。(所以入山要交400日元参拜费,麻烦大家记得给住持啊。真的比山下大寺良心好多。)

也因为离商店街很远,所以普通游客都懒得上山,因此寺里“常客”居多。有人每周来坐禅听法话,有人也来聊天看景。

虽然很穷,但住持从不收常客的钱,在他心里,来者是客也是朋友。我每次去,他都要送我一堆东西,有时是法话图,有时是和果子,有时是博物馆门票。

大悲阁的看点除了绝景,还有一只豆柴,すみれ(sumire)。

她今年八岁,是寺里的女王。住持说原本养了五六只猫猫狗狗,现在只剩すみれ陪他了。

去往山寺的道路

沿着岚山脚下的步道,往岚峡深处进发,就是大悲阁参道。

这段路大概步行需要花费十多分钟,不乏上坡路。有人喜欢坐摆渡船到桂川深处,但我还是钟情于步行。

把渡月桥和瀑布的轰鸣甩在身后,夹岸听着商店街传来的喧闹声,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再往深处走,就只有杜鹃的鸣啼和山寺的钟声陪伴孤独的步履。

平路走到尽头,就是一段曲折的阶梯。上完石阶,就算走完参道了。

还记得第一次爬上去,气喘吁吁地站在山门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住持说:累了吧,走这段路挺辛苦的。

我平复了下心情,笑了笑:这样才有参拜的感觉啊。

文案·摄影:阿豆同学

胡乱写了篇不像游记也不像攻略的东西,见谅。

如果你看到了这篇文章,真想来大悲阁,我时间允许的话十分愿意带你参观。

其实硬要说起来,我现在在寺里帮忙,做些简单的工作。

至于和住持的故事,还有在寺里交到的朋友的故事,以后大概还会再写吧。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