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靠自学成才的世乒赛男团冠军主力,其弟曾率新加坡女队胜国乒,山西乒乓球爱好者是否还记得他?

爱乒乓2019-05-26 00:54:20

文|博明


1965年第28届世乒赛团体赛中国男队五名主力中,出现了一位新面孔,周兰荪。和第27届世乒赛相比,庄则栋、李富荣、张燮林、徐寅生是老队员,所不同的是,周兰荪取代了王家声,成为28届世乒赛的中国男团五大主力之一。


在当时的中国队中,庄则栋的“快”、徐寅生的“巧”,周兰荪的“凶”被传为美谈。那届世乒赛,中国男队实现了男团三连冠,周兰荪也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世锦赛世界冠军。那届比赛中周兰荪出场8次,全部获胜,其中有六盘是2:0取胜,两盘2:1取胜。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这位右手执拍,擅长近台快攻打法,在当时乒坛被称为“重炮手”的周兰荪,却是“自学成材”、“半路”出家,没进过体校,完全凭着自己对乒乓球的挚爱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韧劲儿,勤学苦练,一步步靠成绩进入山西省队,又杀入国家队,参加过四届世乒赛,最终站在了冠军领奖台。


放在今天,虽说周兰荪的成功不可能再复制,但他身上仍有值得我们学习和启发之处,他的拼搏故事不该被人们忘记……


周兰荪于1939年1月出生在浙江杭州,7岁上小学那年,开始玩乒乓球。每天下课后,周兰荪就和小伙伴们到学校的球台排队打球,没人教,周兰荪就自己琢磨。稍微大一些后,他经常去当地的基督教青年会打球,那里有四五张球台,有几名业余高手,圈子很重要,和高手在一起PK,周兰荪的水平提升很快。


不过,周兰荪的父母却不赞成他打球,他们希望他好好读书,学习成绩优秀。可周兰荪太喜欢乒乓球了,他就背着父母偷偷去打球。


1956年,周兰荪初中毕业了,为了谋生,他离开杭州来到黄土高原上的山西太原,就读于太原化工厂技校,成为一名培训工。当时在他北上随身携带的行李中,没有忘记把那副心爱的正胶海绵球拍夹裹在其中。


热爱乒乓球的周兰荪很快就在太原这座城找到了球友。当时的太原化工厂位于现如今太原市晋源区的罗城和义井一带,在那时属于郊区,而太原的乒乓好手们都在老城区内。从太原化工厂到太原市区大约有40里地,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坐车得一两个小时。但已经迷上乒乓球的周兰荪不顾这些,每到星期日,他一大早就乘车到城里找球友门打球,鏖战一天,一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才坐上最后一班回厂里的车,匆匆赶回。


当时周兰荪的工资只有31元,吃、住、打球来回路费,让周兰荪成了“月光族


不久,太原市举办了一场乒乓球比赛,周兰荪也参加了,实力不俗的他力克群雄夺得冠军名震太原乒坛。周兰荪是典型的左推右攻型直拍打法,他力大势猛,被认为是当时太原乒乓球界很有发展前途的一名小将。


1957年2月,周兰荪正式调入成立还不到1年的山西乒乓球队,从此,开启了他的乒乓生涯。彼时的山西队缺少有经验的教练,为了快速提升成绩,队员们被派到广东接受训练,就这样,18岁的周兰荪告别了野路子,开始接受正规的乒乓球训练


很快,周兰荪就以优异成绩为山西队建功,1958年10月,在广州举行的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上,由周兰荪、梁友能、朱仁龙等人领衔山西男队,位列全国四强;1959年9月,在第一届全运会上,山西队获得男子团体第四名,周兰荪、杨月英合作摘得混合双打银牌。

▲图中右二为周兰荪


那时的山西乒乓球整体水平,无论男队还是女队,在全国都属于先进行列,而周兰荪等人为山西乒乓球队在国内国际创造的成绩,至今无人可以超越。


1958年,国家青年队成立,19岁的周兰荪入选,同时入队的还有庄则栋和李富荣等好手。1959年,容国团获得世界冠军,举国震动,乒乓球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为备战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乒赛,国家体委选拔了108名代表当时最高乒乓球水平的运动员和教练员集训,周兰荪和梁友能是当时山西队入选“108将的两名男选手,梁友能后来在国家队从事了教练员工作。


26届世乒赛上,周兰荪与王家声合作的男双,淘汰了当时的男双一号种子,25届世乒赛男双冠军组合日本的荻村伊智朗和村上辉夫,半决赛中,他们负于了淘汰了王传耀/徐寅生组合的匈牙利的别尔切克/西多,最终和庄则栋/李富荣组合并列第三(那届的冠军是日本的星野展弥/木村兴治),这也是山西运动员在世乒赛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


周兰荪还参加了26届世乒赛男子单打的比赛,结果在与日本名将,两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荻村伊智朗的比赛中,在领先的情况下被经验丰富的对手逆转,2:3惜败,最后一局仅以四分之差败给荻村。


此外,周兰荪还和来自四川的马光泓搭档混双,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外战没有输,在第四轮遇到另外一对中国组合胡道本和张秀英,结果他们以0:3止步(弃权)。


据说当时赛前混合双打配对选择的时候,徐寅生和周兰荪都“相中”了马光泓,但马光泓觉得徐寅生太有名,气场太强,自己配不上他,最后选择了周兰荪。结果公布后,徐寅生在食堂里碰到了马光泓,开玩笑说:“我要找兰荪决斗!”吓得马光泓饭还没吃就跑开了……马光泓退役后当了教练,发现并培养了世界冠军童玲;马光泓还以常务编委的身份,被徐寅生选中主持《乒乓世界》杂志工作将近15年,笔耕不辍,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文章,传播了乒乓球文化。


虽说周兰荪有1米78的个子,身强体壮,号称“重炮手”,但第26届世乒赛以后,由于一些比赛成绩不理想,使人们对他的希望一度变成了失望。


1963年的27届世乒赛,周兰荪再次披挂上阵,不过他却颗粒无收。周兰荪/马光泓的混双止步第四轮,1:3负于跨国组合阿尔塞(瑞典)/哈尔斯特(西德);周兰荪与杨瑞华的男双组合1:3不敌日本的三木和小中健,未能进入四强;单打,周兰荪再次与奖牌无缘。


这时候,有人认为他的技术到顶了,但周兰荪自己没有放弃。


那时,中国乒乓球队追求的风格是“快、准、狠、变”,周兰荪根据自己身高力大的特点,从中选择了快和狠两个字,练出了重如千钧的正手攻球和反手重炮式的推挡。靠这独树一帜的打法,先是在国内冲上前列,后来在一些国际比赛中也取得了好成绩。被国际乒联评为1964至1965年度世界男子第16号优秀选手。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1965年第28届世乒赛上,26岁的周兰荪取代了左手名将王家声(27届世乒赛男团主力成员之一,我国第一个左手乒乓球世界冠军)跻身“五虎将”,代表中国男团参加世乒赛团体赛。


那届世乒赛比赛中周兰荪出场8次,小组赛首战尼日利亚,周兰荪和庄则栋没有上场;次战荷兰,中国队上场阵容是庄则栋、周兰荪和徐寅生,结果周兰荪2:0(21:6、21:10)胜绍诺麦耶、2:0(21:10、21:7)胜巴克尔;第三场对阵小组赛最后一个对手保加利亚,李富荣、周兰荪、庄则栋出场,周兰荪2:0(21:11、21:7)胜基林。


按照当时的赛制,第二阶段是分组循环赛。对阵苏联队时,庄则栋、周兰荪在比赛中以强大的进攻“火力”,压住了以快攻为主、攻击力很强的三名苏联选手,张燮林以变化莫测的削球,迫使对手的击球不是触网就是出界。周兰荪出场两次,2:0(21:15、21:13)胜瓦尔达尼安,2:0(21:7、21:15)胜阿麦林。


整个男团比赛中,周兰荪一共出场8盘(庄则栋出场16盘,仅1负,李富荣出场12盘,全胜,徐寅生出场7盘,负1盘,张燮林出场4次,负一盘),全部获胜,其中有六盘是2:0取胜,两盘2:1取胜。决赛对阵日本队时,周兰荪没有出场,根据当时的对手情况,首先确定的是庄则栋和张燮林,在决定第三人选时,是派稳健的徐寅生,还是比较凶周兰荪?最终教练组决定让李富荣上场。结果张燮林一胜一负,庄则栋两胜一负,李富荣两胜,中国队5:2取得了胜利,蝉联世乒赛男团冠军,并取得了三连胜。


周兰荪的出场盘数排在庄则栋和李富荣后面,一定程度上讲,这是教练组对他实力的认可。除了收获男团金牌,在男子单打比赛中,周兰荪战胜日本的木村兴治,进入8强,最终获得男单第三名(与联邦德国选手舒勒并列,冠亚军分别是庄则栋和李富荣);周兰荪和余长春合作还获得了男子双打第三名(并列)。


▲后排左三为周兰荪


在当时,庄则栋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不仅是世锦赛获得男单三连冠,国家队队内举行过14次比赛中,徐寅生、李富荣、张燮林等也从来沒赢过他,他仅输给过周兰荪一盘。当时在国家队中,周兰荪和庄则栋经常进行对攻练习,在国家队内部的一次队内发球抢攻和接发球比赛中,庄则栋获得发球抢攻第一,周兰荪获得接发球冠军。


随后的第29和30届世乒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队没有派队参加比赛,这对正处于当打之年的周兰荪等运动员来说是颇为遗憾的事情,1971年第31届名古屋世乒赛,中国队重返世界赛场,赛前国家队举行了第三次队内单打公开赛,庄则栋战胜周兰荪获得冠军。


不过,第31届世乒赛男子团体赛,中国五名参赛的主力中没有出现周兰荪,而是派出以庄则栋和李富荣为首的二老三新的阵容,三名新人是李景光郗恩庭梁戈亮。


周兰荪参加了31届世乒赛混双、男双和男单的比赛,结果他和郑敏之搭档的混双在第二轮以二比三负于日本的田中敬太郎/大场惠美子,当时路透社的新闻稿中用“最令人震惊”来形容这场比赛。


曾经获得过世锦赛男双铜牌的周兰荪/余长春组合,配合紧密,斗志昂扬,在第二轮中,战胜了曾连获上两届世界锦标赛男子双打冠军的赛会一号种子瑞典选手阿尔塞/约翰森;第三轮中周兰荪和余长春顽强战斗,经过五局的争夺,以三比二淘汰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奥洛夫斯基和图拉伊,进入了前八名;随后的八进四比赛中,他们遇到了匈牙利的克兰帕尔/约尼尔,结果两名右手横握拍的全攻型选手发挥了他们正反手拉弧圈球和快攻的特点,打得主动,周兰荪和余长春尽管努力奋战,但未能挽回局面,以0:3负于对方,这对匈牙利组合随后势如破竹,最终战胜庄则栋/梁戈亮取得那届世乒赛的男双冠军。


在男子单打比赛中,赛会第10号种子选手周兰荪首轮又爆冷输给了当时西德队的非种子选手利克,那场比赛中,状态不佳的周兰荪先输掉了2局,随后顽强将比分扳平,但在决定性的第五局比赛中,周兰荪没能取胜,止步世锦赛。


名古屋世锦赛,是周兰荪最后一次参加世锦赛。周兰荪怎么也想不到,名古屋世锦赛一结束,就被当做“坏人”抓了起来,昔日的队友成了对立面,八个月的关押审查成了周兰荪一生中最为辛酸和痛苦的经历。


1973年,在一场全国比赛中,34岁的老将周兰荪非常不容易地获得了男子单打第三名的成绩,他还想继续战斗,不过,他听从教练组的安排,去国家青年队当了教练,先后带过郭跃华、陈新华等选手,1979年,周兰荪担任国家女队教练,主管过曹燕华、张德英、齐宝香等选手。


在担任曹燕华的主管教练期间,他观察曹燕华的打法后,帮其改进了打法,曹燕华从而改为弧圈打法,弥补了曹燕华基本功不足的弱点。在周兰荪的调教下,曹燕华终成上世纪八十年代乒坛女一姐。第38届世乒赛上,曹燕华夺得了女子单打和混合双打两枚金牌,赛后她把其中一枚金牌挂在了教练周兰荪胸前。


▲周兰荪


1986年,因为夫人要去澳大利亚继承家人的遗产,周兰荪和家人移民到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官方办的体育学院专门为他成立了澳大利亚乒乓球学院,算是澳大利亚国家队,周兰荪担任院长和教练,但因为澳大利亚当时对乒乓球项目还不是足够重视,所以一直没有成立专业的乒乓球队。


▲1987年2月,周兰荪与刘伟、关俨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之后,周兰荪辞去了澳大利亚国家队的职务,去中华台北队当了客座教练,那期间他培养了蒋澎龙,帮其练就了反手推挡的绝技。


2000年,周兰荪因病回国治疗。2000年10月23日,一代乒乓名宿周兰荪与世长辞,家人将他的骨灰安葬在了万安公墓陵园内。


值得一提的是,在周兰荪的影响下,他的两个弟弟后来也从事了乒乓球项目工作。


▲周树森


周树森比周兰荪小3岁,1958年成为专业乒乓球运动员,1964年进入国家队,曾是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等人的陪练,并先后在国家队、浙江队以及北京队担任教练,张怡宁、丁宁、郭焱等世界冠军都是从他手里起航,2008年,他7个弟子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张怡宁、李佳薇、王晨和吴雪占据了女单8强中的四席。


在周树森的职业生涯期间,最辉煌时期莫过于执教新加坡队的4年,2010年莫斯科世乒赛,周树森率领新加坡队从中国队手中抢走考比伦杯。


老三周厚生比周兰荪小9岁,1963年进入浙江省队打球,是削球打法。


周兰荪、周树森、周厚生三兄弟都从事了与乒乓球有关的工作,而且皆有所成,这在乒坛少有,他们的故事被乒坛传为佳话。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