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与人的故事(4) : 去京都逛一次古书店

一匹马的愿望2018-10-11 07:52:47

京都的书店,在近世初期即已出现,最早只售卖由大阪港传入的汉籍(唐本)。而后,寺院或个人开始经营私刻书籍,手抄本、旧书也渐成为书店经营的内容。庆长年间(1596-1615),京都出现了日本最早的出版从业者——本屋新七。他在庆长十四年(1609)刊行古活字版《魁本大字诸儒笺解古文真宝后集》,是日本最早标注书店名的出版物。



去京都逛一次古书店




爱书人对于书有着狂热的感情,那是毋庸置疑的。

京都,因其极富唐代色彩而为中国游客喜爱,更为喜爱东方文化的世界各地人们所青睐,据说,这里的古书市场也很有规模。

我到日本不久,就被告知必须到京都看一看,我很纳闷,我来日本是学习动漫设计的,早听说京都是日本旧都,古色古香的,它与动漫有毛的关系呀?但是,说这话的是我的导师铃木教授,我可不敢置之不理。

那一天,天气晴朗,但我到了京都之后,却变得阴雨绵绵,最后下起了大雨。左右无事,又无法离开书店,我便在书廊间流连,无意间发现一本老旧的古书。书店主人见我的目光久久停留在那本破书上,便说:“先生好眼力,那是我店的镇点之宝呢。”



“什么?”我吃了一惊,“这本书,它有什么不凡的来历吗?”

“听说过‘国民大作家’吗?”店主见我来了精神,他也来了精神,“就是那个写《我是猫》的夏目。”

“这个作家我知道,但为何称作‘国民大作家’呢?”

“这个呀,其实我也说不清的,不过嘛,听那些来买书的学生说,日本现代文学,是从夏目开始的。”店主说,“先生想必也是学生了?”

我点点头,再次打量着那本破旧的书。

“有一次,帝国大学的原田教授来,看到这个古籍,就说这是夏目先生的初版作品,很是珍贵,建议我交由帝国大学图书馆收藏,呵呵,我可是舍不得呢。”

说话间雨停了,一轮亮丽的彩虹出现在头顶。“哈哈,先生真是贵人呢,老天也不会为难人。”老店主谈兴正浓,我可是要离去了。



在吉田山半山处,我遇见同学洋府君,他正在一家店里喝着清酒读书。洋府君向我展示他新购到的《我是猫》图书,居然又是夏目的书!

洋府君向我推荐朋友书店,说那家书店新意不断,必能叫人满意。

“阁下不明白吗?”洋府君故作神秘,“一些在本国不会出版的书,在这里才会见到。”

“你是说禁书?”我问。

“大概就是那个意思了。”

原来,昔日王国维寓居吉田山附近的神乐冈八番地,撰写了《甲骨辞仆》一书,就是先在日本出版的。另外,一些激进的左派作家作品也是由中华书局出版后首先在日本传播,才流传到海外的。所以,这个朋友书店很不一般。

“他们有共产党背景。”洋府君低声说。

“共产党?”我大吃一惊。

“日本的。”他回答。

受其影响,最后我也购入了一册《我是猫》。

真的如铃木教授所说,我开始读得天昏地暗、不务正业了。

展读夏目大作《我是猫》,我才明白,日本自明治大天皇后开始的一系列变革,使得日本传统的社会习俗消失殆尽,社会上金钱至上论统治了一切。小说以一个穷教师家的一只猫为视角,剖析社会现象,揭露拜金主义的虚伪。“猫”恨人类,觉得人类虚伪,它整天待在主人金田老爷家,目睹金田老爷的种种恶行,最后得出结论:金田老爷是最恶的人类,没有之一。

哈哈,好玩。


我第一次与“人类”相遇。后来才知道,当时遇见的,是人类中最狰狞的穷学生。听说他们经常把我的同胞们抓来煮着吃。还好我年幼无知,当时一点儿没觉得害怕,只是他把我托在手掌上“嗖”地一下举起来的时候,有点晕晕乎乎。


我读着这段文字,忽然发现,这只猫说的穷学生就是我呀。哈哈,“狰狞的穷学生”!




铃木教授告诉我,吉卜力工作室的原野洋子小姐要来联系工作,要我接待。说到这个,我首先想到的是创作《天空之城》的宫崎骏。迈高,他也会来吗?他可是大师呀,肯定不会的。

“米娜桑,苦力起哇!”有人在门口喊。我吓了一跳,看见的正是日式美女原野洋子。铃木教授眼睛一亮,跑过去忙着鞠躬,他们一忙活,倒把我撂一边了。(我也在一旁模仿了一下)

待日式行礼完毕,各自入座。原来宫大师特别爱猫,知道铃木教授是研究夏目的专家(特别牛的那种),所以派出首席美女来探讨共享夏目大师的猫形象创作事宜。我靠,与我无关嘛。我下意识地想。

“左桑,在你的家乡,人们是怎么看待猫的?”铃木教授转而问我,那小眼珠一眨一眨,向我传递信号了,那意思是“给你创造机会了,好好把握哦”。

呵呵,机会来了,我当然不会放过,我大致说了这样三层意思——

西方认为,猫是灵性的化身,魔法师依靠猫来提升自己的能力;

古埃及人认为,猫是天帝之子,是神的化身;

而中国人认为,猫是孤傲的,爱独来独往,不合群,所以形象不好,但贵妇人特别喜爱猫,视之为伴侣;

……


洋子的视线在我和铃木教授之间转来转去,最后更多地集中在我的脸上。

“左桑,您喜欢猫吗?”原野洋子问。

“这个——”我猝不及防,不敢造次,老实回答,“小时候养过一只大黑猫,后来他们说是恶灵的化身,给灭了。”

“灭?”她问。

“哦,就是砸成肉酱。”我答。

“唔——”原野洋子捂着胸口,脸色一变,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那你就将功补过,罚你为我们的猫设计动作。”她嘻嘻一笑,“来自教授与宫大师的命令!”

我的半个多月时间就这样没了。




这段时间,我成天做梦——

我是猫。当然那些血淋淋的鼠类我是不食的,我吃猫食,香喷喷口感极好。我极爱梳理毛发,加上营养好、睡眠足,我的体重直线上升,已经开始跑不动了,这样子可不好,我需要锻炼。所以我加上了晨起跑步,所以才遇见了我的梦中情人——洋子。在歌厅,当着观众和酒客的面,洋子说,来吧,用剪刀把我的衣服剪成碎片,每片不大于明信片那般大,并将这剪下的碎片送给你爱的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的身边坐着那位以唱歌出名的约翰•列侬。他们都去了,直到,洋子的身上没有了任何布料,而列侬坐在身边,一言不发。他们说这是“激流派”艺术杰作《切片》的表演。他们一直在一起,直到一粒子弹击中了列侬。临死前他对洋子说:“你是世界上最不为所知的最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我为之骄傲。”

我又开始流浪了,但是比以前有了不同,我讨厌自己身上的那种臭毛病,总以为在艺术家身边待过,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味道,所以对什么都很挑剔,这不好,我知道,我很苦恼。




梦醒了,工作也接近尾声了。原野洋子小姐说:“左桑,你的工作很努力,然而无用功也不少哦。不过宫大师也说了,你的那些手绘稿都留着呢,以后会用上的。”

我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含笑低头想去捉洋子小姐的手来握一握。那手却抬起来,撩了撩额头的发。她说:“左桑,铃木教授说你要回去写论文了,真有些舍不得呀,要常回来做客的呀。”




据说,夏目漱石曾做过教师,教授英文。他对学生们说的下面这句话,不知道教坏了多少稚子——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他说,英文“I love you”表达直白,但缺少含蓄,是不折不扣的直来直去,所以没有文学味儿。如果你是日本人,你要像上面这样说,才算够味。而汉语就是:今夜月色真美!

是的,因为有你在,月色才这般美!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