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明月我似星笔趣阁

阿里配送中心6号2018-07-23 09:24:29

君如明月我似星笔趣阁

第一章 不给傻子当媳妇

神圣的教堂之中,黑衣牧师手执礼教,职业般的招牌微笑挂在脸上,永远那么平静祥和。

厅堂布置的金碧辉煌,金黄色的气球占据了天花板,映在座位上一个个达官显贵脸上,仿佛来此的宾朋脸上都贴满了金子。

牧师一脸正色,望着身下那五官精致却是面色茫然的女子道:“安语嫣,你愿意成为周慕沉先生的妻子吗?”

安语嫣眉头一挑,毫不犹豫道:“我不愿意!”

清冷的声音传遍厅堂,让现场顿时炸裂。

心里的枷锁已被打破,安语嫣一不做二不休,夺过麦克风,又将头饰与白纱甩在地上,毫不理睬瞠目结舌的神父,说道:“我不会嫁给一个白痴当老婆,绝不可能!”

现场炸了锅,唯独面不改色一脸傻笑的竟是新郎,仿佛没事人一般抠着鼻孔。

周慕沉正是今天的主角,合身的铅笔色西装穿在身上,让他显得英气逼人,只不过那涣散游离的眼神,却让人为他智障的身份感到惋惜。

这就是大财阀周家唯一的后人,一个智障。

只不过在场的宾朋虽然心知肚明这是怎样的一场婚礼,却也没料到新娘竟会当场变卦,分毫不给周家面子。

有人开始嘀咕,“也是哈,这么貌美如花的安家大小姐,就算以前高攀不起周家,但是现在……谁愿意嫁给个白痴啊……”

周边立刻出来喝止的声音:“你活腻了,这个场合别胡说八道!”

似是警告提醒了众人要谨言,厅堂内顿时鸦雀无声,饶是达官贵人占据多数,却也没人胆敢挑衅周家的权威。

就算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也没人敢把这个公开的秘密挂在嘴边。

其实大家都不愿相信,曾经博闻强识的周家大少慕沉,竟然因为一次意外变成了白痴。

周家已有人发声:“安国栋!你什么意思!”

一个身穿紫红色礼服的中年贵妇首先发火,冲着已经腿软的安父咆哮。

“不……不是……”安国栋见惯了大风大浪,可现在这情形却也让他语噎。

“你们安家真是狗胆包天!”周母的第二声斥责已经丝毫不给面子,几乎吓得安家一干人等下跪。

安语嫣明白,既然已经撕破脸,自己已经没有呆下去的意思,瞅准了一旁的侧门就准备开溜。

安国栋一个箭步上去,封住了安语嫣的退路,满脸堆笑冲着周母说道:“亲家母,您消消气,我闺女被惯坏了,早就定好的婚事,由不得她!”

毕竟是大场面,周母也不想在宾朋面前过度失态,只是闷哼一声算作认同。

“放开我!”安语嫣被父亲钳住,拼命挣扎。

“你想死吗?”父亲背朝宾朋,面对安语嫣低声道。

安父的眼神凌厉无比,哪有刚才那副软柿子模样,看样子若非是怕得罪周家,他也不会如此卑躬屈膝。

“你骗我!我结婚的对象明明是林何!”安语嫣不排斥包办婚姻,但是绝对不允许欺骗。

安语嫣声音纤细,提高分贝后格外凄厉,听得众人耳根发麻。

而且大家都听到了安语嫣说的关键字眼,竟然是林何,那个周家的死对头林家!

“你骗我,我就不嫁!”安语嫣斩钉截铁道,如同贞洁烈女一般。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也点燃了周家内心压制许久的怒火。

已经有不少宾朋都惊呆不已,没人会料到,一个丫头片子居然胆敢抗拒周家的权威。

有人悄悄离开,事不关己还是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这显然是周家的丑事,明显就是逼婚嫁傻儿,知道太多没好处。

周母忍无可忍,周家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和委屈,哪怕眼前是没过门的媳妇,她也忍不住一个巴掌甩了出去,顿时让安语嫣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见状,安家父母立刻把闺女拖走,安父更是给了女儿一巴掌,“安语嫣,你够了!”

“为什么要骗我!你们明明告诉我新郎是林何!为什么骗我!”安语嫣咬牙切齿,满眼都是绝望。

听到这番话,安父怒不可赦,一把拽住她的手,揪到面前,低语:“安语嫣,你别太放肆,我视你为掌上明珠养育你多年,现如今家中有难需要投资你,别不懂得知恩图报!林何家能给你什么?这个婚,今天必须结。”

安母则是拉住周母的胳膊,同时搀扶住走路不稳的周慕沉,解释道:“亲家母,您消消气,国栋一定会说服她的!”

周母嘲讽道:“消什么气?我告诉你们,若不是慕沉非要她,你觉得你们安家能站在这里?”

安母唯唯诺诺,说道:“我明白,我明白,亲家母您别急啊。”

而安语嫣不知道听父亲说了些什么,竟然安静的点点头,跟之前的表现截然相反。

周家虽然富可敌国,手眼通天但是也有无法解决的事情,比如儿子的病。

那是源自一场意外,让周慕沉自此再不开口,引得外界纷纷传言他变成了傻子。

但是在周慕沉几日前无意间看到安语嫣的照片时,突然奇迹般的开口,说要跟这个女人结婚,这也让爱子胜于一切的周母找到了一丝希望。

周母也是病急乱投医,将最后的希望赋予在安语嫣身上,她认为这个女人也许是她儿子恢复正常的药引子。

看到安语嫣似乎是妥协了,周母决定把事做实,朝着神父使了个眼色,神父微微点头示意。

只要仪式做完,她安语嫣要想反悔那就只能身败名裂!

神父信步将两位新人重新归位,热情洋溢的说道:“安语嫣,你愿意做这位优秀男子的妻子吗?无论他贫穷还是富贵……”

剩下的看客们翘首以待,有些期待安语嫣接下来的表现,她是否会说出那三个字呢?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安语嫣的口中根本没有喊出那三个字,她娇小的身躯突然弹起,眼前的香槟瓶被她重重磕碎。

安语嫣眼疾手快,捏起一片碎玻璃,瞬间勒住了周慕沉的脖颈,尖声喊道:“谁在上前一步我就扎死他!”

第二章 誓死不从

两人身高差距较大,安语嫣足足比周慕沉低了大半头,让她从后勒住他后,只能踮起脚才能看到前方。

场上一片混乱,但是周慕沉的眼神依旧离散,看不出恐惧。

他不怕,不代表别人不怕。

“安语嫣,别冲动啊,有话好好说,把慕沉放开好吗?就算我求你。”安语嫣的行为吓到了周母,让一向强势的她都情不自禁软下口。

安语嫣并不吃这一套,她满脸怒容,“周阿姨,我并不想因为这个人给我安家带来霍乱,但是我也绝对不会搭上自己一生的幸福!让林何来,只要他来了,我绝对不会让周少爷有事。”

林何是安语嫣最后的希望,她坚信他会带自己走的。

“好!你要见谁我也答应你,但请你放开慕沉好吗?”周母喊道。

安语嫣轻轻一笑,摇摇头,“呵呵,不好意思,我不是三岁小孩,没见到林何,我是不会放手的!只要你们不激怒我,我不会伤害他。”

“好……好。”生怕安语嫣做出出格的举动,周母只能顺从。

安语嫣父母这个时候已经心乱如麻,拼命的劝告,“语嫣,有事好好说,先把慕沉放开不行吗?”

看到眼前这群人的嘴脸,安语嫣更是感到心里一阵揪心的痛,他们没有一个人关心自己的想法,自己一个正常人甚至比不上一个傻子。

于是,安语嫣斩钉截铁道:“爸,我是您女儿,您应该最了解我,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性子,没有见到林何,我死也不会松手!”

说完,安语嫣挟持着周家少爷,倒退着朝着礼堂后方的祷告室走去。

关上门,两家父母和周家的保镖被拒之门外。

已经气的浑身发抖的周母这才恢复了飞扬跋扈的模样,跺着脚指着保镖们怒喊:“还愣着干嘛?快追上去,要是慕沉出事,你们就下岗吧!”

而屋内的安语嫣已经松开了手,把右手食指竖在唇上,说道:“不准喊闹,我不会伤害你的,毕竟你是个傻子,等林何来,你就安全了。”

说到林何的时候,安语嫣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她有自信林何一定会带自己离开。

而周慕沉那涣散的瞳孔在听到林何二字时,突然闪出一分怒火,让近在咫尺的安语嫣被吓了一跳,待她定下心神再度看去的时候,却是发现他的表情从未改变过。

难道是自己神经太紧张?安语嫣心中嘀咕,但是看到周慕沉那俊逸的面孔,怎么看也不像是脑袋坏掉。

安语嫣忍不住问道:“你能说话吗?”从婚礼开始到现在,周慕沉一语未发,让安语嫣倍感好奇。

没承想,周慕沉清脆的来了一句,“会!”倒是惊的安语嫣猛然后退。

“也不是太傻,还挺帅,若不是傻子,我……”安语嫣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

但是她却没有发现,在自己频繁说起傻子这个词汇的时候,周慕沉的眼神中怒火更盛,倒是自己的最后一句半截话语,又让他的怒气强压下去。

安语嫣自顾的开始唠叨:“我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今天让你丢脸了,其实要怪还是得怪你妈。”

周慕沉的眼神无比的温和,似乎觉得这狭小空间中二人的相处带给他一种别样的温馨。

里面的人相安无事,外面的人却因为太过于平静而慌了神。

周母忍不住做出指令:“快把门弄开!”

保镖们生怕丢了饭碗,不管不顾的朝门撞了过去。

“砰……”一声撞破门的巨响把安语嫣从神游中惊醒。

看到虎视眈眈围上来的众人,安语嫣的手不由自主伸到了周慕沉的脖颈上,尖锐的玻璃碎片竟有一点戳了进去。

“你们都出去!”安语嫣尖叫道,手开始抖动不已,顿时让周慕沉的脖子挂了彩。

周母看到这个场景险些晕过去,“不要!不要啊语嫣。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林何马上就到,你别冲动!”

尾随而至的安国栋看到这一幕,更是惊得双腿发软,“安语嫣,你在干什么?快把玻璃放下!”

安语嫣说道:“林何不来,我是不会松手的!再不让我看见林何,那就别想再看到周慕沉了!”

安语嫣的本意并不想伤害周慕沉,她这是迫不得已。

被一干壮汉虎视眈眈的围堵,安语嫣的心中也紧张无比,毕竟她也是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千金大小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

一个阴骜的声音突然发出,让周围的嘈杂声响戛然而止,他便是周慕沉的父亲,“慕沉若有任何事故,你们整个安家也不够陪!”

安语嫣面带决绝意味,她已经忘记恐惧,“周伯伯,事到如今您觉得我会因为几句话就妥协吗?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我不介意同归于尽!”

女人是没有理智的生物,发起疯的时候什么都敢做。

同为女人的周母自然明白,安语嫣并没有开玩笑!

“周汉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摆谱,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周母急匆匆的骂了一句,柔声细语,“语嫣,别激动,我已经答应让你见到林何就一定说话算数,别冲动啊!千万别伤害慕沉!”

“走!都给我走!见到林何后我一定保周慕沉安全!再逼我,你们只能见到他的尸体!”

“好好!这就走,我们都走!”周母连拉带拽,把周父推开,保镖们也不再逗留纷纷退去。

当黑暗再次笼罩,安语嫣反而感觉安全了许多,将手中的玻璃放下,她摸到了随身带的纸巾,按住了周慕沉的伤口,满脸歉意,“对不起。”

周慕沉木然的看着安语嫣,毫无反应。

而迎上周慕沉双眸的安语嫣再度失神,只因眼前的眸子太过闪亮,黑宝石一般神秘深邃,让人忍不住多凝视一会儿。

关于周慕沉的遭遇,安语嫣早有耳闻,是一场意外让他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若不是事故,或许他将是京都最耀眼的高富帅。

门外传来阵阵吵闹声,“安国栋,别指望攀上我们周家这棵大树了,只要周家存在一天,就绝对不让你们安家好过!”

第三章 少夫人

“周总,对不住……”这是安国栋的求饶声。

安语嫣听得一阵心烦意乱,“都安静点!我很烦!林何怎么还不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外面的嘈杂声响瞬间消失,只是传来一句:“快了,马上就到了。”

但是安语嫣已经失去了耐心,她等的已经太久。

安语嫣瞄向了周慕沉,问询:“你带手机了吗?我要给他打电话。”

周慕沉的头蓦地转向安语嫣,黝黑的眼眸中散发出逼人的杀气,林何!安语嫣的眼里竟只容得下他?

女人的第六感让安语嫣立刻退后,举起了手中的玻璃,心跳莫名的剧烈跳动,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周慕沉很危险!

愣神的片刻,安语嫣的手腕猛然被抓住,接着便是一股大力传来,让她的手腕吃痛,玻璃片也随之落地。

安语嫣想要挣脱,却发现无济于事,周慕沉的力道惊人,竟是死死钳住了她的手。

不自觉的闭上眼睛,安语嫣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耳畔传来低语:“没想到,你倒是个情种。”

说完这一句,安语嫣感觉耳垂似乎被冻结,冷的发痛,而周慕沉竟是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冷冷甩开了她,扬长而去,于正常人无异。

目视人质的离开,安语嫣感觉双腿抖的厉害,本能般瘫坐在地。

“他的脑子真的坏了?”这是安语嫣此时此刻唯一的念想。

门外簇拥的人看到周慕沉安然无恙的走出,再看屋内的安语嫣瘫坐在地,不禁都松了口气。

周母哪里还要心情冲安家发火,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儿子身上,“还不快给少爷处理伤口!”

周母快步离开,稍晚一步离去的周汉勋说道:“安家,这事没完!”

安国栋满脸赔笑:“周董……我们。”话没说完,已经被保镖挡在后方。

直到周家的人离开,安母才喃喃道:“国栋,我们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过刚才周家倒是没把安语嫣怎样,让安家觉得还有一线生机。

周国栋望着一脸蒙圈,仍然在错愕中的安语嫣,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一巴掌,“混蛋!你想葬送我们整个安家?”

脸上传来的剧痛让安语嫣重回现实,这才看清父亲怒气冲冲的模样。

安语嫣捂住通红的脸,目中含泪,“你打我?”

安母连忙阻止道:“国栋,你这是干嘛?明天还要靠她跟周少道歉呢,打坏了可就没法见人了。”

这种求情的话分明就不是亲生母亲能说出口的,没错,安母是后的。

“语嫣,你安稳点吧,你爸爸把你养大容易吗?周家有什么不好,有钱有势,嫁过去没什么不好的,而且对安家也是大有帮助!”后母假惺惺道。

安语嫣冷哼一声,径直走向楼下,钻进了车里,冲司机喊道,“回家。”

回到家中,安语嫣望着客厅内墙上的全家福对尾随而至的后母说道:“田艳丽,瞅瞅这张全家福,这个人才是安家最美最乖的姑娘,周家那么优秀,就应该让她去!这样才会对大家都好!”

安语嫣口气平静至极,她已经明白,自己已经被当做了弃子,用一枚弃子换来安家的太平,所有人做梦都会笑醒。

“你胡说什么?安语凝可是你妹妹,你让她嫁给一个傻子合适吗?”毕竟安语凝是后母的亲闺女,她情急之下,不假思索就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安语嫣冷笑几声,她还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周慕沉是傻子呢,呵呵,大家都挺明白。

这样反而更加激怒了安语嫣,她尖叫道:“凭什么让我嫁给傻子?凭什么?”

安国栋冷眼看待这一切,淡漠道:“今天是你最后一天在安家,想怎样都好,不过这门亲事,别想推掉!对了,林何已经跟你妹妹定亲了。”

最后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击垮了安语嫣最后的信念,她满脸泪水,拼命的扑向田艳丽,“一定是你!是你干的好事对吧,你本来就是小三,害得我亲妈一病不起!现在又唆使你女儿当小三抢我喜欢的人!你家都遗传了些什么基因?”

“放肆!”安国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安语嫣这是变相在骂自己。

田艳丽故意抹着眼泪,“老爷,别生气,让她发泄吧,如果骂我能出气随便她了,明天让她平平安安的嫁过去,周家怎么处置都好,这样我们安家就可万全。”

这话简直让安语嫣气炸,她忍无可忍的冲上前,用尽全身的力气踹出一脚,不偏不倚的踢在了田艳丽的肚子上。

“啊……”田艳丽疼的龇牙咧嘴,目露凶光,恨不得把安语嫣千刀万剐。

“逆子!抓住她,给我朝死里打!”安国栋动了雷霆之怒,彻底爆发。

而被控制住的安语嫣还在大喊:“让我见林何,我要找他当面说清楚!”

安国栋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对女儿肚子踹了两脚,顿时让她疼的弯腰倒地。

“停手!周家少奶奶也是随便能打的?”一个让人透心凉的仓颉声音突然从正门传来,却是让熟悉这个声音的安国栋禁不住打个冷战。

门前一左一右站着两人,一个竟是周慕沉,另一个面色铁青的老者正是方才说话的人。

“安先生,我是欧长书,我们见过的。”来人说话毫不客气,似乎比安国栋更有地位。

安国栋自然认得此人,还不是周家的第一主管,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不知欧总管与周少前来,是何事?”他小心的说道。

“今日造访,是来接少夫人去周家的。”欧长书语气平缓,似乎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

方才还疼的站不起来的田艳丽率先说道:“家里来了贵客,真是蓬荜生辉,二位留下一起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

安国栋会意,也满脸堆笑,恭敬的上前微微欠身,谄媚至极。

周慕沉对二老不予理睬,只是用眼神瞥向欧长书。

欧长书魏周家鞍前马后三十载,周家任何人的一个眼神他便心知肚明,当即直截了当道:“不必,我们前来是接少夫人回周家,刚才的事,如果少夫人不予计较,我周家自然不会干涉,若是少夫人迁怒,安家必须付出代价!”

欧长书一字一顿,丝毫没把安语嫣的娘家人放在眼里,也让一干人等听得心惊肉跳!

第四章 林何的退缩

说完,欧长书对其他人不予理睬,径直走到安语嫣身边,恭敬的说道:“少夫人,请……”

安语嫣望着门口的周慕沉,那双黑眸中分明是一种莫可名状的恨,这让她心里一阵痉挛。

这个男人的身上,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一时间的错愕,让安语嫣产生了幻想,如果自己不是安家人,如果没有早早的遇到林何,就这样一个无比正常的傻子,想必她不会排斥。

毕竟,一个身份显赫傻子的关怀,远胜过很多正常人,甚至亲人。

被当做弃子的滋味犹如心被刀绞,安语嫣无可奈何。

内心的倔强让安语嫣淡淡道:“欧总管,无论从我个人情感或者法律的层面,我都不承认是周家的少夫人!”

混账,安国栋感觉脑袋都要炸掉,周家都没计较婚礼上的事情,本来事情有了转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居然还敢摆谱拒绝!

“安语嫣,我没你这样的女儿!”安国栋暴跳如雷,伸手就要打她。

一直闷不做声的周慕沉突然开口道:“跟我回家!”说完便上前一把将安语嫣拉入怀中。

本想反抗,身体却是贪恋这陌生的怀抱,安语嫣鬼使神差的点点头,竟是默许。

惜字如金的周慕沉简短的四个字,霸气而又吸引人,是安语嫣抵挡不住的诱惑。

欧长书略为吃惊,那年意外让周慕沉厌倦凡尘,很少与人交往,现在居然会主动揽住一个女子,说明他真的开始上心,也许这个女人就是治好周慕沉的药引!

欧长书借势不再多言,抱拳道:“安先生,就此别过。”

安国栋的后脊早已冷汗涔涔,听完这句话,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重生一般。

周家的手段太多,也怨不得安国栋吓成这样。

“那个,欧总管,我们集团需要的那笔钱……”安国栋可不敢去询问周汉勋,找个中间人问话最好不过,毕竟当初嫁女儿谈的条件就是这个,可也只是口头说说,身为生意人的安国栋也不想掉了面子赔闺女。

欧长书看了一眼安语嫣,淡淡道:“少夫人没意见,周家的承诺一定兑现!”

说完,周慕沉已经转身拉着安语嫣离开安家,无人敢挡!

刚走出安家大院,安语嫣的脚步因为不远处呆站的那人而停止下来,她看清那面容清秀的人后,瞳孔抖动的厉害,林何,竟然是他!

“语嫣!”林何不由自主的呼唤出口。

“林何!”安语嫣感觉自己的救世主从天而降。

想要挣脱,安语嫣却感觉钳住自己的大手更加用力,让她无可奈何的望着林何,渴望他来救走自己。

眼角含泪,安语嫣大声喊道:“救救我!林何,快把我救走!”

然而,林何低下头,不敢直视,完全忽略了安语嫣的求救。

直到安语嫣被拖进车子,随后上车周慕沉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走!”

车辆疾驰而去,低着头的林何依旧呆立原地,牙齿竟是忍不住打战,心中莫名奇妙的有些恐慌。

在林何看来,周慕沉并不像是个傻子,这么多年没出山,一出来就抢走自己相中的女人,难道蛰伏多年是为了韬光养晦?

林何不敢多想,当年制造周慕沉事故的正是他,但是证据明明都已经销毁,如果周慕沉知道,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希望安语嫣进入周家只是一个巧合吧,林何悻悻的想。

被塞入车中的安语嫣在努力挣扎,“放开我,手好痛!”

周慕沉没有松手的意思,只是用那双不带情感的双眼死死盯着她。

安语嫣突然安静下来,认真地盯着周慕沉的眼睛说道:“我不下车,松开手行吗?”

果然,周慕沉在她说完后,松开了手,然后舒服的倚靠在她的身上,安逸的闭着眼。

本来安语嫣对他这种过分亲昵的行为有些排斥,但是看到他脖子上因为自己造成的伤口,愧疚感让她没有推开他。

车速太快,安语嫣担心周慕沉的伤口撕裂,忍不住说了句:“麻烦开慢些。”

司机却是毫无反应,依旧急速行驶。

周慕沉突然睁眼,说道:“看慢点!”

果然,司机顺从的听从指示,车速顷刻间慢了下来,二人一个闭目一个则是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俩人各怀心事。

大约三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司机回过头,毕恭毕敬道:“少爷,到了。”

安语嫣跟随周慕沉下车,在这幢豪宅面前看到一个年约四十的女人迎了出来,“周少,老爷让您过去。”

周慕沉偏偏头,女人立刻笑道:“少夫人的居所已经安排好了,我负责照顾少夫人熟悉这里的环境。”

周慕沉这才点点头,快步离开。

看到周慕沉现在又变得木讷不已,安语嫣越来越觉得这个人的傻是装的。

“少夫人,请。”一旁的女子开始招呼安语嫣入宅。

安语嫣明白自己一个外人,就算去宣告周慕沉装傻也没人会信,不如静观其变,眼下还是想办法逃离这儿为重。

女人把安语嫣引进了一处精致的别院,微微一笑,“少夫人稍候,少爷马上就就来。”说完后,转身离开。

安语嫣见识了不少有名的别院,但是周家这别院的布置,在她看来还是让她感觉无比惊艳,假山流水被花朵簇拥,小桥扁舟一个不少,让她产生了一种闲云野鹤的感觉。

安语嫣终于明白周家为什么会被外人说是富可敌国了。

不过,安语嫣并无心情赏景,她在努力的思考如何逃离这里。

在没有得到林何的当面说法之前,安语嫣依旧把自己的心交给了林何,她不会对周慕沉就范。

“安语嫣?”背后突然传来一个人的惊呼,似乎因为安语嫣的出现而感到惊奇。

回头,安语嫣微微吃惊,怎么会是他,来人竟然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周暮云,上学的时候并未多想,现在仔细对比,周慕云,周慕沉,难道俩人是兄弟?

对于这个大学同学,安语嫣是百般厌恶的,大学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对自己纠缠不休,自己对他是厌恶至极。

.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