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家花鸟画:小花鸟,大境界!

潍坊收藏家俱乐部2018-09-20 13:57:10


一草一木

花、鸟、鱼、虫都是有“灵性”的

一枝一叶总关情

至诚至爱,流诸笔端

自然幻化出艺术之美和盎然生气

花鸟画,中国传统的三大画科之一,其描绘对象不仅仅是花与鸟,而是泛指花卉、蔬果、草虫、翎毛、六畜、走兽等各种动植物。


故宫旧藏扇面《红蓼水禽图》


北宋《宣和画谱·花鸟叙论》云:“诗人六义,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而律历四时,亦记其荣枯语默之候。所以绘事之妙,多寓兴于此,与诗人相表里焉。”可谓一语道破中国花鸟画独特的文化内涵、审美意蕴。


【历代名家花鸟画】


早在工艺、雕刻与绘画尚无明确分工的原始社会,中国花鸟画已萌芽,天水放马滩出土的战国末期木板画《老虎被缚图》,是已知最早的独幅花鸟画。花鸟画发展到两汉六朝则粗具规模。南齐谢赫《画品》记载的东晋画家刘胤祖,是已知第一位花鸟画家。到六朝时期,已出现不少独立形态的花鸟绘画作品,如顾恺之的《凫雀图》、史道硕的《鹅图》、顾景秀的《蜂雀图》、萧绎的《鹿图》等。


唐代

韩干牧马图/唐/韩干


至唐代,花鸟画业已独立成科,著录中计有花鸟画家80多人。如薛稷画鹤,曹霸、韩干画马,韦偃画牛,李泓画虎,卢弁画猫,张旻画鸡,齐旻画犬,李逖画昆虫,张立画竹等等,已能注意到动物的体态结构,形式技法上也比较完善。


照夜白图/唐/韩干


“照夜白”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坐骑,马轮廓精细,形体健硕画面空白的部分则留给观众以想象的空间,仿佛骏马即将挣脱远去,消失在无尽的遐想之中。尽管整个画面的气氛紧张激烈,但看罢此卷并不会觉得胆战心惊。看似单薄简约的画面,实则充满了丰富的情节和感受。唐玄宗本来想让韩干跟着宫廷的画师学画马,韩干却拒绝道,“臣自有诗,陛下内厩之马皆臣之师也。”


五代


五代是中国花鸟画发展史上的重要时期,以徐熙、黄筌为代表的两大流派,确立了花鸟画发展史上的两种不同风格类型,“黄筌富贵,徐熙野逸”,黄筌的富贵不仅表现对象的珍奇,在画法上工细,设色浓丽,显出富贵之气,徐熙则开创“没骨”画法,落墨为格,杂彩敷之,略施丹粉而神气迥出。黄筌之子黄居寀、居宝,徐熙之孙徐崇嗣、崇矩都是当时花鸟画的重要画家。


黄荃/五代/写生珍禽图 


得到蜀主“小笔精细”的夸赞,黄荃这一写生稿成为了花鸟画学习的标准教材。


黄居寀/五代/山鹧棘雀图


画面安静,仿佛是一个无人来过的幽静山谷。黄居寀是黄荃的小儿子,可以说古代画家的师承往往是家承。


徐熙/五代/雪竹图


江南处士的审美与情怀,高雅自任


宋代


宋代《宣和画谱》所载北宋宫廷收藏中,有三十位花鸟画家近二千件作品,所画花卉品种达二万余种。北宋的花鸟主要还是承接五代的传统,早期以黄筌之风格为主导,基本上用的是“勾勒填彩”法,旨趣浓艳,墨线不显。到了南宋,画院一半以上的画家画花鸟,这一时期的花鸟画是中国花鸟画发展史上一个高峰。


赵佶 梅花绣眼图


在题材上,宋代出现了水墨梅、竹、松、兰,淡墨挥扫,整整斜斜,不专以形似,独得于象外。以拟人化的手法将崇高、贞洁、虚心、向上、坚强寄于“四君子”上,这种文人画思想的加入,为花鸟画注入新的内容。以文同、苏轼为代表的这一派,已有别于流行时尚的清新风格,获取朝野称赏,并加速了他们的画风成为新的时尚。


宋 崔白 双喜图


画面前方是一只皮毛褐黄的兔子,停在草坡上仿佛听到什么声音,忽然回头观看。顺着兔子的视线看过去,是两只长尾巴的绶带鸟,非常写实,同时兔子和鸟的呼应也完全靠动作和姿态表现出来。画面中的枯叶、草、竹叶的翻飞方向也很一致。


赵昌/宋/岁朝图轴


苏轼曾写盛赞赵昌:

“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边鸾雀写生,赵昌花传神。何如此两幅,疏澹含精匀。谁言一点红,解寄无边春。瘦竹如幽人,幽花如处女。低昂枝上雀,摇荡花间雨。双翎决将起,众叶纷自举。可怜采花蜂,清蜜寄两股。若人富天巧,春色入毫楮。悬知君能诗,寄声求妙语。”


赵佶/宋/腊梅山禽图轴


画家皇帝赵佶不仅仅自己的艺术造诣极高,对于画院的选拔制度也有极大的建树。流传最广的是他的一道试题,“踏花归去马蹄香”,第一名的作品以蝴蝶追逐马蹄表现这一诗句,还有“万绿丛中一点红”一题,获胜者以绿树中的朱唇少女脱颖而出。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在宋代,诗画的关系开始变得极为紧密。


北宋 赵 昌 竹虫图轴


北宋 赵佶 芙蓉锦鸡图轴


南宋 法常 鸟荷图轴


南宋 李迪 雪树寒禽图轴


南宋 翠竹翎毛图轴


宋人画 秋塘双雙雁轴


钱选 燕归来


宋末元初 钱 选 蜻蜓戏竹图轴


《宋人翠竹翎毛轴》


《宋人梅竹聚禽图》


同时,宋代的水墨梅竹成为了专门的独立画科。


文人画家们以淡墨作画,描绘的也并不是特别艳丽的花鸟,而是竹子、梅花、兰花一类的题材,以花木之自然特征寄寓以人的道德情操。这类作品在宋代得到苏东坡、文同几个文人的大力提倡后形成了很强的一股势力。


文同/宋/墨竹图


文同擅长画竹子,成语“胸有成竹”一词就是在说文同。


赵孟坚/宋/墨兰图卷


元代


元代花鸟画受宋代文同、苏轼的影响,出现了一批专门画水墨梅竹的画家,他们以柯九思、仉瓒、吴镇、王冕为代表,表现了文人的“士气”。


郑所南/元/墨兰图卷


宋亡之后,一个叫郑所南的文人感叹国家灭亡,就犹如植物失去了根一样,他画的兰花都不画根,也不画土,代表他失去国家的心情。


王冕/元/墨梅图(诗画结合)


我家洗砚池头树, 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 只留清气满乾坤。


李衍/宋/双钩竹


赵孟頫 幽篁戴胜图


陈琳 溪凫图


元 边鲁 起居平安图轴


元 何大昌 芦雁图轴


元 任仁发 秋水凫鷖图轴


元 盛昌年 柳燕图轴


元 王渊 桃竹锦鸡图轴


元 徐泽 架上鹰图轴


明四家


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四位明代画家除了山水外,亦擅长花鸟并卓有成就。而徐渭的淋漓畅快、陈道复的隽雅洒脱,代表了文人画的两种风格。


沈周 鸠声唤雨


边文进 三友百禽


明 吕纪 桂菊山禽图


明 殷宏 花鸟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吕纪 秋诸水禽


明 林良 秋鹰


明 佚名 《山茶花小禽图》 京都国立博物館


清代


清代石涛、恽寿平、朱耷(八大山人)和扬州八怪等都在花鸟画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八大山人以其独特的绘画语言,表现内心的忧伤与家国之痛,其笔墨与造型均独树一帜。而恽寿平的没骨花卉则在黄徐体异中得以综合与发展,为花鸟画新辟蹊径。


任伯年 桃花小鸟


此后,“四任”(指的是清代末年,在江浙、上海一带出现的最有名的画家们,即为任熊、任薰、任颐、任预)尤其是任颐,又加以弘扬发展,使得花鸟画在清末出现了一次小的高潮。


朱耷 竹石鸳鸯图


近现代


在现代画坛,花鸟画整体上已不太引人注目,但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朱宣咸、关山月等大师的出现,亦独成高峰。吴昌硕以金石入画,创造了前无古人的风格类型,齐白石则画了许多前人从未画过的题材,如虾、老鼠、蚊子、苍蝇等等,其造诣令后人却步。而徐悲鸿的马、潘天寿的雁荡山花、朱宣咸的梅花、李苦禅的鹰、李可染的牛、陈之佛的工笔重彩花卉、汤立的大写意花鸟,均已造型与笔墨的独特占据了各自应有的位置。


陈师曾 栖一枝


吴昌硕/近代/芭蕉小鸟


齐白石/近代/虾


作为一种寄情于天地万物的艺术,花鸟画能引起大众共鸣,花鸟画题材除了祝福寓意外,也在抒发中国文人的生活情趣和精神操守,满足着每个时期寻常百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这正是中国花鸟画熠熠生辉、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之所在。


小花鸟,大境界。在中国人的眼睛里,花鸟的世界,永远充满着生机与雅意。

(以上图文均源自网络,版权所有归原作者。潍坊收藏家俱乐部微信公众平台,现面向社会各界人士征集文章,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