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日丽﹞是鸭川啊

胶片的味道2018-10-17 15:49:09

作者:Miss FotoGrape



我从京都駅出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拉着行李厢走到这次旅行要落脚几个晚上的地方,离七条大桥走路大约三分钟。那天晚上,旅宿认识的神户女孩道子问我明天要去哪,我拿着地图指给她看,说要去鸭川。

隔天一早,我往七条地铁站走去,走到桥上时看见天气清朗,二月的春风虽凉冽但阳光宜人,遂改变主意走下堤防,沿着河川走到五条再搭地铁。




鸭川河幅甚宽,水浅而清,看起来清淤的工作成果不错。河岸民居低矮,两岸垂条,伴随和煦晴天、鸭川流水,简直是完美的京都画面。



河边步道时时有人经过,有跑步的人,骑车的人,聊天的人,拍摄水鸟的人。河面不少雁鸭类悠游觅食,有只绿头鸭想逆水行舟而上,不敌和缓而坚定的流向,干脆随波逐流。



我走到五条通,进入地铁,从出町柳駅出站。在此地鸭川与高野川汇流,形成一个Y字形,两边都在河面铺设大石,就是著名的鸭川跳乌龟之地。



冬春之际,游客不多,除了三三两两跳乌龟的人外,有河边运动的,读书的,溜狗的,各有各的乐趣。



我跳完乌龟,坐在河边看人看了一会就往下鸭神社走去。下鸭神社与神社所在的糺之森一起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神社境内还有人家,景色寻常而古朴,非常有味。



我沿着千年古林中的参道前行,首先遇到的是河合神社,供奉主神为玉依姬命,这位嫁给自己外甥的女神是日本第一美丽神,神社卖的绘马也特别,是一张张女性面容,在上面画上妆容便可祈愿美丽。除了绘马御守以外,还有卖美人水,真是多角化经营。



来参拜河合神社女子众多,我在神社门口遇见一群和服少女,有着甜美笑容的蓝衣女孩叫作有希惠,告诉我她们来自横滨,大方入镜。短发姑娘拿着刚买的镜绘马甜甜笑着,我想她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微笑,祈求美丽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过了河合神社,沿着扑满细白沙的参道再往前走,穿过蓊郁参天的古树林,下鸭神社朱红的拜殿就映入眼帘。



当天运气大好,遇到新人在神社内举办结婚式。日本人连合照都拍摄的十分严谨,不只要拍个十来次,衣服是一再调整,表情也一再确认,务必无懈可击,待摄影师满意后,换个角度再拍一次。



新郎新娘都是京都人氏,新娘名叫Emiko,在被簇拥包围着整理衣服时,看到我驻足观望,还亲切地问我从哪里来。而新郎笑得眼角弯弯,不时跟亲友同伴开玩笑,我说新娘很美,新郎朋友拍着他肩膀大笑对我说了一串日文英文交杂的话,大意大概是说新郎也是不差呢。



离开下鸭神社后,我不走参道,往森林另一条步道走去,这座森林拥有千年不变的原始林相,此时冬气未去,枝头仍萧瑟,但别有一番寂静雅致之美。繁复多层的树种清晰可辨,在新绿或秋红时节,可以想见这里该是多么美丽。



我在神社门口遇见一只肥嘟嘟的大白猫,它穿梭于树影之间,最后停于沙地,眯着眼睛防备的注视着我。



走出森林后,看到几个男孩在鸭川岸上唱着歌,打扮有点八零年代风格,歌与乐都轻轻缓缓,算不上动听之极,但过了几天我仍然牢牢记得旋律,不知道是太迷人还是太洗脑呢。



时间已过中午,除了唱歌的男孩外,人也多了起来,各自做着自己的消遣,城市里有可亲的河流总是件最美好的事情,而鸭川的美好,我想就在于来此的每个人都能找到想做的事情,你既属于鸭川而鸭川也属于你。


我有位学长非常喜欢京都,我想他尤其喜欢鸭川,因为他把他家附近的河流命名为鹅川。而今日相见,鸭川果然名不虚传,那徐徐流动的河水,那广阔浅游的河面,让古城的生命力勃勃脉动,鸭川千百年前曾是水葬场及刑场的恐怖历史,早已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我想起与神户女孩道子相约要一起去东山冶游,于是就钻入地铁前往相会。我们回来时经过四条大桥,道子比手画脚地比出相同跨距的手势,好像试图想说明什么。现在仔细想想,她可能是指鸭川的等间隔定律吧。听说在鸭川,不管是个人或团体都会依循相等的距离等间而坐,是这样一个有趣的法则。



真可惜那时不懂,不能跟她讨论呢。


Photo Credit : Miss Fotogrape


本文已获 Flipermag 转载授权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