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我画画只是为了自己 ,你丫滚蛋!

小象爱设计2019-06-11 13:08:44


奈良美智是日本现今著名的现代艺术家,其作品包括漫画及动画,曾在欧美日的美术馆展出,深受欢迎。笔下的招牌便是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非常可爱。笔下的人物,脸上那对眼尾上吊、不怀好意的双眼其实才是他作品的特色,那种眼中流露出不友善的神情,同时又身处在寂寥、淡漠背景中的画作主角们,不禁让人由怜生爱。

奈良明显地受到了日本漫画和动画的影响,从他的作品中就可以找到这样的痕迹:用平滑的彩色蜡笔、漫画式的线条或表面创作出样貌天真的幼女和宠物般的动物。但是,他在作品加入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并通过描绘他们怀揣匕首或枪等武器进而打破他们的纯真。


"我的全部作品其实是我内心的自画像,是和自己的对话。至于说这些图像的来源,是在对话的过程中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那个时候没有读过难懂的书,也没有好好学习,是最纯粹地表露自己的感觉和表情的时代。"

因为“最想做的事不是雕刻而是画画”而放弃美术大学的雕塑系,选择复读重考。

复习重考时住在东京一间不足8平米的房间里,还在建筑工地扛过板子。

千万别把我当成宅男,我不是宅男,我讨厌做宅男。

我总是刻意地不让自己被时间所追赶和束缚,让自己得以以一种自由的方式生活。所以,我觉得我什么都能办到,比如冒险!

因为大学生活无聊便花光学费去欧洲旅行(那可是武藏野美术大学!)

在洛杉矶买了辆中古车,破旧到座位里的海绵都蹦出来,还常半夜飞车去吉野家享用牛肉盖饭。

大家花两个月制作的“毕业创作”我只花一个星期就搞定了。

毕业典礼总是迟到,好多毕业证书都是教务处颁给我的。。。

骑朋友的机车去买烟,因为穿着邋遢(骷髅T恤+脏脏牛仔裤+茶色头发)被警察盘问。

那些被我称为讨厌鬼、让人想把脏话“FUCK”脱口而出的伙伴们,真的想好好感谢你们。

曾每天去游泳池冲澡,因为租的房子没有浴室。。。

在美术补习学校授课时,硬将学生带出去听Ramones的演唱会。比起考试所需的技巧,我更想教他们现代应具有的感性。

被朋友称为“什么都会的超人”。

第一次创作大型雕塑,大到做好后发现搬不出去。。

两次拒绝了东京艺术大学请我做老师的邀请,我画画只是为了自己。

不喜欢为了给别人提供新的东西而烦恼、焦虑地勉强自己。

基本上对于将作品作为企业代言的类似商业请求,我都予以拒绝。

我只为我欣赏的乐团和乐手画唱片封面。

纽约个展开幕前一天被警察带走监禁,原因是在联合广场地铁站涂鸦……

在洛杉矶时强迫“同居”的村上隆陪我看租来的录影带(而且同一场景反复播放!!!)




【奈良美智专访】


下午5点,随着一声温和的“你好”,奈良美智如约出现在我面前。他很普通,普通得就像日常生活中的你我他,休闲的深蓝色外套、牛仔裤、白色旅游鞋。他刚从名古屋赶来,放下行李,立刻友好地向我伸出手,脸上洋溢着温厚的笑容,完全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内敛木讷,此前从各类文章中形成的奈良美智印象瞬间颠覆。工作人员递上一杯咖啡和小点心,他随即在我身边坐下,像很熟悉的朋友那样边吃边和我聊起来,说到好玩的地方,他竟出乎意料地搂着我的肩膀、歪着脑袋摆出一个pose,让我无所适从。


整个采访就在轻松随和的气氛中进行。可能由于曾长期生活在名古屋的缘故,他的话语中略带一点关西口音,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理解。他还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让我看他17岁时画的一幅单色线描,那是《水浒》故事中的扈三娘,线条细腻而略显拘谨,或许当时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普通的线描成就了日后的大艺术家。此外,他还给我展示他家乡的图片,在一片寂静的水田旁有几座农家木屋,那就是他现在的画室。他说所有的作品都是在那里完成的,一般不让外人去,那是他的个人空间,离开那里就什么也画不出来了。


地点:东京小山登美夫画廊


P:潘力(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主要从事日本美术和公共艺术研究)

N:奈良美智

P:你去过中国吗?

N:1983年,我第一次到北京,那时大家都还穿着中山装。

P:关于我书稿中的图片,希望你能提供最具代表性和最新的作品。

N:这没问题。

P:目前在中国,你的“梦游娃娃”最出名。

N:我知道,作为道具出现在一部电视剧中。

P:从那时起,奈良美智的名字开始在中国广为人知,现在中国有很多你的粉丝。这次我来东京之前,在网上发帖子征集提问,就有不少人响应。

N:好啊,我现在来回答。(笑)

P:对你来说,在东京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N:如果真实地回答的话,就是从来没有考虑过,或者说重要的是“没有考虑”。

P:你的工作室在东京吗?

N:不,在枥木县,没有人烟的地方,只有三座房子。我不喜欢东京。

P:东京太热闹了吗?

N:充满噪音。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东京和我基本上没有关系。我不喜欢大城市,东京、纽约等,大城市里有一种自我被消灭的感觉。

P:在东京的日子里,有什么能感动你的吗?

N:没有。

P:为什么你的作品里总是充满孩子气的童真?东京这座大都市会不会影响你内心的童真?

N:我在东京住的时间不长。在东京乘地铁或巴士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小孩,可是我觉得他们没有孩子气,像木偶一样,或者说像成年人一样。大家都穿着一样的校服,大家都一样。包括那些上班的工薪族,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甚至可以说像机器一样。当然也不是讨厌东京,只是更喜欢农村。我出生在青森县农村,那里过的是真正的人的生活(笑),街坊邻居都互相认识。在东京的话,隔壁住着谁基本上不知道。我小时候就经常在邻居的大爷大妈家里玩耍,还有山羊等动物。


P:这种生活留给你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

N:是的。但是如果在东京就很难保持这样的心态,也就是因此才搬回去的吧!其实我的行动总是没有认真去思考什么理由。(从笔记本电脑上打开图片)这是我出生的地方,典型的农村。这是我的画室。其实我更多的时间是在旅行,很少画画。

P:你画画只是在青森的工作室?

N:是的,青森或者枥木的工作室。也许我的真实情况和大家想象的不太一样,例如我还到阿富汗去,我1983年就去过中国。也许大家认为我是一位画家,或者雕塑家,其实不是这样。

P:你在中国办过画展吗?


N:没有,没兴趣。因为那里的艺术品交易主要是作为投资,太商业化。接下来的展览准备在泰国,我还是喜欢亚洲。如果在中国的美术馆里办展览也许还可以,但不是画廊,我不想在中国卖作品。

P:你是如何持续这样的作画状态?为什么十几年来一直画同样的画面?

N: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好比幸福是不用思考的。只有那些无法持续的人才需要思考,究竟该如何做才能持续画下去。我正是由于不用思考,因此能够持续画下去。

P:一般来说,艺术家总是要不断翻新自己的作品面貌,要有新的样式。

N:这样做是为了谁?为自己吗?

P:自己是不是也要有些新面貌?例如以五年为一个段落。

N:我不这么认为。例如一首好的曲子,可以一直听下去。我不想为了给别人提供新的东西而烦恼、焦虑地勉强自己。只要每次作画时能有新鲜的心情,即使没有新的东西,能够持续相同的东西也很好。我不喜欢经常强制命令自己努力出新的东西。

当然,自己模仿自己是不行的。我的画面虽然结果总是相似,但我不是模仿自己。我每次总是怀着新鲜的心情,肯定不认为我每次画的都是一样的内容。如果有人觉得我的画全部都一样的话,那也许是眼晴有问题。那只是看到表面的图像,只是看到孩子、狗的概念而已,没有看到内容和故事,因此觉得都一样。

我没有考虑别人如何看我的作品,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如果总是顾虑别人的看法,只会给自己增加烦恼。因为我不想烦恼,所以不考虑别人的看法。


P:有许多艺术家总是为了新作品而烦恼。

N:这不可思议。东京艺术大学两次给我打电话,请我去当老师,给我副教授的职称,都被我拒绝了。我画画只是为了自己。艺术不仅仅是绘画,是在生活中对各种事情产生兴趣,面向新事物。不是为了新的绘画、新的雕塑,而是在人生的旅行中看到新的目标,比如我到泰国、到阿富汗等。作品是相对简单的事情,完成了一件再接着想下一件就可以了。自己的人生要做各种事情才比较困难,也更有乐趣。

P:是这样。谈到工作就会有各种问题和烦恼,比如人际关系等。

N:远离这些就没有烦恼了。

P:在电影《奈良美智和他的旅行记录》里有很多你在听歌的场面,工作时和展览时,很清淡的摇滚,那些曲目是什么?

N:曲目说不上来啊!太多了!我从小就喜欢摇滚乐。

P:你对曲目的作者或曲子有选择吗?

N:太多了。例如在美国,连美国人不知道的曲子我都有。

P:问一个比较个人的问题,你早上几点起床?晚上几点睡觉?周末都去哪儿?

N:总是不一样。周末和休息日和我没关系。

P:这么说你的日子总是很快乐。

N:也不是那样,只是和大家一样过着平常的日子。

P:你心中的那个小孩长大了吗?

N:是长大了吧!

P:画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一直画下去吗?

N:也许吧!

P:你作品中的孩子总是愤怒或者忧愁,现在那个小孩是不是快乐一点了呢?

N:现在吗?现在应该快乐一点了。总是会变化的吧!谁都是这样。

P:你的画册在中国有出版吗?

N:自传《来自小小星球的通信》在台湾翻译出版。

P:是你自己写的自传吗?

N:是的,只是文字上比较口语化,也许不太好懂吧!

P:口语才通俗易懂,我很烦那些故弄玄虚的所谓理论文章。你的前期作品是邪恶娃娃,后期转变为梦游娃娃,其中经历了怎样的创作历程?什么因素使你的风格发生了变化?

N:人总是在变化的吧!就像小学一年级和三年纪不一样,大学一年级和三年级那样在不断变化吧!我的作品也是和大家一样在自然地变化。

P在这期间有什么特别的思考吗?

N:没有什么特别的思考,总是一样地在画。其实这也不是我自己决定的,总是看的人在说变化了,我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关于变化。有人说变化了,也有人说没有变化。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只是真诚地在画。

P:你是很单纯的艺术家,单纯的作品。

N:我是很单纯的。

P:有些艺术家总是故意使自己的作品复杂化、概念化。评论文章也是这样,故作艰深,觉得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水平高,通俗易懂就是没水平。

N:这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概念艺术的战略。我认为人类就是要自然地生存。有意为难就好比总是强调专业专业专业,实际上真正的专业人士只是极少数。其实让大家都能理解才是最难的,故弄玄虚的做法其实简单。也就是说,同时顾及思考简单问题的人和思考复杂问题的人,同时考虑到成年人和儿童的理解力,画出大家都能接受的作品,这才是最难的。只要作为一个人正常的创作,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作为学问的思考,只是面向一部分特定的人群。学问总是有限度的,尽管已经很发达,但我不太信任学问。

P:为什么不信任学问?

N:大家迄今为止学习、积累的学问究竟有多少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多少被普通人所利用?这也许是复杂的哲学式问题了。其实没有这些学问人类也能生存。

P:当代美术也是这样。

N:我觉得“当代美术”、“当代音乐”的说法很可笑,实际上应该是“现在的美术”、“现在的音乐”。如果我用概念艺术的语言来解释我的作品,也许大家会有一半以上听不懂。我的作品不是为了用语言来说明而存在的。正是因为不用说明,才有了现在这样的面貌。我不愿意被称为从事当代艺术的人。

P:你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当代美术?

N: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的作品是当代美术,一次也没有。

P:只是埋头做作品。

N:看到我的雕塑的人称我是雕塑家,看到我的画的人称我是画家,看到我的摄影的人称我是摄影家,看到我的绘本的人称我是绘本画家,这只是大家这么说而已。

P:实际上你自己不这么认为吗?

N:没有想过。

P:那么你如何定位自己的立场?

N:我没有想过。

P:你和村上隆不一样,是更加自由的状态。

N:村上隆有大众意识,很在意观众的评价。我不在意观众,所以比较轻松。

P:这对于中国艺术家来说也许是新的思考方式。

N:也许我和中国艺术家的差别在于对“亚文化”概念的理解。例如在农村劳动报酬低,但是有大自然,有时间;在东京工作,工资高,尽管高出两倍,我认为还是农村有富饶的大自然,即使收入只有东京的一半,还是农村好。有人是为了赚钱到东京来工作,但我觉得钱虽然少点,还是悠闲的生活好,快乐。用钱买不到的是自由的时间,世上最昂贵的是住在农村什么也不干。我不太理解为什么要不断地向前向前?而这正是村上隆的方式。但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P:观念上完全不一样。

N:正因为我们各自从事完全不同的工作,所以是朋友。

P:日本人好像更关注自己的事情,对别人的事一般不太关心。

N:我觉得无论日本人、中国人或是美国人,应该是一种普遍现象吧!我没有把各个国家的人分开来考虑的想法。比如现在有许多关于中国的信息和人事进入日本,而我总是看到事情的另一方面。我在德国的时候有许多很要好的德国朋友,可是那里也有许多很冷漠的人。即使在日本,也有令我十分厌恶的日本人。只有和自己意趣相投的人相遇,才是人生的快乐,这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因此不能以国家来区分朋友。实际上这些感觉全部都体现在我的作品中。

P:你现在和小说家吉本芭娜娜还合作吗?

N:过去曾经一起合作过,现在是朋友。

P:你作品中的孩子常流露出的愤怒神情,是否在表达你内心对现代都市生活的疏离感?

N:不是。我的全部作品其实是我内心的自画像,是和自己的对话。至于说这些图像的来源,是在对话的过程中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那个时候没有读过难懂的书,也没有好好学习,是最纯粹地表露自己的感觉和表情的时代。书读得越多,顾虑也就越多,我的画是要回到最天真的童年感觉。在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中,画面逐渐显现。因此有孤独,也有快乐。最初的时候想得比较多的是悲哀和伤心的记忆。现在比较放松了,想得大多是日常的事情,因此画面逐渐变得温和。

P:在你那个“A to Z”大型展览活动中,为什么总是在结束的时候要将那个小屋烧掉或拆除呢?为什么不保存下来?

N:作为材料可以保存起来,但不是作为作品。

P:你不认为那些小屋也是作品吗?

N:当你迁入新居的时候,必须把自己的各种生活用品搬进空空如也的屋子,使之成为自己的生活空间。当你搬走的时候,这间房子是不可能被保留的。如果要作为作品保留下来就太麻烦了。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采访结束后,奈良美智签名送给我一本他刚再版的自传《小小星球的通信》。他还要连夜乘新干线回到枥木县的画室去,我和他一起乘电梯下楼,在电梯里我对他说:“这次能够见到你,很高兴!在中国对你的名字已经很熟悉,各种文章将你描写成一个不善言谈、性格内向的人,像个‘御宅族’。但是今天见到你,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觉得奈良桑的性格很开朗”。“千万别把我当成宅男,我不是宅男,我讨厌做宅男。”奈良美智笑着说道,随后向我挥挥手,跳下台阶,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本次访谈于2010年)



小象爱设计 微信订阅号:xiaoxiangaisheji (复制搜索订阅)

今日微信箴言:生活原本很简单,我们却忍不住把它变复杂。2015.1.2



小象爱设计

分享与生活有关的设计,创意

小象个人微信xiaoxiangaisj

新浪微博搜索:@设计师的圈子 关注

设计师的圈子-总群③ QQ群号:258692483(500人)


极简思维工作室 业务合作

平面设计 APP界面设计 | 品牌营销 LOGO设计 |

插画漫画商业摄影 | 社交平台品牌账号运营


小象爱设计是WeMedia自媒体成员之一,WeMedia是自媒体第一联盟,覆盖1000万人群。详情搜索“wemedia2013”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