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总要有些遥远的事

驮着少年飞驰的小狮子2019-07-05 03:07:54

(名古屋巨蛋)




关于今年夏天的日本之行,我还有一个名古屋没有写。

 

 

这个夏天去的三个地方,大阪和京都是热门的旅游城市,是大多数外国游客的首选之地,我去的地方也尽是景点,写出来的两篇文章更接近于旅游攻略。不过话说回来,这趟旅行在我去完名古屋的时候就结束了,那天是8月4日,而我们订了7日从大阪飞回上海的飞机,本来还可以接着玩,比如去一趟奈良或者神户。谁能料到名古屋的杀伤力这么大呢,8月5日早上我在民宿醒来,叹了一口气对一起去的学妹说:“我总觉得我们的旅行结束了,剩下的日子要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学妹也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和我想得一样。

 

 

学妹还想睡,我去民宿附近的罗森买了咖喱面包和拿铁,坐在小公园的秋千上神情恍惚,一个老爷爷坐在对面的石凳上扇风,我们四目相对。

 


(当时坐的秋千)



当我的亲戚们听说今年暑假我又要去日本的时候,他们用一种担心的眼神看着我,如同担心我那高血脂却总是停不下来吃肉的姑父。他们害怕我对这个国度有过深的感情,或许换成泰国、新加坡或者冰岛,他们就不会有这么多担忧。

 

 

前两次我去日本总有正当理由,高中学校组织的夏令营、大学组织的短期交换项目,有官方的名义在,他们倒是不怎么担心,而这次变成了自由行——“两个单枪匹马的小姑娘”(这个短语其实有语病),好在我的父母心比较大,他们居然相信我三脚猫水平的日语,以及大学在外读了三年后“混迹江湖”的能力。

 

 

“这次是去看演唱会的。”当出行的说辞变成了这么不正经的理由,亲戚们反倒减轻了对我的怀疑。我要庆幸我从小是个成绩还算不错的优等生,优等生在学校里做任何事都更容易被老师和家长原谅,比如高中时我热爱在晚自习时讲话,结果前后左右的同学被班主任叫去谈心,唯独我这个罪魁祸首没被波及。尽管大三之后我因为成绩不佳不再是好学生,“优等生”的标签还没有从我身上撕下来,漫长的十五年学生生涯让大人们对我充满信任感,他们觉得我做事应该有分寸。


(名古屋巨蛋的另一面)


 

会去名古屋是因为看演唱会,所以名古屋虽然在整场旅行里只占据了一天时间,却是这次出行的重头戏。由于我喜欢的团所在的事务所有特殊的抽票规则,这场出行的前期准备工作并不轻松,除了订机票和酒店,办理签证,我们还要想方设法搞到演唱会的票。先借用别人的日本地址入fan club,再填抽票志愿,半个月之后的深夜心惊胆战地等抽票结果,发现没中,又要连夜去票通(可以理解为正规的黄牛网站)蹲合适的票,总算买到了,还要等卖家在开演前一星期寄票过来。因此在真正进入名古屋巨蛋之前,我和学妹都不敢有太多期待,甚至做好了“当天被工作人员赶出来然后蹲在名蛋面前惨兮兮地吃便当”的心理准备。前一天我们在京都,去神社和寺庙求的愿望只有“希望能够顺利见到他们”,别的什么都没求,无论是暴富还是瘦十斤。

 

 

正式确定这次出行是在今年年初,事务所发了邮件过来,今年夏天他们会在札幌、东京、大阪、名古屋、福冈五地开控。选择名古屋是为了避开热门的大阪和东京,去札幌的交通费太贵,福冈场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学,我们自认为分析合理,做出了有限条件下最好的选择,操作到后来却傻了眼,首先,当我知道名古屋不属于关西地区的时候,我差点在手机前昏过去。名古屋居然不属于关西地区?那它算哪里的?关东?好吧,中部地区。

 

 

既然名古屋不属于关西地区,我们被迫放弃了购买关西JR pass卡的计划,算了下“京都-名古屋”及“名古屋-大阪”坐新干线的价格,白白多出来一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六百元)的交通费,全是无知的错,只能这么想。


(演唱会票根)


 

在2017年的8月以前,我和学妹的生命期待都是这场演唱会。尽管过程一波三折,但对它的期望抵消掉了很多日常生活中的困境与无聊,我们在周末约着吃日料的时候,傍晚去操场散步的时候,被论文和考试弄得身心俱疲的时候,在心里留了一盏灯。8月4日成为了一个又近又遥远的时间点,它应该会是2017年里最好的一日,说不定也是此生最好的一日。

 

 

我们断断续续地上日语课,减肥,挑选看演唱会那天穿的衣服,决定发型和配饰,制作应援扇,希望能在当天呈现出最好看的样子,虽然这种“好看”在很大程度上只对我们自己有意义,名古屋巨蛋可以坐下四万五千人,被自己的爱豆瞥到的概率实在太低。但怎么说呢,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我们在这件事上显得不留余力,连我这样无法放弃冰淇淋和奶茶的人,居然也在看控前日到达大学期间的最低体重。


(然而看控后却在民宿吃布丁喝奶茶)


8月4日的中午我们坐着新干线到达名古屋。早上我们还在京都骑车,沿着鸭川从七条骑到四条大桥,再原路返回。京都很美,但没有太多逗留的心情,民宿的退房时间在早上十点,我们十点不到就已拖着行李箱出门。

 

 

人在一步步接近期望的事情的时候,总会紧张到不行。中午我们拖着行李去巨蛋排周边,又到附近的AEON吃了顿午饭,回到民宿简单收拾了下又出门,我们注定当不成普通的游客,并不清楚有关这个城市的标志性的景致,譬如名古屋城和那个有壮观沙丁鱼群的水族馆。熟悉的地方变成了民宿附近的便利店,以及从民宿来回名古屋巨蛋的那条马路,演唱会结束后我和学妹一起走回来,深夜的街头,学妹脱了磨脚的高跟鞋赤脚而走,我们一边走一边回味着很多事,力图把看控的两个多小时一一还原在眼前。

 

 

但事实上,我们在走出巨蛋的瞬间就恍若失忆,他们给出了一场太好的表演,和预想中的一样好,我们各自喜欢的人也都在舞台上闪闪发光,后来他们坐花车过来,最近的时候离他们二十米不到。在我们日后颠来倒去的回忆里,记得最多的倒不是他们在舞台上做了什么,而是当时顺利通过检票,找到比预料中好很多的位置,坐下的瞬间一下子哭出了声。周围的人被我们衬托得很冷静,只有我们是失态的迷妹,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刻耗掉了多少精力,又给过平凡而枯燥的生活多少力量。

 


(我的应援扇)


在目前这样一无所有的阶段,总要有些遥远的事啊。总要不满足,总要有欲望,才能被欲望支撑着去得到更好的东西,喜欢一个遥远的人算一桩,以此类推的事也无穷无尽。记得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一个父亲为了给家里修更好的台阶付出大半辈子的努力,后来台阶修好了,父亲突然没有了努力的动力,只能终日感慨又恍惚地坐在上面抽烟。

 

 

我们当然实现过一次梦想了,在2017年的夏天,在名古屋这样一个被我们强行忽略景点的非旅游城市。但我是不会满足的人类,我还想经历更好的事,人生漫长,世界广阔,要成为大人了,要拥有更多小孩子不会有的乐趣了。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