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279--280

中都故事会2018-07-21 07:33:42

第279章:总是心软

    一路上,简然和秦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简然的目光直视车前方,表面平静,内心却是说不出来的纠结与烦躁。
    要不是因为小然然在,要不是想要亲手把儿童节的礼物交到小然然的手上,她想她可能不会跟着秦越回他的家。
    秦越也没有吭声,是还没有想到怎么跟简然解释简正天往他身上泼的脏水,更准确地说,他是不能跟简然解释。
    如果简然不愿意主动跟他说,他主动提起了,那不是摆明告诉简然他窃听她。
    “简然,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的话跟我说说。”以前他们两个人相处时总是她想办法打破沉默,以后就由他来吧。
    简然仍然看着前方,仿佛没有听到秦越的话。
    秦越有些无奈,也没有再追问,车子到家时,才听得简然幽幽地问了声:“秦越,我们以前相处得……还好么?”
    简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面对简正天的时候,她总是很冷静,也很理智,她的脑子能够正常思考。
    然而在面对秦越时,她的脑子是一团糊的,总是无法硬起心肠不分清红皂白就责怪他。
    她甚至愿意相信,秦越跟踪窃听她只是为了了解她的一言一行,早日帮助她恢复记忆。
    可是如果他真是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能明明白白告诉她?
    说到底,她不想理会秦越是怪他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侵犯了她的个人**。
    “简然——”秦越一把将简然强行拉入怀里用力搂着,抓起她的手贴在他心脏的位置,“我不知道在你的心里算不算好?我只知道你没有在我的身边的时候,我的心是空的。”
    他的心是空的,她的心又何尝不是。
    只是她还是放不下心中的芥蒂,或者她还没有想好该怎样跟他提跟踪窃听这件事情。
    简然在秦越的胸前轻轻蹭了蹭,抬起头来看着他,道:“我们进去吧。这么晚了,小然然该等急了。”
    “好。”简然不想把话题继续下去,秦越也不好再追着说,再次去牵她的手,简然也没有再躲,他便紧紧握住,不打算放开。
    回到家的时候烈正陪着小然然玩幼儿游戏,很幼稚的躲猫猫游戏,烈也陪着小然然玩,没有一丝丝的厌烦。
    看到那么冷漠的一个大男孩陪着小然然躲猫猫,简然不由得又多看了烈两眼。
    她来诺园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从来没有听到烈开口说一句话。o
    如果不是从小然然那里得知烈哥哥会说话,而且会说好多话,简然都要以为他真不会说话。
    大男孩对谁都是一脸的冷漠与防备,也只有跟小然然在一起时才能看到他眼神里的温柔,能看到他偶尔露出的笑容。
    小然然没有兄弟姐妹,身边能够有这么一个疼爱她的大哥哥陪着,简然觉得也放心。
    “爸爸,姐姐……”躲在沙发后面的小然然也顾不得烈哥哥还在找她了,爬起来就向他们飞奔而来。
    秦越张手去接小然然,小然然却改投了简然的怀抱,让他伸出的双手落了空。
    简然接住小然然飞奔而来的小小身子,亲亲她的额头,柔声道:“然然,晚饭吃了么?”
    “然然吃好饱。”小然然摸摸小肚肚,又指指一旁端正站着的烈,“烈哥哥陪然然一起吃的。”
    “嗯。我们的然然真乖。”简然又对烈客气地笑了笑,“谢谢你陪小然然。”
    烈没有应话。
    小然然望着烈甜甜一笑,用软乎乎的声音说道:“烈哥哥去睡觉觉,然然也要睡觉觉了。”
    听到小然然的吩咐,烈才有所反应,点点头上楼回他住的房间。
    简然揉揉然然的头,道:“然然,烈哥哥很好是不是?”
    “嗯嗯嗯……”小家伙连连点头,无比天真地说道,“烈哥哥陪然然玩,陪然然吃饭饭,然然喜欢烈哥哥。”
    简然满意地笑了笑,又道:“然然喜欢烈哥哥那就对烈哥哥好一些,把烈哥哥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好。”
    “好。”小然然并不是很懂亲哥哥的意思,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们母女二人一唱一合,完全忽略了身后的秦越。
    虽然被忽视得彻底,但是秦越也毫无怨言,还有什么事情比她们母女二人同时陪在身边更让他高兴的。
    简然帮小然然洗了澡,将她放到**上,温柔道:“然然,让爸爸陪你玩一会儿,姐姐还要去忙一点事情。”
    秦越抓住要走的简然:“简然——”
    简然对他笑了笑:“我去帮小然然烫衣服,一会儿就回来。”
    他知道她在生他的气吧,所以才会这么担心,担心她一去不回。其实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她真的没有办法生他的气。
    简然去收了晾干的衣服,拿熨斗烫好,再回到房间。
    房间里,小然然正愉快地在秦越的身上翻滚,边翻边笑,可开心了。
    看到他们父女二人,简然一时移不开目光,心里软软的。
    看到他们,简然又想到了许多事情。
    想到秦越这些日子陪着自己戒毒,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他的用心那么明显,她又怎么会看不到。
    看到他每天不论多忙,都会抽时间陪女儿。
    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是简正天嘴里所说的那个只要女儿不要她的十恶不赦的坏人。
    简然深吸一口气,说:“然然,姐姐给你做了几件新衣服,你试试看好不好?”
    “好。”小然然从秦越的身上滚下来,愉快地回答。
    秦越接过简然手上的衣服,说:“你辛苦了,换衣服的事情由我来做吧。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做了,显得我这个爸爸多没用。”
    一边说着,秦越已经动作熟练地脱下小然然的睡衣,再利索地陪帮小然然把裙子套上。
    粉色布料的泡泡公主裙,穿在身上看起来并没有特色,简然将绣有彩蝶的腰带帮小然然系上,瞬间层次感就出来了。
    “然然,你喜欢么?”简然小心翼翼地问道,问完之后发现自己紧张得口都干了,好害怕送给女儿的第一件礼物会得不到她的喜欢。

第280章:独自上京都

    秦越赶紧配合着简然,夸张地说道:“哇,好漂亮,这是我见过小然然穿的最好看的小公主裙子了。”
    小然然在**上转了一圈,糯声糯气地说道:“然然要照镜子。”
    她可是人小鬼大的小精灵,好看不好看,不是爸爸说了帅,还是要亲自验证了才知道。
    爸爸那么喜欢大然然姐姐,说不准为了帮助大然然就要睁眼说瞎话呢。
    看着镜中美美哒的自己,小然然可高兴了,回头捧着简然的脸吧唧亲了几下:“谢谢姐姐,然然好喜欢。”
    “嗯,太感谢然然喜欢了。”简然也回吻小然然。
    得到小然然的认可,比简然站在国际舞台上领最佳新人设计服装奖还要令她兴奋和高兴。
    不仅这条裙子喜欢,另外两件小然然也很满意,她有点相信爸爸说的话了,好像大然然姐姐做的衣服真的是最漂亮哒,穿在身上她都不愿意脱下来了,还是她睡着的时候简然才帮她换上睡衣。
    看着粉嘟嘟的小然然,简然又亲了亲,每每想到小然然是自己的孩子,内心的那种满足感,她都无法形容。
    小然然睡着了,没有这个小小的开心果闹腾,气氛瞬间就安静下来。
    躺在小然然左右两侧的人同时望着屋顶,心中都有好多话想要对对方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许久,秦越翻了一个身,将小然然移到旁边,他躺到简然的身边,强势地将简然拽到怀里搂着。
    “秦越,你干嘛?”简然挣扎,但是挣扎不掉,气得抡起拳头在他的胸前狠狠捶了两拳。
    “我就是想要抱抱你。”想要抱着她,让她的体温填满他内心的那片空洞。
    听到他低沉的嗓音,简然忽然就觉得有些心疼,默默地放下了拳头,依偎在他的怀里,安静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秦越,你……”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只要你说出来,坦白地告诉我,我就会原谅你。
    简然好想这样跟秦越说,可是她却说不出口。
    “简然,相信我”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相信我,相信我可以处理好一切,相信我可以保护好你们母女二人。”
    秦越想要对她这样说,可是他也说不出口,他不想再节骨眼儿上多添事端。等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好了再跟简然坦白一些事情吧,那个时候她应该能接受。
    “嗯。o”简然从鼻孔里哼出一个音节,她就再相信他一次吧,相信她是为了她好,相信他不会像简正天那样害她。
    他早就对她说过,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出差,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
    孩子被提前剖腹产,妻子没有了,这些事情他是毫不知情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她。
    所以她愿意相信他。
    做出决定相信秦越,简然也会再坐以待毙,她不能事事都依靠秦越,她要勇敢地走出去,勇敢地去找回自己的记忆。
    于是第二天,简然悄悄将藏在护身符里的追踪器拿出来放在家里,独自飞往京都去找寻自己的记忆。
    她希望能够多见一些以前的物和事,说不准就能勾起内心最大的触动,说不定就能把以前的事情想起来了。
    ……
    秦越接到简然独自飞往京都的消息时正在主持一个大型会议,一听到简然早已登机,秦越当场就发火了。
    会议室时许多人都是秦越的老部下,在商场上秦越向来都是运筹帷幄的那个人,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他都能冷静处理,快速准确地下达指令。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秦越发如此大的火。
    其实他也没有做什么,但是大家就是能感觉到他的怒火,那火似能把这栋大厦都给烧毁。
    秦越冷冷地扫了一眼向他报告信息的人,怒道:“刘庸,你手下的人办事不力,你自己看着办。许惠仪,马上安排专机飞京都,我赶到机场就要起飞。还要京都那边的机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把人给我安全留在机场。”
    他安排那么多人跟着简然,这群……竟然在简然登机之后才将消息传到他这里,他真恨不得把这些人碎尸万断。
    万一……
    他根本就没有勇气去想万一,此刻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追上简然,将她放在他的羽翼下,不能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
    京都的天气没有江北好,这是简然下机后的第一感觉。
    江北也热,但是江北热的时候有海风,所以不会觉得太热,而京都给人的感觉是闷热,仿佛想要把人当成水蒸气一样蒸发掉。
    在简然有限的记忆里,她是第一次来京都机场,机场的装修布局和许多国际大机场差不多,人流量也多。
    她跟随着一起下飞机的大队人流快速前行,往机场出口走去,但是还没有走多久,她便被机场的安何人员给拦住了。
    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觉得她笨,拦截她的理由蠢得不能再蠢了,说她托运的行李中有危险物品,要让她配合调查。
    拜托
    她就有随身携带的一个小背包,背里就一套换洗的衣物和一些化装品,其它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怎么可能携带危险物品。
    在来京都之前,她就想过可能会有意外,有心之人会阻止她找回记忆,于是也做了一些小小的准备。
    她借故去上洗手间,人有三急,相信这个简单的理由安何人员能够接受。
    并且洗手间没有窗口,只要他们等在外面,她就是插翅也难逃,所以安保人员让她去了。
    来到洗手间,简然快速换了一套衣服,将高高扎起的马尾放下,又拿出化妆品给自己快速化了一个妆,觉得刚刚拦截她的人看不出来了,她才走出来。
    果然如她所料,她从洗手间出来,大摇大摆地从两名安保人员的身边路过,可是他们只瞟了她一眼,谁都没有怀疑。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简然便加快了步伐,要趁两名安保人员发现异常之前逃离,只要离开机场,那些想要为难她的人再找她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如果有喜欢的 可以推荐,免费给你更新....

要看就看好广告,,推荐几个比较   牛  的广告 ,值得你一看 ?????????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