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在线阅读】神秘佛眼(TXT)

六渡空间2019-12-01 14:38:53


 东南银行


    张均也不生气,说:“言尽于此,听不听在二位,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然后他扫了郭建德一眼,“郭先生,你的身体似乎有微恙。”


    郭建德一愣,三十岁那年,他接受过一次手术治疗,摘除了一个脾脏,手术留下了微小的后遗症,那就是时常腰部酸麻,持续了二十几年。


    他看着张均:“大先生知道我哪里有问题?”

    “你的脾摘除了。”张均道,“那次手术伤了元气。脾脏是人体最大的淋巴器官,在整个免役系统起作用。没有了它,你当然会感觉不适,不过倒没什么大碍。”


    郭建德很惊讶,又问:“我的脾脏确实摘掉了,不过我身体还有一处病痛,大先生也能看出来?”


    张均一笑:“你是指偏头痛吗?大约你承受了太多压力,导致精神紧张,于是才有了头痛的毛病,这个好治,你过来。”


    郭建德确实有偏头痛的毛病,他也看过医生,医生认为他的大脑没有器质性病变,应该是精神因素导致。不过多少年来,他一直没找到治愈的办法,没料到会被别人一眼就看出来。


    他将信将疑地走过去,只见张均伸手在他面上一拂,道:“去吧!”


    郭建德恍惚看到一道金光打入他的眉心,身心都是一松,感觉非常舒服。


    张均道:“好好休息两天,你的偏头痛不会再犯。”


    郭建德难以置信,道:“已经好了?”


    “好了。”张均道。


    郭寿年对郭建德道:“建德,这两天你就在家休息吧,大先生的话不会有错。林明锋和曹敬灵都曾向我提起过大先生,他们推崇备至。”


    郭建行:“是!”


    郭寿年又对张均道:“大先生的建议,我们一定慎重考虑,在这里多谢大先生提醒。”


    张均明白,郭家人恐怕不会依照他说的去做。不过这早在他的预料之,像这种巨富,绝对不会因为他人的议论就轻易改变商业路线。


    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等到那批金融鳄鱼扑向南洋的时候,郭家必然受到波及。到时候,他就可以借势在南洋扩大影响力。


    再之后,他就可以凭“大先生”的名声,与更多的南洋富豪接触,从而获得分食袁氏产业的机会。


    于是他告辞离去,并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借助郭家的人脉,陆续接见了新加坡曹氏、李氏、陈氏;印尼的林氏、于氏;泰国的郑氏、严氏。


    他一边给富豪们解决掉一些小疼痛,小疑惑,同时也提及了他们可能遭遇灾难的消息。不过和郭氏一样,豪门都不以为然。


    这日,金融猎手终于对马来西亚下手了。马来西亚的经济比较发达,但金融基础薄弱,债台高筑,且银行系统并不健康。


    十几年来积累的风险,在这一刻都成为了让大堤崩溃的蚁穴。马来西亚是一个市场相对开放的国度,这成为国际游资的出入提供了便利。


    这次金融入侵,相比于十余年前的金融风暴更加来势汹汹,而且水平更高,酝酿的时间更久。这些金融界巨子对马来西亚研究了十几年,准备了五年,携上千亿美元,运用各种金融杠杆展开了狂轰滥炸。


    大量的马来货币被抛售,马来西亚一千三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很快就消耗一空。一周之后,马来货币吉令对美元贬值百分之三十。


    后续的发展张均没再关注,因为他每天都接到众豪门的邀请。国际炒家们来势汹汹,让众富豪们都意识到了不妙,可惜已经难以作出有效的反击了。


    不过张均对于这些邀请一律拒绝,他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潜心修炼,等待一切尘埃落定。


    两个月后,马来西亚货币股市、楼市、货币全面崩盘,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过,此时的国际背景与十几年前大不相同了,这一危机处于可控制范围之内,只在东南亚诸国之间漫延。


    马来西亚百分之十的公司倒毙,大量的商人破产,无数人失业。国家货币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随之而来的是暴乱与大规模流行暴发,整个国家似乎一下子就陷入了大混乱。


    张均经历两个月的修炼,龙虎神罡的修炼进步大,从下品一跃步入品,与他的品龙虎真罡并驾齐驱。


    出关之后,他才开始关注马来西亚的金融危机。在老德普的刻意关照之下,袁家的利益完全与南洋势力捆绑在一起,这次危机让袁家损失惨重,已经濒临破产,苦苦支撑着。


    对形势作出分析之后,张均终于肯和众豪门大佬相见。见面的地点由郭氏提供,一处度假的山庄。有资格参与这次聚会的人,都是南洋各国的巨富,比如马来西亚的郭寿年,印尼的林明锋,新加坡的曹敬灵等人。


    这些巨富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危机已经严重损害了他们的家族利益。不仅他们,整个南洋经济都陷入了混乱和低潮,看不到光明。


    郭寿年叹息一声,说:“大先生,我后悔当初未能听信你的警告,今天特地前来,请您指点迷津。”


    众富豪纷纷附和,眼巴巴地看着张均,希望他能出建议。想当初,张均都提醒过他们,可惜没有一个人听信,现在都后悔莫及。

    张均淡淡道:“这是一场劫难,没有人能逃开。现在要做的,就是恢复元气。这几日,我观望南洋,发现袁家气数已尽。“


    众人都年老成精,一下就明白张均话含义。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老迈的林明峰问:“大先生,袁氏精通玄门手段,恐怕不好得罪。”


    张均淡淡道:“袁家真正的高手都已经死掉,你们不必担心。我想以你们这些人的力量,一旦联合起来,把袁家五马分尸就在一念之间。”


    “吃掉袁家上千亿美元的资产,你们就可以恢复部分元气。下一步,就是稳妥经营,危机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五年之内便可恢复。”张均道,这个结论是老德普告诉他的。


    这次小聚会结束之后,南洋各国居然口径一致地开始讨伐起金融危机的原因,讨论来讨论去,袁家旗下的一些企业然成了罪魁祸首。


    于是,各国政府下令查封袁氏企业进行拍卖,并抓捕袁氏成员关入监狱。短短一周时间,庞大的袁氏商业帝国轰然倒塌。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让袁氏灭亡的原因居然是一个人的一句话而已。


    当然,张均在此过程也有收获。众富豪默契地把袁氏的银行业务剥离出来,出让给了张均。一个名叫神农资本的欧洲企业进入南洋,对袁氏的银行业进行了收购。


    神农资本隶属于神农银行,注册资金一百亿美元。它收购袁家的银行业务之后,进行了一系列整改,并联合林家、郭家、李家等十大豪门,新成立了东南银行集团。


    东南银行与东盟华商会关系密切,于是它在南洋各国的发展极其顺利。未来三年内,东南银行将发展成为东南亚第一大银行。


    对东南银行,神农资本持股百分之三十五,其余股份由南洋十大富豪分持。


    东南银行成立一月后,张均回国。南洋之行,他的目的全部达到,即清除袁家并与南洋的富豪们建立联络,其东南银行成为他与那些人之间的关系纽带。


    回国后,张均首站云东。三个多月的时间,云东的局势已完全稳定下来,地下世界全部处于掌控之。另外他还得知,君不语的另一个身份海市长,居然在一月前升任为云东省的组织部长。


    他知道君不语精于官术,能有这个成就,张均并不意外。而且君不语升官让他对拿下云东的采购名额充满信心,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筹备这件事。另外天意贸易公司在梅素素的经营之下,发展很快,已经正儿八经地搞起了外贸。


    回来的第二天,张均做客君不语家。


    梅素素亲自下厨,做了几样拿手菜。酒还没喝,君不语道:“下个月,采购名额的竞争就要开始了。”


    张均闻了闻酒,道:“这酒至少十年,不错。”他给君不语倒了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才问,“天意贸易有几分把握夺取名额?”


    “没把握。”君不语的话让张均非常意外。


    “给个解释。”张均一愣之下,就平静下来,问他。


    君不语叹息一声,道:“就在上周,有三尊大神降临云东。他们随便吹口气就能把我灭掉,所以我根本不了你。”


    张均眯起了眼睛:“看来大人物们也眼馋啊!”


    梅素素道:“张兄,你的天行投资有国资背景,其实你大可利用这层关系。”


    张均心一动,想起上官美雪口所说的“一号计划”。他总感觉所谓的一号计划非同小可,而一旦参与这个计划,他的人生也将发生重在转变。


    思索之后,他又喝下一杯酒,道:“看来,我要去京都走一趟了!”


 圣子


    梅素素却道:“不,你应该先拜访那三尊大神。”


    张均一怔:“为什么?”


    “因为这三尊大神就是温家、陈家、黄家的权力核心,也是三大家族之所以成为世家的基础。”梅素素道,“你和朱冰兰她们认识,大可利用这层关系。”


    张均揉了揉鼻子:“原来是三大世家的掌门人回来了,我虽然和她们是朋友,可面对这种关乎切身利益的大事,三大家族绝不会轻易改变初衷。”


    “我不这样认为。”梅素素道,“今天请你过来,就是要给你指条明路。”


    张均知道梅素素的鬼谷算法天下无双,这鬼谷算法的核心就是人心,她说有办法,那一定不会有错。他连忙起身,笑道:“好嫂子,你就教教我吧!”


    梅素素白了他一眼:“自家人何须客气。”然后道,“这三尊大神位高权重,素有清名。我想,他们突然跳出来抢夺采购采,无非出于以下两种考虑。”


    “第一,采购权的开放关系重大,官方也想以私人名义参与其,从而研究它的可行性并积累经验。第二,三大世家要通过争夺采购权,去彰显他们在官方及民间的地位,这是一种示威。”


    张均:“第一种可能我可以理解,可嫂子说他们在示威,他们向谁示威?”


    “老虎总要露一露牙齿,对天吼几声,以宣示它们是领土的主人。这种示威不针对某人某势力,具有普遍的威慑力。”梅素素道。


    张均点点头。


    “虽然有以上的目的,可是这三人素来爱惜羽毛,我想他们不会让家族亲自参与,免得授人以柄。最大的可能,三家会各自扶持一位有能力有魄力的代理人。”梅素素看着张均,“所以你要见他们一面,展示你的实力和诚意。”


    张均眼睛一亮,道:“如果这样,我倒是有几分把握。”


    君不语此时道:“有钱,有人脉,有诚意,你能完全满足他们的条件,就看你接下来怎么操作了。”


    张均问:“我该怎么操作?”


    “你不是认识三位美女吗?”君不语道,“让她们帮你。”


    张均苦笑,不过他思来想去,目前只有这个办法,看来,他还要去自香港一趟。


    次日正午,张均抵达香港。人一到,他就被朱冰兰、黄月灵、陈焰焰三位大美女拉着去参加一次上流社会的聚会。聚会地点位于一艘大型豪华游轮上,参加聚会的人都是香港的青年一代,他们家世不凡,有时间也有金钱。


    站在游轮内的豪华大厅里,面对朝气蓬勃的一群人,张均很不自在,他对陈焰焰道:“焰焰,我可是大师,你们居然带我来参加这种小青年的聚会,太不合适了。”


    陈焰焰白了他一眼,道:“你也是青年人好不好,你以为别人叫你几声‘大师’,你就能倚老卖老了?”


    张均叹了口气,说不出反驳的话,自己的心难道真的老了?


    朱冰兰道:“富贵哥,这次聚会的发起人很不一般,据说来头很大。”


    张均:“他是什么人?”


    “美国摩根家族的后人,威利.摩根。虽然他只是摩根家族的外围成员,可对普通人来说,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黄月灵道。


    张均点点头,摩根家族是美国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大家族,他们的家族财富数以万亿美元计。著名的摩根大通银行就是摩根家族旗下的产业。


    而最为神秘的一个传说是,摩根家族还是美联储的大股东之一。换句话说,摩根家族控制着世界经济。


    这样的一个巨无霸家族,是国内的那些世家、豪门根本无法比较的。他们可以在全球经济领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影响国际格局。


    这种资本巨头,只有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才有可能诞生。国内的大富豪们已经丧失了那种时机,很难成长到这种地步。


    当然了,那些世界级大家族能够成长起来,无不伴随着本国家的成长。毫无疑问,是美国的崛起造就了摩根、洛克菲勒等财富巨人。


    “这个威利据说来香港游玩的,至于具体的目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黄月灵道,“不过这种世界级豪门的子弟,大家都想接近,所以收到邀请的人基本上都过来了。”


    张均道:“摩根家族经过百年的繁衍,子子孙孙的一箩筐,这个威利又是边缘后代,估计他的零花钱也就几百万美元。”


    三女一听都笑出声来,不过不得不承认,张均说的这种可能性极大。


    张均目光一扫,发现这里没有认识他的人,于是就放开了,先和陈焰焰跳了一支舞。


    一曲终了,忽然走来两名青年男子。其一个是白人,另一个是黄种人。这个黄种人二十岁露头的样子,却气势如渊,身上有一种宝剑出鞘般的锋锐气势。


    张均暗吸了一口冷气,他看出这青年竟是抱丹高手!而且还是品质极高的二品抱丹!


    那白人青年正是威利.摩根,他笑着介绍身旁的伙伴:“三位美丽的小姐,感谢你们参加本人举办的这次小聚会。这位是阳天一先生,我最好的朋友。”


    朱冰兰等礼貌地向男子点头致意。


    阳天一根本没看张均一眼,就向张均身旁的陈焰焰发出邀请:“漂亮的姑娘,能不能请你跳支舞?”


    陈焰焰抱歉地耸耸香肩:“对不起这位先生,我已经有舞伴了。”


    “是他吗?”青年人看向张均,眼似乎有两道神光暴射而出,打入张均的脑海。


    张均脑一阵刺痛,他及时运转龙虎神罡,将对方的“打神”化解。他脸上随之流露出痴呆的表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陈焰三女非常诧异,富贵哥这是怎么了?但很快她们耳就出现一丝极细的声音,那是张均在用“传音入密”的方式说话。


    “这个人很厉害,丹境高手。他刚才居然用‘打神术’,想把我变成白痴。不过我现在是以‘大先生’的身份出现,不能和他起冲突,只好先装一装。”


    听了张均的话,三女都放下心来。陈焰焰于是接受了阳天一的邀请,两人滑入舞池。而威利。摩根也邀请了朱冰兰跳舞。


    阳天一的舞跳得很好,而且他并没有动手动脚,只是微笑着欣赏着陈焰焰的美丽,表面上他们相谈甚欢。


    太阳下山,游轮返回港口,众宾客下船离去。陈焰焰拉着“痴呆”的张均离开,当几人的车子刚开出港口,张均突然道:“停车。”


    黄月灵立刻踩下刹车,道:“富贵哥,你不会去找那人麻烦吧?”


    张均淡淡道:“你们不要问。记住,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讲!”


    三女心一惊,都道:“好,我们知道了。”


    张均下车之后,就换了一身衣服,又改变了容貌,然后返回原地。阳天一和威利也下了游轮,他们乘坐一辆跑车,返回酒店。


    这是香港最豪华的酒店,进入房间,威利道:“阳,你今天又出手伤人了,这样很容易出事。”


    阳天一淡淡道:“我调查过那三个女人,他们在大陆很有背景,接近她们很有意义。而那个小子挡了我的路,我只能把他变成白痴。”


    威利笑道:“三个小妞长得很漂亮,连我都心动了。”


    酒店最顶端,张均凝视观察着整座酒店。他发现酒店周围有十六名枪手,六位化劲高手守护着,任何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都会成为潜在的威胁目标。


    “他到底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就是二品抱丹,虽然还在内视阶段,可前途无量。看保护他的人,应该很有背景。”他闭上眼睛,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幕。


    “从他身上,我似乎感觉到一种潜在的力量,让我非常忌惮,刻意装成白痴蒙骗他,那是什么力量?”回忆那一幕,他隐约看到阳天一身上有神光透出。


    “神人血脉!”突然,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恐怕只能神人血脉能对他造成这种影响。


    而黄皮肤的神人血脉,十有**是圣主的后代。如果此人就是“圣子”的话,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了。二品抱丹的实力、护卫众多的排场,以及傲气十足的性格。


    威利和阳天一说了几句话,就回自己房间休息了。片刻后,一名年人进入房间,恭敬地拜倒在地:“小人参见圣子!”


    阳天一淡淡道:“起来吧。”


    年人站起身,道:“圣子,小人接到您的命令之后,就开始全力追查游天仙和管千绝的死因,不过暂时还没什么进展。”


    圣子冷冷道:“没用的东西!游天仙对圣教很重要,特别是他身上的那块帝玉,一定不能丢失!”


    “是,小人一定尽快查清楚!”年人脸色一白,连忙说。


    “你最好做到。”圣子道,然后问,“圣师去了哪里?”


    “周先生一个人去了酒店楼顶,没让小人跟着。”年人回答。


    正在监视阳天一的张均吃了一惊,有人在楼顶!


    他猛然回身,眼识扩展开来,却毫无发现。他心顿时一沉,有高手!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