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想戴套,原因竟然这么惊人.....

关注肇庆2018-11-29 06:52:40




第1章 有事秘书做,没事做秘书

咚咚咚~

敲门声乍然响起,让办公室内激情交缠在一起的男女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

“顾秘书,你在么?”略带疑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看到身下的女人脸上的惊慌,男人邪魅一笑,加快速度冲刺起来,女人紧咬着唇,娟秀的眉头紧皱,虽极力忍耐着,但破碎的声音还是从紧咬的双唇间溢了出来。

明明她心里是抗拒的,但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自己,更骗不了他。

站在门外的人久久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看了眼手里的文件转身离开。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女人脸上紧张的神色总算是缓和下来,随着男人的动作,女人越发魅、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战争结束时,顾长安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她强忍着身体的酸软,颤颤巍巍从办公桌上下来,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套装,一件件穿上。眼角余光看了眼男人已经拉上西裤的拉链,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点了根事后烟。

“下午两点还有一个重要会议,你不要忘了。”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顾长安脸上的表情也回归到往日的平静,淡淡的看着秦昱瑾。

秦昱瑾没骨头似的靠在沙发上,烟雾缭绕模糊了他好看的眉眼,殷红的薄唇勾勒出一个微妙的弧度。

半响,他站了起来,弯腰摁灭了烟头,不咸不淡的嗯了声。

屋内旖旎的气息飞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凝。

秦昱瑾打了个哈欠,拿起搭在一旁的西装外套,一边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的说,“有事秘书做,没事……做秘书。”

他语气一顿,回头看了眼面色平静的顾长安,意有所指的夸了句,“看来当初让你进来工作是对的,顾长安,你是个合格的秘书。”

“……”

她缓缓攥紧拳头,目送他挺拔修长的身影消失,随即自嘲一笑。

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松开紧攥着的拳头,将凌乱的秀发一丝不苟的梳到了脑后,再中规中矩的盘好,戴上老式的黑镜框,古板显老的打扮,让她原本妖艳的面庞显得平凡了几分。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顾长安回到了秘书办。

“顾秘书。”

她是云霆集团的首席秘书,云霆集团的大小事务都要先经过她的手,才能传达到秦昱瑾那里。

云霆集团是在五年前创立的,创立之初犹如异军突起,短时间之内就成为了国际上都不容小觑的黑马。

作为云霆集团的创始人秦昱瑾,更是以碾压性的实力一手创立了这崭新的商业国度。

“把这份文件送去各个部门的主管,还有让他们将上个月的报表发给总裁,抄送一份给我。”

顾长安面无表情的递出文件,雷厉风行的下达着指令,与之前在总裁办公室婉转承欢的娇媚女人,简直判若两人。

“是。”

秘书办包括她在内有十名秘书,每个秘书各司其职,看到顾长安款款离去的背影,九人中有人忍不住说道:“顾秘书这身材看上去真的是非常惹火,就是穿衣打扮方面实在是太老气了,就像是上了年纪的老处女。”

“开什么玩笑?就她还老处女?你们以为她是怎么当上总裁的首席秘书的?还不是爬上了总裁的床!”一个长相颇为艳丽的女人想到顾长安窈窕的身姿不屑说道。

“怎么可能?顾秘书是前辈,没有证据我们还是不要乱说了……”

“长点心吧,你以后可以留意一下,每隔一段时间,顾秘书去总裁办公室,大半天的时间都不会出来,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不是一目了然了?”之前那长相艳丽的女人又说道。

“听你这语气怎么酸溜溜的?我看你是嫉妒顾秘书和总裁有一腿,咱们总裁是什么样的人物,整个公司的女员工谁不想和总裁有点关系。”又有人嘲笑似的说道。

秦昱瑾是今年全球富豪榜上人气排名第一的黄金单身汉,有颜有财,爱慕他的女人都能绕地球好几圈了。

对于秘书办的议论,顾长安全然不知,忙了一天的工作,等到下班的时候就已经十点多了,公司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走了。

顾长安走出公司大楼,夜色有些凉,顾长安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正走到街边打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秦昱瑾半张菱角分明的脸,十分慵懒的靠在椅背上。

“上车。”

“不用,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顾长安垂下眉眼,淡声拒绝。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秦昱瑾皱眉,似是有些不耐烦,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命令的味道。

顾长安悲哀发现,自己在秦昱瑾面前的拒绝好像从来都没有管用过,深吸了口气,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到南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顾长安下车之后恭敬地立在旁边等着秦昱瑾下车,一如在公司的时候那么恭谨,然而他没有把车熄火,而是弯腰拿起什么东西,甩出了窗外。

“把这个找个地方收好。”

顾长安下意识伸手接住,看到红色的本子上三个烫金大字‘结婚证’,顾长安呼吸一窒,脸上的神情更是干涩,“知道了。”

这个红色的小本时刻提醒着她,她已经和秦昱瑾结婚了。

如今她不仅是秦昱瑾的首席秘书,也是秦昱瑾法律上的妻子,更是……

他们之间的关系,复杂到一言难尽。

秦昱瑾看到顾长安有些苍白的脸色,眸光不知不觉阴郁下来,嘴角勾起不知名的笑,“又在想着怎么逃跑吗?无论你逃多远,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无论你逃多久,你都是我的新娘!老婆,是不是很感动?”

感动?

被迫嫁给他,这种噩梦哪里值得感动?

顾长安咬紧了牙关,看着秦昱瑾恶劣的笑脸,恨不得撕烂他伪善的面具。

秦昱瑾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中最出色的,同时也是性格最恶劣的。

“我和齐三约在锦色,今晚上就不回去了,你自己早点睡。”秦昱瑾说完,发动车子离开了。

听到秦昱瑾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顾长安倒是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庆幸的神色。

只是,锦色——不就是南市那个最大最豪华的声色场所?

第2章 在别的女人身上发泄寂寞

垂头的顾长安没有发现,秦昱瑾开车离开一段路程后,就从后视镜里捕捉到顾长安劫后余生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顾长安回到别墅,随手将手上的结婚证塞进包里,就进了浴室。

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之后,顾长安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尤其是今天晚上秦昱瑾不回来。

临睡前,她习惯性的将藏在床头柜门板下面缝隙位置的怀表拿了出来。

打开怀表,凝视着怀表盖上的照片,低头亲吻了一下,平淡的眉眼涌出一抹悲伤。

好半天,她低喃道,“晚安。”

小心将怀表藏好,顾长安拉上被子盖好。

果然没有秦昱瑾在,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到半夜,好像有人搂住了自己的腰,顾长安不安的挣扎了一下,但是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倒是勒得更紧了。

顾长安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秦昱瑾不耐的神色,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紧紧箍住了顾长安的腰。

“你这警惕性也太差了,要是这样对你的人不是我,你该怎么办?”秦昱瑾打量着顾长安,似乎对顾长安这样没有警惕心的样子很是无奈。

“这是你的地盘,怎么可能会被人随便闯进来?”顾长安在一开始的惊慌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

秦昱瑾是什么人?他的地盘岂是别人想进就能进的?倒是他自己,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

“你不是说今天晚上不回来吗?”顾长安咬唇,掩去脸上的紧张。

“将新婚妻子丢在家里独守空闺,这不是我的风格。”秦昱瑾凑到顾长安耳边深吸了口气,发出一声喟叹,顾长安忍不住身体紧绷。

你若是能被锦色的姑娘勾搭了去,夜夜不归,那她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锦色的姑娘才是,顾长安心中默想,并未搭话。

秦昱瑾翻身将顾长安压在身下,目光炯炯,即使是在昏暗的环境中,顾长安都能感觉到那两道炙热的视线,犹如实质一般。

而秦昱瑾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今天,能不能放过我?”顾长安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中平淡无波。

在办公室被秦昱瑾强要了一次,到现在都还觉得身体酸软。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秦昱瑾脸色一冷,明显变得不耐烦起来,伸手粗鲁的扯开了顾长安身上的睡裙。

面对秦昱瑾强硬的态度,顾长安心中别扭,紧紧压住了自己的睡裙。

今夜,她实在是不想再和秦昱瑾折腾了,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秦昱瑾放过自己这一次呢?

“秦昱瑾,难道你忘了韩雅茹吗?”顾长安冷道,语气中带着丝丝嘲讽的味道。

韩雅茹这个名字,是秦昱瑾心中最痛也是最软的地方。

秦昱瑾有自己喜欢的人,顾长安知道,可是为了要报复她,要了她的身体还不够,竟然还强迫着娶了她。

顾长安真不知道秦昱瑾口口声声说的爱到底是真还是假!

口口声声说着最爱的女人是韩雅茹,却在别的女人身上发泄着寂寞,十足的败类!

秦昱瑾的动作停下来了,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冻结一般,顾长安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怎么?你这是在吃醋吗?”昏暗中,压在顾长安身上的秦昱瑾突然轻笑出声,但是那笑声却让顾长安不寒而栗。

“可惜你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你不过是我报仇的利息而已。”

秦昱瑾说完,一手将顾长安的双手禁锢在顾长安头顶,一手粗鲁的扯下了顾长安身上的睡裙,微微粗糙的大手,带着磨砂般的感觉,在顾长安身上狠狠蹂躏着。

“不要……”顾长安的声音中带着颤音,但是身上男人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顾长安知道是自己刚才的话刺激到了秦昱瑾,能真正挑动秦昱瑾脾气的,也只有韩雅茹了,这个时候,顾长安多希望韩雅茹能够出现,或许她就能从这个恶魔手中逃出来了。

顾长安的求饶,并没有换来秦昱瑾的怜惜,昏暗中的秦昱瑾邪肆一笑,眼神冷若寒冰。

韩雅茹,这个人,这个名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在这个时候提起了,若是想找死,他不介意成全她!

和秦昱瑾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秦昱瑾很清楚顾长安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那炙热的大手不断在顾长安身上点起一片熊熊浴、火。

即便是牙关紧咬,顾长安还是不可遏制的发出一声低吟,身体轻颤,身上的男人突然停止了动作。

“我还以为你有多坚定呢,现在不也有反应了不是吗?”感受到顾长安发软的身子,秦昱瑾一下又一下抚弄着,嘲讽道。

顾长安咬紧牙关,在听到秦昱瑾的话之后,将头扭到了一边,眼中多是屈辱。

对于顾长安不配合的态度,秦昱瑾也不恼,只是慢慢蹂躏着顾长安的身体,将她狠狠占有,看着她在自己身下绽放,满脸动情的红潮,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色。

顾长安就像是洋娃娃一般,只能任由着秦昱瑾摆布与玩弄。

最后在摇摇晃晃,灵魂都要被他撞飞出来的大力运动中,顾长安两眼一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等顾长安等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体十分沉重,浓浓的酸涩之感蔓延全身,身上并没有黏腻的感觉,看来是昨天晚上秦昱瑾帮她清洗过了。

微微抬了下手臂,却好似花尽了全身的力气,又无奈放下,好在今天休息不用去上班,索性蒙上被子继续睡。

至于秦昱瑾,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到了锦色某个包厢,顾长安并不在意。

再次睡着之后的顾长安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蹙,悲伤和恐惧杂糅,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梦中,一会儿是故人一步步朝她走来,一声声质问,如诉如泣。一会儿又是秦昱瑾那恶劣到极致的笑脸,残忍的说着永世纠缠。

半梦半醒间,顾长安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惊醒,迷迷糊糊中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之后,顾长安猛然惊醒,脚步虚浮下了床。

第3章 危险关系

“长安,妈妈刚好来南市看望朋友,刚下了飞机,想着你也在南市,就过来看看你,你还是住在你之前给我的那个地址吗?我等会儿就过去。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妈妈想死你了。”电话那头是林萱慈爱的声音。

“……”

顾长安心里一咯噔,差点尖叫出声。

“妈,你来怎么样也不提前告诉我呀,我现在不在家,你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顾长安心里满是慌张,走路都跌跌撞撞的。

“没关系,我先过去等你就是了,咱们娘俩也好长时间没有一起吃顿饭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叫上你哥哥,也好缓和一下我们的关系。”林萱想了想又说道。

“这,”顾长安脚步一顿,脸上很是为难。

“妈妈也就随口说说,要是不能叫上你哥哥的话也没关系,咱们母女俩吃。”林萱听出顾长安的为难,连忙说道,顾长安瞬间松了口气。

“那好吧,妈,你先和朋友多聊一下,我等会儿就回去了。”

挂断电话,顾长安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换了衣服,从车库里开出公司给她配的一辆奔驰,风驰电掣的赶往了自己租的小公寓。

这是她刚来南市的时候租的,住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后来就被她用来遮掩和秦昱瑾住到一起的障眼法,从领证那天到现在,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

桌子上都已经布满了灰尘,顾长安连忙动手收拾屋子,打扫灰尘,又故意将一些东西弄乱,装作是有人在住的样子。

粗略看了眼已经收拾好的房间,等会儿妈妈过来,应该不会看出什么端倪了。

刚忙完没多久,门铃就响了。

顾长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屏息打开了门。

一名穿着穿着卡其色套装,乌黑的秀发全都挽在脑后的贵妇站在原地,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她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精巧的瓜子脸温婉秀丽,长长的丹凤眼带着妩媚风情,既有成熟女人的韵味,又不失少女的纯真。

“妈妈。”

“长安。”林萱伸手将顾长安抱进怀里,又伸手抚上她娇艳的脸,“怎么瘦了?”

“公司最近太忙,有时候忘记按时吃饭了。”顾长安无奈一笑。

“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妈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饭菜,非要看你吃光不可!”

林萱做饭的手艺不错,一听顾长安没有好好吃饭,就准备亲自动手做饭了,打开冰箱一看,却是空空如也,忍不住将顾长安念叨了几句,又兴冲冲跑到楼下超市买了些食材回来。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人影,顾长安心中一叹,不管别人说得再怎么难听,她终归是最疼爱自己的妈妈。

母女俩在小公寓里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午餐,饭后还聊了很长时间。

中途的时候,顾长安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眼神微微一变。

秦昱瑾……

“长安,你怎么不接电话?”

听到林萱的问话,顾长安嘴角扯起一个敷衍的笑容,一边把电话挂断,偷偷关了机,一边解释道,“是电话推销的骚扰电话。”

如果让妈妈知道她和秦昱瑾结婚了,后果不堪设想!

这边,顾长安轻而易举就将林萱糊弄过去了,而被挂电话的秦昱瑾,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杂音,眼睛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弧度,美好而危险。

他在家里等她回来吃饭,她久久没有回来,现在竟然还挂了他的电话,手机都关机了,真是好样的!

秦昱瑾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查找顾长安的下落,自己也开车出去了。

当车子来到一栋老旧的公寓时,秦昱瑾抬头一看,发现七楼的窗户打开了,他放慢车速,缓缓停了下来。

原来她在这里。

顾长安知道自己挂掉了秦昱瑾的电话,那个小气的男人肯定会生气的,还是找借口先让妈妈回去才行。

林萱好不容易来看一次自己女儿,不舍得这么快就离开,还是顾长安费了好大的口舌,林萱才恋恋不舍的起身。

“那我先走了,过阵子再来看你。”林萱不舍的看着女儿。

“妈,我送你下楼,正好我要去同事那里拿文件。”顾长安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林萱说道。

此时顾长安还不知道,那个小气的男人已经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外。

“我来帮你收拾吧。”看女儿手忙脚乱的样子,林萱就要上前帮忙。

“不用,我自己收拾一下就行了。”顾长安摇了摇头,将一些小东西塞进包里,无意中看到包里的红色小本,脸色微微一变,心跳迅速加快,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砰!

下一秒,顾长安像是见鬼了一般,手里的包包陡然滑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她浑然不觉,死死盯着林萱背后出现的男人,全身的血液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有她公寓的开门密码!

秦昱瑾对上她震惊的眼神,殷红的唇角一勾,露出如朝阳一般的优雅笑容。只是这美好的笑容,却看得顾长安心惊胆颤。

顾长安却快吓得魂不附体了,然而让她更惊慌的事还在后面。

“这是什么?”

林萱还没有发现背后的男人,倒是地上的红色小本非常显眼,林萱蹲下身体就想要去捡地上的红色小本。

顾长安僵硬着脸低头看了眼,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她和秦昱瑾的结婚证掉出来了!

那三个刺眼的烫金大字,让林萱眉头一拧。

只要妈妈看到了这张结婚证,那她和秦昱瑾的关系也就曝光了!

顾长安已经彻底手足无措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妈妈发现她和秦昱瑾已经结婚的事!

“快帮帮我!”

顾长安焦急的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慵懒看好戏的男人,朝他使了个眼色,眼里的焦急都快实质化了,小嘴一张一合的跟他比划着口型。

“条件。”

看到顾长安焦急的样子,秦昱瑾脸上再次露出恶劣的笑容,竖起一根手指,同样用口型说了两个字,眼看着林萱就要碰到那个小红本了,顾长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点了头。

第4章 我亲爱的,妹妹

“我说我今天怎么右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因为会碰到不要脸的贱人!”秦昱瑾在顾长安催促的眼神下,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说道。

原本想要去捡那结婚证的林萱听到后背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声音,也顾不得去捡地上的结婚了,本能的站直身体,转头就看到了门口似笑非笑的秦昱瑾。

转瞬间,林萱脸上局促不安,小心翼翼的讨好着秦昱瑾。

“昱瑾,你怎么来了?吃饭了没?快进来坐……”

顾长安趁着林萱回头去看秦昱瑾的空隙,以最快的速度将地上的东西全都捡起,一股脑的塞进了包包了,却没有一点庆幸的心情。  

“顾长安,公司给你的配的车,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坐的,别让她脏了我的东西。”秦昱瑾径直走了进去,看到顾长安手上还没来得及收好的车钥匙,冷冷一笑,意有所指。

林萱脸上更是尴尬,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顾长安抿唇瞪着秦昱瑾,这人似乎从来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做什么都是按着自己的性子来,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公司的车我不用了。”顾长安说着,将手里的钥匙塞到了秦昱瑾手里。

若不是情况紧急,她也不会去动秦昱瑾给她配的车。

微凉的指尖碰触,又突然远去,秦昱瑾眼色一沉,随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到秦昱瑾脸上的笑容,顾长安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昱瑾,我和你爸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理解我们,你爸他一直很想你……”林萱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将顾长安掩在身后,小心看着秦昱瑾说道。

“呵,”秦昱瑾冷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真心相爱?你不过是一个拆散别人家庭不要脸的小三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说真心相爱?”

“任何以真爱为借口插足他人婚姻的小三,都是垃圾!”秦昱瑾毫不客气的指正,让林萱白了脸。

来到秦家这几年,除了秦昱瑾,谁也不敢在她的身份上做文章,可是她却拿秦昱瑾一点办法都没有!

顾长安尴尬的站在原地,张了张嘴,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

他说的是事实,她的妈妈确实是,小三。

“我不是故意的,昱瑾,你妈妈和爸爸离婚也是他们自己同意的。”林萱小声辩解着。

“你都不要脸的逼上门来了,我妈不同意还能怎么样?垃圾就是垃圾,就算你嫁给了秦振书,也改变不了你就是抢了别人丈夫的小三的事实!”

秦昱瑾的声音冷漠而且无情,林萱苍白着脸色,身体忍不住抖了抖,即便心里屈辱万分,也不敢流露出半点,强撑着为自己辩解。

“秦昱瑾!你别太过分了!”顾长安隐忍着怒气。

自己委曲求全留在秦昱瑾身边,为的就是想要秦昱瑾能对自己妈妈好一点,让妈妈在秦家的日子好过一点,但是她如今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可是秦昱瑾对妈妈的态度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秦昱瑾似笑非笑的看着顾长安,往她身边逼近了两步,看着秦昱瑾黑沉的眼神,顾长安手心满是冷汗,指甲深深陷入了手心。

当初,她是为了成全妈妈的幸福,才答应嫁给秦昱瑾的,否则妈妈怎么可能成为秦家高高在上的秦夫人,又怎么能和她爱的男人在一起?

但是很显然,她的付出没有任何效果,秦昱瑾对妈妈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一如既往的刻薄。

顾长安心中苦涩,想到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她心里便油然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

“长安!”不等秦昱瑾开口,林萱就紧紧拽住了顾长安的手,看着顾长安的眼中满是祈求。

林萱祈求的是什么,顾长安心知肚明,强忍着心痛撇过头去,不再理会。

为了妈妈,她忍!

秦昱瑾撇了撇嘴,似是觉得无趣,没有再靠近顾长安,但是他脸上的不悦,谁都看得出来。

“昱瑾,你怎么想我都没有关系,但是你是你爸的儿子,你爸希望你能回家看看他,他……”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吧。”秦昱瑾不耐烦的皱眉,打断了她恶心的煽情。

有时候他很怀疑,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怎么会生出顾长安这样的女儿?

“秦昱瑾,你,”

“妈!”

顾长安实在是是忍不住了,却看到林萱面色青红交加,身子摇摇欲坠的跑了出去。顾长安急了,迈开腿就想追出去,冷不丁手腕被人拽住了。

“秦昱瑾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妈她好歹也是你的长辈,这几年她对你够好的了,为什么你非要这么对她!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你还想怎么样!”

顾长安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停下脚步,面若冰霜的瞪视着比她足足高出一个头的男人。

这几年为了讨好他,妈妈在他面前总是低三下四的,都得不到他一个好脸色,现在她已经在偿还他了,为什么他还是要这么刻薄!

秦昱瑾眼中蓄着怒火,脸上却是笑得更欢了,见惯了她小心谨慎,面无表情的样子,偶尔见她发火,倒是觉得顺眼了很多。

他还以为顾长安已经变成了言听计从,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了呢。

“既然她对我那么好,那应该会很开心我娶了她的宝贝女儿吧?”

“……”

顾长安脸上刹那间失去了血色,惨白如纸。

秦昱瑾轻笑着,一步步将她抵在门上,充满意味的双眼紧锁着她巴掌大的脸,笑得更环了,像是小孩子找到了有趣的玩具。

秦昱瑾低头,粉红色的舌尖探出,轻舔了一下她小巧圆润的耳垂,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廓。

顾长安没觉得暧昧,浑身不寒而栗,肌肤上都泛起了细细密密的小鸡皮。这个恶魔到底想要做什么!

听到他用漫不经心地声音继续说道,“不如我们打个赌,告诉她我们结婚的事实,如果她开心,说明她是真的为我好,那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针对她。”

他轻声一笑,意味深长。

“赌么?我亲爱的,妹妹。”

第5章 用身体偿还

“不要……”

顾长安苍白的唇间溢出一声微弱的拒绝。

妈妈是她唯一的软肋,她不想让妈妈受到任何伤害。

她可以为了妈妈的幸福,委曲求全到这个时候,怎么能让妈妈知道那些事情,将妈妈的幸福都毁了呢?

秦昱瑾为了娶她,为了报复他父亲的不忠,和秦家彻底断绝了关系,即便名义上他们已经不是父子,可任谁都知道这根本是难以抹去的事实。

一对母女嫁给了一对父子,就算彼此都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复杂的关系也太可笑了,传出去都会成为天大的笑话!

如果妈妈知道这些,她一定会崩溃吧……

她不在乎这件事情曝光之后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她担心的是妈妈会遇到什么样的后果,那是妈妈承受不了的。

“为什么不要?是你说的她对我好,她要是真的对我好,一定会为我感到高兴的,不是吗?”秦昱瑾温热的唇在顾长安耳垂边上游移,本该是让人面红心跳的场景,顾长安却只觉得手脚冰凉。

“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是为我好?顾长安,其实你心里应该清楚的。”见顾长安没有反应,秦昱瑾这才将脑袋从顾长安颈边撤离,静静的打量着顾长安。

这种事情,妈妈怎么会感到高兴?秦昱瑾这么做分明就是想要为难他们,让他们一家都颜面扫地!这样对秦昱瑾又有什么好处?

但是以顾长安对秦昱瑾的了解,若是真的将他逼急了,秦昱瑾绝对会将他们的事情说出去的,不仅是告诉妈妈,还会弄得人尽皆知!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不敢赌,我亲爱的妹妹。”秦昱瑾十分笃定。

顾长安身体微怔,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和他赌的资格!

做错事情的是妈妈,注定了在和秦昱瑾的交锋过程中占不到半点优势。

如果她不帮着妈妈,那妈妈在秦家没有立足之地,就不能和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

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将她养大,她不能再让妈妈失去属于她的幸福了!

半响,顾长安掩去眼中一切情绪,面无表情抬起头来,“你逼我嫁给你,我嫁了,你逼我到这儿上班,我照做了,秦昱瑾,我对你言听计从,那你可不可以,对我妈少一点点刻薄?”

这是她唯一的要求了,她只不过是想要妈妈过得好一点而已。

秦昱瑾轻笑着,一手捏起顾长安的下巴,打量着顾长安好看的眉眼。

“可以啊,就用你的身体来偿还,次数不用太多,时间也不用太久,一天三次的话,也就一百年吧,行么?”

“……”

饶是顾长安强大的忍耐力,也在秦昱瑾的这番话下告罄,看了眼还打开的门,顾长安推搡着秦昱瑾出了门,在秦昱瑾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抢先一步将门反锁,隔着厚重的大门怒吼:“你无耻!”

站在门口的秦昱瑾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关在门外了,摸了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尖,新奇的挑高了眉梢。

从他们结婚以来,这还是秦昱瑾第一次看到顾长安发这么大的火,心里有些邪恶因子往外冒了。

“顾长安,你开门,你今天还没有还债呢,你要是拖一天少一次的,那我就只能将期限延长了。”

秦昱瑾这个样子,颇有些无赖的架势。

顾长安听到秦昱瑾的话,气得什么理智都没有了,攥着拳头,大吼了一句,“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延长期限就延长期限好了,那一百年的期限对顾长安来说是无尽的折磨,是永远都逃不出去的深渊,既然这样,那她就逃得了一时就逃一时吧。

倒是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了,顾长安泄气的想着。

“你确定?”见顾长安是铁了心不开门了,秦昱瑾眉头微皱,语气中带上了威胁的意味。

这胆子好像是越发大了,再这么下去,恐怕就不好控制了。

“滚!”

顾长安的回应只有一个字。

“老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秦昱瑾盯着门,片刻之后低笑一声,语气有些轻快。

听到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顾长安靠在墙上的身体渐渐滑落,坐在地上一脸苦涩。

今天她冲着秦昱瑾发了这么大一顿火,估计秦昱瑾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顾长安双手抱着膝盖,真想这样的日子能够快点结束,否则她一定会疯掉的!

可是想到秦昱瑾的话,顾长安心里只剩下深深的无力感,似乎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秦昱瑾是不会放过她的,还有她的妈妈。

顾长安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直到手机的屏幕亮了又灭,灭了又亮,顾长安才挣扎着爬起身来,看了一眼手机。

是妈妈发过来的信息,说是已经到了机场,准备回去了,让她不用担心,好好和秦昱瑾相处。

即便是在秦昱瑾这里受了天大的委屈,林萱依旧是希望她能和秦昱瑾好好相处,但是这可能吗?

顾长安心底叹了口气,没有回复信息,就将手机丢在一边。妈妈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释,但是现在顾长安什么都不想说。

她还要怎么和秦昱瑾好好相处?都已经把自己送上秦昱瑾的床了,顾长安心里忍不住有些怨念,但是很快也就消失不见了。

这一晚,顾长安睡在了自己的公寓,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定是因为和秦昱瑾闹翻了的原因。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接到了林萱的电话。

林萱果然问起了那结婚证的事情,昨晚已经想好借口的顾长安以‘帮隐婚的朋友保管’而搪塞了过去,明显听到电话那头妈妈松了口气的声音。

然后还主动把秦昱瑾为什么会出现的理由说了出来。

她在云霆集团上班,林萱本身也是知道的,用工作事物当理由最合适不过,庆幸的是妈妈没有怀疑什么。

一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顾长安心情忐忑的去上了班,给秦昱瑾汇报工作的时候她格外紧张,生怕他发难,好在他并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如往常一样在文件上批阅签字。

顾长安松了口气,然而还不等她完全放松下来,秦昱瑾就叫住了她。

第6章 她回来了

“今晚上和我回一趟秦家。”秦昱瑾的语气中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顾长安眉头紧皱,想都没想直接拒绝,跟他回秦家,当夹心饼干似的,两头受气,她才没有那么傻。

“我能不回去吗?”

“不能。”秦昱瑾的拒绝很干脆,“一场好戏即将开场,你不到场怎么行?”

“什么好戏?”听到秦昱瑾的话,顾长安皱眉,直觉秦昱瑾所说的好戏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别忘了你答应了我一个条件。”秦昱瑾看出顾长安的拒绝,神色淡淡地说道。

接下来无论顾长安怎么不动声色的试探,秦昱瑾都不再理她。

顾长安秀气的眉毛狠狠皱起,最后认命似的松开。

他们这一家的关系实在是太乱了,她和秦昱瑾,她妈妈和他爸,她真的不想掺合,可偏偏他不肯让她置身事外。

这,大概就是秦昱瑾的报复吧,来得可真快。

“我和你回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工作了。”顾长安说完,径自离开了秦昱瑾的办公室。

望着顾长安离去的婀娜背影,秦昱瑾唇边勾起一抹轻笑。

下班之后,秦昱瑾和顾长安连别墅都没有回,就直接坐私人飞机去了京都。

飞机上,秦昱瑾像是指使佣人一般让顾庆安端茶递水,自己倒是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看得顾长安牙痒痒。

因为妈妈的事情,秦昱瑾和家里已经闹翻,很长时间没有回去过了,这一次秦昱瑾突然说要回去,顾长安摸不准秦昱瑾的心思,而秦昱瑾也不肯透露半分,她只能心事重重的发呆熬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飞机落下,早早等待接机的人迎两人上了车,往秦宅开去。

秦家在京都都是响当当的一流权贵,秦昱瑾的爷爷曾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军,虽然在三年前病逝了,但是在军队还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秦昱瑾的父亲则是从商,在商界混得风生水起,更别说还有一个比自己更加出色的儿子秦昱瑾。

另外还有一个人是秦昱瑾的哥哥,听说也在部队任职,但是顾长安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在秦家都没有人提起过,这个人的存在好像就是一个禁忌。

这样的背景,任谁也不敢得罪。

车子在市中心的一处别院停下,这里面积很大,环境清幽,由此可见主人的品位也是非同一般。

管家迎上来,恭敬的问好,“少爷,小姐,欢迎回来。”

闻言,秦昱瑾脸上闪过一丝嘲讽,顾长安却觉得尴尬得无地自容,有时候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秦家到底算什么身份。

穿过花园到了客厅,两人一眼便看到了一脸激动站起来的秦振书和林萱。

秦振书有着一张威严刚毅的脸,看起来不苟言笑,就连脸上的激动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皱起了眉头,“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这个家和我这个父亲!”

见秦昱瑾嘴角一翘,熟知秦昱瑾性格的顾长安暗道一声糟糕,连忙朝旁边的林萱使了个眼色。

林萱向来都是婉约大方,善解人意的,看到女儿使的眼色,立马就温柔插话道,“好了老公,昱瑾回来了我们该高兴,别吹胡子瞪眼睛的,都坐下说话吧。”

有林萱的劝慰,秦振书脸上的神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爸,妈。”见秦昱瑾嘴角噙着笑,原本站在旁边当背景的顾长安站了出来,乖巧的喊道。

“嗯,长安也回来了,坐吧。”秦振书看了顾长安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

从顾长安来到秦家之后,秦振书对顾长安的态度说不上热络,但也没有亏待过顾长安,但是对林萱却是真心实意的好。

是以,对于秦振书,顾长安带着一丝尊敬,也不过是看在妈妈的面子上。

“说吧,你们把我找来到底是想干什么?”秦昱瑾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俨然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秦振书看着秦昱瑾这个样子,脸色又有些难看了,这孩子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

“你这样子到底是和谁学的!目无尊长!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秦振书怒不可遏,这个家到底谁是老子,谁是儿子!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说我和谁学的?”秦昱瑾气死人不偿命直接顶罪道。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林萱连忙安抚秦振书,在秦昱瑾他们回来之前都说得好好的,怎么一见面就吵起来了。

“先说正经事吧。”林萱推搡了秦振书一把。

“昱瑾,今天叫你来的目的你应该清楚,这次的女孩子是个不错的姑娘,和你门当户对,又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你年纪也不小了,立业之后该成家了。”秦振书压住心里的怒气说道。

顾长安心里腹诽,原来秦昱瑾回来的目的是相亲啊。

成家?

呵呵,也不知道重婚罪能判几年?

“说的对,我确实该结婚了。”秦昱瑾眼尾的余光暼过顾长安的脸色,眸光一动,竟然点了点头。

顾长安心里轻颤,只见秦昱瑾看向自己,唇边笑意渐深,“你觉得呢,妹妹?”

“!”

顾长安心弦一下子绷紧。

这些尴尬了,她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假笑两声,“哥哥你自己拿主意就好。”

林萱见女儿和秦昱瑾的关系似乎很好,连结婚的事情都问顾长安,心里很是高兴,“长安,你去你哥公司上班果然是正确的,看你们相处的融洽我也就放心了,昱瑾,我这个女儿有些任性,你……”

话还没说完,秦昱瑾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边,低低的嘘了一声,邪魅妖冶的笑容和他凉薄的目光形成极致的反比。

“闭嘴,会污染空气。”

林萱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无比难堪,再也笑不出来了。秦振书想要说什么,却被林萱拉住了手,轻轻摇了摇头,秦振书忍气,无奈坐下。

顾长安抿了抿唇,内心焦灼,开始隐隐作痛。

秦昱瑾还是不肯原谅她的妈妈,哪怕是稍微对她妈妈好一点都不愿意。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浅绿色连衣裙,面容清纯气质高雅的女孩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手里端着的水果盘放在了桌上。

“伯父伯母,吃水果吧,是我亲自切的。”

她的出现,让整个客厅都安静下来了,顾长安甚至能听到身边秦昱瑾那粗重的呼吸声。

看到那女人的时候,顾长安如坠冰窟。

她回来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