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请妈妈吃饭,但在场的所有人却想抽她几耳光!

星月书斋2018-12-08 06:36:44

第一章含恨而死

夜,大风盘旋回绕,黑云压城,银色闪电穿梭其中,经久不落,风雨欲来!

宁王府,艳红灯笼染成血色,大红喜布风中凋零,宁王嫁女之喜,却满地残肢断臂。

“宋玄墨,我杀了你!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不得好死!”

撕心裂肺的女声沾染着深入骨髓的恨意随着雷电落下,雨珠瞬间凝成雨幕。

身着大红喜袍的宁云惜被两个彪形大汉牢牢的扣在地上,绾成发髻的青丝早已凌乱,雨水冲刷着眼睛,却将眼泪带入到了心底,苦涩,后悔,恨意,交织纵横。

宋玄墨,父王好友的义子,和自己一见倾心,喜结连理!

而今日,他们大婚的时刻,他带着死士将众人杀了个措手不及!自己的父母和哥嫂都已经做了刀下冤魂!

“啪……”

死士用尽全力的巴掌将宁云惜打倒在地,她的额头撞在地上,瞬间鲜血淋漓。

她张嘴,一颗牙齿伴随着鲜血掉落,尖利的声音凝着蚀骨的恨意:“宋玄墨,你最好让我挫骨扬灰,魂飞魄散,否则,我做鬼也会在地狱里爬出来,让你血债血偿!”

“你放心,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宋玄墨脸上依旧挂着温润如初的笑容,招手之间问:“那孽障找到了吗?”

“回王爷,已经找到。”死士回答。

“不!”宁云惜惊慌的瞪大眸子,身体骤然猛烈挣扎。

“呜呜……娘亲……姑姑……”稚嫩孩子的哭声由远及近。

“她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还没有到记事的年龄,她是无辜的,你放了她,杀我!”宁云惜目光惊恐,一脸哀求。

茜儿,哥嫂的女儿,刚刚只有两岁的孩子!

宋玄墨淡淡的扫过宁云惜,从死士手里抱过孩子,孩子已经被雨水淋湿,她如同以往般自然而然的揽着宋玄墨的脖子。

“呜呜……姑父……。”茜儿的小脸乖巧的蹭着宋玄墨。

宁云惜面若死灰,嘴唇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往日,茜儿总说,喜欢姑父!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温柔的声音,阴森的语调,环绕着蚀骨的杀意,宋玄墨笑看着宁云惜,薄唇一张一合,说着世界上最惨绝人寰的话:“我怎么会给自己留下隐患呢?”

“不!”身体冷若寒冰,宁云惜不自觉的打颤,将头重重的磕在地板上,血液四溅:“我求你,求求你,放了她,你忘了吗?你经常抱着她,逗她笑,还说等她长大要亲自教她琴棋书画,让她成为第一才女,你喜欢这孩子的,你忘了吗?

我错了,我宁王府的人全都错了!我们全部都该死,我们全部都死有余辜!我不怪你了,一点都不怪你!求求你,求求你了,饶了茜儿,把她送走,送的远远的,让她再也听不到宁王府三个字,放了她,求你!”

爹娘,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为了茜儿我必须这么说,必须哀求仇人,必须!

“呵呵……”宋玄墨不屑的笑着:“宁云惜,你真是我见过最愚蠢的女人,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逢场作戏吗?”

刹那间,全身力量被抽走,宁云惜满脸血污雨水都来不及冲刷掉。

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喜欢茜儿是假,爱自己是假,成亲是假,这一切都是假的!

自己怎么能求他呢?怎么能呢?是啊,最愚蠢的就是自己!

“哈哈……”她抬头,喉咙里发出尖利的笑声,眼眶中涌出猩红的血泪。

“茜儿,茜儿,你祖父祖母死了,你爹娘也死了,现在姑姑带着你去找他们好不好?有姑姑的陪伴,你不会迷路的!”

宋玄墨冷笑一声,盯着宁云惜的面容,在宁云惜诡异的平静之下将孩子高高举起,可怜孩子还以为在玩耍举高高,没有丝毫的挣扎和害怕,小小的身体划出一道弧线,重重的落在地上,还未来得及哭泣,便被死士一剑穿心。

一切发生的那么慢,又那么快。慢到宁云惜清楚的看到了每一个细节,快到孩子还没来得及发出哭声,就这么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宁云惜被钳制跪在和雨水混合的血水中,再也没有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她出奇的平静。

所以,当宋玄墨握着匕首半蹲在她眼前的时候,她也没有丝毫的挣扎和恐惧。

“你到底是谁?”宁云惜的声音格外空洞,她听的清楚,死士称呼他为王爷。

宋玄墨瞳孔黝黑幽深,手缓缓放在耳后,轻轻揭下薄如蝉翼的易容面具,露出本来面容。

“我是辰王,冷辛辰!”

匕首被插入心脏,宁云惜看着近在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眼底涌起仿佛来自地狱的怨念,永不消散。

身体蜷缩在地上,宁云惜感觉不到丝毫的冰冷,可怜,可笑!

自己这一生用尽所有力气爱的男人,竟然在临死前才知道他的模样!

没关系,自己下了地狱之后,也知道应该找谁来报仇!

雨势越来越大,天空亮起血色的闪电,地上的女子,永远的闭上了明亮的双眸。

只是,血债未偿,谁甘心就这么离去呢?

第二章 浴血重生

黎明,初春的箫国京都还留有寒气,太阳被云层遮盖,天地一片灰蒙。勤劳的百姓家中已经燃起白烟,饭菜的香味四处飘荡,空荡的街道逐渐热闹。

辰王府,庭园错落有致,红砖绿瓦,简朴中透漏着文雅,令人赏心悦目。

平日,劳作的奴才动作总会极尽小心,生怕吵醒了主子。而今日,全体奴才整齐划一的跪在府门外,各个秉着呼吸,生怕人头落地。

龙撵落下,御林军列站两排,太监跪地做脚踏。明黄的颜色逐渐显露,象征着箫国最顶级的权利。

"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在最前方俊朗的冷辛辰,微微低着头,姿态虔诚。

黄色纹龙靴子走到他跟前,手扶着他起身,冷辛辰抬头,眼前的皇帝已经四十多岁,常年操劳国事,忧心繁重,良好的保养也没有让他年轻,反而透漏出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苍老。

“辰儿,委屈你了!”皇帝面容愧疚,棱角不太分明的脸上带着天然形成的温和气息,和冷辛辰如初一致!

冷辛辰苦笑连连:“父皇严重了,皇兄能够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儿臣不委屈!”

皇帝欣慰的点了点头,大步朝前走去。

地上的奴才松了一口气,面面相觑之前,心中也确定了一个流言,不,是事实!

昨日,辰王纳侧妃,好心留宿醉酒的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却闯入新房,和侧妃一夜缠绵!

皇帝带人来到新房,房门紧闭,没有任何声音,可见他们还未醒。

刹那间,皇帝脸色漆黑一片,回头对冷辛辰道:“不要跟进来了!”

毕竟,是冷辛辰的侧妃。

冷辛辰点头,看着太监端着冷水站在一侧,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嘲讽。

好戏,这一刻才开始!

“碰……”房门被踹开,发出惊雷般的巨响,同时露出房内的场景。

太子殿下冷子夜压在衣衫不整的侧妃箫离身上熟睡,箫离露在外面的胳膊上布满了青紫的吻痕。这香艳的场面,早已不需要多说,昨夜,情况定然格外激烈。

“畜生!”皇帝低吼,胸膛不断起伏,全身威压让周围人瑟瑟发抖。

太监颤抖的上前,冰水倒在两人身上。

“啊……”太监还未来不及退下,那熟睡的人陡然睁开了锋利的眸子,重重一掌打在太监心口,太监身体斜飞撞在墙上,口吐鲜血,直接身亡。

这一刻,皇帝的脸色早已不足以用黑紫来形容。

床上的箫离,身体冷的颤了颤,密长的睫毛轻轻抖动,豁然睁开了刻入骨髓般恨意的双眸,却陡然愣住。

这,是什么情况?

她被冷辛辰一剑穿心,定不可能活下去,而且,压在自己身上的是谁,而那一身明黄的是皇帝?

陡然,脑袋疼的如同要裂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洪水泄闸般涌来。

一个女孩从有记忆到昨日嫁人,再到不甘受辱偷偷吞金而死,都清清楚楚的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宁云惜震惊的不能自己。

她借尸还魂了!

她没死,借尸还魂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原来上天还没有瞎,给了自己复仇的机会!

不是宁云惜的身份没关系,只要能报仇,只有能让冷辛辰血债血偿就好!

嘴角,缓缓的勾起舒心的笑,眼底闪现着无数的复杂,冷辛辰,谅你聪慧如神童,也定然想不到我宁云惜能够借尸还魂吧!

那么,就请你接受宁云惜用箫离的身份复仇!

漠然,箫离身体一寒,下意识的抬头,不由怔住,至今还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目光冰冷,隐含杀意,看自己的眼光就像在看死人!

他……想杀了自己?

怎么可以?自己还未复仇,怎么能死?箫离准备推开男人,脸却陡然绯红,她和这男人身上仅有一条被子遮住身体,而身上空无一物!

这……虽然自己上辈子成了亲,但是也未有和男人亲近的经历,这情况?

箫离心中郁闷,面容却是镇定,语气优雅,未有尴尬:“皇上,请您先出去,然后给我们找两身衣服,我们才能接受您的惩罚!”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御林军和冷辛辰在外等候,房内只有皇帝和太监,太监目光震惊,不敢相信箫离竟然敢如此对皇帝说话。

皇帝精明的眸子扫视着箫离,却见她不卑不亢,心中怒气刚想发作,却陡然冷笑出声,转身退了出去。

“太子殿下,你可以下来了吗?”房门关上,箫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面无表情的问。

太子冷子夜立刻翻身而下,好似箫离是瘟疫般避之不及。

箫离用被子遮住身体,脑中立刻分析情况。

第三章 辰王妾太子妃

根据身体的记忆,今年是箫历237年初春,而自己死亡的时间是箫历236年盛夏,中间隔了半年,而这半年,也发生了诸多情况。

宁王府世代守候边疆,被灭门之后,被查出通敌卖国的证据。赤胆忠心的门客和官员请求彻查,第二日却都神秘失踪,生死不知。这如当头棒喝,吓住了其他人,也再也无人愿做出头鸟。

毕竟,宁王府嫡系死绝,再也成不了气候,谁会再愿意搭上性命?树倒猢狲散,这原本就是人之常情。

宁王府从箫国建国之初就守护边疆,手握重兵,定然是得到了皇帝的猜疑,才会让冷辛辰灭了他们全族!

功高盖主,必定不得好死,从得知宋玄默是冷辛辰那一刻开始,箫离就已经明白。

可是,他们宁王府忠心耿耿,为了箫国抛头颅洒热血,以至于从最初的子嗣繁多到他们这代死的只剩下一儿一女,可依旧得不到皇帝的信任,落得全家被屠的下场!

更何况,茜儿还只有两岁!

往日的场景出现在脑海,箫离的表情冷若冰霜,眸子几乎染上血红。

没错,眼前的冷子夜也好,皇帝也罢,还有那冷辛辰都是自己的敌人!

她会报仇,一定会的!

而现在,首先是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她才有资格计划这些事情!

“咯吱!”

房门再次开启,太监拿着衣服放在一侧,立刻低头走出去。

冷子夜子顾自得穿戴,转身离去,未再看箫离一眼。

箫离上前,迅速将衣服穿上,立刻走出房门。

外面,太阳已经出来,空气中的冷意散了不少,却依旧没有任何温暖,有的只是刻骨铭心的冰冷。

冷子夜跪在地上,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却自带懒散,似乎未将眼前阵仗放入眼中。

皇帝坐在凳子上,脸色阴沉的仿佛滴水。

而箫离出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皇帝身后的冷辛辰。

冷辛辰就是宋玄墨,那个和自己发下一生一世一双人,黄泉碧落永不相弃誓言的男人!那个和自己拜天叩地喜结连理的男人!那个带着死士屠杀自己全家,连幼儿都不放过的恶魔!

指甲嵌入到肉中,掌心湿润,空气中迅速蔓延起淡淡的血腥气,就如那撕心裂肺的一晚,自己的所有亲人,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冷辛辰,冷辛辰,我恨你,恨不得食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离儿,赶快跪下!”冷辛辰对上箫离的目光,微愣之后,轻声提醒。

是这个声音,还是这个声音,温润的嗓音,柔和宠溺的语调,以前,自己最爱的声音,如今,竟然是如此令人恶心!

膝盖缓缓的往下落,箫离俯首跪下,嗓子里一片铁锈味,几乎涌出来。

记住,她给仇人下跪没关系,因为她会让他们一一还回来!

皇帝阴沉的目光看着眼前人,手掌重重拍在凳子上,除了冷辛辰之外的人全部屏息跪地。

“冷子夜,你个畜生,平日里你为所欲为也就罢了,但是这箫离是你弟妹,你怎么敢做出这有违人伦的事情?”

冷子夜鼻子中溢出一声嘲讽,抬头毫不畏惧的看着皇帝,吊儿郎当的问道:“那父皇准备怎么处置我?剥夺了我的太子位,给冷辛辰吗?”

“你……你,畜生!”皇帝气结,更多的是恼羞成怒。

“父皇,这里都是你的心腹,何必再惺惺作态呢?”冷子夜声调上扬。

“皇兄!”冷辛辰皱眉,疾言倨色中带着无奈痛心:“你是父皇最为宠爱的皇子,是我们箫国未来的天子,父皇也从未想过把皇位给我,你怎么能这么怀疑父皇呢?”

冷子夜嘴角含笑,不屑的看着冷辛辰,直接开口问:“你既然把这女人送到我床上了,又特意闹了这么大的动静,想做什么就赶紧做,我累了,没空和你们闹腾!”

“混账!”皇帝怒不可及,茶杯带水一起朝着冷子夜砸来。

冷子夜身形未动,任由杯子砸在额角,鲜血顺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滴落。

周围人未有任何反应,仿佛早就看惯了这一切。

低着头的箫离却是惊讶万分,太子冷子夜竟然敢这么做?

她生在边疆,对朝中事情并不了解,根据箫离的记忆,这太子似乎狂妄的不着边际,让人费解。

他们,到底怎么回事?皇帝怎么会允许冷子夜做太子,或者说,他怎么容忍冷子夜活着的?

皇帝喘着粗气,一旁的冷辛辰为冷子夜说着好话,箫离静静的听着,心里早就冷笑连连。

装好人,是冷辛辰的擅长之一。

第四章 圆房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箫离也未和辰王圆房,那就赐给你做太子妃吧!”皇上的声音冰冷。

“谢父皇赐婚!”冷子夜似笑非笑。

皇帝起身,恼怒的盯着冷子夜良久,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箫离勾唇,辰王的侧妃,应该说是妾,却做冷子夜的太子妃,这……可当真是侮辱!

不过,这似乎对自己非常有利!

冷子夜起身,自始至终未看箫离一眼,转身离去。

原本跪满院落的人,陡然见只剩下箫离和冷辛辰,冷辛辰上前,手刚刚伸出,只见箫离立刻躲过,慢慢起身。

“你在恨我没有保护好你吗?”冷辛辰失落的看着自己的手。

箫离身体一顿,冷冷的看着冷辛辰,他在问自己恨不恨?

他竟然还有脸问自己恨不恨?

且不说全家被屠之仇,他又哪一点对得起箫离?

“辰王,你手段高明,深不可测,但是也不要把别人都当做傻子!你辰王府明里的守卫,暗里的死士数不胜数,醉酒的太子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跑到新房里?更何况,我们还未醒,进来的可就是皇上啊!这板上钉钉的同时,毁了我和太子殿下的名誉,真是妙计啊!”箫离声音嘲讽,用尽全力控制住心中奔腾的恨意。

她怕,怕自己冲上去杀了他,怕自己让他死的那么轻松!

所以,他爱的,她要全部毁去,他想要的,她就让他求而不得,她一定要让他经历和自己一样的痛苦和绝望再死去!

“离儿!”冷辛辰似乎是没有想到箫离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深情的眸子看着她,立刻解释:“昨夜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本王便让奴才们跟着一起高兴一下,才有了这么大的疏忽,但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本王……”

“哈哈……”箫离大笑,眼泪都流了出来:“辰王,身为男人就应该敢做敢当,你这个样子,真让我看不起,这一刻,我真庆幸昨天进去的是太子殿下!”

冷辛辰皱眉,面露几分不快。

“辰王殿下,我曾一心一意想和你白头偕老,从未有过二心,但是你却……”箫离深吸一口气:“自始至终都是你欠我的,我从未亏欠过你半分!上天是有眼的,你在做,它在看,总有一天,你会把欠我的全部还回来!”

话落,箫离转身朝着院外走去,他们之间,只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冷辛辰凝着眉,神情略带恍惚,刚才,箫离的神态和语气怎么会那么像那个女人?

“哈哈……”冷辛辰笑着摇头,自己真是疯了,那女人都死了半年了,尸体还是自己下葬的,怎么可能是她?

若她真的在自己眼前,定然恨不得将自己挫骨扬灰。

一路上,箫离慢慢的走着,所有人都在低声议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皇帝驾临的消息早就传的人尽皆知,自然她和冷子夜罔顾人伦通奸也已经坐实!

人言都说可畏,但对自己这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又算什么东西呢?

一辆黑色的马车突然挡住了箫离的去路,箫离慢慢的抬头,只见马车中的中年男子面容刚毅,看着箫离的目光几乎喷出火,压抑着情绪依旧嘶吼出声:“混账东西,你去哪里?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赶快给我上来!”

箫离眼眶一热,眼睛瞬间红了,慢慢的爬上马车,却是一把扑进了男子的怀里,痛苦出声:“爹……”

箫国手握十万兵马,一生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大将军,箫离的亲生父亲,箫忠卫!

箫忠卫身体僵硬,满心怒火瞬间消散,这丫头自小便不和自己亲近,看到自己就束手束脚,如今怎么会大胆的扑倒自己怀里?

瞬间,箫忠卫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大手抚摸着箫离的背部,铁骨铮铮的汉子声音温柔的别扭:“离儿,你告诉爹爹,是不是辰王冤枉你的?”

箫离连连摇头,手上力气却是更大。

记忆中,箫忠卫总是对箫离横眉冷竖,逼迫她学武功,还总是责罚她,久而久之,她就越发不与箫忠卫亲近。

而如今,自己透过那些画面,却是看清楚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万般宠溺和疼爱。

“爹爹,对不起,以前都是离儿任性,不懂事,不懂的爹爹的良苦用心,让你失望了。”箫离的眼泪落下,打湿了箫忠卫的脖颈。

宁王,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如同箫忠卫一般,疼爱宠溺自己!

这,是上天对自己的另外补偿吗?

箫忠卫叹息,更是心疼女儿,女儿虽然任性妄为,但是却对冷辛辰一片痴心,怎么会背叛他呢?

第五章 妹妹为难

更何况,若是没有辰王的放纵,醉酒的冷子夜也不会……

“离儿,不要哭了,都是爹爹没用,没有能力保护你,让你受了委屈!”箫忠卫的声音充满后悔无奈。

“不!”箫离松开箫忠卫,连连摇头,乱七八糟的抹干眼泪,笑容中带着庆幸:“爹爹,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如果我昨日真的和冷辛辰洞房,那我才真的会痛苦而死!”

她恨他入骨,又怎么能够忍受他触碰自己?

如今状况,阴差阳错,却深得自己的心思!

箫忠卫惊讶,不解的看着箫离,刚想开口询问,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将军,小姐,到家了。”

万般疑惑,箫忠卫终究压下,自己率先跳了下去,又把箫离扶了下来。

将军府!

牌匾大气,府门巍峨,两座石狮子如同门神,神圣不可侵犯!

两人走进府,院落宽敞,奴婢却稀稀疏疏,的确是记忆中的模样。

“离儿,娘亲的乖女儿。”远处,由丫鬟扶着的美艳妇人一路匆忙,直接把箫离抱在怀里,嚎啕大哭:“离儿,乖女儿,你受委屈了!”

箫离面色不变,这女人是王淑芳,将军夫人,但是却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是箫忠卫的原配夫人所生,而王淑芳是继室!

记忆中,王淑芳对待她极好,做错事情从不责罚,从不逼迫她学习任何东西,而且还教会她如何打罚奴仆!

嘴角勾起淡淡嘲讽,箫离不着痕迹的从王淑芳的怀里退出,重活一生,她自然眼更亮,心更明,万万不会再如上一世一般受人欺骗!

“好了,离儿刚回来,你不要吓到她。”一旁的箫忠卫满意的看着王淑芳,淡淡提醒。

王淑芳连连点头,立刻搀着箫离的胳膊,眼泪不断往下掉,仿佛受辱的是她。

箫忠卫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进宫一趟,你照看好女儿。”

“这么多年了,难道将军还对我不放心吗?我可一向是把离儿当成我的亲生女儿对待的。”王淑芳美眸闪动,声音委屈。

箫忠卫点头,放心离开。

箫离心中冷笑,若不是这位将军夫人的‘宠爱’,箫离也不会是京城有名的性格残暴的草包。

“哎,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就要嫁给太子了呢?太子每月都要变成怪物吸食人血,伤到了你可怎么办呢?”王淑芳拿着帕子擦着眼泪,满脸哀愁。

“母亲,你说什么?”箫离不明所以。

平日,这身体的原主目光全然放在冷辛辰身上,丝毫没有注意过冷子夜,最多也就是知道冷子夜为人张狂。

王淑芳叹息,开口道:“十五年前,五岁的太子殿下去他国为质子,五年前回来的时候就染了怪病,每月月初会变成尖牙外露,指甲锋利的怪物,要吸食十个人的血才能恢复正常呢。”

箫离低着头,她的母亲宁王妃是神医世家,因为哥哥不喜欢医术,母亲便传给了自己。宁王府灭门之前,她经常打扮成男子上街为人诊治,几年下来也有了神医之名。

而自己听着王淑芳的描述,怎么像是中毒?

而且,冷子夜的性格明显是像破罐子破摔!

箫离心里闪过计划,如果冷子夜真的是中毒,那么自己不介意好好替他医治,毕竟,冷辛辰志在皇位,这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吗?

况且,宁王府的灭门案,皇上定然不会和忤逆的冷子夜商量,他也不算是自己的敌人!

"姐姐……”

突然间,身后传来一个柔弱无辜的声音。

箫离回头,女孩身着粉色长舞衣,墨发高束,两侧璎珞轻轻摇晃,衬托的白皙粉嫩的皮肤更加光洁,一双黑黝黝的水光潋滟双眸轻轻闪动,便已勾魂摄魄。

好一个美人!

箫离心中赞叹,她见过各色各样的美人,有的温柔,有的野性,而眼前这个,纯真可爱!此种女子,才更容易让人放下心防。

她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王淑芳的亲生女儿,箫玉!

“姐姐,你还好吗?”箫玉上前,轻轻握住箫离的手,满目心疼之色。

“没事,我很好。”箫离轻轻一笑。

记忆中,这个妹妹并不和自己亲近。

“姐姐,妹妹知道你受了委屈,你若是心中难受,那就哭出来吧,我们是一家人,无论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要一起面对的。”箫玉语气真挚,掏心掏肺的话,当真令人感动。

箫离淡淡一笑,却也无奈:“我不难受,更哭不出来。”

“好了。”王淑芳打断她们,看着箫离心疼道:“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也累了吧,先回去休息吧。”

箫离点头,大步离去。

身后的母女对视一眼,露出弧度相同的笑容。

结束,哪会有那么快呢?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