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四军在南京城下的战斗

国家人文历史2018-12-05 10:25:33


文丨萨苏

选自《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2月上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将按《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的公示》处理


1942年1月5日,新年刚过,太平与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无缘,一列满载日军军火的列车从南京风驰电掣般开出。日军在滁州一带的独立混成第十二旅团等部队正等待着新的弹药补充。然而,列车到达乌衣以南十公里处,一声巨响,十几节车厢便如翻身的火龙滚出铁路。


在抗日战争中,打击日军控制的铁路线,是我国敌后抗战武装的一种常规战术。新四军打出这样的战绩并不稀奇,要知道,电影《铁道游击队》的主题歌就是新四军老战士吕其明所作的呢。问题是这次袭击的地点未免有些令人惊讶,位于安徽滁州汊河镇,距离南京城仅仅十五公里。从今天的南京浦口区算起,则只有不到十公里,开汽车不过踩一下油门的距离,是不折不扣的“南京城下”。



《华中特务工作秘藏写真帖》


特务拍照见证新四军战功

这个疑问随着原日军特务曹长野渡的相册浮出水面而得到答案。


野渡,1919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他1940年被征兵进入当时的日本陆军独立步兵第五十六大队,并被派往中国作战。1945年战败后定居于名古屋的野战后专心研究历史,是日本战国时期桶狭间之战的权威学者。


在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国力差距,中国士兵往往连杂粮都难得一饱,可日军普通士兵常带有相机,他们留下了大量照片。这些照片除了被日军官兵用来炫耀“武功”之外,也为抗战历史留下了证据。


梶野渡便是这样一个携带了相机的日军士兵。值得一提的是,与大多数日本兵在投降时丢掉了影集不同,梶野在1944年获得一次难得的休假而返回日本老家,相册被带回家。几十年后,他和爱知大学的文化学者广中一成一起,以这部相册为线索,完成了自己的回忆录。这部名为《华中特务工作秘藏写真帖》的著作由彩流社在2011年出版,其中包括了梶野渡本人对在华时期的回忆。


在《华中特务工作秘藏写真帖》“张山集之战”一章中,野如是描述这场令他终生难忘的战斗


“滁县东侧是来安县,这里是新四军游击战十分活跃的地区,特别是县城东北方的张山集,是中共来安委员会所在地,是新四军的主要活动据点之一。1941年5月28日,驻扎在乌衣的(独立第56大队)第一中队奉命对来安的新四军实施扫荡,在张山集的小高地与据守对面山顶的新四军部队发生了战斗。野作为中队长的传令兵参加了这次作战,在当天夜间奉命转到在小高地顶部设防的第三小队。29日晨,天空逐渐亮出白色,大约五点钟,正卧倒在小队长身边,对正面之敌作防御态势的野等,突然遭到从背后迂回过来的新四军游击队奇袭。野迅速出隐蔽动作,游击队打来的子弹和投出的手榴弹仍使他身中六创,重伤濒死。仰仗战友的拼死掩护下,才将野救护下来。”


日军因死伤累累被迫撤出战斗。这次发生在张山集的战斗规模不大,在中方资料中也有记述。击伤野渡的应为新四军第四旅第十一团一部,他们交战的地点在安徽省来安县张山集老油坊的小砂山。在这场掩护来安县委突围的战斗中,有九名新四军战士战


野负伤后被送到浦口的野战医院,经过彻夜手术从体内摘出了三块手榴弹破片。尚未摆脱危险,他被送到南京陆军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直到五个月后才能够出院归队。这次负伤使他落下了终生残疾,再无法随队进行长距离行军。因祸得福,他被派往后方,并被提升为四河子据点的警备队长,奉命担负津浦铁路四河子段的防卫任务,并对附近中国村镇进行“宣抚”。


根据野在书中提供的地图,四河子据点位于南京浦口车站和滁州乌衣车站之间,即今天滁州市来安县汊河新区一带。这里和南京仅隔一桥,可以说除了户口簿上写着安徽,其余基本由南京托管,镇上都是南京的企业新四军爆炸日军铁路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被侵华日军占据的南京报恩寺


无名“铁道游击队”之谜

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在新四军的战史中,这段时间炸毁日军列车,切断津浦线的作战仅1月5日一次,但在野任职于四河子不到四个半月的时间里,仅被他拍摄到的新四军在这一路段炸毁日方列车就有五次之多,还至少有一次未遂的作战。


野拍摄的照片来看,这五次袭击中除了1月5日列车完全翻覆外,还有两次显然是车头被炸,车头和煤车翻倒在路轨之外,还有一次应该是列车中部被炸,车头依然保持在铁轨上,但随后的几节车厢撞在了一起。另有一次被炸毁的车厢上显示有日伪“华北交通株式会社”的标志,这个简称“华铁”的日本公司其实很多中国人都熟悉,因为《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就是在“华铁”干地下工作的。


不过,至少在南京城外,新四军似乎不是通过铁路内部的地下人员来破坏日军列车的。那次未遂的袭击显示了新四军袭击日军铁路的手段。野的照片显示,新四军是通过在枕木和轨道下埋设炸药包实施爆破的,炸药包用与矸石颜色相近的席子包裹,远远望去很难发现。照片上还依稀可辨引爆炸药所用的电线,据此可以推测新四军是使用电发火装置控制远程起爆,来完成破袭作战的。这说明新四军内部可能有相当合格的技术人员参与作战。


其实,如果认真研读历史,会发现新四军在南京附近活动并不是稀奇的事情。从1943年起,新四军第二师的师部就设在与南京只有一江之隔的来安县。但是,津浦线是日军连接华东占领区与华北占领区的交通大动脉,南京城又是汪伪政权的心脏,新四军在南京城下几个月间连续五次炸毁列车,切断这条铁路干线,其作战频率之高,活动之积极的确令人惊讶。


说起来,对于新四军的袭击,四河子警备队的日军不是没有警惕。野回忆,刚刚到达四河子据点的时候,他注意到铁路两旁都拉设着铁丝网,周围一片荒凉。这是因为日军担心新四军借助附近民家发起攻击,所以下令烧掉了铁丝网附近的所有民房。



1938年10月, 新四军第三支队在安徽皖南马家园抗击日军


个人义气不足以改变家国立场

与那些顽固的日本老兵不同,野从军前在针纲神社担任神官,其间读了很多书,对于军国主义的一套不怎么信服。所以他在回忆录中写道,铁路两侧五百米之外便是中国抵抗军的活动区域,四河子据点只有六名日军,每次出去巡逻,野都有一种命悬一线的恐惧。


这促使野苦思冥想对抗新四军的方法。最后,终于被他无师自通地找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新四军一定是得到了当地百姓的支持,在他们的帮助下才能把游击战打得如此出神入化。


于是,野“广交朋友”,希望他的这些“中国朋友”成为对付新四军的耳目。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和伪政权官员热烈交往,通过所谓“宣抚”活动接触中国百姓,还别出心裁地从日军的供给部门弄到一批肥皂,分给附近的村民。一时间,野的朋友大增,有一些也确实对他很讲义气。


然而,春节刚过,又连续发生两起列车被炸事件,到现场勘查的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四河子警备队的警戒范围包括四公里的铁路线,这两辆车都是在这个范围以外归属十五师团的警戒区域内被炸的,但距离野负责的警戒范围只差四十米。


这未免有些太蹊跷了。偏巧这一段铁路旁的村子是野常去的地方,村长与野很是“投缘”,野认为他是个坦诚而且对自己有义气的人。


带着被欺骗的愤怒,野找到了这名村长,既是要追究铁路被炸的事情,也是要责他“不讲义气”。然而,这位村长不愧是个坦诚之人,见到野后理直气壮地承认是自己领新四军去炸的铁路。野如是记载此后村长的讲述:“村长认为要是就地炸铁道便是在野先生管辖的范围里面了。可是该干的还得干啊,怎么办?结果,村长把新四军带到我的警备队警戒范围外面去动手了。”或许,村长真的把野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但是,个人之间的感情,不足以改变人的立场。


梶野的感叹让我们明白,新四军能够纵横金陵城下,靠的正是保卫国家的坚定信念,与百姓的水乳交融。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

就长按二维码赞赏一下吧!



29

Jun,2015

《国家人文历史》陪你进步每一天
国历文创
iPhone6、iPhone6plus手机壳
“朕实在不知怎么疼你”系列礼品胶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国历原创产品

↓↓↓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