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京都,奢华体验不露声色

环球旅游周刊2018-04-15 09:44:56



不比国际大都市东京,作为日本沿袭着传统气质的古都,京都鲜有林立的高楼,无论商店、民居还是公共设施,都是矮矮的几层,显得十分低调和娴静。住在京都,有酒店、旅馆和民宿等几个选择,它们规模不一但却异曲同工地继承着京都的城市性格,大气内敛,专注细致。京都是一个会让人想要认真生活的地方。

国际酒店,融汇西式与和风


京都有一条著名的鸭川,在城市中寂静地流淌,许多历史事件都曾发生于此,如今的河畔是当地人晨练散步休闲的好去处。而在鸭川的沿岸,二条的位置,坐落着一家将西式与日式自然拼接的国际集团酒店——京都丽思卡尔顿。与京都站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酒店的四周有各样的店铺,也有小众的景点,出行方便,环境也静谧。


设想中本以为京都的酒店便应是日式的服务,没想到为我们打开车门的却是一位身着浅色西装的欧洲男子,后在交谈中得知,他来自于以酒店管理而著名的瑞士。前台、餐厅、茶室与走廊,散布在酒店各处的工作人员都是由日本人与西方人组成,将东西方文化编织得天衣无缝。


酒店的外观建筑与内部摆设亦是如此。从下车到大堂要行过一段室外连廊,此处有日式的庭院与流水设计,尤其夜晚时分点起昏黄的灯,日本古都的深邃感跃然眼前。通往大堂的最后一道关卡是一扇不透明的向两侧开闭的感应门,行至跟前门便倏地打开,大堂中来来往往的人、热闹又安静的场景映入眼帘。大堂中有日本传统的松,有扑鼻的熏香,将前台、等候处、茶室、阅读间等地相隔开的全是隐隐约约的竹编板,浓浓的和风扑面而来。


客房的构造有些奇特,玄关与浴室并行而立,由梳洗台的一面墙隔开,洗手间藏在穿衣镜后面,保证隐私的同时增强室内的纵深感。浴室的地板由一条条木头铺成,渗水功能极好,墙壁上雕刻着缤纷的落樱,茶几上摆着松,墙上挂着日本书法,屋中有胶囊咖啡机,泡一杯日本茶,走到阳台上俯瞰鸭川,这样的夜晚再美好不过了。


酒店的餐厅依旧遵循着东西结合的理念,这里有两间餐厅——日餐厅与意大利餐厅。最出人意料的是,在意大利餐厅中有一处百年老屋,典型的传统和室,四周是纸质推拉门,楣窗上有精美的浮雕,脚下踩着榻榻米,据说这是从别处整体迁移过来的,极具年代感,而在这里吃上一顿意餐,倒也不觉得有任何奇怪。


酒店的另一大特色是丰富的活动,提前预约便可参与。清晨8点半,踩上一辆单车,沿着鸭川堤岸飞驰,与晨跑的人擦肩而过,那感觉太惬意,假装自己是当地人,体味当地人的日常生活,旅行的深度便又增加了一层。工作人员与你相伴而行,讲解日本独特的交通规则——日本没有划出来的自行车道,单车有时在机动车道上,有时则可以在行人道上骑。这一趟晨游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下鸭神社,虽然不比金阁寺和清水寺那般出名,但不被嘈杂人群打扰的这里,才是京都最本真的样子。


而与京都国立博物馆只相隔一条马路的京都凯悦酒店,则被京都各大名胜所包围,乘公交车很快就能到达清水寺,距离国宝级古寺三十三间堂也只有几步之遥,可以说是一处“枢纽”了。



典型的日式建筑同京都国立博物馆的西化外观交相辉映,走进酒店便像是又换了一个世界,墙壁与天花板尽是凹凸有致镂空花样,四四方方棱角分明,充溢着满满的和风。而在通往电梯间的途中,又遇见了一座发动机样式的艺术雕塑,代表着工业,这样的元素在酒店中还有许多。


客房的墙壁上有团花、松柏、水波纹等样子的日式刺绣,桌上摆着抹茶味的糖果,拉开窗帘便能看见特别设计的日本庭院。后同工作人员聊起来,她告诉我们,酒店外围一共有两个庭院,一边是水庭院,一边是石庭院——用石子做出水波的样子,也就是日本著名的枯山水。这两个庭院环抱着酒店,无论是从客房、餐厅的窗,还是走廊的玻璃墙,目所及处都能望见庭院,尤其在名为“东山”的日餐厅,庭院被圈进圆形的窗棂中,瞬间像是被压制成了墙上的一幅挂画。


与东山日餐厅相通的是酒吧,将餐厅与窖藏室隔开的墙壁,有的由碎瓷片组成,有的则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铜铃,每一面墙都不同,墙上的每一个物件也都不同,据说这是按照日本古代贵族宅院的装饰习惯来布置的。



酒吧也有几进,一个房间套着一个房间,每转动一次视线,入目的墙壁都令人惊讶,有工业元素,有各式各样的锁,最深处房间的墙壁居然是用许多本旧书堆叠而成,同行的朋友笑着打趣问,可不可以把书抽出来看?酒店的工作人员赶忙否认说,不行不行,那样墙会塌掉。


清晨时分站在酒店门口,便能迎来上班上学的人潮,放眼望去人数众多,但不拥挤也不喧闹。马路对面的京都国立博物馆门口,一早就排起了等待入馆参观的长队。从属于国际酒店集团的凯悦就这样安然地伫立着,完全融进了京都繁华而寂静的氛围中,没有丁点的突兀感。

老馆御三家,京都独有的极致奢享


对京都的旅馆有一定的了解,是从一部名叫《鸭去京都》的日剧开始的。剧中年轻的女主人公因母亲病逝,回家继承一直由家族经营的旅馆,表面看上去平凡无奇,却从细节见功夫,工作人员的态度与服务、馆内的摆设与用品,客人从入住到离开每一刻无不在体验着最低调的奢华。见微知著,这些精致的细节令女主人公震惊,同时将京都这座城市无微不至的生活态度演绎了出来。


听当地人说才知道,京都最有名的旅馆当属“御三家”,即柊家、俵屋和炭屋。柊家与俵屋对门而立,皆为两层楼的木质结构日式旅馆。“柊”是桂花的意思,因此柊家旅馆中的摆件、器皿和浴衣上都有桂花的图案,仿佛能闻见淡淡的桂花香气。



柊屋是由家族经营的老店,代代相传,至今已是第6代传人,馆内的家具和摆设经年累月已经变成了古董一样的存在。据说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对柊家青睐有加,这引得后世许多书迷前来体验。


而相比柊家,俵屋存在的时间更长,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是京都最古老的旅馆,被选为国家有形文化财产。数百年来,俵屋曾历经过多次翻修。在第11代传人佐藤年时期,邀请著名建筑师进行改装增建,便成就了如今的俵屋。



隐没于巷中的京都老旅馆,气定神闲地伫立了百年,没有张扬夺目的外观,胜就胜在店家无微不至的照顾,小巧的餐具盛着精致的京料理,袖珍得让人爱不释手。柊家选用季节性盛产食材制作而成的高级怀石料理,还于2011年获得米其林一星评价。


御三家的另一家炭屋,最为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茶,在此能够体验到日本正宗的茶道,和其所蕴含着的艺术与精神。位于京都中心区域的炭屋,馆内房屋保留着茶室的摆设风格,料理亦是精致的,不同的是盛放食物的器皿,全部是日本著名的清水烧。


旅馆与民宿,小小门脸别有洞天

如果你不想花太多钱在住宿上面,那么就选择旅馆和民宿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尽管没有御三家那么奢华,但店家所提供的服务同样贴心,在这些小店依旧能够见斑窥豹,体验日式旅馆的别样风味。


在距离京都站不远处的深巷中,有一家名为“樱”的民宿,因为入住的外国背包客很多,会给人一种青年旅舍的错觉。但望见老板提着茶壶跑来跑去,为等待办理入住或离店手续的客人倒茶,就觉得这里还是与青年旅社十分不同。店门口像一众日式店铺一般挂着布帘,立着一盏柔光灯,正门不会通宵敞开,如果你回来太晚,就要轻手轻脚地从侧门进去,每一位客人在办理入住的时候,前台都会悄悄告诉你侧门的密码。



进门处的一片墙壁是书架,上面有旅游指南、明信片和很多有趣的小玩意,还有一个挂满了牌子的木板,小牌子上写着门牌号,牌子一面红一面绿,红色一面上写着“IN”,绿色的一面上写着“OUT”。每晚回来都要记得去“翻牌子”,让店家知道你的行踪。



民宿的房间不会很大,屋内铺着榻榻米,柜中有被褥用来铺床,两人住一间就足够了,三人挤一挤也是可以的。店家为客人准备的睡衣是日式浴衣,洗完澡在房间角落里,亮起一盏与店门口相同的柔光灯,心里泛起的温馨感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而在京都有名的景点祗园附近,与八坂神社一墙之隔的是一间名叫“柚子屋”的旅馆,临街的店门十分狭小,还要向上爬一段蜿蜒的微微有些陡峭的石阶,才能到达店内,如果是从街上大步流星地走过,都不太能意识到它的存在。



我们是在逛完八坂神社之后误入柚子屋的,猎奇地想要看看其中的样貌,身着青色和服的老板娘见状赶忙迎了出来,说已经客满,不预约的话很难有空房,然后恭敬地递过来一叠资料。



据说柚子屋就像它的名字所讲,是柚子主题的,店中有许多柚子元素,吃柚子怀石料理、泡柚子浴,浴后还可以穿着浴衣夜游八坂神社,不亦乐乎。


京都西北部的岚山,是秋季赏枫好去处。而在这岚山的深处,坐落着一所依山傍水的私宅般的旅馆——星野。我们是在去大悲寺的途中偶遇了星野,当时院门紧闭,让人当真以为这是一处私人宅邸。院落的围墙不矮,看不大清其中的构造,只能窥见整体的轮廓。



意兴阑珊地继续上山,不料下山时却撞见有船靠岸,在船离岸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见有个站在岸边的人,身着西装革履,远远地朝着船的方向鞠躬,想必他应该是这旅店的工作人员了。而我们这才明白,客人都是早就预约好的,要在商店街附近的码头上船,一路乘碧波漂流,从喧闹驶向静谧,自然会有人在“家”门口恭迎你的归来。

——————————————————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不错,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发送给你的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1. 点击标题下方的“环球时报•环球旅游”订阅我们
2. 查找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环球旅游”订阅我们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