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京都-大阪 美食之旅

陈江带你走天下2018-10-03 09:38:49

呵呵呵,金秋送爽,国庆假末,陈江带你走天下的陈先生来了。

 

题外话,拖了这么久才更新本文,实在是有愧江贝贝和大家(江贝贝目前正坐在陈先生的左边监督陈先生,还嘟囔着“我真是良苦用心~~用心良苦啊~~”),在此特向江贝贝和各位关注本公众号的朋友们致歉-我来晚了~

 

言归正传,这次我要和大家分享一下江贝贝和我在京都和大阪的三餐体验,希望能为大家以后去京都或大阪旅行提供一些用餐参考。江贝Comment:本着陈先生性格比较龟毛,相信经过他的验证,一定会是值得参考的评价。】

 

一、吉兆岚山

 

吉兆岚山的当日午餐和晚餐并无不同,因此在江贝贝的计划下,我们将前去体验吉兆岚山的时间定在了到达京都第二日的中午,作为打响京都米其林三星之旅的头炮。

 

吉兆岚山位于京都大堰川北,离岚山热闹的渡月桥十字路口往西大约二、三百米的距离。公共交通的话,嵯峨野线、岚电岚山本线(最近)和阪急岚山线都有岚山站停靠(京都的小火车很有意思,每天江贝贝和我都是在各种小火车之间换来换去),只是从祗园区域过来的话需要换乘,时间大约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

 

吉兆岚山的店招不是非常的显眼,不如左右店面,也没有店员在门口迎客,江贝贝和我是在完全走入庭院后方才有一年轻小伙出来接待。庭院不大,小石子铺设的地面,似乎也没有假山园景,简简单单的,却又不似普通民宅,硬要说的话,好比古代走累了歇脚随身一坐来碗凉茶的店。

 

简单的问好和预订确认后,服务员(一位欧巴桑,但看起来应该不是某乎上说的老板娘)提醒了我们要穿袜子(江贝贝早有准备),对于我这种汗脚,这个要求真真切切的造福你我他。

 

欧巴桑引我们进了一间房间,出乎意料的大,甚至有文艺表演的小舞台(我猜拨个琴拉个胡类),江贝Comment:从来没听说过日本人表演是拨个琴拉个胡的但几乎没有装饰。地板上铺设的全部是席子,编织很是考究。纸拉门(不知道是襖还是障子)外过道对面的另一房间内,几个欧吉桑似乎喝的很开心,只是听不懂日语,不晓得他们在说什么。


一如第一日晚在虹夕诺雅,左手边一样有张烫金的菜单记载着午餐内容。凭良心说,在最后的甜点之前,除了金枪鱼刺身的入口即化让人略感惊艳外,其他的只能说维持在水准线,谈不上好吃,但也挑不出毛病。直到江贝贝的抹茶红豆冰沙和我的是红豆冻上桌,第一口入嘴,那感觉就是赛车跑圈,一开始并驾齐驱,最后一个弯道直接拉出甩后面一脸,于是我俩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小酒彻底干掉,哈哈哈。

 

虽然本次京都的每一家店都赠送了鱼碗红豆饭庆祝江贝贝和我结婚纪念(在虹夕诺雅的通知下,似乎他们都以为我们是来渡蜜月的哈哈哈),【江贝贝Comment:这可都是我通知虹夕诺雅的】但只有吉兆岚山配上了竹制的红白装饰。欧巴桑说红白在日本意寓吉祥,我问是不是传统如此,就像一年一度红白歌会,欧巴桑连连点头,但我感觉她没听明白我在说什么,哈哈哈。

 

将近两个半小时后,江贝贝和我在欧巴桑和年轻小伙的目送下离去,为了验证是否直到拐弯看不到,【江贝贝Comment:陈先生的龟毛性格显露出来了~】江贝贝和我厚着脸皮多次回头,结果大家一直鞠躬来鞠躬去,直到都看不到。没有云层的遮挡,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有一些微醉,湍湍川流、和风耳语,和江贝贝相互勾搭着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惬意不过如此。

 

如果说只能选一家,吉兆岚山值得一去。

 



二、菊乃井

 

早有耳闻菊乃井,这次我和江贝贝前往的是位于八坂神社和清水寺之间的总店,时间计划在到达京都第二日的晚上。

 

由于下午到傍晚连着先后赶了伏见稻荷和清水寺(这里一定要提醒下计划前往这两个地方的朋友们,虽然他们离得不算远,小火车京阪本线坐坐也就十到十五分钟的样子,但如果是先稻荷和清水,下了小火车后要走上一段路,尤其是最后要爬山,因此建议分为两天或至少一个在上午一个在下午为妥),再加上从吉兆岚山出发去稻荷时已近三点,我们两次电话菊乃井更改晚餐时间【江贝贝Comment:要不是我一直催陈先生快一点,我想那天晚上我们应该可以给菊乃井打n次电话更改时间~】。


草草逛完清水寺,凭籍着Google Map(不得不说,这玩意真的是谁用谁知道,但是同样也要承认X度地图也是在不断的进步),江贝贝和我在落日余辉中,沿着一条又一条的木屋小路左拐右拐的下山,直到昏暗的路灯在尽头不见(照片P过,所以看起来像是在白天),右转弯,才看到本店的样子。


菊乃井的本店外面看起来不大,但店里的走道上上下下,穿梭过数个包间后才来到我们的包间,期间端着餐盘的欧巴桑也看到有四、五位的样子,想来是要更多的包间和欧巴桑才能满足越来越国际化的趋势(厚厚的菜品说明书的开篇介绍语云)。

 

包间不大,大约是中午在吉兆岚山的包间一半大小。因为有了对比,我得重点批评一下菊乃井本店,虽然欧巴桑每介绍一道菜之后都会再翻到菜品说明书的当页让我们在仔细看这道菜所用的材料,烹饪的方法和涵义(想来是取悦,哦不是让洋大人领略怀石文化),但每一道菜都只能说是在水准线之下(各位可以想象一下,比如这次米其林上海中的部分中餐馆),其中有道海胆海带鲍鱼(记不得是不是强肴了),虽说是豪爽(巴掌大的鲍鱼),但真的是腻得吃不下,本来还抱有着最后的甜品是不是能一举翻盘的期望,但最终破灭了。鱼碗红豆饭,虽然很感谢,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掩饰内心的失望,如果要我说,一颗星都不值当。不知道是惯例(商业推广?)还是欧巴桑看出来我们的不满意,离开的时候,她说,餐巾你们可以带走作为礼物。【江贝贝Comment:所以我对分店特别多的餐馆,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抗拒~所谓物以稀为贵~还是有点道理的~】


我们应该是当天最后离店的客户,五、六个欧巴桑集体欢送我们离开,这次,没有再回头。

 

嗯,一定要评价的话,南新雅,大家懂哇。

 

三、瓢亭

 

江贝贝说,老公公我带你去吃早餐,米其林三星哟,【江贝贝Comment:我尽挑便宜的请陈先生吃~审计的劣根性我算是尽显无疑了~哈哈哈】于是在到达京都第三人的早上,我们去了瓢亭吃早饭,对,就是那家据说很著名的在古代大家嗨了一夜后直接吃早饭的店,传说已有四百余年的历史。

 

在京都唯二的两次坐出租中的一次就献给了瓢亭(之前有听江贝贝说过日本出租车费的凶名,那感觉,坐一次就像要倾家荡产,【江贝贝Comment:一直看携程那个旅游群里面说日本出租车贵到吓死人~于是我这么一个不爱走路的人也不敢轻易打车~要不是陈先生那天坚持~我可是万万不敢啊~可是打了付钱的时候~心中就是~额~我被忽悠的淋漓尽致哇~于是为我前几日走过的路深表后悔~】但实际上也还好嘛,虽然贵了些,但真的是人工服务),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以服务见长,司机把我们送到了瓢亭厨房的门口,搞得我们两人鬼鬼祟祟的闯进去,厨房的工作人员赶忙把我们“赶”到正门。


果不其然朝食人很多,江贝贝和我在焦急地等待中,我又龟毛的指出,“看,虽然都是一次性筷子,瓢亭的筷子就是不如吉兆岚山和菊乃井的,无怪价格便宜~~”,而江贝贝则看着隔壁两个日本女子把瓢里的粥全部喝完,羡慕的说道,“日本姑娘真能吃~~”。

 

待早餐端上桌后,我才想到,原来瓢亭,是不是就是“瓢”亭,三个碗层层相叠,就是个葫芦样子。白粥平淡无奇(也许就是它本来的意义),芝麻酱腌的小酱菜倒是很有一番风味,糖心蛋么,口感一般。其余,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了。


 两个人,玖仟円,嗯,也算是米三的卖点。倒是吃完后两个人在树影斑驳下慢慢走回主干路的过程很是不错,遗憾的是,没有蝉鸣。

 

四、太俺

 

本来我说,到了大阪就随便走走,既然号称“天下第一厨房”,当然就是走到哪,吃到哪,不用刻意。但是,江贝贝仍然悄悄的订了太俺作为此次京都-大阪美食之旅的收官【江贝贝Comment:因为我知道陈先生肯定会给我买买买~所以先定个饭店~准备重重的酬谢一番~吼吼~】

 

太俺在长堀侨东的一条小巷里,若是从心斋桥走的话,怕也是要半小时左右的时间。相较京都的传统,太俺简直就是朴实,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家没有故事的店(某乎上说,这家店拿三星,争议很大)。

 

店堂很小,除了巴台式餐桌大约十三、四张椅子外,另有一张桌子可另坐六、七人的样子。江贝贝和我约摸着晚上七点的样子寻到店里,只剩下四张空位,老板娘很是热情,老板(应该就是主厨)是个欧吉桑,就在巴台里的操作着,一个小工负责上菜,另一个小工(可能是老板的儿子)负责给老板打下手。

 

一如它看起来的风格,太俺的料理也是朴实无华,尽管我没有吃出网上传的食物本来味道的感觉,它自家酿的梅子酒倒是非常好喝,只是老板娘笑着说没有容器所以不对外卖。【江贝贝Comment:必须多强调几次!那家自酿的梅子酒特别好喝!!!我点了一杯又一杯~喝不够的赶脚~】烤物倒是可以称赞下,一道烤牛肉,一道烤鱼,老板侧背着我们操作的时候,有那么点严肃的感觉。

 

坐巴台的好处就是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厨子的操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老板在教小帮厨怎么处理蟹肉,然后叫小帮厨把处理好的蟹肉放在盒子里后用保鲜膜盖起来。小帮厨始终都没有把保鲜膜盖的很平,盒子的末端总会有些褶皱(但对盒子里的蟹肉没有任何影响看起来),几次尝试重新覆盖后终于放弃,我也长舒了扣气,“哎,还是差那么点啊~~”,老板回头一转身,走过小帮厨身后又突然停下,脸色平淡的指了指盒子,嘴里说了几句,小帮厨只得又将保鲜膜重新覆盖,这次终于没有褶皱了。那一刹那,我想,也许就是因为如此吧。

 

客人离开的时候,老板会放下手中的活,和老板娘到门口送别。一开始我和江贝贝还在猜,是不是熟客,但是当我们离开的时候,虽然有晚了那么一会,但老板还是一样和老板娘到门口送我们,尽管只是简单的告别,但那个时候,老板露出了整晚为数不多的笑容(也许每一次客人离开时都是如此,但他有些害羞,在就餐中有次我称赞他做得不错,他也是腼腆的笑笑)。

 

我只记得老板的衣服上绣有名字(具体记不清了),这个大叔,无论天赋,确实用心在做料理。

 

五、意外的发现-虹夕诺雅

 

虹夕诺雅在帮助我们预定上述这些餐厅的时候,回复了我们一封邮件,说请务必在酒店中享用一顿怀石料理,他们的也很好吃,于是江贝贝和我秉着给人面子的想法,且确实到没有预定到“未在”,就答应了酒店。

 

酒店的这顿安排在了到达京都第一天的晚上,从祗园结束一天行程的我们又哐啷啷地坐着小火车紧赶慢赶的回到岚山,月色下的渡月桥很安静,小车送到酒店的木门,山阶上已然亮起了烛光,而餐厅只在树后露出小小一角。

 


先付、八寸、向付……,这是我第一次领略怀石料理,初尝只觉得先付和八寸出乎意料的新鲜,其余,我和江贝贝说,“只论味道的话,但凡用些新,只有我大中华的菜馆才能拿星”。但是,直到离开大阪,回过头来仔细想想,超过吉兆岚山的食材新鲜程度,保持在水准线的烹饪水平,“也很好吃”,有那么一点点的焦躁,但是藏在下面的,却是那份自信,很年轻,一如他们的侍者。


平易近人的价格,【江贝贝Comment:价格是不平易近人的~只是物有所值~】渡月桥的安逸、岚山的幽静,虹夕诺雅的“食堂”,绝对值得一去。

 

每一个人的味蕾都有所区别,对于食物的敏感度亦有不同,很难说这道菜或者那道菜就一定好吃,很多时候,记忆都是会骗人的,只有那一瞬间的感觉最是真切。我想,怀石料理并不能代表日本料理的全部,也不一定是日本料理的最高水平,这几家店也未必能代表怀石料理,然而见微知著,但凡我大中国的厨师能够用点心,无论是烹饪的技巧、食材的多样化(在相同的时节,无论食材的新鲜度多么的重要,每一家店的菜居然都是一个路子,不管做得再怎么精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简直就是不思进取),单从味道拿星,不是件难事。当然,从这次米其林上海来看(江贝贝和我花了168大洋支持),还是点评有时候更靠谱一些(巴黎的三星店也是这德行,一个时节的套餐居然都是一个路子,让人难以接受)。

 

整体而言,白天的用餐感觉比夜晚好很多,容易放空,是故条件允许的话,尽量预定在中午。

 

最后,有谁尝过“未在”,分享一下的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