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 | 悲伤时我好想喊你的名字

Camera2018-12-14 11:57:26

关注 Camera 会变美


要始终保佑孩童一般的初学者精神

因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日本,青森



“如果出生在不下雪的南国,我想我一定不会待在家里画画的”

——奈良美智


日本青森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位于本州岛的最北端,三面临海。它与纽约、罗马和北京处于同一纬度,根据纬度决定论,青森一定有震撼世人的地方。


日本,青森


果然,1909年,日本著名的作家、小说家太宰治在青森出生了。50年后,即1959年,一个叫奈良美智(Nara Yoshitomo)的小男孩也出生在这里。


奈良美智


他的出生日恰逢父母的结婚纪念日。日本作家濑户内寂曾说:“人在世间便相逢”。奈良美智的出生注定了他会与一个大眼女孩以斜视的眼神,在叛逆的人生道路上相逢。



反叛也快乐



读书的时候,奈良美智不算是好学生。尽管功课也不差,却以呆头呆脑,时常走神发呆显得与众不同。



国中时,又迷上了摇滚和西洋音乐,频繁出入于咖啡店和夜店,还有宿醉和被带到警察局的经历。



奈良美智说,那是堕落的快乐。

这句有点像他后来笔下大眼妹的信条——反叛也快乐



有一颗不安定的心是无法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的。高中毕业以后,奈良美智考上了武藏野美术大学。入学第二年,他将学费当作旅费,开始游历欧洲。



“这趟的第一次海外个人旅行,真是和现在的自己完全告别的一个里程”,那年,他20岁。


1983年,奈良美智再访欧洲。他发现,他的画作是可以根植于这片土地上的。

结果,他决定从名古屋移居与青森共享一片天空的德国。


大眼女孩



2000年,奈良美智带着东西合璧的大眼妹回到日本。



这个眼神中始终流露着不屑、愤怒和孤独的头大身体小的女孩,就是他内心的“叛逆”儿童。



她拥有西方人眼中的东方形象,在东方人眼里却很另类。



有人形容小女孩的眼神不怀好意。然而一个形单影只,遗世独立的女孩怎么还会有不怀好意的情绪,孤寂与不安令她多么渴望温暖!



奈良美智在女孩宣言中说:“我要向那些装腔作势的家伙,竖起中指开火。”



世界如此残酷,女孩们的勇敢显得脆弱又珍贵。



头扎绷带的女孩,贴了创口贴的女孩,边骂街边涂鸦的女孩,挥动小刀的女孩……



她们一直保持着战斗的状态,这不仅仅是自由的问题,我们都有权力向这个世界宣战,不需要在乎别人眼光。


在《奈良美智48个女孩》里,我们见识了“后青春时期”奈良美智的转变。



时间与岁月终于赋予了他与世界部分和解的心意。



有人问奈良美智,为什么大眼妹形象越变越温柔?好像不再坚强了一样。



他说,画着画着内心就变温柔了,笔划也温柔了。说得好听一点,我变成熟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我开始把别人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但我们依旧会记住他为这个孤寂的世界增添的色彩,用柔弱的个体力量去对抗这个世界的恶。


从一个人到很多人



这位从小就喜欢单独作画的艺术家,喜欢盖小房子。

他说那种被水泥墙包围的感觉,像极了学生时代的他。



把画钉在墙上,就成了最理想的展览空间。



但是如果没有他的小伙伴,只靠他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个展览的。



这和单独做事完全不同,需要一点时间适应,却能收获分享喜悦后成倍的快乐。



我不再画愤世嫉俗的小孩,她们依然孤僻,但不会稍纵即逝。因为我学到了如何与人互动,转变总比一成不变要好



奈良先生,谢谢你给很多人带来快乐。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