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被宠坏的贵族二代,而且还是个文盲

中危拯救办2018-08-09 12:05:12

人生第一次的地图炮,我献给京都,京都这个臭傻逼,真是发人深省。



1


有一个著名的事实,就是东京人和大阪人互相过不去。还有一个非著名的事实,就是京都人和全日本人都过不去


很早以前我认识一个京都女人,但我跟她肥肠不熟。


后来一个跟我关系很不错的东京人一天到晚都在黑她。我就说:“诶你干嘛老黑人家,人家挺好的啊。”


东京哥们跟我说了一句肥肠经典的话:


“你不要以为她一直在说敬语,她就是讲礼貌的。”




2


你有没有在职场上见到过那种特别装逼又一无是处的女性。(男性也有,但是女性居多)


就是,她穿着名牌衣服的大标品(一定是大标品),她高耸着下巴和她二两的胸脯,她胳膊肘靠内的那个部分,挎着同样大标品的包。她各方面背景听说都还不错,但你不知道为什么,她中午吃工作餐的时候,喝杯橙汁也要跟人说声Cheers.


她的语言也总是极度周正的,但能忍的都是Small Talk。


只要话题一大,就会愚蠢到令人发指。那咱先说Small Talk的事,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人,他们表现出来的讲文明懂礼貌都不是真的在讲文明懂礼貌,而是将这些事情视作体现自己“出身不错”的暗示。


侧面说,基本上,就是用这种看似亲善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出身与格调较之别人,是多么的优越。


怎么说呢,很像Bob Dylan的一首歌吧



3


你知道谁会喜欢京都吗?


他们随便看到一瓶红酒,随便什么酒,就脱口而出“红酒是要品的”。他们随便看到一壶茶,随便什么茶,就脱口而出“茶是要品的”。


为什么要品呢?因为那可是红酒啊!!!!那可是茶啊!!!


无论是啥,你在见到它之前的千里之外,想都没想,咣当一下就先跪下来,怀着一场“注定我要品一品”的心态来搞,那别人说啥也没用是吧。


只要感受到强势的品牌效应,就可以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怀揣着“注定要去品一品”的心态。这种人基本上很容易就可以妄自菲薄,更不可能指望他在人格上能衍生出什么领导力和创新力了。


习惯性把自我摆在一切的底端,屌丝都这样。





4


京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的感受:


几千个庙,值得看的只有金阁寺银阁寺,其余寺庙都不值得看。


京都金阁寺,建筑外部有金箔,怎么说呢,财富:直达永恒的美丽哈哈哈


宗教本来就是人幻想出来的故事(有关过度信仰宗教=物化自己,扭曲生命力的内容,请看我文末目录:《斗争意志原动力,侠骨柔情》)。那么你用看待艺术的眼光看待宗教的衍生品,主要就是要看创造性和想象力


如果你在印度看过印度教(印度人认为印度教和佛教大面儿上差不多)的宗教场所,你就会发现东亚国家的佛教衍生品的表现力真是弱爆了。更别提其它宗教的表现力了。


不要用“你没有发现美的眼睛” 来质疑我,美是有目共睹深浅都可看的事情。


没过过性生活的人,骑自行车颠两下也会觉得“这就是性高潮”的。


除了庙,京都还有一些别的啦。京料理,别扯淡了,没比别地儿的菜好哪儿去。艺妓也早就灭亡。


话说回来,二战以前祇園的艺妓是超级牛逼的。


为什么牛逼呢?《艺妓回忆录》里有一个很关键的解释:艺妓不是职业情妇、不是职业妓女、也不是纯粹的歌舞表演者,而是自己需要活成一个艺术品。


也就是说,日常生活中,每时每刻、一招一式都必须节制、体面。除了这种长期的自我压抑,还需要付出极度艰苦的礼仪、艺术、情商训练。当然,一流的艺妓,一定是集成一切京都美学理论的、最美的艺术品。


《艺妓回忆录》剧照。训练该艺妓的睡姿,以求达到睡而不动的优雅状态。要求躺在一个悬着的极窄的枕头上而不乱动。第二天早上醒来若是离开了枕头,头上沾了米,这把就是失败,由此可见,整个艺妓的生活,都是为了美而节制人性。


可也像《艺妓回忆录》里说的那样,在战败之后,状况如图所示


艺妓回忆录经典台词。战后的京都,真正的艺妓已经不存在,更多的是装扮成艺妓的样子的纯粹色情服务者。


别误会,我倒不是说京都色情行业有多发达(实际上完全不)。我是说,如今的京都,整个城市风貌大概如此,每个人都在吃二战以前的老本儿。以继承二战以前的古文明风貌为荣。并且,将所有的古文明风貌消费降级。


这样的城市,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6


有优越感的城市很多。同属日本,东京也很傲慢。


但是东京式傲慢有一个可以被人理解的理由:效率至上。每个人都很忙,步伐速度远超日本其它地区。


如果大家都这么忙,当然就不能跟日本乡下人一样,耕完地,就各家各户串门聊天,偶遇熟人就落实30分钟以上的寒暄,随便来一个问路的,只要田里不忙,就拉着问路人的手:“来来来我领你去啊。”


东京追求效率,问个路,对方手一指:“就那儿。” 说完就要继续赶路。比哪儿都要拼命活着。


因为追求效率,因此也更自我。日本公共交通一般都安安静静。到地方上,姑且还能跟人聊两句天。到东京,真在公车上跟同行者悉悉索索的,别人怒起来可能就要骂街了。


“下车吧你, 逼逼逼的。” 他们说。大快人心。

 

压力庞大的人,独处的机会是多么可贵啊。在东京公车上,你出声,你就破坏了别人仅有的独处机会(公车上的陌生人不算人)。


但你说城市属于谁呢?城市应该是属于建设者的吧。


没有创新力,没有建设者,就没有每座城市的经济和文化。


仔细想想,东京,那就是美国电影里未来的样子啊。建设这样魔幻的城市,就算傲慢也没什么可说的吧。


曾经的京都也是由建设者建起来的。几千个庙不是地里长的,祇園艺妓文化也不是土里蹦的。


谁也别觉得生在一片土地就拥有这里,城市之所以是城市,就是因为有建设者和创新者,因此,城市属于建设者和创新者。


要是北京真的像北京土著幻想的那样,那北京只有可能是个垃圾。


京都的傲慢感没有逻辑。京都的傲慢感是因为,我可是京都哦,背负着很多文化的京都哦。就像即使找不着工作的老北京也真心认为,110开头的身份证就是牛逼儿哦。




5


新的总是好过旧的。Modernization时代是一个坎儿。二战后,牛逼的国家都建设了自己的新玩意儿。


要说文化是软实力。最近100年,英国给了世界摇滚/哈利波特/贝克汉姆,美国给了世界华尔街/好莱坞/硅谷,日本给了世界动漫/游戏/各种新技术。


中国在最近100年给了世界啥?3000岁的孔子?


没什么人喜欢孔子。他太老了。孔子学院能有几个毛人,别意淫了。就中国传统那些文创那些IP,popularity搁地球数据里一对比,根本约等于0.


别的不说。没有夺目的现代文化,如今的地球人不会真的尊敬你。没有不断前进的文化,地球人会越来越不尊敬你。


说回日本。没有动漫游戏新技术打造出的超级现代IP,你以为那边儿半球的人会知道寿司艺伎和寺庙吗?


没有东京的今日,就没有狐假虎威的京都的今日。


美国人那会儿为了报仇,曾经咨询过文化专家,说:“我这嗷嗷的核弹,往哪儿扔。”


文化专家说:“别扔京都,京都的文化夺么璀璨啊,炸不得。”


没被炸,那是胜利者的恩典,看你现在姑且是可爱的,饶过你。有朝一日一个可爱的小碧池变成一个讨人厌又傲慢的老太太,没人关心你的死活。




6


京都的傲慢,是能感受到的。我在京都的这几天,无数的细节都指向京都毫无道理的傲慢感。


打车去金阁寺,老司机一口京都腔。自顾自开到巴士道,警察过来:“先生,您开到巴士道了,您不能停这儿。”


你猜怎么着,司机说:“车后面那俩外国人,他俩不懂。”


我俩不懂?我俩让你开巴士道的?——以及,你丫真以为我听不懂是吧。


如此的例子简直数不胜数,从潜意识里,觉得外地人、外国人,不懂他们的规矩。



7


最近一些日子,走遍了日本关西的一些城市。


大阪有名的是商人。鸟井信治郎,成立了三得利,建立了属于日本的东方威士忌体验,征服了日本国内,也征服了全世界——甚至是已经有深厚威士忌文化的欧美国家。安藤百福,泡面之父,在战后物资缺乏的时候,创造了便宜、耐放、顶饱的泡面,救助了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百姓的生命,也成立了活跃至今拥有过411个SKU的日清集团(旗下品牌包括日清、出前一丁等等)。小林一三(跟鸟井还是亲家),创立了日本阪急电车、宝塚歌舞团及剧场、日本第一家商务酒店、日本第一个站内百货公司、东宝映画、当然,还投资了黑泽明的《七武士》并且创造了哥斯拉!!!


参观大阪府池田市泡面博物馆,泡面之父的初衷是发明顶饱、耐存、便宜的救济粮。如今,日清集团已研发出411个SKU,成为超级泡面集团。


神户开埠150年,百货公司兜售的SKU不仅价廉物美,而且颇具海滨城市特色。更有名的是嫖赌业极其发达。黑社会当道,治安也还不错。进赌马场,高端的,一个造型精致的老太太,单手托腮,在赌马机上指点江湖,低端的,在赌马大厅填表。红灯区更不必说,有言称:“若你在神户嫖过娼,东京就是个渣渣。” 我们走过一个小型红灯区街,那都是老头在唱,旁边的小姑娘热烈祝贺和合唱。——这是一个让老年人也能释放生命力的地方。


奈良,流浪歌手的情人,跟京都一样,同属古都,同属佛教城市,但遵循的主要是内心的平衡,对于宗教地点和历史文物,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永远不少说,也永远不多说。


我此刻在宝塚。宝塚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城市。也就是上文所说的小林一三所创建的宝塚歌舞团所在地。这个城市极其文艺,以宝塚歌舞团为自豪,到处是宝塚歌舞团的海报。宝塚歌舞团于1913年成立,至今仍然红火,因为它没吃老本,每年从各种各样的历史故事、传说中获取灵感,开发更多的新的歌舞剧目。另一个IP是手冢治虫博物馆。手冢治虫是阿童木的作者,至今,宝塚车站的报站名背景音依然是阿童木BGM。但是手冢工作室也不吃老本,至今依旧佳作迭出。——传统如何真正的留存下来并依旧喜闻乐见?——永远在传统精神的根基下创新迭代。


宝塚歌舞团创始人与团员


日本这帮城市啊,就像个班集体。有的学生呢,目标是全面发展影响世界,比如东京;有的学生呢,学着做生意,就像大阪;有的学生呢,学着匪帮文化,打造欲望都市,比如神户;有的学生呢,学着唱歌跳舞力求永远喜闻乐见,比如宝塚;有的学生呢,主要寻求世俗之中的内心的平衡,比如奈良。


京都是什么,不事生产,天生傲慢,“你看,我奶奶的和服多漂亮啊”,不管那件和服已经有点褶皱,她坚持着傲慢的秉性,“你们都必须爱我,你们必须,如果你们不爱我,你就是不懂。”


那你说,这种人,这种城,它是不是个傻逼呢?永远不要去相信扭曲你生命力的东西,永远不要去迷恋让你崇拜过去的文化(这里的过去指过去本身,而不是过去对过去的过去进行的发展)。


并不是说,京都本身的文化不OK,曾经它也无比璀璨。这个事儿就像,你看很多古代文学名著,你可能都看不下去,因为它在如今的审美看来,或许是极其枯燥的。可是,它为什么伟大?因为它是当时的创新物,它开创了一个新的写作方法、主题甚至其它。但停留在过去,为过去骄傲,真是太垃圾了


如此想来,为毛全日本都和京都过不去呢。那是因为,京都这种赖不唧唧还自以为是的精神,跟modernization之后的日本不服输和创新精神,实在相去甚远了。


而日本,作为亚洲第一个发达国家,唯一一个能够和西方对话自如的国家,主观上完完全全就是因为不服输和创新好不。


讨厌京都。我朋友还推荐了我一本书,叫《讨厌京都》,京都人写的,听说很不错。







有关信仰宗教就意味着物化自己的观点,文章在此:斗争意志的原动力:侠骨柔情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