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一片京都风景,将“映出时间” 的工艺,偷偷藏在笔记本里.

火石奇莱2019-06-08 21:50:47

本文已获授权,内容转载自Voicer

(公众号ID:voicer_me)



DAILY INSPIRATION


「路过京都」

摘一片京都风景,偷偷夹在你的笔记本里。

干燥后,温水泡开,烦闷时服。


“很难拍得好吧?” 采访完结前,我把嘉户浩先生的唐纸作品置在窗前,希望借着阳光,将嘉户先生造的白唐纸的美感,尽量表现出来,不过就正如他所说的,有点难拍。


难拍,是因为每时每刻,以珠光颜料印刷的唐纸的色泽都在变化。云朵飘过,行人路过,阳光稍一被挡,它们便收起原来华丽的闪光,变得沉默而内敛。每个时刻都有各自的美,怎样用一张照片将之收编其中?





在还没有电灯的时代里,

人们是靠着透进室内的自然光线来感受时间的。



嘉户浩是京都少有自立门户的唐纸工匠,他的工房设于京都市内的西阵地区,取名为“かみ添”(Kamisoe)。



日本的纸工艺里有和纸及唐纸之分,大部分人都会将之混为一谈但其实和纸是植物纤维造成的纸张,纸张是主角;至于唐纸的主角,则是印刷,用由贝壳及矿石等造成的颜料,以木版印刷方式,在和纸上印上各种图案,成品便称为唐纸。唐纸的制作技术在千多年前的平安时代由中国传入日本,初时多用来作和式建筑材料,制成障子或名为“袄”的纸门。



“在还没有电灯的时代里,人们是靠着透进室内的自然光线来感受时间的。”嘉户先生说。


早晨的光、黄昏的光,还有月光……一天自室外透进的光千变万化,传统和式建筑的纸门上的唐纸温和地反射着光线,人们便是在这光线之中过着寻常日子。至于现在唐纸的用途则广泛得多,在かみ添里,就能找到用唐纸造成的信笺、明信片、小信封等等。



今年才42岁的嘉户浩,常被误以为自小便深爱日本文化,热爱传统工艺。事实上,他对工艺的兴趣,是直到他大学毕业往美国进修平面设计时才萌生的。人在异乡,猛然发现过往认为理所当然的事物,在彼方都被视为瑰宝。



枯山水庭园、北斋的浮世绘等等,被学校老师拿来当教材,原来自己国家的文化如此令人心动。毕业后在美国的杂志任职设计师,工作了五年,27岁回国后辗转加入了有近四百年历史的唐纸老铺云母唐长,开始时只任产品企划,后来学起唐纸制作来。





出色的工匠,

不是要制造出千变万化而崭新的作品,

而是能够在各种莫测的变化之中,

仍然能造出几近相同的制品来。



在店铺二楼的工房之中,嘉户浩为我示范唐纸的印刷方式。调好了颜料,为木版模一次又一次地刷上清水,让它吸满了水分,涂上去的颜料才会分布均匀,然后将和纸铺在木版上,轻扫纸张,图案便印在纸张上。



看似简单,然而纸张与天气都善变,纸张放久了会发黄,受潮后质感会有所差异,天气时干时湿,温度每天不同,出色的工匠,不是要制造出千变万化而崭新的作品,而是能够在各种莫测的变化之中,仍然能造出几近相同的制品来。



成为了唐纸工匠,但嘉户浩并没有远离平面设计。唐纸上图案的布局、考虑纸门安放的位置再决定应用的图案等,都需要平面设计的触角。


“在数码的世界里,只要把数据交给印刷公司,之后的调色工作只需交给技术员便可以了,但是唐纸的话,我便得负上最终的责任,这是极具新鲜感的。”




嘉户浩并没有守护传统文化的意图,对他来说,唐纸这门工艺并非等待别人立碑的历史,而是活生生的、与寻常日子相伴的生活艺术,他乐在其中地将之发掘,无心插柳地将之传承下去。




关于作者

林琪香,旅客,卖文人,现居日本。替港台杂志写旅游、设计、生活文章讨生活,最近开始写书,作品包括《好日京都》、《喵店长》。


Voicer线上杂志,每日分享生活与设计之美。 

推荐关注,请搜索公众号“Voicer”或扫描识别二维码。 





 ︱ 為自己的生活策展 ︱

 美   好   生   活   平   台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