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像京都人一样赏樱?

HitoriTrip2018-11-08 13:45:59




在日本,很多地方都可以赏樱,然而似乎没有哪个城市像京都一样,与樱花的形象如此般配。每到春季特定时间,京都市内就会因为樱花盛开变得水泄不通,为了避免堵车,此时应该乘地铁出行,在距离首个目的地最近的车站下车,然后把几个事先规划好的赏樱点连接起来,形成一条散步路线。


point1:避免路面交通

point2:以“线”而非“点”进行赏樱


在水边行走,或者移步山中,漫步古寺,京都的赏樱流仪,向来自成一派。在电影或者网络上,经常会看到有人在地上铺上蓝色的野餐垫,一边饮酒一边唱歌,这是日本的赏樱习俗么?至少在京都人看来,这种做法很不可取。京都出身的作家柏井寿认为,丑陋的蓝色餐垫与樱花相当不搭,赏花时唱歌饮酒,在京都人眼里,也是一种粗鄙行为。


“花应该静静地观赏”。


point3:赏花时不要喧闹


如果说以樱花作为城市的代表,东京大概是“吉野染井”,奈良或许是“八重樱”,京都的代表,是“枝垂樱”。


在水边、山中、古寺旁,种着很多枝垂樱,到春天一齐怒放,樱花树垂在水面上、点缀寺院的场景,正是最富有京都特色的画卷。街道具有流动性,散步时路过这些樱花树,稍作观赏后离去,将位置留给其他路人。


point4:不在一地久留


京都人赏樱,最初的目的并非奔着“花”而去。每逢花开时外出散步,路过古寺或道旁,恰好看到了意外盛开的樱花,在此驻足片刻,然后悄然离去。


这是符合京都人特质的樱风情。


接下来就从京都市民的休息处京都御苑开始,与樱花“意外”邂逅吧。




从地铁今出川站3号出口出来,徒步5分钟左右,穿过亁御门进入京都御苑,巨大的枝垂樱映入眼帘。


近卫邸迹是京都御苑每年最早开花的地方,过去属于摄政、关白备出的近卫家。这里的系樱非常有名,孝明天皇曾在此赏樱作诗,樱花的颜色接近于淡白,与名家庭园的气质格外相称。




来到东侧的学习院迹,这里过去有一棵百年树龄的老松树,约20年前,它被一场大风掀翻在地,如今已经枯死。本来树身也该随之腐朽,然而树干的空洞内又长出了樱花枝,并在每年春天如约绽放。几株粉色的樱花依附于树干上,我见犹怜,尽显自然和生命不可思议之处。




散步到御苑南西侧,出水口的梅林同样魅力十足。京都御苑除了赏樱,也是桃花和梅花的名所,3月中旬之前,在这里可以看到颜色丰富的梅花,然后是桃花的季节。御苑的花季,仿佛重现了《源氏物语》中源氏和空蝉在中川家相遇的场景,从794年平安京迁都开始,京都御苑一直在见证这座城市的历史。




有趣的是,问当地人京都御苑怎么走,对方难免会不明所以,表示自己不知道此地。多数京都人把京都御苑称作御所,实际上只有其中皇家居住的部分才叫做御所,正如东京江户城和皇居的区别。


离开御苑后向东散步,贺茂川鸭川堤都是不需要参观费,也没有时间限制的赏樱名所。


继续往东来到平安神宫,晚上宫内点灯时,神苑内的八重红枝垂樱倒映在水面上,倍显妖艳。“那片散落在天空尽头的红云,我已经等待了一年”,谷崎润一郎在《细雪》中曾描写过平安神宫的樱花,川端康成的《古都》中也曾出现,两大文豪喜爱的樱花场景,堪称平安神宫的地标。




向东北前进,接下来是哲学之道,这里的樱花以画家桥本关雪命名,称为“关雪樱”。在疏水道两侧绽放,樱吹雪之后的关雪樱,是一年中最美的时期。


京都属于北高南低的地势,所有的湖都是由北向南流,唯一的例外是琵琶湖疏水道。每年4月,花筏会从这里顺流而上,如果来到银阁寺附近,不妨驻足观赏“樱河”的美景。




逛到这里应该很疲劳了,可以在南禅寺附近的“菊水”稍作休息,这里以前是料理旅馆,汤豆腐非常出名,附近的蹴上铁道同样是一条很棒的樱花散步路。这里的池泉回游式庭园是京都著名庭园师小川治兵卫所作,坐在里面可以看到铁道上的樱花。




不仅是看花,了解花和街道的背景,结合作家诗人的文学作品,将自己置完全身于环境中,也许能增加一点“京都花见”的乐趣。


京都人说,樱花应该静静地观赏,这是京都花见唯一的极意。


ps:部分图片摘自网络



design by toki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