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念慈庵《妈妈的牵挂》总导演潘瑞芳:“拆谎”不为残忍和眼泪

湖南卫视广告部2018-12-05 15:30:38

来源:传媒一号

近日,记者对湖南卫视知名导演潘瑞芳做了专访,她曾经做过风靡一时的《变形计》,一度引发社会话题。从2006到2016,时隔十年,她重走温情路线,心系《妈妈的牵挂》,关于亲情,关于90后,她又有何不同的见解,让我们一起来聆听潘瑞芳与《妈妈的牵挂》背后的故事。


记者:做《妈妈的牵挂》初衷是什么?

潘瑞芳:首先,我们做《妈妈的牵挂》这档节目,希望在孩子与父母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希望孩子看到节目之后,能够想想父母亲的牵挂,多沟通,哪怕过得不是很好,孝道还是要去遵循的。妈妈看完之后,能够更加地理解孩子,对孩子放心,让自己安心。


其次,之前做《变形计》记录了很多90后,是叛逆的。我们就在想,难道中国90后就是垮了的一代吗?在《妈妈的牵挂》中,我们会选取一些励志的90后,他们刚刚步入社会,算是新兴人类,面临很多状况,甚至都不能很熟练地化解。他们不一定都很艰辛,但一定百折不挠,也许他们过得也很小资,但我们只是把他们的生活方式传递给大家,把他们自身的乐观向上、自豪与骄傲告诉妈妈。最终告诉观众,90后是奋斗的一代。


最后,做这样一档节目,是要在中国的孝道传统下,追逐老龄化、90后等社会潮流,我们也希望做一些良心作品,做更多更好的纪录片形式的作品。



记者:孩子之所以报喜不报忧,就是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但节目中一味地拆穿“谎言”,会不会很残忍?


潘瑞芳:拆慌之后,为的是能够建立起一道沟通亲子情感的桥梁。不是为了拆穿而拆穿,更不是为了赚得一把眼泪。


我们常常不愿意把不好的方面告诉父母,其实,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家人都想知道。妈妈的想法是,“不好的,没关系,一起克服;好的,我们一起分享”。实际上,孩子在外漂泊,妈妈应该更多地了解他的苦处。


这个节目更多地是去理解刚刚进入社会打拼的孩子。孩子的一些小动作,就像手划伤了,别人不会在意,但是妈妈就会牵挂,妈妈会很在意。所以,一方面能够让孩子要记得有一个家,记得有妈妈的牵挂。另一方面,我们在节目的后半段,会把孩子的优点展现给妈妈,让妈妈放心,安心。



记者:在选择每期的主人公以及明星嘉宾时有什么特殊的考量吗?


潘瑞芳:我们选取的主人公,一定是有自己的人格魅力,积极向上的。就像我们问第一期中的送花小丑,“你觉得过得怎么样啊”?“我觉得挺好的啊!”即使我们觉得他过得不是很好,对此导演会很感动。就像在《变形计》中我们看到留守儿童,背着一大筐的柴火,我们问,“你还好吗”?他们会说:“我还好啊!”这种感觉其实是差不多的。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一档节目把正能量传递给大家,做电视还是要做一些良心作品,这种题材可能收视率不会很高,但是台里的领导很有情怀,一直在坚持,也希望能够带给社会一些正能量的故事。


在选择嘉宾的时候,也希望他们是走心的,而不是娱乐的,希望他们在陪妈妈的阶段做自己,展现自己的本色。五位嘉宾,在生活中接触都很真实。李锐深受孩子与妈妈的喜爱;大王不矫揉造作;黄国伦有不一样的奋斗史,他的儿子也是90后,所以他对90后应该做什么很有自己的见地;杨紫和孔舒航更不用说,大家都很喜欢。但是,节目播出之后,嘉宾很容易被认出来,所以,后期嘉宾会变化,我们会根据不同的题材与主人公选择不同的嘉宾。



记者:明星观察团在节目中起什么作用?


潘瑞芳:他们的作用是特别重要的,他们除了要做自己,拆穿谎言,还要在主人公与妈妈见面上做一些精心的设计,这方面,他们都很积极,有时大家为了制造一个见面的惊喜,甚至会出现争论,其实也是蛮拼的。我们希望通过他们的设计,妈妈能够看到孩子的优点,让妈妈的牵挂变得少了,让妈妈的自豪变得多了。




记者:这种小题材的平凡的故事,如何在叙事,画面及氛围上,激发人的情感,积蓄力量?


潘瑞芳:《变形计》只要达到观众与主人公有情感的沟通即可,而《妈妈的牵挂》要做到位的话,要疏通主人公、妈妈与观众之间的情感关系。


其实,在节目中存在三种不同的声音,妈妈的心声,孩子的生活也就是摄像机带给大家的声音,代表导演组的也就是嘉宾们的声音。如何让三方的话都让观众听到?三线并行,再糅杂,一条最重要的线索就是亲子线,是穿插在里面的,那就是无论妈妈在哪儿都是牵挂孩子的。包括观众,从屏幕中看到的是妈妈的喜怒哀乐,实际上,我们是追随妈妈的视角,追随妈妈的情绪,来看节目。



记者: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观众的情绪达到高潮?


潘瑞芳:我们在前期的选题方面,与妈妈的沟通做得比较细致,妈妈最担忧孩子的哪些方面,我们就会展现哪些。比方说,有一期中妈妈自己是个裁缝,但是为了省钱,给孩子做的衣服永远都是不合身的,她的牵挂也是围绕这件事儿去做。另外,妈妈很担忧孩子创业的工作压力,我们就展现孩子面对这些压力,是如何化解的,邀上几个创客回忆当年更苦的日子。所以,我们会在前期做非常足的工作。节目后期,有妈妈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我们就会跋山涉水把她接到孩子打工的地方,把妈妈的牵挂在节目中展现出来,最终的目的,是让妈妈安心地回家,不再牵挂。

更多精彩内容

敬请关注

湖南卫视快乐传播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