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事:京都三叠

胶片的味道2018-12-05 14:00:40

作者:Eliot


「千里迢迢追逐了一场枝梢春雪,同时,也没能避开拗性子的春雨……」


静香珈琲〈SHIZUKA COFFEE〉


〈SHIZUKA COFFEE〉


那晨,肥云在天空踟蹰,慢慢走也汗落纷纷。


时刻将午,再不能挥霍分秒。眼看雨歇的侥幸无望,如何不情愿也只好打起伞出门。不是太早就是太晚,毗邻旅宿年逾七十载的朴旧珈琲店总是缘悭一面。


这回,因着偶雨反而时机恰好。


才入座,一桌香港旅客刚巧离去。邻座,貌似师辈,一杯黑咖啡伴着,翻书页写笔记。门上铃铛叮叮,邮差入内递信,轻声细语几句,柜台女侍掩嘴呵笑两声。掌店的银发老婆婆一身的端庄花色,浑饱提包在侧,好像随时可以出发赴宴去。偶而佝偻着步伐窄仄砖道间一点一点来回收拾杯盘,有时门前店后邻人熟客温柔寒暄,间或理理书报架之外,还要擎起小圆镜补补妆容。娇小的她,大概是那空间里最忙碌的动静了。


坐了一段时候,云瘦了一些,伞暂时用不着。雨后的街道深了颜色,千本通路口怒艳的树花也添了一丝仿若泪过的姌袅气息。


鸭川河畔


〈喜欢胶卷相机的女孩〉


追逐了一场春雪,也没能避开拗性子的春雨。


那时节,恼雨不过自讨没趣。看它华丽无悔纷飞的姿态,大概是一年份的心事只能说给寂寞听的关系罢。


在国立博物馆外附设的纪念礼品店里,拣选了一张仿佛即景创作的明信片。显然外面迷蒙的潮湿并非偶然。帮我们结帐的销售员,清丽短发,唇齿间软软的话语含着笑。她发现我们沉沉垂在颈项上的相机,像遇见同道中人般,喜出望外。


含羞带怯到兴味盎然,她聊说起自己多么无感于数位影像,又是多么耽恋胶卷的质地。 B身上的是PENTAX我的是CANON,惯用NIKON的她还细数起其他曾经产销过胶片机的经典厂牌。虽则素昧平生,但因共同热衷的物事,心近了,话便分外投机。


留意过她襟前的名牌,可是记性向来衰弱,那名字已是脑子里失焦的画面。也罢,错记不如不记。然而,我不时刻惦记也偶而要想起,旅途中,那陌生的相遇却彼此契合的会心一笑,又一笑。


暮晚之际


〈美术馆、夜樱和暮色时分〉


应该是第二日。


雾雨初歇,空气里饱满的水份让人略有不耐,像一首迂回如呓语的长诗。


尽管美术馆入门券索费不赀,仍不绝你一窥现代艺术祭究竟的欲念。展区动线上的每道转折点,都守候一名馆员。除了一式的制服,还有一致的态度,温柔而坚决,遵循的方向不容分岔,好像偏离了规划路径,展览的完美性便要毁于一旦。


古典素雅的建筑意外之大,一区接续一区,仿如误闯失去时间向度的虫洞。


绕啊绕转啊转,时而著迷流连也有走马看花。彼时只字未提,但乍遇那个酷似大师安藤忠雄的背影确实让我暗暗陡然一惊。嗯,我肯定是被他头顶的发型制约了。出得美术馆,两腿弹簧疲乏般酸软,暮衣遮披,白日小家碧玉的樱朵,在霓光注视下添了艳彩浓妆,清纯破功,简直妖(孽)冶了。


返途,信步前去地铁站。路上一处街口拐了弯,砖道空荡,红灯横阻的车子数秒呆等,身后闲散的三两行人尚未赶上来,我略有慌张地擎起相机,顾不得焦点清晰,只一心念着要摄住自以为的魔幻时刻。


〈京都:浮光掠影〉


京都駅


岚山一隅


今出川通


细雨樱途


上七轩夜步


胶片的味道:letsfilm

WebSite: http://letsfilm.org

Weibo:@胶片的味道

WeChat:letsfilm

个人微信号:letsfilms


回复“投稿”查询投稿问题

回复“任意关键词”即可收到网站相关内容


合作信箱: cooperation@letsfilm.org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