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从东京到京都,一个中国人眼中的美好日本

成全参考2018-11-23 13:54:21

编者按


从东京到京都,日本十日纪行,摘七日与大家分享。似攻略的游记,像游记的攻略。最大的感悟不是你看不惯我又比不上我的矛盾心态,而是边行边记,旅行中的学习,让体验与分享都更有意义。


D1

初识东京


在中国,发去日本旅游的朋友圈是一件有危险的事,掉粉不必说,朋友反目也是极有可能的。所以照例:钓鱼岛是中国的。

 

这次是从成都辗转无锡,借道上海飞东京,冠冕一点说是缅怀一下曾经工作过的江南,骨子里还是因为恐飞想飞行短一点。南禅寺、寄畅园、太湖,都蜻蜓点水了一下,老婆无感,我也觉得无味。过去讲物是人非,其实中国的城市大多人物两非了。

 

上海飞东京,时长两个半小时,落羽田机场。东京,就是过去幕府时代的江户,取江河入海口之意。日本国的发展,就是从九州到东日本,从接近中国向拥抱海洋的历史。羽田机场比成田机场更加靠近市区,搭乘快速铁路到滨松町(640日元)换乘JR线到新桥(130日元)。都说日本的出租车贵,轨道交通其实也不便宜。

 

入住银座的Ginza grand hotel,大约1000人民币一晚的酒店,房间不到9个平方,朋友说已经比他们上次住的要好。抵达酒店已经是晚上7点,随便在酒店楼下找了一家日式快餐店,两份盖浇饭两份面条,四人约6400日元,400人民币。

 

吃完饭街上游走,东京的大商场几乎都是晚上八点关门。第一印象就是穿戴时尚的职业男女,一水的黑色丰田皇冠车,精致洁净的建筑与街道。每一个接触的人都很和善,但是这个民族却始终让人充满矛盾与复杂的心情。日本漫长的历史贯穿着分裂、割据与强权,战争绵延千年。骨子里的好斗尚武,让今天这个和平笼罩的民族,依然深埋着菊花与刀的复杂根性。

 

D2

浅草大祭


筑地的海鲜市场据说已经搬迁,但知名的大和寿司却依然是每天5点开始排队,我们9点过赶到时排队的长龙已经蜿蜒成了贪食蛇。一条狭窄的鱼肆小巷,分布着四五家寿司店,排着四五条等待用餐的长龙。大和是吃不上了,选了最短的一条队伍,一份混合的海鲜刺身饭,大约2000日元,100人民币出头。那五彩缤纷的各种食材,光是拍照拉一下仇恨,都值回票价。

 

从筑地乘大江户线至大门,换乘浅草线,今天的主要目的地,浅草寺。

 

浅草寺的大门,就是著名的大灯笼:雷门。穿过长长的各式小店、纪念品大街,浅草寺就在尽头。寺庙最早兴建于公元628年,缘于一户人家偶然打渔捞起的5cm左右的观音佛像,寺庙因而得建。日本佛教的兴起,始于公元600年左右圣德太子的大力弘法,之前两度遭遇厄运,彼时有此因缘,也是躬逢其盛。

 

也是我们运气好,正好赶上每年一次的浅草寺三社大祭,每年五月第三周的周五开始。长长的祭祀队伍浩浩荡荡从雷门如,身着江户时代的各式传统祭祀服饰,肃穆而过。头顶骄阳似火,舞妓妆白如雪。

 

浅草寺不远处就是东京的地标,晴空塔,专程去买了几个晴空娃娃的星座公仔,并没有上去。晚上再去了东京塔,中层观景台900日元(60元人民币),要再上去,加700日元。

 

从晴空塔出来的时候,意外路过一家叫“鳗禅”的鳗鱼饭店。店面虽小,在门外就看得出好吃来,一搜果然是家名店。只卖鳗鱼饭,现杀现烤,一份饭要等一个小时,价格3500日元,约合200多人民币。但是,足以忘掉今日所有。

 

佛教文化,尤其是禅文化对日本影响甚深。日本全国70%的人信仰佛教,而自明治推崇神道教以来,日本的僧人便可娶妻生子,坏处是再无持戒清净,好处却是佛教义理深入民间,不仅影响了花道、茶道,对日式的建筑、景观、时尚、美食同样影响深远。

 

D3

女人天堂


东京匆匆而过,去往大阪。

 

地铁到东京火车站,转JR新干线(东海道线接山阳线)至大阪,沿途经过富士、名古屋、京都,全程2个半小时,票价每人约900元人民币。相对于东京属于关东地区,京都大阪一带京畿、近畿区域被习惯称为关西地区。东京的地铁交通错综复杂,城际新干线也完全公交化,要搞清楚哪条线路、如何换乘,对一个游客来讲任务艰巨。没有诀窍,多做功课勤动嘴。

 

告别高楼林立的东京,大阪更加的朴素、生活化与慢节奏。作为日本的第二大城市和西日本的商业中心,大阪市区极少高楼,多为低矮的建筑与狭窄的街道。这大概就是很多中国游客将其作为日本旅游枢纽站的主要原因。

 

多人旅行,行程就是搞平衡。今天满足了男人的人文历史,明天就轮着女人的逛街购物。对付过一顿午餐之后,女人们便直奔心斋桥商业区。

 

道顿掘、心斋桥一带是大阪最具活力的商业街区,林立的免税商店,拥挤的各色人群,什么是最好的翻译工具?money。随着实力中华儿女的涌入,中国人导购随处可见。解决了语言问题,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女人肆意挥洒她们的败家天赋。

 

蟹道乐的分店开满全日本,产于北海道的帝王蟹膏腴肉美,在东京忍住没吃,因为道顿掘才是总店。疲惫的一天之后,我老婆的一句话精准的总结了这顿盛宴:空洞的饱腹感。人均消费约300元人民币。饭后去吃著名的PABLO芝士挞的抹茶冰淇淋,反而是今天最满足的记忆。

 

饭后瞎转悠,大阪真正的美来自那些富于创意的小店和充满发现的小街。大阪的街道,绝大多数宽度在8米左右,即使是东京这样的大都市,多数街道也不超过10米,完全是适宜步行的尺度。网格状的道路十分密集,几乎没有封闭社区。12年前,万科请日本的设计院做魅力之城1500亩的规划,傅志强将之切分无数的小块,人车混流的街区,小尺度的街角绿地。那时他所强烈诟病的楼间距、大尺度、人车分流,我虽从理论上认同,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东京的人口密度超过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大阪也非小城。中国的城市已经在硬件上完全不输国际都市,但是规划理念巨大差距,对人生活方式的影响,却浑然而歧路依旧。

 

D4

奈良名园


大阪其实是个没有太多历史的城市,关西旅行的精彩之处还在京都、奈良。这些城市从大阪出发均不超过一个小时车程。

 

近铁大阪难波站有发往奈良的列车,普通、急速都是不到40元的车票,全程约45分钟。特急贵一倍,时间短5分钟,一种神奇的存在。

 

奈良在公园8世纪左右是日本的首都,史称奈良时代。彼时中国正值盛唐,奈良城的里坊式规划,寺庙建筑,均仿中国制式风范。奈良所有的景点都集中于奈良公园,沿着风景优美的公园绿道,花上一天游走、驻足、欣赏,然后忘记。游览遗迹如同观赏侘寂的园林,看完什么也记不住,只依稀能想起那些沉寂的斑驳。

 

依水园是奈良公园的精髓所在。日式园林师法中国古典园林,都崇尚虽由人作,宛如天开。但是园林终究是三分工匠、七分主人,中国文人大隐于市,造景也是讲究隐:挡景,障景,框景,移步换景;见山水,见天地,见四季。所以多是叠石理水,曲径通幽,四季繁花各有不同。日本深受禅文化影响,对侘寂之美推崇备至。禅者清净、极致、朴素,使人生定。日式园林植物必选松柏、苔藓、红枫;小品多用佛龛、水磨、水车;莲花以外几乎不种花卉,榻榻米之上,向园而坐,追求一种涅槃寂静的精神呼应。

 

奈良公园不只是有侘寂园林,不只是有东大寺、兴福寺,对于更多专程前去的人来说,满公园随处可见的梅花鹿,以及买一袋鹿饼干喂鹿子的乐趣,在离开之后很久,大概都会成为最深刻的记忆。

 

从东京到京都,明日京都。

 

D5

千年都城


日本的天皇万世一系,首都也是千载一城。奈良时代之后,从第9世纪开始,一直到1868年,日本的都城一直是京都。而1868正是公认明治维新的开始年份。

 

大阪地铁御堂筋线的淀屋桥站连接京阪线,发售前往京都的特急列车,抵达七条站票价410日元,全程55分钟。经过连续几天的艳阳高照之后,京都一整天都零星飘着细雨。游览这样每条街道都流淌着悠久历史的古城,细雨比艳阳更能还原城市魅力。

 

伏见稻荷大社,算是京都最壮观的景点,也是LP(Lonely Planet)排名第一的推荐。所谓稻荷大社,就是祭祀稻谷和粮食之神的地方,是属于日本神道教的寺庙。

 

伏见稻荷大社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红。红色的大殿、红色的千本鸟居、红色的围栏灯龛。中国的寺庙建筑虽然也用红,但是多为沉着的暗红。像这样浓烈而艳丽的橙红,在稻荷山同样浓重的青山绿林映衬下,反倒显得更加庄重神秘。

 

投入200日元的硬币,写一条自己祈愿的平安符;或者同样的价钱画一块狐狸形状的许愿牌,都是充满小感动又有趣的体验。不过这些都比不过排着长队去举许愿石的乐趣。投入5元硬币(只能是5元硬币),许一个愿望,然后举起许愿石。如果这块石头比你想象的轻,你的愿望就会实现。amazing?是真的。

 

LP上的攻略写着:千万不要把它想得超-级-重!

 

晚上入住京都晴鸭楼,非常著名的日式旅馆,有着130多年的历史。花费也是不菲,穷家富路,来都来了。

 

入夜,在酒店泡过温泉,窗外雨声绵密,终于可以轻松一下。

 

D6

禅的精神


预定了早上8:30的早餐。热情的店家老奶奶像机器一样精准的8:00准时敲门,提醒我们起床梳洗。30分钟后,一桌高颜值的早餐便摆进了房间。日本的民宿主人大多过于客气,一直不停的笑,一直不停的鞠躬,一直不停说分不清日语还是英语的话,我们只好笑着尴尬的点头,然后一脸茫然。

 

京都三面环山,一条鸭川向南,也属钟灵毓秀的帝王之所,传说当年选址京都也是有风水的考虑。今天我们去往的是东山南部区域。

 

清水寺,衹园,青莲院,是这条线路的核心景点,但是却都不同原因的感觉索然无味。清水寺人潮汹涌,衹园与成都的锦里宽窄类似,而青莲院当我们走到时已经大门紧闭。反倒是早上等朋友时,顺道去看了附近的三十三间堂与京都国立博物馆,让人深受触动。

 

三十三间堂,因其正面一字排开的三十三根承重大木柱而得名,门票人均600日元。大殿内1000尊高大的千手观音铜像分列两侧,中间一座坐姿千手观音是日本国宝。另有四大天王、天龙八部各大护法雕像陈列于前。三十三间堂不允许拍照,那种震撼是每一个游览京都的人都不该错过的。

 

也是巧合也是缘分。从三十三间堂出来,对面的京都国立博物馆正在举办禅学主题展,门票1500日元。三层宽大的展厅详细展示了禅宗在日本发源、传播、发展的历史。

 

日本的佛教也包含诸多宗派,大致中国有的如天台、净土,在日本也是主流,但论影响力之深远,都比不过禅宗。主题展的海报主题图,是描绘慧可法师立雪断臂的故事,大致可从一个侧面反映禅宗对日本人的影响。

 

达摩祖师面壁闭关,慧可立雪求法,请达摩开甘露门广度众生。为表决心自断手臂,达摩始收为徒。接着有了也许是禅宗史上最著名的那段对话——

慧可问达摩:诸佛法印可得闻否?

达摩说:诸佛法印非从人得。

慧可:我心未宁,乞师与安。

达摩:将心来,与汝安。

慧可觅心不可得,说:觅心了不可得。

达摩说:吾与汝安心竟。

——我已经给你安心了。慧可始悟得道。

 

日本人讲禅文化的主题大展,以此故事为封面,立雪断臂的以身事法、见性成佛,深刻诠释了禅宗在日本流行的原因。禅宗与日本的武士道精神紧密相关,被称为武士的宗教。日本历来各大名藩伐割据,割据的资本就是忠诚的武士,而要保证武士的忠贞赴义,禅宗是最好的信仰。禅讲究死生如一,节欲朴素,不立文字,万法唯心。与武士精神如出一辙。

 

展出也看到一些中国的国宝文物,印象最深是南宋四大家马远的画。二僧对立,江山风月,上题一诗:山河大地自然,毕竟有同有别。若了万法唯心,休论空花水月。

 

身处异国他乡,也是有同有别,最近每天步行近20000步,旅行就是走更多的路。

 

D7

枯槁之美


除去购物和美食,日本的观光有大部分都集中在各类寺庙,直到最终让游客患上寺庙恐惧症。幸好今天我们所去的两处:金阁寺与龙安寺,都殊有不同。

 

到日本第一次坐公交车,三条京阪站59路连接以上两处寺庙,单程票通价,成人230日元。京都的公交车都是先免费上车,下车再往无人售票箱投钱,概不找零。

 

金阁寺算是京都最知名的景点,就算你不知道京都的其他10余处双遗,也大多知道那鎏金耀目的金色楼阁,知道聪明的一休与幕府将军在此上演的众多故事。金阁寺前的池水园林也是相当精致,在这里拿手机随意举手一拍,就是一张精美的明信片。金阁寺门票400日元,没有淡旺季,都是人。

 

知道龙安寺的人就不多了。从金阁寺出来,步行约半个小时,就是龙安寺。逃离拥挤的人流,龙安寺处处绿荫笼罩,在骄阳下撒一路斑驳的光影。

 

数龙安寺的知名在于其大殿前的石庭——日本枯山水园林最杰出的代表作。数十年前,龙安寺的枯山水石庭前,一个十岁的小孩第一次看见如此触动人心的景观,后来立志做一名僧人造园师,这个人后来成了日本当代最著名的枯山水大师枡野俊明。

 

枯山水是日本禅意园林最极致的创造,单一碎石或白沙、山石、苔藓,仅此三样创造山水园林。日式园林在中国园林的基础上不断做减法,舍弃到最后,无池无水,花木不生。因为池水不净,而花木生长变化不定。石头是禅的定,白沙是定的净。

 

石庭的台阶上坐满了人,日本的学生,世界各地的游客,大多静静的对着这一白沙堆石而不语。枡野俊明曾说,枯山水营造人与景观的某种对峙,生相印之心。

 

作为石立僧的枡野俊明曾将禅的美学概括为七个方面,其中之一为枯槁。我想这就是枯山水禅意美最极致的体现。

 

这些日子游览日本文化这些杰出的代表,每到一处看见最多的就是成群结队的日本学生。其实无论是民俗旅馆、一般民宅、美食小店,处处都能体现日本的精致。中国城市的现代化甚至已经超越日本,但是我们今天对于美的理解、品味,却是巨大的落差。蔡元培曾提:以美育代替宗教,中国当代既无宗教,当推美育。否则谈不上中国创造。

 

告别京都,回到大阪,旅行已经接近尾声。

  

后记

中日最大的差距是教育


日本之行就要结束了,除去之前的流水账,总想再写点什么。但是要说出一些日本如何如何好之类的话来,总是免不了要被冠上崇洋媚外的帽子,更何况这次媚的还是日本。

日本也有乞丐,地上也会有烟头,早上还听到了噪音施工。每个社会都会有背光的一面,但是你投之与光明或阴暗,也反射回消极或积极。我想举几个印象至深的小事:

1.刚到日本,搭乘地铁从机场去市区,由于行李箱太大占位置,我将它们摆放到车厢连接处的行李架去。列车正好这时就停站了,上来一大群人,等我走回去时,对座的老大爷居然帮我留下了位置,对我点头示意坐下。

2.从衹园出来,走了一整天的路,决定奢侈地打一回出租,正好一辆空车路过,招手停的时候,司机停下来告诉我们旁边有辆空车一直等在那里,我们应该坐那辆。之前我确实看到,但车门开着以为在等人。

3.晴鸭楼退房出来,店员和服务我们的老奶奶全体送我们到门口鞠躬告别,走出4、50米,回头还站在那里跟我们招手。

4.在日本9天,每天搭地铁,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一个人的手机响,或者有人打电话。

以中心城市的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来说,中国与世界,已经基本平行。而民众素质的差距,小而言之关系国际口碑,往大了说是一个国家每个人的平和幸福。我们常误认为“仓廪实而知礼节”,殊不知老祖宗还说过“民奢示之以俭,民俭示之以礼。

 

真正改变一个民族的不是民主与经济,而是教育。


陈哲勋

2003-2006年供职于成全机构

也曾弄潮地产营销
而今浅游移动互联

成都元度科技总经理


万科、华润移动互联变革之选
www.edosoft.net

是的,这就是你认识的《成全参考》!
欢迎扫码关注&来搞!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