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

走起大北京2018-08-01 10:52:20

你可以从未见过上海的灯红酒绿,十里洋场,

你可以从未见过北国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你也可以没见过大漠的孤烟袅袅,落日余晖,

但,有生之年,你一定要去到北京。


每一个中国人,

都有一个“我爱北京天安门”的北京情结,

都曾梦想着生活在传说中的紫禁城;

梦想着穿梭在王朔笔下的胡同和大院;

也梦想着爬上万里长城,大喊:我是好汉!

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北京。

北京是大气厚重的。

北京,承载在无数朝代的记忆,

新朝建都的百废待兴,朝气蓬勃,

兵临城下的短刃相见,殊死搏斗,

他见惯了眉宇里的野心勃勃,众人相聚京城,只为一展宏图,名扬天下知。

他见惯了得意者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京城’花。

他也见惯了离开的背影,孤单的,落寞的,在京城的夕阳中,被拉得好长好长。

北京,像一个高深莫测的老人,

这世人的得意与失意,这世间的繁华和衰败,

他都见怪不怪,笑看风起云涌。


北京,更像一个眼角眉梢都是风情的女子,

穿着精致的旗袍,迈着慵懒的步伐,

缓缓的朝你走来,

你看了一眼,她便再也走不出你的心。

北京,在它的雕梁画柱里,在它的碧瓦朱檐里,

是赫赫京都千百年,是绵绵情怀延至今。

这世界上很少能再有这样的一个城市,

王气聚敛,而,地气尽显 。

老北京最惬意的生活在狭长拥挤的胡同里,

灰墙灰瓦,

日头正好,老人家搬个小马扎,

在聒噪的知了声中,闭目养神。

偶尔有人骑着自行车,扬长而去,

也有七八个孩子在门口的台阶上戏耍,

笑声,闹声,鸽哨声,吆喝声,

却觉得时光安详极了,

仿佛能看见金色的阳光里,

有灰尘缓慢地,美好地,跳着舞似地落下,

仿佛能感觉到岁月从指尖溜走,

却不慌不忙,懒洋洋的享受着,

千金不换。

夕阳西斜的时候,

半墙金色半墙灰的胡同儿里,

家家户户的饭味儿就捂也捂不住地飘出来了,

米饭的糯糯的香,炸鱼的鲜美的香,炖肉的醇厚的香,

别急,

瞧,饭好了定是要挨家送的,

小孩子们被授予重大的任务,端着自家的饭菜去,拿着邻居家的饭菜回,

最后,怕是每户人家的晚饭,都是同一桌菜。

一个大院,一条胡同,都是亲人。

最生动有趣的,当属北京人儿。


北京人儿热心肠,

甭管您在哪儿,随手张口儿问个道儿,

准能听到那动听的京味儿,

跟你不嫌其烦地讲该怎么走。

碰上俩人的时候,还会各自给你拍胸脯儿打包票,

告诉您自个儿才是对的。

那种骨子里的热情和自信,

相互之间没有踩乎的表态,

足足儿的让你从心里感到暖洋洋的。


北京人儿豪气,

在这皇城根儿下长大,

不可避免的就多了份指点江山,藐视群雄的气度,

您要是想知道国家大事,拦辆出租车,

司机师傅能从国家经济讲到GDP,

能够从十几大讲到国家政策,

搞不好你还能听段小道秘闻,哄你哈哈一笑。


北京人儿有趣,

公交车,地铁,哪怕是街头巷尾的小馆子

您都能听见北京人耍贫,

打电话的单口相声,

兄弟互怼的对口相声,

还有就着二锅头,得谁喷谁的群口相声。

工作了一天,听这些北京大爷的插浑打科,

好像还找回点精神气。


北京人儿更是随性,

在家“北京瘫”,

一个跨栏背心儿,一个大裤衩儿,

再趿拉个人字拖或者布鞋,就上街去了。

不信您看看街名,

同为古都,

南京的街名是龙蟠,虎据,长乐,莫愁。

西安的街名是尚勤,德福,安仁,未央,咸宁,文景。

大气,高雅,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祝福。

老北京棺材胡同臭水街,苦水井,母猪胡同,猪市口,狗尾巴胡同,张秃子胡同,罗     锅巷(就是现在的鼓锣巷)王寡妇斜街,哑巴胡同。

得嘞,您现在大概知道这些地方都是干什么的,住过什么人了吧。

咱北京人就是这么率性。


不得不提的就是京片子。

京城这种地方,随便拽拽,就是达官显贵,皇亲国戚,

哪里敢随便说话?

于是京片子应运而生,

它俏皮活泼,亲切而不僵硬,

灵活的抑扬顿挫,生动的儿话音,

乐呵呵地说出来

让你心里暖乎乎的。

北京话有故事,

“渴不死东城,饿不死西城”,

说的是北京打招呼的方式。

东城人见面儿第一句话是:“喝了么您呢?”

(北京人有早上喝茶的习惯);

西城人则会说:“吃了么您呢?”

论起来,要真说北京土话,您都不见得明白人家说什么呢。

打个比方,有人冲您说:“瓷器(器轻声),这哪儿去呀?”

听懂了吗?

人家是跟你说,朋友(这可不是一般的朋友,那是好朋友的意思),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呀?

北京于北漂而言,

是梦想的敲门砖,垫脚石,

是新生活的请柬和入场券,

是完成阶级转变的鲤鱼的龙门。


北京太大,涌入这么多新鲜的灵魂,

北京又太小,听不到每个人梦想的回声。

于是,每时每刻,

都有人斗志昂扬,带着好奇憧憬的眼光打量着这座五光十彩的城市,

也都有人收拾行囊,收拾心情,不甘或者释然地离开这座吞噬了一个有一个理想的城市。


初来乍到,你带着比天大的梦想,年轻,有活力,

你看到繁华喧嚣的三里屯,

你看到仰慕已久的中关村,

你看到好多外国人的五道口,

你看到午夜也不冷清的街道,

你看到了好多好多从未见过的景象,

你觉得有一天这些都属于你,

你觉得你会暴富。

于是你寻到了一份薪水比老家高很多的工作,

虽然万恶的房租就收走了一半,

虽然这里的物价比你的家乡贵,

但是你还是无比宽容的觉得做生意的人需要的成本也高。

虽然你手里的钱,真的所剩无几。

渐渐,你和很多人一样,

脸上很久没有发自内心的,张开嘴巴的大笑了,

你踩着磨脚的高跟鞋,穿着不舒服的职业装,

也能飞奔快跑去挤地铁,

地铁上的拥挤,让你有种在罐头里的感觉,

你觉得你连牛肉的算不上,

顶多是渔民用来做鱼饵的沙丁鱼。

你坐在格子间里,匆匆忙忙的击打键盘,

你以为你会暴富,但是你没有。

你安慰自己,努力就是生活的意义。

夜深露重,你回家冲了个热水澡,

二十分钟的时间,

那是你唯一感到温暖,

唯一感觉到生命的时刻。

终于,你突然想起妈妈的饭菜,

想起早早的路上就没人的那座小城,

你想,那些人定是在那个透露着灯光的窗户里吧,

天没黑回家,

听孩子说学校的事,

和家人唠叨几句家长里短。

你想回去了。

你明白你想要的无非是柴米油盐的生活,

北京,欢迎你。

但北京,不属于你。

但北京,意味着更多的可能。

北京的空气,也让更多人嗅到了自由,美好的味道。

北京,有着行行色色的人。

有穿汉服上街的姑娘,

有蓄起长发的汉子,

有街头卖唱的一脸情怀的歌手,

有你理解不了的行为艺术家,

有亲吻的眼里只有彼此的同性。

这些人,在中国任何一个小城,

都可能被广大群众围观,

都有可能被世俗指指点点。

但在北京,他们,可以做他自己。

甚至有可能,有人对他们说,

你的汉服真美,但走路要小心哦。

甚至有可能,有人热泪盈眶,

默默听歌手唱了好久。

甚至有可能,有人微笑注视亲吻的同性,

心里赞叹一句,真幸福。


北京,意味着更高的人民素质,意味着更高的社会宽容度。

北京,真的欢迎你。

北京,也会包容你。


在北京,你可以做父母不理解的事儿,

你可以三十岁没结婚,

你可以养一阳台的烧钱多肉,

你可以看一场昂贵的歌剧,

你可以有任何可爱的小嗜好,

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生活方式,

你都可以。


北京,也意味着更多的社会资源,

这里有各式各样的文化形式,

这里有大片大片妙趣横生的涂鸦,

这里有你从未想过的艺术展,

这里有你喜爱已久的乐团的演出,

这里有你只能从电视上看到的人在演话剧,

这里,有趣极了。


在北京每一个梦想,只要你勇敢地大声说,

都可以被倾听。

北京,是一座容得下任何人梦想的城市。

其实这个最物化的城市,

除了人间烟火,

还有很多灵魂的山河辽阔。

北京,二字,有着自己的魔力。

舌尖上简单的两个音节,却有着自己的味道。

这个世界上的城市很多,

他们都有自己的名字,

但北京,也许还可以叫中国。

End


文章来源:扎根北京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