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最后的谜,曾被毛、周庇护,有5个老婆却无人送终!一百多张密照解开谜底!

爱读野史2018-12-02 16:12:14

请点击上面 关注”,免费阅读精彩内容!

来源 | 网络|


他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任皇帝,

曾三次当皇帝,

然而却没有一次真正拥有过实权,


他一生受控、命途多舛。

亲眼看着祖上的大清王朝被推翻,

被迫赶出皇宫,颠沛流离。


他在辛亥革命之后被迫退位,

在日本人的控制下

做了满洲国的傀儡皇帝,

逃亡时,被苏联红军俘虏,

最终在毛泽东的特赦下改造成功,

也可以说是毛泽东挽救了他。


他的一生,

四次婚姻,五个女人,

他的女人命运多舛,

不是被折磨而死,

就是被残忍杀害。


他从皇帝到公民,

虽然只有短短的61年,

却经历了光绪,宣统,民国,

新中国,文革这大半个世纪的动荡。


他就是中国最后一任皇帝

爱新觉罗.溥仪。

今年是溥仪111岁的诞辰。


关于溥仪

注定他的一生都是谜,从出生到死亡。

今天我们通过111张珍贵照片,

来重新揭秘溥仪背后那段被隐藏了93年的秘密。


1906年春正月十四日,

一个男婴出生在北京醇王府,

他的祖父奕譞是咸丰帝的兄弟,

奕譞的妻子是慈禧太后的妹妹,

因此得到慈禧太后的赏识。

更不一般的是,

奕譞是光绪帝载湉的生父。

载湉的五弟载沣便是他的父亲。

这个男婴的名字叫爱新觉罗.溥仪。

2岁的溥仪在醇亲王府


溥仪幼年时和他的生母瓜尔佳氏


慈禧太后在临死之前,

选了载沣的长子溥仪继承皇位。

溥仪入宫三天后,慈禧太后归天。

1908年12月2日,

三岁的溥仪举行了登基大典。

在大典上,溥仪哭喊着说:

“我不挨这儿,我要回家!”

载沣哄他说:“别哭,快完了。”

这两句话被称为不祥之兆。

三岁登基的溥仪

1911年载沣与溥仪(右立)、溥杰


溥仪稀里糊涂做了三年的皇帝,

又不知不觉的被迫退位。


1912年2月12日,
隆裕太后代替溥仪下了退位诏书。

溥仪清楚地记得,

有一天袁世凯跪在他和隆裕面前,

泪流满面述说了种种大清的现状,

后来直接逼溥仪退位。

中国末代皇帝溥仪

6岁的溥仪骑马

青少年时期的溥仪


溥仪退位后,仍然享受着“优待”,

他和他的家人开始了小朝廷生活。


溥仪六岁开始读书,

书房在毓庆宫。

对溥仪影响最大的中国师傅是陈宝琛。

除了教溥仪读书,

还跟他讲民国的新闻。

溥仪前半生是没有自由可言的,

随着岁数的增长,

他越发想要逃离皇宫

时局的动荡对于年幼的溥仪来说,

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王连涛(溥仪的奶娘)是溥仪的精神支柱

图为溥仪与他的老师朱益藩(左)、陈宝琛(右)在御花园养性斋前


溥仪退位后不久,

袁世凯称帝,

但是很快袁世凯在患得患失

郁郁寡欢中死去。

袁世凯的死让紫禁城内外的人

看到了希望。

很快,1917年来了。

张勋以调解府院之争为名,

拥戴溥仪复辟。

1917年,溥仪复辟


溥仪的人生可以说极为不幸,

龙椅仅仅坐了12天,还没有坐热,

张勋就被段祺瑞组织的“讨逆军”打败,

逃到荷兰使馆去了。

溥仪的生活才回到了安静,

但他仍抱有复辟的希望。

图为剪辫之后的溥仪

青少年时期的溥仪

青少年时期的溥仪

载沣、溥仪、溥杰、溥任 在醇王府花园


长时期的压抑使溥仪变得焦躁

好在新来的太傅庄士敦理解他,

他们亦师亦友,俨然知己。

庄士敦是英国人,

在中国工作了三十余年。

溥仪和庄士敦

 

庄士敦当溥仪当老师,

教他地理和历史,

他将西方文明带给溥仪,

大大开拓了溥仪的视界。

也是因为庄士敦的陪伴,

使溥仪的人生稍许有些温暖。

庄士敦处处帮溥仪

抵制宫中封建落后愚昧思想,

在这个枷锁重重的深宫之中,

也只有他才懂溥仪。


作为中国的末代皇帝,

溥仪的婚姻同时也是不幸的,

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只是被迫去接受

很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这是溥仪永远翻不过的墙


当溥仪过了15岁的时候,

太妃们开始与溥仪的父亲

商量溥仪大婚之事。

溥仪一生四次婚姻,五个女人。

溥仪的手里有了四张姑娘的照片,

他最开始选了文绣,

后来在两位太妃的干预之下,

不得不选了不心仪的婉容。

最终,定婉容为皇后,文绣为淑妃。

后来又娶了祥贵人谭玉龄、

福贵人李玉琴。

婉容皇后

文绣淑妃

祥贵人谭玉玲

贵人李玉琴


在溥仪的眼里婉容是封建古板的,

可是在新婚之夜,

他惊喜地发现

婉容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妻子,

她有个美国的家庭教师,

她会英文,会快步舞,

她的思想比溥仪还开放。

 

所以他在那一夜爱上了婉容,

这也促使他后来对待婉容比文绣要好。

想看更多精彩机密内幕,请双击这段文字即可快速关注环球时讯网!  

新婚之夜的溥仪和婉容

溥仪和婉容皇后


溥仪对待一切西洋事物有好感,

他甚至为了骑自行车

叫人锯掉了各宫门的门槛。

他曾想离开皇宫留洋,

却遭到了各大王公的反对。

溥仪的内心郁闷至极,

他反对厌恶一切反对他的人。


此时,很多人用各种手段

盗取清宫内的财宝,

甚至连宫里的太监宫女

都私自带东西逃出宫。

于是溥仪决心整顿内务,

从收藏了乾隆珍玩的建福宫开始。

然而,1923年

建福宫却发生了火灾,

所有财宝化为灰烬。

烧毁的建福宫


1924年11月5日,

这一天溥仪万万没想到

他竟然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离开紫禁城。


冯玉祥倒戈回京,推翻了曹锟,

随后便把溥仪赶出了皇宫。

眼看着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

被赶出生活了15年的紫禁城,

溥仪却无能为力。

从前一直抱怨,

一直幻想逃出皇宫,

然而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溥仪却慌了。


对于溥仪来说,

紫禁城才是他真正的家,

外面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太陌生。

溥仪被赶出紫禁城

溥仪被赶出宫


从紫禁城出来,溥仪和婉容、

文绣都住进了什刹海边上的醇王府,

也就是溥仪出生的地方他父亲的家。

此时,载沣的家是一个大家庭,

他一共有11个孩子,

除了溥仪身居深宫,

其他的都住在自己身边。

溥仪的家人


住在醇王府里的那段时间,

溥仪和他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胆,

担心冯玉祥又要打回北京,

他们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容身之所。

图为载沣与儿女合影


惴惴不安的溥仪

最后决定去天津投靠日本人,

之后在日本人的帮助策划下,

溥仪回到他祖先兴起的地方,长春。

建立了伪满洲国。


乱世旷下,

溥仪在伪满洲国的生活并不平静。

当时有两件事深深打击到了溥仪。

一件是文绣与他离了婚,

另一件是

孙殿英炸了他的祖坟,清东陵。

溥仪的伪满洲国


1931年,文绣淑妃

突然提出了离婚要求。

原因为看不惯溥仪建立伪满洲国政府。

在溥仪的印象中,相比于文绣,

婉容更霸道一些,

所以文绣总是受气。

到天津以后,

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疏远了。

溥仪答应了文绣的要求。

遗老们还要求发个“上谕”,

将淑妃文绣贬为庶人。

文绣与清室定的离婚立约书。

溥仪和文绣


1932年3月8日下午,

溥仪和婉容一行到达长春。

第二天,伪“满州国”在长春成立,

溥仪为“政府执政”,

郑孝胥为“国务总理”。

当天,溥仪就职,年号“大同”,

改长春为“新京”。

伪满皇帝,爱新觉罗.溥仪

溥仪在天津

溥仪和婉容皇后、自己的老师在天津

溥仪过起了洋人的生活

溥仪打网球

溥仪和家人在天津


1934年3月1日,

溥仪穿着海陆军大元帅服

举行了“满洲国皇帝”登极大典。

溥仪本打算穿龙袍,

但日本人不允许。

溥仪把帝制的实现

看做是走向大清复辟的起点。

傀儡皇帝溥仪

溥仪和大臣合影

1935年,婉容居然有了身孕,

这让溥仪十分恼火,

他断定婉容和日本高官发生关系,

怀了别人的孩子。

因此对婉容百般折磨,

甚至经北京的亲戚介绍,

娶了一个新贵人,就是谭玉玲。

可是22岁的谭玉玲

在1942年在一场疾病诊治中

突然死亡。

当时诊治的医生是个日本人,

她的死因对溥仪来说一直是个谜。

溥仪和婉容

谭玉玲


溥仪的人生是不幸的,

他一生三次当上皇帝,

但都是没有实权。

他的命运一生都在

被别人操纵,成为傀儡。

 

他有政治理想,

他投靠日本人

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

想走一条迂回之路挽救大清王朝,

然而他却沦为了日本人的傀儡皇帝,

放纵日本在东北肆意妄为。

1935年4月,溥仪回拜天皇

1935年4月7日,溥仪去参拜了京都千代田区靖国神社


1935年4月13日,溥仪到日本第一陆军医院,

慰问那些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受伤的士兵

1940年5月,溥仪第二次访问日本。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


日本投降,溥仪的靠山到了,

逃亡之际溥仪被苏军俘获,

先后被囚禁在苏联的

赤塔、伯力监狱,一共五年。

这期间,溥仪的生活十分的闲散,

却还是摆着皇帝的架子,

坐牢期间,溥仪从来不劳动

所有的家务都由家人代劳。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溥仪被带去苏联

1950年,溥仪特赦,坐牢期间溥仪学会了缝补衣服

1950年溥仪和弟弟溥杰在择菜


在苏联期间,1946年8月,

溥仪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

他总计出庭八天,

说出了很多日本侵略者的罪恶事实。

同时也掩盖了一部分

与自己有关的历史真相。

1959年12月4日,溥仪获得特赦。

12月9日溥仪回到北京,

暂住五妹韫馨家中。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溥仪的弟弟溥杰左一

1961年的溥仪


溥仪是不幸的,

连累了他的家人遭受不幸。

他的生母因为宫廷争议

吞了鸦片自尽。

文绣跟随溥仪半生颠沛流离,

最终和他离婚收场。

溥仪的所有妻子

 

最可怜的是婉容,

到了东北被活活折磨成了精神病,

一生唯一的孩子在刚出生的时候

就被扔进锅里活活烧死。

包括婉容自己最后死了

都不知道尸骨在哪里。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最美的婉容


溥仪又是幸运的。

中国各个朝代的末代皇帝

命运基本都是悲惨的,

溥仪似乎命好得多了。

 

他退位后依然享受着皇帝的优待,

在伪满洲国也享受着皇帝般的待遇。

他是战犯却拿到了国家的特赦令。

毛泽东曾接见过他。


周恩来关心他的婚事,

而且他还当选了全国政协委员。

更有甚者,在文革时期,

他的名字被周恩来写进了保护名单中。

溥仪和周恩来总理


晚年的溥仪需要

一个人来陪他度过晚年,

后来,经人介绍,

溥仪与在北京朝阳区

关厢医院的护士李淑贤相识。

1962年4月30日晚上7点,

在全国政协文化俱乐部,

二人举行了结婚典礼。

 李淑贤陪伴溥仪走完了人生最后五年。

溥仪一生中有五位伴侣,

李淑贤是最后一位。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溥仪最后的妻子李淑贤

溥仪于1964年起担任全国政协第四届委员会委员

1967年,

暮年的溥仪再一次走进了紫禁城,

这是时隔多年后他第一次走进故宫,

也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走进故宫。

 

走进故宫的溥仪还需要买门票,

这让他意想不到同时也很感慨。

下午的阳光照在空荡无人的故宫,

照在汉白玉台阶上,

留下了他孤独的影子。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快速关注环球时讯网查看更多精彩内幕!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人这一生不管做了什么,最后都会化作尘土 

1967年10月17日,

溥仪因为癌症离世。

从此中国最后一位皇帝

生命宣告结束。


今天是2017年11月5日,

93年前今天溥仪被赶出紫禁城,

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另一个时代的崛起!


溥仪的一生

虽然只有短短的61年,

却经历了光绪,宣统,民国,

新中国,文革这大半个世纪的动荡。


溥仪注定是中国历史

一个重要的时代节点

他在中国历史上

划时代的意义举世公认

然而历史的长河始终

奔向希望的东方。

在今天这太平盛世之下,

让我们一起回忆和总结

先人的历史教训。

未来之路,

中华民族的巨龙还将再次腾飞

让我们一起为

中华民族的滚滚长河点赞

一起为今天的新中国点赞!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    转发    家人    四季    平安!    ☆ 

☆    点赞    全家    马上    暴富 !    ☆ 


你可能还想看:

鱼 听 | 一个偷情女人的自述

毛主席未公开发表的诗词52首【珍藏版】

108个民间实用方,药到病除!为家人留着吧~

孩子将来会不孝的4个信号,父母一定要注意!

几秒钟治好疗腰、颈椎病,这才叫神医,值得看!

真事, “野人”和人类生出孩子,长成这样你敢看吗

跟人贩搏斗被砍掉半个头,这只狗却未放弃希望!

还是人吗?父亲多次性侵20岁女儿,竟是老婆指使?

人死如灯灭?医院的监视拍到的灵魂离体画面,惊悚!

↓↓↓(点击下面阅读精选小说!)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