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游记:京都,老友记

心远的关东生活2018-09-02 08:14:03

导读: 二条城、本能寺



本文转自隔壁基友:浪人杂记 getworld233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天气阴转晴


本期内容主要讲的是我跟一个日本老网友一起逛京都的事情。


大爷名叫有泽定之,是四国地区的高知人。年轻时曾在东京、京都、福冈等地工作,现居大阪郊外。说来也巧,他是我在推特上第一个互粉的人。因为他在自学汉语,已经8年了。系统推荐我关注他,我经常在推上帮他改句子,一来二去,便熟悉起来,我教他汉语,他教我日语,有时候也会说中日之间不同的生活。


大概是今年1月份,我在推上问了下大爷一个跟关西旅游的问题,才发现他住在大阪附近,于是就约定好4月1日一起在京都玩(毫无逻辑)。


4月1日一早,起床洗漱穿衣完毕,拎着从国内带来的小礼物,我从梅田坐上前往京都的电车。在大阪到京都的路上,你能很明显地感受到,现代楼房逐渐变少,取而代之的是类似古式房屋,或者自建二层小楼。


大概过了一小时,我到了京都站,因为考虑到大爷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到,以及太早没开门的原因,我也没从京都站的商场里逛逛,直接去了京都塔下的星巴克店外坐着等人,在之后的日子里也没逛这里,有些遗憾。



说起来,京都站以及京都塔,当初都曾因为设计得过于现代,与千年古都的风格不搭而饱受争议。


在等人的时候,我帮助了一个西方旅客寻找京都站附近的酒店,最后当她向我致谢时,把我当成了日本人,我当然是要表明自己是中国人的事实。


大概8点半左右,我终于和老大爷接上头了。第一眼对其穿着的直观感受,就是他没啥钱,再加上前后了解到他本人的一些情况,打破了我此前对日本人富裕生活的一些幻想(其实他的情况也有些特殊)。但相对国内的一些老年人来说,尤其是你从短视频网站上看到的农村老人,他的生活算相当不错。此处暂且不表,下文会有叙述。


跟他见面,首先互换了礼物,我给他了些中国的茶叶,他给我了两个精致的小本。接着,我们就去了离京都站不远的西本愿寺,这也是同事建议我去的地方。虽说这里不大,但游客蛮少、清净(早上更清净),属于世界文化遗产。



上图是拍摄在该寺的马路对面,门口有接待员,有中文宣传单页。


该寺的历史也有些复杂。简单讲,这寺的前身是石山本愿寺,在大阪。在日本的战国时代(也就是中国的明朝),以石山本愿寺为据点的净土真宗可以算地方一霸。


因为在那个乱世中,这些和尚提出的“日本梦”理念非常有吸引力,实现方法也很简单。基本上只要你会念“六字日本特色佛教主义价值观”——“南无阿弥陀佛”即可,不用再做无谓付出,这对大字儿不识几个的广大底层民众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就算你杀过人也没关系,因为这种日本特色佛教度的也包括恶人,所以一些低阶武士、山贼海盗也成了拉拢对象。到后来,在这些大师的精心宣(hu)传(you)下,净土真宗还诞生了一种“保家卫佛”的思想,让门徒们认为,只要与大师钦定的“佛敌”对抗,是无上的光荣,就算死了殉教也值得,更何况还能通往西方极乐世界。正所谓,“没有佛祖,哪来的小家?”


如果那些大师现在还活着,他们也肯定是变现能力极强的自媒体大V。玩过游戏《太阁立志传5》的人都知道,石山本愿寺是游戏中织田家统一近畿最大的障碍。



在被称为“佛敌”的织田信长死后,他的继承者丰臣秀吉一改前任的排佛政策。由于石山本愿寺被毁,后来成了大阪城的所在地。所以秀吉又在京都捐地,建了这座本愿寺。


整体来说,这里并不大,30分钟内足以逛完。树木栽种、山石摆放都很优雅精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应该是中国才有的景儿。如果我没记错,这里还有块巨石还是从安徽庐州运过来的呢。另外,进某些地方之前需要先脱鞋,会有提示。允许拍照的部分不多。下图拍摄于正殿内。



逛完这里后,我们又坐公交来到二条城,也就是“德川幕府驻京办公室”。


进入二条城之前,我先跟老大爷在门口合了张影。



总的来说,二条城要逛1~1.5个小时左右。当时我们的游览顺序如下图所示。一些具体的项目,比如最著名的“二之丸御殿”的构造,这里就不再赘述,大家自己去的时候可以按着中文宣传页亲自走一走。“原文链接”是二条城的官网,有兴趣的可以看下。



这块再解释下“德川幕府驻京办公室”的意思。按照咱们中国的思路看,所谓“驻京办公室”,是地方政府设立在国家政治中心的办事处,应该服从于中央。但在当时的日本,由于身处京都的天皇被架空了,并无实权,真正的执牛耳者是德川家,所以那会日本真正意义上的政治中心是江户(现东京)。


尽管这样,德川家还是名义上天皇的臣子,还是得觐见天皇,所以还是要去京都。自然,他们在京都肯定要有行宫一类的东西。此外,二条城还有类似“国务院”的功能。日本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大政奉还,就是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在二条城宣布的。


下面就不多说历史了,放些拍的照片。



这张是在二条城内恰巧碰上的日式婚礼,丈夫是西方人。能在世界文化遗产中举行婚礼,也是不错的经历。



拍摄于二条城的一角,感觉很干净。



从天守阁遗址拍的,当时天气有些阴。用滤镜后,拍摄效果更好。


接着,我们就去日本三大“沙县小吃”的“すき家”吃午饭(酱挤得有些恶心了),对于囊中羞涩的旅行者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吃饭地点,1000日元内足够解决问题(另外两家是松屋和吉野家)。



路上,我俩还聊起了两国的一些事情,比如房价等。当时交流起来蛮费劲的,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上了,日语英语翻译软件,还有用笔把汉字写本上。如果你4月1日也去京都了,看到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年人在大街上边走边停,总在本上写东西,那保准是看到我俩了。


关于房价,看国内媒体的报道,说北京房价都跟东京的差不多了,有的甚至还贵。我跟搭讪的日本人说起这事儿时,人家都在笑话我,说北京房价怎么可能比东京贵呢?事实上,单纯比较房价,我真闹了笑话。回国后,我再网上查了下相关资料,简单做了张对比的图,如果再算上工资水平和增长幅度,那么北京房价是贵。



饭后,我们又去了京都历史博物馆,恰巧当时赶上战国时代展,正好我也对日本的战国历史很感兴趣。这次是老大爷请我的门票,里面依旧不让拍照,游览到最后,会有相关周边产品的卖场。



接着去了本能寺,也就是“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挂掉的地方。相信不少太阁玩家都曾为了下面这一幕而不停地使用“S/L大法”。



不过说起来,看一些攻略游记上说,织田挂的本能寺,跟我去的本能寺(京都市人民政府站前)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下图左边的地方,它附近还有个信长茶寮,后来我在网上查它的相关信息,发现这里也是个不错的去处,除了吃吃喝喝以外,还有体验活动。



本能寺说不上来里面有多好玩,就纯粹是历史迷打卡的地方。里面还有需要花钱的参观展览和穿上信长的铠甲拍照的活动,我都没去。里面的变装工作人员倒是蛮好玩的。尤其是下图左边的大叔,扮演家臣演得很入戏,你若是跟他互动,能有种当主公的幻觉。



回大阪前,我又去了这附近的锦市场——京都的食堂,解锁了巧克力炸糕、鸡蛋卷和豆乳炸糕(咸的)。作为一名甜党,自然是觉得巧克力炸糕最好吃。



归途中,老大爷说这次出来玩很高兴(虽然交流困难),平时他都是一个人生活(对,没错,一辈子没结婚,也没有子女),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来中国看看。


然后,根据他的自述以及之前的一些交流,可以判断他在日本的确属于没钱的人,退休金也被拿来找退休后的工作了。他现如今在大阪附近的摄津市的一家工厂当保安,有自己的房子。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他跟中国的同龄同阶层的老年人比,过得体面的多。而且个人生活也丰富,学汉语、英语,没事儿时去咖啡馆看看书,去电影院看看电影。


回大阪后,我又去准备梅田附近的一家章鱼烧元祖店,尝尝那里的丸子。期间还在梅田站内闻到一股巨香的味道,最后发现是个甜品店。排队的人好多,但旅行书上没有介绍。我从他家买了几个鲜奶泡芙。



在站外的小广场上吹着风,吃着泡芙,看电视台的人采访街头群众,以及来来往往的大阪妹,Sweet!


穿过一两条街,来到了会津屋章鱼烧店,虽然不是下班后,但那里依旧在排着队。这地的丸子还算便宜,就是位置有些偏。



排队时,我后面是两个日本大妈,虽然听不懂她们具体说什么,但大致能听出来她们在谈论棒球的事情,就是31日想看没看成的春甲决赛。于是我便主动搭起话来,然后听她们在讨论刚刚比完的决赛,我又告诉她们昨天我想看比赛来着,但没看成,略遗憾,只能参观下甲子园球场,顺便指了指我买的甲子园周边的包。


有个大婶儿看我是棒球迷,便问我支持哪个队(大阪桐荫或履正社),由于前几天在宾馆只看过大阪桐荫的比赛,自然说了桐荫。没想到其中一个大妈是桐荫队的粉丝,当她知道我也喜欢桐荫时,就立刻脱了衣服……把她印有大阪桐荫的应援服给我了。


感觉有些exciting......在这之后,我也就成了桐荫的(伪)粉丝。在刚刚过去的夏甲中,桐荫没能实现春夏连霸的梦,倒在了仙台育英的脚下,止步第四回合。我觉得蛮可惜的,因为这场比赛中,他们的王牌投手德山没有上场。如果德山是先发投手的话,到后期桐荫队绝不会慌了。


“酒足丸饱”后,我早早回到胶囊旅馆内,好好泡了个温泉,早早休息,为接下来四天的京都游储备体力。


下一篇要写的是4月2日的内容。那一天,我逛了三个地方,晚上又在京都的小酒馆经历了关西之行的最难忘一夜。



给您介绍日本的故事

微 信 订阅号:心远的关东生活

ID:XinyuanJapan(长按拷贝)

---END--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