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京都

老脚在行走2018-10-26 13:23:01


我对京都的期望太高了,以至于遗憾太多,总觉得我还没摸到它,我就已经离开了。就像一场梦,还没到最精彩的部分,梦,却醒了。
这是一场减法,我不要所谓的京都塔,我不要看繁华的京都车站,我也不要各处林立的百货大楼,再减掉也让我流连的市场,剩下的就是我心中的京都了。
从鸭川开始的那一个京都。



本是寻着樱花去的,于是,便随着河畔走,河边是林林小铺,河边是柳绿花红。
花见小路原本就是风月之路,所以还没去,我就已经满鼻生香,耳边是裙珑婆娑之声,手侧似乎随时可以揽香入怀。各种白色的脸庞与纸扇交错出现在我的遐想之中,脚步越走越慢,越走越慢。










风月这两个字,为何动人,是因为那一点点的风情就在不尽意间荡了出来,一木一竹,一柳一花,静怡心逸。
石子路上不时穿出木屐敲打的声响,循声而去只是美丽的京都女子穿着和服,在展现最美的自己,不是我心中期望的那个洁白的脸庞。其实,和服女子已经让我心动不已了,街上不顾一切的尾随,到了这里以后,我已经无所顾忌,把羡慕赞美的眼光毫无保留的投给这些美丽的身影。层层叠叠的裙衫,反反复复的腰带,最美的就是微露的后颈,那真是一抹风情胜似一切,就这种娇羞的性感,这是哪个能抗拒的,连我这个女人都似乎被醉倒,何况男人们呢?





没有其他服装更加适合这种环境了,也没有其他环境更适合这种服装了,和服因为这里变的幽美极致,而这里因为这些和服变的情趣盎然。

有人说日本的美在清淡,其实不然,各种对比色的运用,都朝着一个雅致而去,绝非清淡可言。一些些古旧的气息,一些些宁静的味道,在这些自然的颜色里生根发芽。
这里的京都才是我梦里的京都,陈旧的店招,简单的路灯,头顶横陈着老旧的电线,乌鸦抽身飞过,蓝天压住了白云。日本人是极爱生命的,体现在植物上。不像欧美人喜欢养狗,日本人喜欢植物,与植物对话,让植物成为他们的朋友。每一株枝桠,每一丛草绿,都是他们的精心设计。他们静静旳与植物对话,默默的与这个世界对话。




这里的建筑外观和装饰,取材都是以简单自然为主,竹子是用的最多的东西,所以随处都透出坚韧的性格。 我不懂建筑,也没有学过美学,我说不出为什么这种建筑,这种颜色搭配会让人突然之间安静下来,但这就是京都的魅力,我梦中的京都。河水清澈见底,阳光带着七色斑斓撒在狼烟和草帘上,老旧的门板里面有另一个安静的世界。布帘随风掀动,到底有没有告诉里面世界的人,外面的天光已然很好,出来看看蓝天白云吧。






虽然眼睛是看不累的,可是脚总是会疲乏的,tea time。黑板上有三种茶,而店里真的只有三种茶。一一尝来。
店虽不大,却依然用心设计,留出四个平方大的天井,阳光洒下来,雨滴落下来,润了井里的生命,惊艳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我们的日子消耗得太快了,错过了太多的美好,错过了太多值得幸福的瞬间。



窗棱前,飘过一柄纸伞,一张煞白的脸,我心里咯噔一下的瞬间,她就已经在木窗棱前,一格一格的消失,友起身追去,而我却丧失了站起来的力气,瞬间被化在了椅子上,滩成一堆烂泥,心里把那几帧画面,千百次的回放。我就这么遇到了你,却又这么错过了你。都没有闻到你的香味,都没有一览你周身的华丽,就这么任你在窗外走过,留下一堆遗憾。就像个梦,我永远看不清,能看清时,你已走远。







走出茶社,雨水非常适宜地来了,洗净了青石板,洗净了店招,洗净了街边的路灯。
从艳阳的娇媚到潮湿的青涩,京都就这么呈现出来,它可以是明媚的,可以是清冷的,可以是灿烂的,也可以是孤傲的。我不想离开,虽然冷到刺骨,虽然我也知道那张煞白的面孔不会再出来了,我不想离开,当离开的时间到了,我只想蹲在墙角,告诉你:我不想离开。


而此时梦却醒了。




------------

转发请注明出处:老脚在行走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