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游 | 逃离京都东京,又美又好吃的本州岛撒欢攻略全在这儿了!

时尚旅游2018-08-16 07:26:32

编辑 / 郝曼宁     图文 / 潘瓶子



秋田出产美人与美犬, 岩手的稻米不用配菜就能大啖三碗,青森的苹果甜到心里。日本本州岛北部三县有着傲人的在地风物和节庆传统,这里是日本著名的粮仓和静谧之地,空气里弥漫着昭和时代的古早味,却又能容纳最前卫的先锋艺术。


青森

昭和古早味


“果粉们”大概并不晓得,二元世界里另一个苹果朝圣地是在日本的青森,青森本地人也习惯了别人用“苹果之城”来形容自己生活的原乡。



青森市区有一座长相酷似英文字母A的建筑——青森物产馆,我起先以为应和的是Apple的首字母,询问当地人才晓得,原来就是青森(Aomori)的意思,但馆中的风物,又大多是和苹果相关的特产,可以喝到真空灌装毫无酸涩味的苹果原汁,地道的苹果醋,以及苹果制作的和果子和果酱,而我们熟悉的富士苹果其实也诞生于此,和富士山并没有干系,只是这苹果的初创人是富士先生而已。 


不过,和古川市场的海鲜盖饭比起来,苹果之于我的诱惑就真的只是前戏罢了。古川市场,也称青森鱼菜中心,昭和40年(1965 年)起就是青森人钟爱的市民早餐食堂。起了个大早,7点就赶到市场,一闻到市场里扑鼻的海鲜味,原本还“睡意朦胧”的肠胃和味蕾秒醒过来,准备战斗。 



经营食铺的大多是爷爷奶奶辈,一个个看起来慈眉善目,青森出产的海鲜,最著名的是虾夷扇贝, 每天早上从津轻半岛和下北半岛的码头运来,现场直接开剥,蛋黄大的扇贝像夜明珠一样放着光彩。


开贝的老爷爷手法娴熟,一分钟就开了足足五六个扇贝;青森人吃扇贝,不光只吃闭壳肌,周围一圈腮也不会丢弃,口感如火锅里涮的鹅肠般脆爽无二。 



吃海鲜,吃的就是个“鲜”字。除了扇贝,三文鱼子、牡丹虾、章鱼片、金枪鱼片和鲷鱼片也 是每天早上新入的海港时鲜,空气里海味十足。有趣的是,市场里看不到标价,每份海鲜旁写着“1 枚”“2 枚”“3 枚”,原来是先要在门口的收银台买券,10 枚券1300 日元,拿到手里像是一张刮刮乐彩票, 看中哪样,直接撕下纸券给到店主即可。



此间正宗的吃法是海鲜。丼,日语里盛装饭的食具,以 碗盛装的饭上浇盖各式食材,如同我们熟悉的盖饭。打底的是米饭,花去1枚券,然后在市场里左右徘徊,余下9 枚券得要合理运用,方能成全一碗地道开胃的海鲜。 


说实话,我对一大清早就吃刺身生食是略微恐慌的,举箸开动后却停不下来,新鲜的海鲜确有魔力,如老食客赶早去吃 的那碗头汤面一样妙不可言。扇贝甜如荔枝,毫无半点腥味, 鱼子破壳的瞬间,舌尖在跳舞。



没过多久,市场里愈发热闹起来, 许多打着领带身着正装的上班族坐了进来,熟练点单,迅速吃完。 每天早上能有这么一顿海鲜饭打底,该有多幸福。



十和田

草间弥生牵手奈良美智


没有人愿意错过十和田湖,这个湖水颜色千变万化的破火山湖吸引了大部分游客的光临,十和田市区却很少有人逗留,其实这座小城里隐藏着一家世界级的美术馆,低调而高贵。 



和许多日本城市的主街一样,十和田市官厅街大道上樱树成林,樱树撑开一个个扇面,纯白色的十和田现代美术馆面容羞怯,在树林里犹抱琵琶半遮面。美术馆的设计师西泽立卫是日本建筑界传奇人物,2010 年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时仅34 岁,在日本国内的声名已不在前辈安藤忠雄之下。


西泽立卫最出名的作品是濑户内海的丰岛水滴美术馆,口碑也比隔壁直岛上安藤忠雄设计的地中美术馆 要好很多。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是西泽立卫2008年的作品,高低错落的白色柱状空间如同孩童时代的积木城堡,每个空间又以玻璃长廊连通,形成一个自我循环的器官。



馆外草坪上的花马(Flower Horse)是美术馆的门神,韩国人崔正化把花样年华定格在这匹前蹄腾空的马儿身上,这也是为了应和官厅街大道的记忆,军马补充部最初就在这里。


十和田人对于马儿有深厚的感情,将官厅街称作“驹街”,于是美术馆又在沿街的步行道上设计了众多与马有关的元素,比如青铜的马鞍雕塑,和地面上一连串的黄铜马蹄印。 



当代艺术通常步步玄机,若不看导览很难找到解读作品的钥匙,在这一点上,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有自己的脸谱,我觉得它更像是进阶版的吉卜力美术馆,更适合小孩子在里面流连忘返。


我甚至觉得,小孩子看着不枯燥的当代艺术,才有真正的活力; 又或者说,孩子和成人面对同一件作品,能生出两个纬度的视觉语境。 




鹿角

和羊肉串一样好吃的米棒串


虽地处日本东北地区,秋田却有着江南的秉性,身负“日本三大美人乡”的名头(与博多、京都齐名),秋田犬更是萌宠界的颜值担当。



当然所谓风物这件事儿,通常有与生俱来的地理DNA,抵达秋田的游客,大多会沉溺于味蕾上的三大美物——米棒锅、比内地鸡和醇厚地酒。我在秋田县鹿角市的物产风物馆里,体验到了三大美物合一的宴席。


所谓宴席,只是简单的一人一锅,木鱼花汤和比内地鸡汤珠联璧合调成汤底,加入鲜菇、鲜虾、蛋皮和番茄,主角自然是比内鸡肉和米棒。



一锅好汤,必先醉眼、醉鼻、醉心,然后才醉唇舌:米棒以秋田出名的稻庭米为原料,做成米卷后切块,看起来像肥肠和玉葱,汤开锅后举著,鸡肉弹牙滑嫩,米棒早已如海绵般浸润鸡汤之美,须臾之间,同座每人的小锅就见了低,片甲不留,直呼过瘾。


席间自然还少不了秋田本地的大吟酿,而且喝到了保质期仅一周的大吟酿生原酒,这真是离席便无的在地美味。米棒情深,饭店的妈妈桑颇高兴,决定给我们额外惊喜——亲自体验烤米棒的制作过程。



烤米棒早在德川幕府时代就在秋田盛行,农家劳作或商贾远行时,直接在旷野田地生一堆火,熟米团裹在木签上捏成火腿肠的模样,然后直接把木签插在火堆旁,一壶茶的工夫就飘出米香味,随后便大快朵颐,这不晓得算不算是日式撸串的源起? 


比起寿司和天妇罗,烤米棒的制作算是信手拈来毫无难度,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米棒需要捏匀称,若太薄,烤时容易焦透,太厚又不容易脆爽。烤串成型,便拿到丝网上用炭火烤,直至 烤到略显黄色,然后转动翻面。


米棒浑身透着香气时,开始刷味噌酱,刷完之后我开始习 惯性找孜然和辣酱,未果。其实味噌就足够有滋味,甘甜里带 着豆香,不过此时离大功告成还差最后一步,妈妈桑把我们请回烤架旁,“跟我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礼毕,炭火终于将味噌和稻庭米的内功修炼到极致, 脆、甜、香、糯,四味合体。也终于晓得,原来,大米是可以用来撸着吃的。 每年8月初,日本东北地区会迎来百万人次的旅游大潮,大多是冲着三大祭而来——青森睡魔祭、仙台七夕祭和秋田竿灯祭。



秋田

竿灯赶走夏之睡魔


我抵达秋田的时候,距离竿灯节还有一个月,虽没有赶上盛会,仍然在秋田市民俗技艺传承馆里过了一把 “挑灯夜战”的手瘾。



“竿灯其实是炫技的本领,用到的是额头、肩膀、腰部三个位置,每个部位都得挑得起50 公斤重的竿灯,掉下来就game over 了。”为我演示竿灯技艺的服部,已经参加了三年竿灯祭,仍然算是社团 里的小字辈。


竿灯祭祈求的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竿灯按选手的年龄分为幼若、小若、中若、大若四种,中若和大若每竿都是46盏主灯笼,50 公斤的重量和古时一草袋稻米的重量相当。 



当地人相信睡魔会在夏季出现,施以睡咒催使人们贪睡,而盛夏时节又是秋田稻米耕种最重要的时段,贪睡意味着庄稼地无人照料。赶走睡魔,于是成了日本东 北人的夏季战役。青森人用十几米高的巨型彩灯出街巡 游驱赶睡魔,秋田人换了种玩法,上万盏灯笼点亮不夜城, 谁还舍得葛优躺。



日本东北的祭,擅长把古老的传统习俗和热闹的节庆聚会打包在一起。在阴阳互搏的狂欢舞台上,秋田竿灯节呈现了最隆重的“地上银河”。竿灯同时点亮的时候, 你会遇见日本东北最绚丽的夜色。你若选择冬季再来,记得去八甲田“雪之走廊”,那里有醉心的雪墙公路,日本东北最闪亮的冬色。


?

You May Also Like


挑食 | 如何像个当地人,有深度地吃遍火奴鲁鲁

目的地 | 水灯节,给自己一个重返清迈的理由

挑食 | 没有一只鸭可以活着出南京,没有一个南京人可以空着手走出卤菜店


金牌点评人征集


你吃过最美味的早餐是什么呢?

欢迎通过评论留言的方式和我们分享。


每周我们会在文章评论区推选出2位金牌点评人

只要你连续一周有三次以上出现在评论区

就有机会获得来自《时尚旅游》的神秘礼物 。

每周一将公布上周名单哦。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