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名古屋(名古屋城)

刀八毘沙門也2018-11-12 12:19:29


二月十六日 正月初一晚 乘夜间巴士

二月十七日 正月初二早 达到名古屋车站


要说这个城市为什么吸引我来第二次 甚至还有无数个下次

大概是因为那几座插着三叶葵的城

还有与人友善好伙伴


所有的大城市风貌都相似 但所有的郊外乡村却有各种不同的味道



从名古屋站坐地铁中央线到达千种站 出站 往右过马路去往朋友A的宿舍



宿舍门口景色 时间为早上八点左右 天晴 风大 等A下楼 宿舍长不在 赶紧上了楼

此宿舍是其大学与外面机构合作的 宿舍长认得每个人的脸 不允许外人进入 然而我贴心的朋友每次就这样带我混进去 这次 宿舍长一直在楼下 放好东西后实在找不到机会出门 于是临时定了远在大府市的民宿 在做贼心虚两三个小时候 终于碰到宿舍长与学生交谈的好时机 压低帽子出了大门

贴心的朋友呢


另外 不推荐一个人住民宿 太没有安全感了 当然经历每次进车站都不用安检后 对安全感有了新的定义

房子是挺大的一建户 房主是一对父女 一楼经营着居酒屋 二楼为住宿 

公共区域很大很舒服 晚上达到后在客厅吹空调看看书 碰到了一位印度风的中年男子 用乱七八糟的英语聊了一下 给人以不舒服的感觉 

房子的门全是日式 无法上锁 至少我是十分没安全感的 尤其是订房间的时候只需电话 和车站一样 日本人真的对安全迷之自信 就像上次当地人的回答“我们日本人里哪有那么多坏人呀”

今天电视里轮流报道 大阪一民宿内的行李箱内发现之前失踪女性的头颅 嫌疑人为行李箱主人美国一男子 至今头部以下部分还没找到 

Why not hotel?



大一课前发表我讲过这个 天津饭(跟天津没有任何关系)

非常和我的口味

就像对家附近超市的中华海鲜盖浇的迷恋



出地下街道 上地面 步行前往名古屋城




护城河 足以感受到当时城池的宏伟 高度宽度明显高级于广岛城



好几天天气预报都是强风  强到走路都摇晃 体感温度低

遮秃顶的帽子很容易被吹飞



本丸 天守阁



猜猜是几丸



有趣的屋顶与房檐 



暴露秃头的打卡照



进入本丸御殿

其他的城 进城郭内免费 进天守阁和资料馆有料

这个城进城即买通票 也许是因为是个加以精心维护的大城吧

门票成人500日元吧 展示一日券的话只要400

比冈崎城还便宜 明明这么大的名气

日本景区的物价大多都不会比周围高 门票尤为便宜 让人感动T_T



复原模型 可见其规模十分宏伟

现在的天守阁是1957年后再建的 再建大概就意思着重新翻了一遍 经历过战前战后的混乱期 显然其早已面目全非不是本物了 但后人依稀可以从复建的规模格局上感受到当时的风采

听闻现存的原始天守阁还有十二个 真想亲自去看看 是否能嗅到几百年前战火的气息



御殿里可以摄影但禁止闪光灯

正巧发现老外不地道开强闪光的行为



家康公坐像



关原合战图绘卷



黒漆塗黒糸威五枚胴具足

手抖系列

之前在老师那里借过一本兜甲胄具足图鉴的书 清楚记得这个具足名字的读法

猜猜是谁的



加藤清正的熊本城 福岛正则的广岛城 池田辉政的姬路城

看石高辨地位

对金泽城了解甚少



手又抖了一下

猜大名



初代城主德川义直 家康的九男

为什么家康对这个儿子这么好呢 为什么要从清州城搬到此处呢 为什么要把城建在今川氏织田氏的那古野城遗址旁呢

您猜猜



顶楼展望台景色

隔着玻璃 玻璃脏

视野十分开阔 易于观察形势



来自人民币突然的问候



这个配色十分有趣



晚上去繁华的荣区 神奇地走进一家四川料理店

青椒肉丝与担担面吧

请停止用甜酱汁炒川菜吧



市中心荣街夜景


插播 其实还去了名古屋大学

一定是我走错了校区



可以说是非常硬核的感觉了

也有可能是天气原因

风大到连包臀短裙都能翻腾



十八日晚上机场



机内眺望


 

二十二日回名古屋 乘坐RINIMO前往长久手市

两千零五年爱知世博会时建设成的无人驾驶的磁悬浮

乘车体验十分好

车窗自带滤镜



 经过爱知世博会纪念公园

拍照苦手



到达某大学 地理位置优越

忍不住想运用地理知识达出它的区域优势了



二十一日中午前往机场 晚上十二点终于到达离住宿最近的车站 万万没想到一路上都没遇到便利店 饿一顿晚餐

二十二日早上十一点出门 坐车辗转 饿一顿早餐

由于目的地定位错误 绕到正确地点已经是下午两点 食堂关门 饿一顿午餐

四点就到了车站 晚上十点的车

终于点了一份饭 吃了一个多小时T_T


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城市


于是

我回到了广岛


一周

真有点累


二月二十七日 午前零点五十三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