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想在京都过一个“像当地人一样”的假期, 可以看看这本书

好奇心日报2018-07-19 16:26:22


两个普通男生,一起去京都旅行。

市面上关于日本旅行和生活方式的书多至让人无从下手,如果你追求小众冷门,这一本讲京都“左京”地区的《左京都男子休日》也许值得一看。



《左京都男子休日》是一本讲述两个台湾男生在京都“左京”旅行的故事和旅行指南。这本书由“男子休日委员会”集体创作,成员包括三个台湾人 dato、黄奕凯和 Azona,三人分别负责写作、摄影设计和出版策划。


“左京”是什么地方?这在日本也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旅行目的地。京都以日本天皇旧居所在地的京都御苑为中心,分上京、中京、下京、左京和右京等行政区,左京区北部是山区,南部是住宅区和文教区,名胜古迹少,人口密度低,街巷狭窄,生活气息浓厚,大量独立书店、特色咖啡馆、手工作坊、学校集结于此,例如知名的独立书店“惠文社”、咖啡店“进进堂”、京都大学等。


图片来自:《左京都男子休日》

2013 年 4 月,《左京都男子休日》在台湾出版,登上诚品书店旅游类书当月排行榜首位,至今卖出 1 万多册,在人口仅有 2300 万的台湾算是不错的成绩。今年 8 月,《左京都男子休日》简体版上市。他们另一本日本旅行书《北海道央男子休日》简体版将在年底出版。


“休日”在日语就是“休假日”的意思,这本书强调一种将生活与旅行结合,学习当地的生活方式,居住在当地的旅行,总结起来,即是封面上所写的宣传语——“你的生活是我远道而来的风景”。


图片来自:男子休日委员会提供


如果你是玩豆瓣的文艺青年,应该会对书中介绍的行程完全不陌生:逛书店、杂货铺、咖啡馆、唱片店,买食材在旅馆做饭,在公共澡堂“泡汤”,晨跑,骑行,野餐等。


三个作者都不是职业旅行家,各自有正职工作,旅行时间由年假、加班补休等零碎时间排在一起而成。“每次最长大约能去 10 天”,作者们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表示,很幸运三人的上级都知道他们的业余项目,愿意配合。


图片来自:中信出版社


“这是上班族的旅行”、“努力工作之后的一段长假”、“不是辞职去旅行”,这本书推崇的旅行方式放松平和,似乎是在这几年“辞职去旅行”的热潮有所消退后,适时推出的一个选项。


图片来自:中信出版社


不过这些简体版的宣传文案并没有出现在繁体版中。“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已经工作一段时间,排休比较容易,所以可以有比较长的时间去做这样的旅行。我非常明白,有些人没有这么长的假期或者预算,干脆辞职算了要不没办法出国。”Azona 认为,其实去旅行这件事情也不用那么激烈地去辞职,在日常花一点点时间去规划行程就可以,这个过程很快乐,不需要舍弃掉原本的工作去享受旅行。


dato 也表示,一段旅行分成前期规划、实际旅行和后续回想,这三个阶段拉得越长,人的状态就一直在旅行当中。


《左京都男子休日》在台湾出版的时候,台湾市面上已经相当多关于日本的旅行书,“大部分都是写东京或者京都”,已在出版行业工作十年的 Azona 说,左京可能会在介绍京都的部分里稍微一提,但没有专门做过。


当时她是一家小型出版社的编辑,负责图文生活类图书,dato 也在同一家出版社任营销编辑,他们在自家出版社策划的这本书立项没有遇到太多阻力——“(出版社)本来就是比较愿意尝试比较小众的出版物。”Azona 说。一开始她计划只是做成 500 本的小册子,不过认为有机会做成一个“休日系列”,即男子休日、女子休日等,决定以书的形式出版。


考虑到地点冷门、三人没有名气,从 2012 年 5 月开始,他们成立了“男子休日委员会粉丝团”——即开通 Facebook 主页,每天发布一张风格清新的照片和搭配文字,策划先积累粉丝。“其他出版社有偷偷嘲笑,一年前书还没出来就做粉丝团,”Azona 说。不过书正式出版之后效果推出预期,他们认为和出版时已经积累的两三千个粉丝有很大关系。现在他们有 3 万多个关注者。


图片来自:中信出版社


对很多台湾人来说,免签的日本是出国游的第一选项,2015 年台湾赴日游客达到了 368 万人。内地的情况有些不同。2013 年《左京都男子休日》出版后,Azona 怀着希望让台湾版权代理人推荐给内地出版社,但没有一家愿意出版简体版——当时版权代理人推测的理由是“签证不方便”。


不过这样的情况正在改变。2010 年日本对内地全面开发个人旅行签证,签证门槛逐步下降,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局数据数据,2015 年中国内地游客为 500 万人,比 2014 年翻了一倍,成为了赴日游客中人数最多的国家。越来越多人选择自由行而不是跟团游,玩法也更私人、多样。


9 月 16 日,“男子休日委员会”在上海无印良品淮海路店举行分享活动,也跟我们聊了聊关于旅行的事。


Q:好奇心日报


Q: 左京都是一个特别小众的话题,之前没有人做有没有担心没有市场,当时对书的期待有多大?


Azona:  当时所在出版社叫自转星球出版社,本来就是比较愿意尝试比较小众的出版物。当时社长的态度是,尽管小众,但是如果小众的每一个人也都能喜欢这本书的话,其实已经构成出版的要素。


另外一方面,对于男性生活方式,台湾其实没有什么相关的研究或者出版品,但是日本有非常多关于男性生活方式的杂志或者出版品,所以当时会选择他们两个旅行、延伸到生活。“休日”这个概念不只是旅行,还可能有各种的发展机会。


Q: 你们说休日的理念就是不一定真的要出国、要去哪里,可以是一个很平常的假日,甚至是午休,但是要保持休日的心情状态。但是你们去的还是日本,毕竟是能看到更漂亮、更异域风情的风景的地方哎?你们在台湾能怎么做休日吗,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找到原生态、安静的地方也更不容易?


Azona:我们在上海,只是从酒店走到这里(活动现场),路上看到一家小小的理发厅,就会问他(dato),要不要去剪头发?就会看到这种很庶民、很平常的画面,会想要走进去这个画面。觉得即便是大城市,也会有这样的角落,比如菜市场就是我们很喜欢去的地方。平常假日里,我们自己会安排一些活动,比如会去动物园野餐,当天可能说很久没去动物园了,就一起去动物园野餐。安排一些小小的、半天的旅行。


“雖然風雨難免掃興,但只要懷抱著旅行的心情,每一座城市都能找到新鮮的風景。今晚男子休日隨著颱風抵達上海。”

图文来自男子休日委员会 Facebook 页面。


Q: 你们日语都说得怎么样?


dato:她(Azona)最好,我次之,奕凯不太会,只会说一句(笑)。因为对日本有兴趣,所以有机会的时候就会多学,从学校里面开始学。


Azona:对,从学校开始。我之前的工作是编辑,也会做日文翻译书,就慢慢地会。但是大量口语的对话是从做这本书开始,因为做这本书认识了非常多日本的朋友,比如这本书的推荐人有日本惠文社的店长,现在他独立出去做一个叫诚光社的书店,因为做这本书,我们真的变成朋友了。


Q:你们在之前的访谈里有提到,去取材和自己去日本玩的的区别还是比较大,比如行程会安排得很满,但书里其实呈现的是一种悠闲的状态?另外“像当地人一样生活”,可能有一个悖论,因为像当地人生活就是不做什么,不做什么才像当地人,你们怎么处理这个矛盾呢?


dato:其实矛盾吗?应该说我们在做那件事情的当下,急急忙忙地从这家咖啡厅移动到另外一家咖啡厅,但是我们在咖啡厅消费的时候,内心还是一个悠闲的状态,就是知道这段时间我们应该享受这个空间,不会让自己非常的忙。忙可能是在赶路这一段,觉得也不到矛盾。当然我们后来去北海道那次真是非常悠闲,在那边住了 10 天。


Azona:也是从做左京之后得到了一些反省,觉得应该要拉长时间,可以住在当地的那种。


dato:北海道那次我自己先去探路,去了 12 天,(后来)三个人一起一共去了两次。那次时间是拉长的,更悠闲的状态,想要好好体会当地的惬意和闲适。


Q: 你们未来还有哪些“休日”计划?


dato:下一本书正在筹备当中,会去一个不在日本的地方。希望在亚洲找一个地方,到底在哪里还在讨论当中。


图片来自:男子休日委员会、中信出版社


社交可以,媒体不能,纠结 10 年的 Twitter 终于还是要卖了



长假将至,不管是不是出远门,都可以用这 27 个应用找点新鲜


关于年轻人现如今的旅游方式,好奇心日报有 56 个发现,比如“被动旅游”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