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白领讲述“穷游”的屈辱与辛酸

大燕网2019-05-14 10:45:03

本文转载自《法制日报》,作者赵丽

受一些没钱但依然乐观、热爱旅行的欧洲年轻人影响,“穷游”这一概念由一位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提出。2011年后,中国大学生掀起了“穷游”热,大有不“穷游”就白读大学之势。与此同时,各式“穷游”达人也纷纷成为“励志榜样”,甚至走红网络。




  不过,看似风光无限的“穷游”,正在面临越来越多问题的考验。一幅幅风光照片背后,也许就是屈辱与心酸,还有不可测的安全风险。



风光无限?
or
危机四伏?

  “跟团旅行的方式相对方便省心,但是行程太满,限制太多。”张慧的高中同学杨涵是名副其实的“背包客”,西藏、云南、四川、越南、新加坡、柬埔寨的旅行,都是她和朋友一路“拼”来,最长旅行时间60天。


  在曾经“穷游”江西不得不露宿火车站的杨涵看来,“睡车站躺椅正是‘穷游’中最难得的经历和乐趣”。


  为杨涵的“穷游”之旅无限神往的张慧却遭到了妈妈刘彤的极力反对。这一切在刘彤看来都无法与“穷游”的危险比肩。


  “‘穷游’是舶来品,你看看最近网上那个两次被困在高速公路上的俄罗斯女学生,要是没有好心交警的帮助,她就饿死了。”在刘彤眼里,连续出现相似案例足以说明“穷游”的危险性。


  2月17日,来中国“穷游”的俄罗斯学生尼古拉被困京港澳高速赤壁服务区。饥肠辘辘而又身无分文的他见车就拦,想搭免费顺风车,可语言不通无法得到他人帮助;

  猴年大年初二,一名俄罗斯女“背包客”搭顺风车后被困河南高速,在得到高速交警救助后,这名女“背包客”踏上了火车。几天后,又是这个女孩,由于与朋友失联,好几天没吃东西的她再次被困吉林。


  “那是他们没有充足的预案,并且语言不通。”张慧自有理由。


  刘彤又找来了这样的案例:
  荷兰一名女“背包客”在澳大利亚旅游期间沦为“性奴”。一名男子把她囚禁在酒店,多次实施强奸和虐待,甚至在她额头刻了个“十”字,以示对她的占有;
  意大利帕多瓦一名男子利用国际旅游借宿网站,声称为年轻女子提供免费住宿,但却乘机落药迷奸,受害人来自世界各地。


  “那是他们没有安全意识。”张慧继续反驳。

穷游
积极与消极之间
博弈

  刘彤家的争论还在继续。这似乎并非是两代人的代沟,而是“穷游”积极与消极之间的“博弈”。


  “这里的‘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穷,而是旅游者的一种观念——花最少的资金,穷尽天下景色,追求心灵和行动上的自由。”对于“穷游”,杨涵如此理解。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穷游热”背后的旅游安全令人担忧。查阅相关资料,记者注意到,目前还没有相关部门出台专门保障“穷游”者安全的措施。



  “‘穷游’作为一种新兴的、非大众化的旅游方式,尽管受到少数旅游者的推崇,但是从经济利益角度出发,相关方一般疏于管理‘穷游’者,更不愿承担‘穷游’者的安全责任。”作为关注“穷游”的国家社科规划项目基金项目研究人员,苏欣慰说,虽然对保护“穷游”者的旅游安全负有重要责任,但是“穷游”作为一种新型旅游方式,相关部门目前难免存在管理空白。而且“穷游”者出行随意性大,旅游行为不在旅游企业的安排之内,因此旅游行政部门很难对其安全进行实时跟踪和监督管理。


  对此,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向记者建议,相关部门应该逐步建立健全“穷游”安全预警机制,形成完整的预警体系。


  在苏欣慰看来,还应构建“穷游”安全救援体系。


  “‘穷游’安全救援体系是为实施旅游救援而建立的分工与协作式的工作体系,包括与旅游安全相关的各种组织机构。该体系包括旅游救援指挥中心、旅游安全救援机构、直接外围机构和间接外围机构。”苏欣慰说,间接外围机构指那些间接参与到救援事故中的部门,包括新闻媒体、通讯部门、保险公司、旅游地及社区等,其作用是进行事后理赔、舆论监督、信息传递和帮助援助,这些机构能够帮助“穷游”者减轻事故所带来的损害。


  此外,刘思敏向记者强调说,“穷游”政策和安全法规是“穷游”安全的重要保障,为“穷游”安全管理提供依据,指导并规范“穷游”安全保障体系中的预警、救援等行为。
故事汇
女白领“穷游”背后:屈辱与心酸



  一组“穷游”者的旅游照片,让北漂“白领”胡佳(化名)向往不已。

  “我一直梦想去西藏,但巨大的开支只能让梦想搁置。‘穷游’点燃了我的西部游梦想。”胡佳告诉记者,她用一个星期时间制定了只花5000元往返拉萨的旅游路线。为了安全起见,她在网上发出了同游邀请。
  很快,也在北京上班的郑冠(化名)成为同行者。按照其他“驴友”在网络上发布的“穷游”攻略,胡佳收集了详细的沿途路线、当地青年旅社地址以及如何搭顺风车的方法等。
  2015年年初,两个25岁女生的“穷游”之旅拉开序幕。在旅途开始之时,胡佳绝对不会想到事后会用“心酸”“屈辱”来形容这场说走就走的“穷游”之旅。
  出发前,胡佳向所有好友和同事公布了她即将要完成的壮举。

  “谁愿意让你搭顺风车啊?除非对司机使点美人计。”同事半开玩笑地说。



  当时的胡佳不以为然:“搭不了车,大不了在路边睡,数满天繁星,多浪漫。”
  旅行开始了,乘坐绿皮火车经过四十多个小时到了成都,原本要到青年旅社休息,但实在太累的两人住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加上吃饭,当天就花掉了400多元。
  按照计划,胡佳和郑冠的第一站是汶川,可搭便车却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在去汶川的高速路口,胡佳先后拦了三十多辆车,没有一个司机愿意免费搭乘。
  “当时我就在心里嘀咕,其他‘驴友’怎么那么容易就搭到了顺风车。”胡佳回忆说,“这时,郑冠也抱怨起来,说我笨得连司机都搞不定。我正在气头上,当即回了一句‘你有本事,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傻看着’。谁知道后面郑冠的举动让我大跌眼镜。”
  从包里拿出一张纸片,在上面写上“雅安”,然后解开了两粒衣服扣子,把纸片顶在头顶——郑冠的举动虽不雅,但有效。半个小时后,两人坐上了一辆开往汶川的小轿车。
  由于塞车,两人直到晚上8点才到汶川。原本计划入住当地的青年旅社,胡佳不得不再次改变计划,住在了一家100多元一天的家庭旅社。
  躺在床上,胡佳把当天拍摄的风景照片发布在微博里,她丝毫没有提及搭车过程中的艰辛,“我可不想被朋友们嘲笑是靠什么换来的”。
  很快,微博上有朋友回帖,祝贺她初战告捷。
  就在胡佳对接下来的旅游踌躇满志时,郑冠却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把郑冠送进医院后,胡佳开始了一个人的“穷游”。
  按照计划,下一站是甘孜。无奈之下,胡佳也写了一块“前往甘孜”的纸牌顶在头顶,然后松开了衣服的纽扣,可是直到下午2点,才有一个货车司机愿意捎带。
  不过,此时的胡佳却犹豫起来:如果上车,她和司机整个晚上都要在汽车上度过,实在太危险了;可是不上车,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胡佳一咬牙,决定冒一次险。
  几个小时后,夜幕降临,汽车在山路上缓慢前行。司机突然停车表示车坏了,只能等第二天通知修理人员来修。车外的寂静让胡佳惊恐不已,她强打精神,可是到下半夜她实在坚持不住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胡佳感觉有一只手在自己身上。
  “老实点,不然谁也不知道你怎么消失的。”司机的威胁让胡佳又惊又怕。
  惊恐之下,胡佳只得暂时妥协。
  货车在甘孜停留装货的4个小时里,胡佳试图搭上其他顺风车,但屡屡失败,难道就这样被扔在这里?
  胡佳决定给货车司机一部分钱,以保证自己不再受到侵犯。踏上开往拉萨的行程,收了500元的货车司机,会在风景好的地方停留10分钟让胡佳拍摄。之后两天时间,胡佳拍摄了大量照片,她将其中一部分上传到微博,还写了游览心得。看着朋友们一条条羡慕的回复,胡佳突然意识到,“穷游”的人不可能过多渲染途中的艰辛,往往只会把光鲜的一面呈现给大家。
  到达拉萨后,胡佳入住当地青年旅社,旅社里住着几个像她一样的“穷游”者,大家分享着途中的乐趣。一名“驴友”说,他一个人在荒郊野外过了两个晚上,还有狼出现在帐篷外,好在他用强光手电筒赶走了狼;一名“驴友”表示他曾经有一次20个小时没有水喝,差点渴死,他拨打110没有信号,最后幸好碰上当地一个上山采药的老乡……
  听着别人的遭遇,胡佳惊出一身冷汗,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尽管她做足了应对困难的心理准备,可是在现实面前,那些准备根本没有用。
  在拉萨休整了一天,胡佳前往林芝,在路边等待一个多小时后,她上了一辆前往林芝的私家车。
  这次的司机并没有做出什么非分的举动。晚上8点,车子到了林芝,好心的司机还把她带到一个朋友家里休息。
  就在胡佳认为接下来的旅游会一路顺利时,麻烦还是来了。离开林芝前往康定,胡佳搭乘了一辆自驾游的小轿车,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名游客。
  胡佳上车后和游客坐在后排,几个小时后车子进入山区,刚才还算老实的游客开始说一些黄段子,手在胡佳的腿上乱蹭。一路上,胡佳的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接连受辱,胡佳开始怀疑这样的“穷游”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她想过报警,可证据呢?
  想回家。可是看到微博上除了赞许的回帖,好友甚至询问她什么时候“凯旋”,表示一定会到火车站接她。
  “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不被同事和朋友们笑死才怪。”胡佳不停地安慰自己。
  到达康定之后,在一家小旅馆安顿下来,胡佳上传了一些照片到微博中,还写了一篇两千多字的游记。如她预想的一样,朋友们再次投来了潮水般的赞许。
  她制定的整个线路开支是5000元,可现在行程就要结束了,所有的开支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
  在康定停留了半天,剩余资金充足的胡佳决定不再“穷游”,她乘汽车到雅安,然后换乘回到成都。按照原定计划,胡佳只能购买绿皮车票返回,可是她决定改乘飞机。
  “我受够了,‘穷游’有时候真的只是‘看上去很美’。我不能再为朋友的赞美甚至吹捧而牺牲自己了。”胡佳说。



编辑 唐晓芳 渠洋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