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海街的镰仓

一个教师的行走空间2018-10-10 11:03:28

 

记得小时候过暑假的时候,父亲会从工厂里带回一热水瓶的冰酸梅汤,这是那时候夏天里最奢侈的饮品了,每次喝的时候,总是很想一口气喝掉,但又总是提醒自己一口一口小心地抿。因为总是深怕,喝得太快,那一点点的清凉很快就消散了。


看《海街日记》也是如此,看到一半的时候,我让自己停下来,因为我不想一口气就将这样的感动体会完,再加上刚刚从镰仓回来,那里的风物正让我感动着。去镰仓之前,我就知道这部电影,西方的影评家虽然给了好评,但是却说它有点散,也有点淡。我想这大概是对于东方文化比较隔膜的关系吧。东方文化里面的情感,是需要仔仔细细的品的,就像《海街日记》里四姐妹制作的梅子酒。


不要问我电影讲了什么故事,电影几乎就没有故事,三姐妹参加抛弃了他们的父亲的葬礼,发现了从未谋面的异母妹妹浅野铃。许是血缘中的亲近之感,大姐临行前邀请铃搬来镰仓同住。未过多久,抱着对姐姐们的憧憬,铃迈入了父亲曾经生活过的房子。四季流转,姐妹们的故事悄然上演……一切都平平淡淡,就像我们在镰仓的那些时光。

 


在镰仓,我最错误也最正确地点了银鱼盖饭,碗里满满地铺着厚厚一层细小的银鱼干,还有新鲜的鱼生切成的丝。我因为怕腥,所以不敢吃,但是这却是当地特色的美味。看着广濑铃大口吃着,眼睛里满满的幸福感,真的觉得不能品尝这样的食品也是我的遗憾呐。



在镰仓,感动你的应该都是那些最寻常的事物,它们寻常的存在着,却让你久久无法忘怀。每一次在电影里听到“听镗听镗”的老式火车的声音,我们俩就会会心的微笑起来,因为这样的声音是江之电列车的声音,它会重新把我们带回到刚刚离开就开始想念的镰仓。




那天到了快4点的时候,我们在北镰仓下了车,我们想去的地方是圆觉寺和明月院。但是,7月的镰仓寺院闭院的时间有些早,我们几乎是最后两个进圆觉寺的了。虽然走马观花,但是,因为寂静的缘故, 反而让人心生一种和煦宁静的情愫。——禅的意味从来不是寂灭,正如《海街日记》里所说,“就算生命走到终结,但是还是能够感到美丽的东西是美的,好开心”。我们走出寺院的时候,我看见两个女子正在大殿前树下的凳子上坐着,轻轻地笑着,说着话,并不着急,寺庙里所有人都不着急,像夕阳一样缓缓地,也像药师殿旁的池水,微起涟漪。

 

明月院是无论如何赶不及的了,隔着木门,我们看到了长长的台阶和质朴寂寞的山门,两边的紫阳花因为花期已过,有些零零落落,但是并不颓唐。我们的兴致也没有因为寺院关门而低落,沿着寺院旁的流水,一路漫行,这是旅行最有意义的地方,景点有时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慢下来,随兴走去的心情。看山,看树,凝望一下小径深处古意盎然的屋舍,猜想一下屋舍中发生的人和事,感受山色在夕阳下一点一点变得苍翠的过程,真的很美好。

 


折回的路上,一间叫做“风花”的茶室吸引了我们,小小的屋舍,有着大大的玻璃窗,斜对着明月院的山门。门口种着樱花树,我们坐下,只有我们两个客人,说实话,这样的时候,应该不会还有别人来这里饮茶了吧。我们坐着,傍晚的阳光,隔着竹帘斜斜地照在了我们面前的桌子和椅子上,那样静美,山中的鸟鸣和屋里若有若无的钢琴声,让人感动得鼻酸。我甚至在想,时光要是能够停止在这一刻该有多好,真想就这样彼此静静地坐着,看彼此慢慢变老。也会想,四月的时光,樱花烂漫的时候这里会是怎样的呢?或者白雪覆盖的时候,茶室里有着抹茶或者煎茶的香味,看远山听寒鸟,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这是我对于镰仓,最美的记忆了。



傍晚总是美好的,另一天的傍晚,我们去了海滨。镰仓的海滨并没有奇山怪石,但总有一种气氛,让人愿意到沙滩上漫步,或者坐到长长的栈桥上看夕阳落日。从由比浜到镰仓高校前,江之电是三站,一边靠着海,一边临着山,即便是坐在车厢里,也能每天感受大海的变幻。我们在四姐妹散步的海滩上散着步,夕阳在山,远远地居然能够异常清晰地看到富士山,海浪时近时远地在沙滩上与人嬉戏,白色的浪花做张做势的汹涌而来,却又异常温柔的轻抚你的脚背,我们俩就这样走在了湘南海岸之上……

 

寻常的景物,或许因为寻常,认真追寻起来有时也变成一种惘然,不过我在看《海街日记》的时候,里面每一街角、每一处的店铺,都让我感到亲近而温柔。这种情愫并不因为某个具体的景或者物,而是这里的整体,它整个儿地用质朴与温厚融化我的心……


所以当我看完《海街日记》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温婉宁静的镰仓了……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