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裕的人生关键时刻(引子)

萧县文苑2019-11-07 13:21:31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刘裕作为萧县本土籍贯的唯一一个帝王,但见同乡很少言及此人,特撰此文,与同乡分享。刘裕一生,灭孙恩,灭卢循、灭桓玄、灭谯纵,向北渡江灭燕,灭秦收复长安,以至后来和刘毅两人兄弟反目,杀司马氏而称帝,建立刘宋王朝。一生可书可写的故事太多,令人激情万丈的瞬间也很多。然而,观其一生,唯与桓玄的较量对他的事业影响最大,对他的人生改变的也最大。因此,单独探探刘裕与桓玄的较量,有助于立体认识刘裕。

        刘裕手下三员虎将:王镇恶、朱龄石、檀道济,对他称帝霸业功劳最大。然而在刘裕的早期人生,和他关系密切的非刘毅和何无忌莫属。今天我们聊的这一段,就从他们三个人开始。

 

1、当兵去

        刘裕,彭城郡绥舆里人(现属安徽萧县),祖辈随晋室南迁,借居京口,家里很穷,后来富贵后,自称是汉楚王刘交的后人,已不可考。刘裕刚生下来之后,他母亲就因为产后失血而死亡了,父亲刘翘不想养他,就要扔掉。刘怀敬的母亲(刘裕的姨母)断了怀敬的奶,养了他。长大后,身体强壮,但文化不高,靠卖鞋为生,又因为赌博输的倾家荡产,相亲都不看不起他。(《魏书刘裕传》载:裕家本寒微,住在京口,恒以卖履为业。意气楚刺,仅识文字,樗蒲倾产,为时贱薄。)

         他有两个小伙伴:刘毅和何无忌。

        刘裕、刘毅、何无忌三个活宝经常在一起赌博,而且十赌九输,没怎么赢过。赢不赢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三个特别大胆,身上一分钱没有还敢下几百万的注。输了钱也没钱给,就活活的让人打一顿。(《宋书 武帝纪》:刘毅家无担石之储,摴蒲一掷百万。)

        刘裕比较悲催,输钱输的比较多,更倒霉的是他输给刁逵钱。刁逵是个官宦人家子弟,有钱有势,整天派人抓刘裕还钱。终于有一天在街上抓到了刘裕,绑了起来,狠狠的打一顿。绑在树上,不给吃喝,太阳晒着,不交钱不打算饶了他。幸好当时有王谧到刁逵家串门,看到绑着这个五大三粗的人,觉得挺可惜的,就替刘裕还了钱,刘裕才被放了。这件事在《宋书 武帝纪》里羞羞答答的记载着:初,高祖家贫,尝负刁逵社钱三万,经时无以还。逵执录甚严,王谧造逵见之,密以钱代还,由是得释。

       当时,浙江有道教孙恩造反,闹得天下不得安宁。刘裕、刘毅、何无忌三个人商量着在家混日子也不是办法,反正朝廷现在正在招兵买马,不如当兵去。因为何无忌的舅舅是著名的北府将领刘牢之,他们决定投靠刘牢之去,至少能有个照应。

       刘牢之,字道坚,彭城(今江苏邳州西北)人。著名的北府兵统帅,手握重兵。对于三个年轻人,刘牢之还是很照顾的,基本上不让他们上前线,只是做做巡逻,搞搞后勤之类的。有一次,刘牢之派刘裕和属下几十个兵去打探消息,路上遇到几千贼兵,刘裕就迎面痛击。刘牢之的儿子刘敬宣看他们很久没回来,担心他们出事,就带兵迎接,一看他正奋力杀敌,一个人在千军万马中竟然砍人像切菜一样简单,数千兵丁居然被刘裕一个人吓得丢了魂,撤退。刘裕单枪匹马还要追。这一仗让刘裕一举成名,众人无不佩服。

        一个人追着上千人砍杀,这事被渲染了一番,从此刘牢之十分重视刘裕的才能,成为刘牢之的得力助手和骨干人才。很快,孙恩就被刘牢之和刘裕镇压了下去。

 

2、桓玄谋反

         就在孙恩被刘裕赶得无处躲藏的时候,西方一个大诸侯桓玄开始跃跃欲试,桓玄,东晋名将桓温之子,非常的有实力,兵马很多。他的职务是都督荆、司、雍、秦、梁、益、宁、江八州及扬、豫八郡诸军事、后将军、荆、江二州刺史、假节。他手下握有名将雄兵,打着平定战乱的旗号浩浩荡荡朝京师而来。早就盛传桓玄想造反,这下可吓坏了东晋王朝的执政者们。

        此时朝中的实际掌权者是司马元显,他是一个花花公子,不到二十岁,年龄不大,倒是很会敛财和享受,他的家产超过帝室,完完全全的一个不学无术的阔少爷。面对桓玄的紧逼,他决定出兵征讨。他手下能用的军队,还是那支王牌军北府兵。领兵的还是名将刘牢之,司马元显派北府兵拒敌,想彻底消灭桓玄,以绝后患。

         桓玄听说司马元显要出兵,有点害怕,就想守住江陵,不往前进了。他的谋臣卞范之给他说:“你的名声威震天下,司马元显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有啥可怕的?刘牢之本来就不愿意长居司马氏之下,只要我们到了,给他一定得好处,何愁他不归顺?”桓玄听信了他的话,就留了他的哥哥桓伟守江陵,自己秦率大军奔向京城而来。到达浔阳的时候,桓玄传檄天下,数落司马元显的种种不是,把这个花花大少吓个半死,居然不敢开船督战。等桓玄到了京城附近的时候,居然不见朝廷的军队,大喜过望。

        北府兵名将刘牢之按兵不动,犹豫不决,他认为桓玄有名望,军队人数又多,恐怕难打,即使打下了,功高盖主,司马元显也不容他。这时候,桓玄派了谋士何穆来劝降,刘牢之也认为司马元显还是靠不住,跟着这样一个花花大少,终究没有出路。所以,他让决定投降,让他的儿子刘敬宣去见桓玄。刘裕和何无忌都看出这事情不妙,劝他不要投降桓玄,然而,刘牢之不听,他认为即使杀了桓玄,司马元显也不会容他,所以想借桓玄之手灭掉司马元显。

         刘牢之的归降自然让桓玄欢天喜地,乐乐呵呵。所以,桓玄的军队如入无人之境,直捣京师。司马元显手中唯一的王牌军没有了,也就断绝了他翻身的机会,他和父亲司马道子被桓玄轻松抓获,被桓玄杀掉。

         司马元显之死,并没有太多值得说的,一个不懂政治,不懂军事的花花大少的失败好像是注定的,在用刘牢之拒敌之前之前,张法顺就曾建议:“桓谦(桓玄的族兄)兄弟每为上流耳目,宜斩之以杜奸谋。且事之济不,系在前军,而牢之反覆,万一有变,则祸败立至。可令牢之杀谦兄弟以示无贰心,若不受命,当逆为其所。”(《资治通鉴》112卷)可见张法顺曾看出刘牢之的不可靠。

         桓玄到了京城,总理朝政,挟天子以令诸侯,开丞相府,整顿政局。

         桓玄意识到刘牢之靠不住,这个人很容易背叛,不能重用,所以,他掌权后第一件事就是免掉刘牢之的军权,只封了他会稽内史的小官,刘牢之大呼后悔,叹息道:“现在夺我兵权,恐怕就要除掉我了。”当时桓玄住在丞相府,刘牢之的儿子刘敬宣劝他爹,不如干一票大的,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带兵袭击相府。刘牢之犹豫不决,想去广陵投靠他的女婿高雅之,割据江北,与桓玄决裂,当下就召集手下议事。他的参军刘袭说:“将军往年先反王兖州(兖州刺史王恭),今日反司马郎君,现在又要反桓公。一人三反,何以自立!”说完就走了,其他将校也多半离他而去。

        桓玄掌权,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大亨”,为了巩固权势,铲除异己,杀掉了刘牢之,更对刘牢之的部将大开杀戒。先后杀了吴兴太守高素、将军竺谦之、竺朗之、刘袭、刘季武,还有冀州刺史孙无终,都是刘牢之北府旧将,北府兵的实力大大削减。

         北府兵统帅刘牢之被害之后,对于中层军官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都在寻找出路。朝廷由桓玄掌控,很防备和打压北府兵将,跟着桓玄是不可能有出路的。何无忌关于前程的问题向刘裕讨教,刘裕跟他说:“你跟我回京口吧,如果桓玄敢篡位,我们就打着恢复晋室的旗号起兵。”在刘裕眼里桓玄肯定是要谋反的,所以,当桓谦来打探刘裕对桓玄称帝的态度时,刘裕极力怂恿。而且,刘裕同时在准备着力量起兵应对。

 

3、讨伐桓玄

        桓玄打算称帝,刘裕打算起义。

        对于刘裕,桓玄的妻子刘氏是提防的,数次劝诫桓玄说:“刘裕这个人,风骨不一般,不会久居人下,应该尽快除掉。”桓玄认为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并且也爱惜刘裕的才能,说:“等关陇平定后在除掉也不迟。”(《南史宋本纪》说是刘氏的建议,《宋书》中未明确。刘氏即已故中书令刘耽的女儿)看来桓玄是准备让刘裕北伐的。

         刘裕正在南方平定战乱,桓玄称帝,让他们进京,刘裕借口说自己受伤,让桓修(桓玄堂兄)先行,而自己秘密的和何无忌密谋起事。当时还有刘裕的弟弟刘道规、沛郡人刘毅、平昌人孟昶、任城人魏咏之、高平人檀凭之、琅邪人诸葛长民、太原人王元德、陇西人辛扈兴、东莞人童厚之,一起策划。桓修的弟弟桓弘为征虏将军、青州刺史,在广陵。刘道规是桓弘的中兵参军,孟昶是青州的州主簿,所以他们策划先让刘毅去青州,起兵杀桓弘。诸葛长民在豫州接应,王元德和童厚之在京都,召集人马攻打桓玄,定好日期,一起出动。

          刘裕和何无忌收罗北府旧臣和义士共有二十七个人,他们是:魏咏之、咏之弟魏欣之、魏顺之、檀凭之、凭之从子檀韶、檀祗、檀隆与叔檀道济、檀道济从兄檀范之、刘裕弟刘道怜、刘毅、刘毅从弟刘藩、孟昶、孟昶族弟孟怀玉、河内人向弥、管义之、陈留人周安穆、临淮人刘蔚、刘珪之、东莞臧熹、臧宝符、臧穆生、童茂宗、陈郡人周道民、渔阳人田演、谯国人范清等,愿意跟随他们的总够一百来个兵丁。

         刘裕的义军一路赶来,桓玄派吴甫之和皇甫敷抵抗,刘裕和檀凭之各领一队,斩杀吴甫之,檀凭之也战败被杀,刘裕一行前后奋击,所向无敌,很快斩了皇甫敷。

          桓玄听说皇甫敷战败被杀,非常害怕,下令让桓谦守东陵口,卞范之守覆舟山西,大约两万余人。刘裕不慌不忙,在战船上先让士兵吃饱肚子,然后把剩下的粮食全部倒入江中,以示破釜沉舟之决心。他们进兵覆舟山东面,让“丐帮”的人在山上举旗,迷惑对方。桓玄又令庾祎之带兵援助桓谦,刘裕的人马呼声震天,以一当百,当时正好东北风,刘裕下令放火,烟火通天,喊杀声震动京城,桓谦的军队马上就瓦解了。

             桓玄见势不妙,绑着司马德宗(晋安帝)逃窜。

            刘裕入主京城,烧了桓玄的宗庙,重新竖起晋朝的旗帜,重整朝政,以身作则,严肃法纪,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和刘裕一起密谋起事的诸葛长民没有按期起事,被刁逵抓获,等他们来到的时候,桓玄已经跑了,刁逵反倒被手下抓来送给刘裕,刘裕下令杀了他。这也算是公仇私仇一起报了。

          司徒王谥,是拥立桓玄称帝的功臣,现在自然是罪不容赦的忤逆之臣,众人都要求杀了王谥,以谢天下,刘裕却下令放了他,而且,在王谥逃跑后,刘裕多次写信给大将军王遵不要杀了他,最后,还把王谥拉回来,官复原职,引起不少人的埋怨。当然,埋怨最大的就是陶渊明了,陶渊明一气之下就回家种地,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了。其实是当年王谧在刁逵那里救了一次刘裕,替刘裕还钱,这事,刘裕比较感恩。所以,刘裕没有杀王谧,还让他做扬州刺史。

           面对刘裕义军的追赶,桓玄绑架司马德宗(晋安帝)一路西逃,然而并没忘记自己皇帝的身份,他们先是逃到寻阳,江州刺史郭昶之提供用具,松了一口气,接着又跑到江陵,江陵是他的根据地,荆州刺史桓石康接待了他。

           桓玄担心西逃乱了军心,所以就想严明法纪,加重刑罚。大臣殷仲文力谏:“陛下您小的时候名声好,远近降服,所以扫平荆雍,匡扶晋室,威望极高,然而现在受禅登基,就有人反对,是威信不够,老百姓都希望能够得到皇帝的恩赐,应该弘扬仁道,收买人心。”桓玄怒气冲冲地说:“汉高祖、魏武帝用兵多次战败,那只是诸将的过失。现在是天文对我不利,所以把都城迁回荆楚。而小人愚昧,妄生是非,乱发议论,正应该凶猛一点,哪能施行宽政?”荆州各郡的郡太守们得知桓玄来此,有人赶紧献媚取宠,派人上表敬问起居,陈词中有义军的战况,桓玄听不进去,命令重新上表,庆贺迁徙新都。

           刘裕派遣刘毅、何无忌、刘道规率兵追至湓口,桑落洲一战,大败江州刺史郭昶之、游击将军何澹之、江夏太守桓道恭等人,进军寻阳。寻阳上控荆楚,下制建康,是长江中游的战略要地,势在必争。五月,桓玄自江陵急率舟师东下,双方大战于武昌附近的峥嵘州。桓玄所率将士数万,对方几千人,但却担心吃败仗,常常在座舰旁边停着几艘快船,以备败走,全军毫无斗志。刘毅紧紧抓住战机,乘风纵火,率军奋勇出击,大获全胜。桓玄命人烧毁辎重,连夜狼狈逃去。桓玄再次逃回江陵城,众人见大势已去,人心惶惶,法令不行,城内一片混乱。桓玄走投无路,打算逃往汉中投奔梁州刺史桓希。一天深夜,收拾停当,遂率亲近心腹数百人骑马出城西走,刚刚到达城门,左右于黑暗中挥刀向桓玄砍去,没有砍中,秩序顿时大乱,左右心腹互相砍杀,死尸交横于路。桓玄心惊胆颤,勉强逃到船上。恰在这时,益州刺史毛璩派从孙毛佑之。参军费恬率领二百人护送弟弟毛璠的灵柩来江陵安葬,毛璩之侄毛修之时为桓玄屯骑校尉,趁机骗诱桓玄入蜀,桓玄无计可施,只好同意。船行至江陵城西的枚回洲,毛佑之、费恬突然向桓玄开弓放箭,矢如雨下,幸臣丁仙期、万盖等人急忙用身子挡住,都被射死,桓玄受了轻伤。益州都护冯迁随着抽刀砍来,桓玄从头上拔下一枚玉导(冠饰名。用以引发入冠帻之内。皇帝日常着装头发上插两个玉导。)送给他,心惊肉跳地质问:“你是什么人?敢杀天子!”冯迁回答说:“我杀天子的贼罢了!”说完,手起刀落,人头坠地。同时被杀的还有桓石康、桓修等人,桓升被擒,斩于江陵城。桓玄的同族和手下在桓玄死后,仍时有谋乱,但都被扑灭了。

         桓玄失败了,一场谋篡的闹剧结束了,然而却便宜了刘裕等人,从此刘裕位极人臣。刘裕战败桓玄,入主朝政,从此成为东晋的实际掌权者。完成了从屌丝到大将军的完美逆袭。自此开始了建立新王朝的准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