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飞:中印边界问题,印急我不急

前哨午报2019-05-24 12:41:31

      广告联系QQ2529665352


中印边界问题,印急我不急

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 孙 飞 


与我国山水相连的陆地邻国有14个,我国与其中的12个划定了边界,与印度和不丹尚未划定。中不边界尚未划定是因为印度以不丹的保护国自居,粗暴干预不丹内政和外交,粗暴干预中不边界事务,去年的洞朗对峙,就是印度这种粗暴干预的集中和恶性发作。中印边界尚未划定,一是因为印度占我大片领土,二是因为印度在中印边界谈判中顽固透顶、毫不让步,致使谈判始终没有实际成果。



中印交界全长约2000公里,分东、中、西三段,每一段中印之间都有争议。

1、东段:争议领土约9万平方公里,全部被印度占领。我称“藏南地区”,印称“阿鲁纳恰尔邦”。

2、中段:争议领土约2100平方公里,分为4处,全部被印度占领。

3、西段:争议领土约3.3万平方公里,主要是我国的阿克赛钦地区。其中印度占领巴里加斯一处,其余都控制在我国手中。

以上三段合计,印度共侵占我约9.3万平方公里领土,相当于六个北京市,或一个浙江省,或两个半台湾省加一个深圳市,比英阿争夺的马岛大10倍,比日俄争执的“北方四岛”大20倍,为我国总领土面积的近百分之一。这样大面积的领土争端,在现代国际社会中,是一个国家非法侵占别国领土的最大案例,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百年之耻。

从上个世纪50年代,中印开始就领土划界问题进行马拉松式的谈判。但中国领导人和具体工作人员都没有料到,印度始终不渝的边界谈判原则是:我已占领的就是我的,不容谈判;现在要谈的,是你占领的那块,如何还我!考察印度近现代史,在与周边国家边界谈判中,印度从来没吃过哪怕1平方米的亏,全是占便宜!有人总结说,占便宜,已经成为印度民族性格的重要基因。更何况,现在印度是与尼赫鲁极端相似的极端民族主义者莫迪当政!所以,中印边界问题,两国谈只管谈,谈不成,那是肯定的——除非中国让出阿克赛钦地区!


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时提出:“在边界问题上,双方要继续通过友好协商,寻求公平合理、双方均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在边界问题最终解决前,共同管控好争议,维护好边境地区和平安宁,不使边界问题影响两国关系发展。” 同年9月19日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指出:“访问期间,双方就中印边界问题交换了意见,重申致力于从两国关系总体利益出发,寻求一个公平合理、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双方忆及2005年4月签署的解决边界问题的政治指导原则协定,重申将致力于早日解决边界问题,坚信这符合两国的基本利益,将作为一项战略目标推进。”“双方认为,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是双边关系发展和持续增长的重要保障。在边界问题最终解决前,双方将共同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由此可见,中印边界问题,维持现状,是目前最现实的。

从当前国际形势和我国周边形势看,从当前中印两国的国力、军力对比看,短期或近期内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不通过战争而通过谈判把印度占领的我东段、中段领土要回来,那只是我方一厢情愿的黄粱梦,实难实现。最可能的结果不过是我拿东段、中段换西段,即把印度占我东段、中段的现状从国际法上固定下来,我国从此丢掉东段、中段9.3万平方公里领土而只保有阿克赛钦,而且永远都不能再反悔。想想当年同意外蒙独立,想想当年中朝长白山划界,那是中华民族心头永远的痛,此类事情永远不能再做。祖先留给我们的这片土地,无论是陆地国土还是海洋国土,决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搞少了、搞小了、搞丢了!

西段阿克赛钦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阿克赛钦地区虽然是不毛之地乱石滩,但它西控中亚、东控西藏、北控南疆、南控印度,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和优越。从阿克赛钦出喀喇昆仑山口,距离印度首都新德里直线距离400千米,也就是重装坦克五、六个小时的路程,战机20多分钟的路程。我军据阿克赛钦居高临下虎视印度平原,重装集团兵锋可直指新德里,如一把利剑顶住印度咽喉,印度永远处于我战略压力之下,永远睡不安稳觉。阿克赛钦,是先辈留给我们制约印度的达摩克利斯剑,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能丢掉,决不能拿阿克赛钦地区换取其他任何地方。对于阿克赛钦战略地位之重要,印度比我大部分国人、包括部分决策者都清楚得多,可以说是心知肚明、骨鲠在喉而又垂涎三尺,从未放弃过对阿克赛钦的领土要求,必欲夺取而后快。当年我国曾提出我放弃藏南领土要求而保阿克赛钦,即“东段换西段”方案,印度死活不同意,就是因为印度对阿克赛钦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对印度来说,夺取阿克赛钦,解除悬在头上的这柄达摩克利斯剑,“悠悠万事,唯此为大”!这些年来,印度在阿克赛钦当面的印占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积极持续扩军备战,经营已久,并多次蠢蠢欲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中印边界问题与中俄边界问题不同,中俄边界问题不解决,俄蒙百万重兵压我北境,俄核武器直接瞄准我京都,我国无法聚精会神搞现代化建设。而中印边界问题不解决,“敌存灭祸,敌去召过”,正好要求我西部和南部战区部队加强战备训练,此外对我国影响并不大,该干什么干什么,却使印度无法聚精会神搞现代化建设。他要买军火、造装备、调兵将、修设施、拉伙伴.......,忙得不亦乐乎。一个中印边界问题,加上印巴边界问题,至少耗费了印度一半军力、财力,将印度的现代化进程迟滞了20年,甚至更多。说句不厚道的话:中印边界纷争、印巴领土纷争持续下去,对我国是大大有利的。

所以,对中印边界问题我们不应着急。当今中印之间,究竟谁怕谁?谁的国力军力发展更快?显然是印度怕中国,中国的国力军力比印度发展更快。中印边界问题,目前以维持现状、不战不和不签约为上策,36计,拖为上。反正已经对峙半个多世纪了,再对峙一段也无妨。时间在我们一边,拖下去对我们有利,我们急什么?皇帝不急,让印度太监着急去吧!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出水才看两腿泥。印度确实很着急。莫迪访问中国时,到北京大学本来是谈两国文化交流问题,他却不顾外交礼仪,撇开讲稿大谈两国边界问题,显得迫不及待、急不可待。你急我倒不急,保持战略定力,你蠢蠢欲动,我引而不发跃如也,这样很好。



但维持现状决不是无所作为、坐等天上掉馅饼,而是要充分利用尚未开战这段宝贵时间,在耐心谈判的同时,切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我国应制订并不断完善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国家战略,全面规划,统筹实施,扎实准备。尤其要好好谋划一下,如何在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尤其在解决印占的藏南问题上大有作为,一旦时机来临,在稳固我西段、中段防线并确保西北、西南防空防导的前提下,坚决收复印占我领土。目前,在中印边界的东、中、西三段,我国我军的当务之急是:

1、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印度这只南亚虎,你刺激他是那样,不刺激他也是那样。而且,他越是怕什么,我们越是要干什么,这样他才能真正怕你。我应在加强经济建设的同时,在从西藏日喀则至云南腾冲的弧形圈地域内,大修公路、铁路、机场、火箭炮、导弹基地,大建军营、军需库、补给点,大批囤积作战物资,改善长期驻军条件,大力加强对印占地区的了解、侦察、测绘甚至潜伏,为未来战争准备好调兵遣将和后勤保障条件。

2、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苦练能打必胜的精兵。在对印作战方面,应实行西部、南部战区联合指挥,从现在起就建立常设的西南联指,统筹训练、指挥我西部战区、南部战区、西藏军区、新疆军区的陆军、空军、海军、火箭军、战支、后保部队,心无旁骛、按部就班、有板有眼地扎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尤其要加强我军在阿克赛钦、班公湖、亚东、达旺、墨脱、察隅方向的军事存在,把这几个地区作为练兵场、磨刀石、轮训基地,西南联指要统筹安排所属部队进行高原、山地、缺氧、冰雪、极寒、无后方条件下的全建制、全要素、全过程、全年度轮训,并报请中央军委调二线预备部队到青藏高原轮训,爬冰卧雪、卧薪尝胆、以待时机。否则,一旦战机来临,像洞朗对峙时临时从内地增调部队,增援部队上来后气都喘不上,如何与印度训练了几十年的山地军较量?靠临时抱佛脚、霸王硬上弓、人海战术、舍命猛冲万万不行。

3、脚踩喜马拉雅,虎视印度平原。我海军舰艇应经常进抵印度洋、孟加拉湾和安达曼海,一旦开战,做好与印海军对峙甚至进行海战的准备。我数路大军开进之前或同时,应首先使用空军、陆航、火箭炮、导弹、网络电磁部队,对东印度的机场、指挥部、军营、军火库等军事目标进行饱和轰炸和干扰破坏,尽量摧毁其战力。在我陆军开进和战争进程中,应始终保持陆军、陆航、空军、海军、火箭军、战支、后保部队一体作战,牢牢掌握制空、制海、制电磁权。我火箭军应随时可进入待发状态,一旦印度狗急跳墙,使用核武器或远程导弹袭击我纵深重要目标,我应对新德里、孟买等中心城市进行印度不能承受的报复,并将战争目的从收复印占我领土变为占领东印度,能打到什么程度就打到什么程度,一直打到印度战败投降甚至土崩瓦解,打到让莫迪这个背信弃义、狂妄自傲的家伙悔不当初、怀疑人生。

4、争取多数、打击个别。要进一步做好对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缅甸、斯里兰卡等国的工作。进一步强化与巴基斯坦的盟军关系,加强与巴军的联合训练、联合巡逻和联合演习,并与巴方约定届时进行战略配合:只要印军大举进攻我西南地区,巴军就从巴控克什米尔进攻拉达克,让印军腹背受敌。印巴如开战大打,将是我援助巴铁、收复印占我领土的最好时机。只要收复了印占我领土,我即可援助、配合巴军夺取印占克什米尔。中印若开战,孟加拉国、缅甸、斯里兰卡和俄罗斯的中立,是我所必须的。印俄、印孟、印缅、印斯之间有传统友谊或历史血缘,让这几国战时保持中立,并不容易,需要做许多艰苦细致的工作。缅北民地武政权的工作,也应适时做好,以便我东路集团军开进。由于中印边界纷争由来已久、各执一词、世人皆知,美国及俄罗斯都难判是非,印美、印俄之间没有同盟关系(这也是我们能打印度的重要前提),美俄顶多支援印度一些武器装备、提供一些情报,不会冒与中国开战的危险,直接派兵支援印度,这是可以预计的。

5、为政之要,惟在得人。占领、经营新区,需要大量高素质干部。我西部、南部战区现在就应当以各种名义,在西南各省区选拔大批复员转业军人和藏族干部进行培训,一旦开战,即组成武装工作队随我数路解放大军开进印占我领土,在我新占领地方组建新政权,控制和利用旧官员,实行军事管制,肃清印谍,平息叛乱,维持秩序,筹集给养。这需要强有力的政治工作、组织工作、后勤工作。

6、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深入印占我领土作战,后勤跟不上和缺少人民群众的支援,是我军的软肋。所以,在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包括充足可靠的后勤保障准备的过程中,我军要着眼长远,培训、增强在印占我领土上“以战养战”、的能力、战损装备的修复能力、缴获并使用印军装备的能力,动员和凝聚印占地区亲华内附势力的能力、瓦解印军和抵抗势力的能力——这些甚至比打仗本身还要难。

对印斗争,我一是维和不挑衅,二是遇事不退让,三是建设不停步,四是印打我就打。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只待战机转瞬来,一扑噬敌咽喉。



那么,何时才是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合适时机呢?我们认为:

1、当我西部、南部的军力战力对印形成绝对优势,我战之必胜时;

2、当印度利令智昏、不听警告,在边境全面、大肆挑衅时;(最近印军又在中印边境闹事,需要高度警惕。)

3、国际舆论有利于我,我对印开战不致成为众矢之的时;

4、当印巴之间矛盾激化,两国开战大打时;

5、当印度国内陷入严重内乱甚至分裂,自顾不暇时。

只要具备上述5条的其中一条,彻底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时机就来到了。一旦这样的时机来临,开战的借口俯拾皆是,我军及中巴联军应立即出阿克赛钦、班公湖、亚东、达旺、墨脱、察隅、滇缅通道,多箭齐发,分割围歼印军,收复藏南等印占我领土,坚决占领、决不再撤、巩固经营,再次打败印度,彻底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当这些条件都还不具备时,我不可轻举妄动,要长期准备,积蓄力量,隐蔽精干,以求一逞。我们研判,这样的时机,其实不会等待太久。从2015年算起,在5至15年内将会来到。只要我做好了准备,时机一到,即可开战;如果时机来临,但没有准备好,没法打,机遇白白丧失,悔之晚矣。

未来对印开战,应尽量保持战争的突然性。不要一再发什么《中国人民是不好惹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印度必须悬崖勒马》、《勿谓言之不预也》之类的社论和评论,给印度以预警备战时间。要坚持“不叫的狗最会咬人”的方针,只要战机来临,我陆、海、空、火、导、战支、后保等部署到位,废话少说,说打就打,开战同时宣战。

收复印占我领土,彻底解决中印、中不边界问题,其重要性远远大于钓鱼岛,其可行性则大于攻取台湾,将是我党我军为中华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之一,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标志,此一战,只能胜,不能败,输不起!


热点文章:

叶青松:解放军66位首任军长给我们的人生启示(附视频)

军分区副司令员罗富强因何原因主动要求提前退休?

罗富强:当前,朝鲜半岛存在九种局势及其厉害关系

一对老搭档两名新上将,一人自缢一人落马

关注后,回复001、002、003......依次类推,你能收到内部文章

◀◀◀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