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现在买房难,古人买房也辛酸

有书国学共读2018-07-09 12:10:1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有书国学共读


最近北京出租房整治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亘古不变的住房问题又成了人们口中的老生常谈。或许有人会想如果生活在古代,会不会就不用烦恼买房的事呢? 


答案是NO。在古代,人们一样也为买房问题而烦恼。


接下来,给大家扒一扒古人辛酸的买房史。



白居易:只能先租房后买房

 

白居易同志直到50岁,当过一任重庆“市长”之后,终于在长安买下第一所房子。


他32岁才有了第一份工作:在秘书省做校书郎,有点儿像现在国营出版社的一个高级编审,每月工资一万六千钱,收入不算很低,仍然买不起房。


中年做了“财政局局长”之后,月薪四五万文,此外还能领到200石禄米。但是还是没买房。


他在《卜居》中感叹:“游宦京都二十春,贫中无处可安贫。长羡蜗牛犹有舍,不如硕鼠解藏身。”


自己想当房奴而不可得,在京城漂了20年,连蜗牛都不如。


刘禹锡:遇小人屈居陋室


五十多岁的刘禹锡被贬安徽,按规定,应住衙门内三间三厅之房。但是,和州的知县是个小人,便横加刁难。先是安排他住在城南门,面江而居。刘禹锡不但没有埋怨,反而还撰写了一副对联贴于房门:“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


这个举动可气坏了知县,于是知县将刘禹锡的住所由城南门调到城北,并把房屋从三间缩小到一间半。新宅临河,杨柳依依,刘禹锡触景生情,又写了一副对联:“杨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


知县见他仍然悠然自得,又把他的住房再度调到城中,而且只给他一间仅能容下一床一桌一椅的房子。半年时间,刘禹锡连搬三次家,住房一次比一次小,最后搬进了家喻户晓的陋室。反倒成就了刘禹锡“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千古名篇。



欧阳修:为了买房历尽艰辛


欧阳修,25岁参加工作,当过好几任知州,相当于现在正市级。

  

他却一直带着寡母和妻儿借住在衙门大院里,还租住过非常破旧的民房。

  

这种窘迫的居住状态,一直持续到他42岁那年在阜阳买房置地才告结束,算了算,欧阳修是在他为官17年后才拥有了自己的首套房。

  

苏东坡:有钱不买房,买房却没钱


经行天下爱嵩岳,遂欲买地居妻孥。晴原漫漫望不尽,山色照野光如濡。


苏东坡26岁正式成为一名公务员,月俸4500钱,后来他当上了水部员外郎,相当于副市级。

  

但是那时候既要为亲爹苏洵还房贷,又想着赈灾做慈善,苏东坡并没有为自己买房子。

  

到老了,想安置下来,可是薪水不断下滑,职田也被没收,就算他想买房,也已经买不起了。

  

儿子要结婚,只好借一位好友的房子办喜事。

  

50岁那年从弟弟苏辙那里借了三千贯才在江苏常州买了首套房,前后花了二十多年时间。



苏辙:为圆买房梦,倾尽毕生财


一家三苏都是苦。苏轼的弟弟苏辙说起房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比现在的心酸房奴也好不到哪去。

  

他在诗中自嘲:“我生发半白,四海无尺椽”,“我老未有宅,诸子以为言”。

  

直到苏辙回河南许昌定居后,狠狠心拿出攒了大半生的工资,又卖掉一批藏书。而后花了几年时间,陆续买下“卞氏宅”、“东邻园”、“南园竹”,又改建、扩建,置了一处百余间的大院落,安顿下全家老小。

  

不过心愿满足了,他一生的积蓄也耗尽了。

  

“盎中粟将尽,橐中金亦殚”,于是又自责“我老不自量”,到了这把年纪还来做房奴。


陆游:为官二十载,与房无缘


陆游始终没有在杭州买房,包括他在杭州做官的时候,也是在砖街巷南头一个大杂院里跟七个儿子租房住。

  

陆游不是不想在杭州买房,只是买不起。

  

杭州的地价和房价要比绍兴城郊贵出几百倍,他虽然断断续续做了二十多年官,凭收入在杭州买房仍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徐渭:一篇文章换来二手别墅


徐渭的一生可谓是穷困潦倒,从20岁成家,到40多岁写《镇海楼记》,当中20多年的时光,他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属于他自己的住所。

  

当倒插门女婿的时候,他住岳父家的房子;不当倒插门女婿的时候,在外面租房。绍兴的胡同,杭州的寺院,都曾有他租房的记录。

  

公元1561年,胡宗宪在杭州建成大型景观建筑镇海楼。

  

他写了一篇《镇海楼记》,胡宗宪读了大喜,拿出220两银子作为稿酬给他。

  

于是徐渭拿着这些银子,在绍兴城区东南郊买了一套二手别墅。

  

海瑞:为官清廉辞官回老家买房


明朝房价不算高,到崇祯年间,只需要花几十两银子就能买一幢独栋小楼或者一处小型四合院。但是海瑞在京城一直买不起房。

  

首先,明朝官员工资低。海瑞当县长那会儿,年薪只有60石老白米,完了还要打折,全部卖成钱,撑死了30两银子。

  

其次,海瑞一家开支大。海瑞一生中,结过3次婚,纳过3回妾,大小老婆加一块儿至少6个,有过两个儿子和3个女儿,再加一个老太太,另外还有丫鬟仆人若干名。这一大家子的花销全指海瑞一个人的工资,能不欠债就不错了。

  

当然,最关键的原因是海瑞不贪污。

  

反观,同期贪官严嵩的房产在江西一省就有36处别墅,严家名下居然拥有房屋6600间、土地27000亩。这才是真房爷啊!

  

但是,58岁那年,海瑞以侍奉母亲为由,辞去官职,回到海南老家,买了一套房子,也算老得其所了吧。

  

看来,买房,从古至今,都是中国人的一件大事,谁还没有点辛酸泪呢?


看完古人买房的辛酸史,你心里有没有好受点?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 end -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在页尾点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