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弘美学 二手书店的“复兴潮”(日本篇)

君弘财富2018-07-16 11:15:13

在京都读书,最愉快的课余活动莫过于逛旧书店。去其他城市,也一定要去旧书店看一眼。去冲绳的离岛石垣岛,风景清澈如世外,竟也在那里邂逅了日本最南端的旧书店,虽然小,但还负责给周边更小的离岛输送图书。在小豆岛,也有一家小小的旧书店兼咖啡馆,且图书品味甚佳,令人惊喜。

日本的旧书店最早起源于京都,发展于东京、大阪,再遍及全国。不少曾经在京都经营的店主,去东京开辟市场,得一席之地后,门下弟子也多有回到京都开店的。往复之间,亦促进书业、学问的密切交流。这种风气,自明治年间起兴盛,至今,爱书人走到全国任何一处旧书店,都仿佛熟谙一种接头暗号,往往会有超出书本身的收获。

1
京都:书砦梁山泊+初春书市

在京都沿寺町通由北向南,穿过热闹的四条通,街区骤然一静,到了游客轻易不涉足的区域。继续走下去,还有三密堂、吉村大观堂……再走几步,就到了书砦梁山泊。

这个名字起得十分好,因此虞云国先生的访书记,直以此为书题。店铺不甚张扬,路边有一张招牌,一楼是书库,要走上堆满书籍的楼梯,才会到二楼的书店。空间纵深,摆满接到天花板的大书架,分类明晰,气氛有如图书馆,是所谓的“硬质旧书店”,即所收书籍偏重传统研究书,非普通趣味书。

店铺创业于1973年2月,本店在阪急梅田,后在京都开分店,最初在百万遍西北角,后迁至今址。店里还定期发行旧书目录《书砦》,水平颇高,很受专业书蠹尊敬。店内空间颇有昭和之感,书虽然多,却十分整齐、清洁,足见管理的精心与功力。通往柜台的小径也堆满书,总觉得这样的地方会敦促人们变瘦,只有节制的肉体,才能穿过这逼仄的窄路,灵魂却得以挣脱束缚。但在店里的确要留神,不小心就会碰翻书堆。冬日,店里会开灯油炉,炉子上烧水,也是十分怀旧的场景。

京都不止书店多,一年还有三大古本祭,5月初在平安神宫劝业会馆的春季书市,8月中在下鸭神社的夏季纳凉古本市,10月末11月初在知恩寺的秋季青空古本祭,不仅是书蠹们的狂欢节,连平常对书兴趣一般的人,也难免被热闹的氛围感染,一同参与。2015年初以来,京都古书研究会又于初春新增一场书市,在旧书店主们活动、交流的据点古书会馆举行。时至今日,京都还有不少旧书店固守古都的矜持,只相信面对面的交往与生意,不开通网店。近一两年重心转向网购,逛旧书店的时间越来越少,偶尔一去,还是会有意外的收获:啊,原来竟然有这本书!或者是听说师友刚去某店,竟然买到我在网上一直没遇到的书。这便是实体店的魅力,与仅有条目的网页不可并论。

京都古书会馆地方并不算大,初春书市,一早就去,冷雨零星,没想到门外已聚集了许多书虫。门一开,大家便急忙涌进会场,热烈情形实超预料。书市买书,价格总会比平常低一些,大家因有过节的心情,买得也格外冲动。出摊店主都是老熟人,一见面,就笑说,早!一直以来多谢你的照顾。可挑到中意的书?这亲切可爱也许是令人对京都书市格外偏爱的缘故。旧书店的故事,三言两语实难讲够,好比饭岛书店的老爷爷,非要坐下来细细聊才行。
2
名古屋:饭岛书店

名古屋的旧书店数量仅次于大阪,为日本第四—— 前两位是东京与京都。平常在网上买书,经常会遇到名古屋的店,譬如山星书店、大学堂书店,皆历史悠久、实力雄厚,在日本旧书界都有名气。在名古屋散步旧书店街,乐而忘返。印象深刻的是饭岛书店,从前也在网上买过他家的书,是创业于年的老铺。店面静谧,店铺纵深,两面书墙当中,还有两排书架。此外,门边、柜台内外都堆满书籍。店内有很好闻的防虫剂香气,可知一定有线装书卖。
3
东京:通志堂

东京的通志堂、神户的カラト书房,虽不是历史悠久的老铺,但平时在网上购书,店主勤勉热情,发货、包装体贴,很难不令人留心。网购书若被订走,主人会在邮件里道歉。书寄来,不论多大额订单,都可后付款。偶尔电话下单,听得出主人会讲一点汉语,十分熟悉书目,交流很愉快。年底,收到问候邮件,“这一年,感谢你的照顾。来年还请多多关照”云云。中国学专门书店很依赖全国各地的专业研究者与学生,不少老师和书店老板的缘分,都是从学生时代起便结下的。旧书店主人见证研究者成长,研究者又将学问和各种学界信息反馈给旧书店主人。

有些店主去世,年轻继承者学养、气度不如父辈,也会令研究者寂寞感伤。研究者退休或去世,将书籍再卖到旧书店,便是人与书的轮回。而真正来到常网购的通志堂的实体店,又是另一番体会。

免责声明

文章观点均基于原作者,不代表本公司观点及舆论,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