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大学里的亚洲最破吉田寮

大学生杂志2018-10-21 15:02:05


文/胡澜


在以“小而美”文明的日本,有一所大学的学生宿舍竟然被称作“亚洲最破的学生宿舍”。这里,房屋老旧、楼道昏暗杂乱无章,庭院里养着牲畜,墙上贴着打倒校长的标语,烟火警报随时可能因为有人做饭而响起,而随处可见的猫则脾气大过天,要是扰了它的午睡可会给人好看。


然而,就是这样一所“脏乱差”的学生宿舍,竟然安然无恙地存在了百来年,成为有名的左派学生的聚集地,还走出了许多哲学家、经济学家和剧作家。这就是日本著名大学——京都大学的吉田寮(日语里“寮”指宿舍)。


亚洲最破的学生宿舍


“亚洲最破的学生宿舍”究竟长什么样子?小心,可别被这里的“美景”给吓坏了。走近吉田寮,先是看到一座破旧、有浓郁大正时期建筑风格的两层木房,看起来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在这座木房里,有北、中、南3栋,共计100余间宿舍房间。踏上木房里吱嘎作响的木质走廊,再想往里走的话,就一定要穿越走廊上堆积的杂物架、旧家电和快要溢出来的书架。走廊靠窗的一侧有灶台和水池,完全不像日剧里那样窗明几净,而是到处结着黑漆漆的油垢。有时候,晦暗的走廊里还会猛不丁地跳出来一只猫,它同为此处住客,但却像房东收租一样,会半路拦截向你讨要小鱼干。


寮的外部也好不到哪儿去。周围丢弃着破席子和烂车胎,乍一看还以为这里是废品厂。寮的中央有一个庭院,杂草丛生的空地上有一个用木板随意拼接出来的屋子,四面漏风,里面竟然也住了学生。而庭院里除了他们还有别的住客:几只羊和一窝鸡。因为有的学生会在这里养养牲口,过着快乐的半农半读生活。


不像日本其他的大学宿舍有干净舒适的单人间,吉田寮对学生的“等级”有着严格规定:新来的“小鲜肉”首先只能住在1楼的大通铺,和30个人挤在一起,每晚人压人、人挤人,有时候晚上出去上个厕所,回来就找不到自己的被窝了;等“小鲜肉”升级到了“老腊肉”,才能分配到楼上的单间,不过这个单间也只有8平方米左右,而且因为“僧多房少”,有时还不得不几个人合住。


别看这里条件艰苦,想住进来的人可以说是趋之若鹜。最重要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里的费用低得惊人。相比起自己在外租房,每月至少三四万日元的花销,吉田寮每个月只收400日元的房租,折合成人民币不到30块!即便再算上水电气网各项费用,一个月也用不了几千日元。对于广大穷困的学生党来说,这里无疑是省钱的天堂。因此,这个脏乱拥挤的宿舍里面,共住了200名左右的住客,这在日本的学生宿舍里已经算是大容量了。


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


吉田寮建成于1913年,那时候日本的年号还是“大正”,正是近代日本民主自由风气日盛的年代。而吉田寮出生在这样的年代里,基因里也无可避免地有了“自由”的一环。


1982年,年久失修的吉田寮状态每况愈下,学校担心吉田寮无法对抗火灾或是地震,于是在未征得住客学生的情况下,宣布废止吉田寮。没想到,这条“废寮令”一出,立刻遭到了学生们的强烈反对。住客学生发起了“反废寮运动”,声势浩大地抗议校方的决策。当时也已形成的吉田寮学生自治会不但没有让学生们尽早搬走,反而大手笔地收纳了许多新住客,在“废寮令”宣布的废寮最后期限——1986年3月31日前夕,寮里的学生不减反增,最后逼得校方没办法,只好同意放弃“废寮”计划。年近古稀的吉田寮得以存活下来。


吉田寮学生自治会的影响力自此声名远扬。其后又有好几次,校方提出要拆除吉田寮,都因为没有得到学生的同意只得作罢。后来,校方又换了法子,说不能拆除,那就重建吧。可是当重建预算案交到当时的学生代表手里,学生们讨论后还是一致决定:拒绝重建,保持原样。堂堂的京都大学,对此也束手无策,只能照办。


于是乎,这所古老而又破败的学生宿舍终于成了京都大学,乃至全日本的大学里最无法无天的地方。既然校方已经无法插手寮的管理事务,于是就干脆由学生自治会全权包办。学生们自己管理着寮内大大小小的一切事物,包括审议入住申请、清洁卫生、开派对、开牌会、组织看电影、赏花活动等等。


在“反废寮运动”成功后的1985年,自治会决定,开放女生入住资格。要知道此前,吉田寮可是个标准的“宅男”世界。现在的吉田寮里,男女比例几乎是1:1,也得归功于自治会对于女权的重视。不过,吉田寮毕竟单身了几十年,设备方面有些差强人意,比如说没有专门的女用厕所,只能把男厕所里的隔间分给女生。于是现在吉田寮里的男生都不得不习惯这样一种尴尬场面:当他们在便池小便时,后面会有女生来来往往。


而到了21世纪,吉田寮与校方的斗争也日渐高科技起来。不久前寮内发起了一个“要WiFi”活动,在寮内到处贴满海报,上面写着:“要求在京都大学范围内免费覆盖WiFi!”或者“WiFi是基本人权!”一类的标语。想必是住在这里的宅男也与日俱进,不再满足于漫画书和游戏机,开始想要走入三次元了。


2015年4月,京都大学在现在的吉田寮旁边建了一栋新的宿舍,并且出于抗震等原因,希望旧吉田寮里的学生都搬到新宿舍去。但是自治会仍然以“这是对自治会自主管理入退住权利的侵害”等为理由,对校方此举进行着抗议。直到今天,两者仍然没有达成共识。然而学校一面想推倒这里,一面还在资助寮里的生活:校方仍旧负担着吉田寮一半的水电气费用,并且还为吉田寮新添了洗衣机。京都大学和吉田寮,这对相爱相杀的怨侣的故事,看起来还能再出500集日常。


混乱与秩序共存


其实京都大学除了吉田寮,还有一个熊野寮,距离吉田寮步行也只有10分钟的路程。两座寮的关系十分奇怪,平日里相亲相爱,但每年的5月和12月,总要在两个寮之间玩一次叫做storm的游戏。游戏内容十分刺激,就是两个寮的人使用扫把、水枪等道具互相攻防,双方玩家往往多达数十人,于是一时之间扫把枝乱飞、水花四溅、喊声震天。巾帼也不让须眉,男女生打闹成一团,玩到精疲力竭为止。游戏完了,赢的一方勾肩搭背放声高歌,庆祝胜利。但输的也不难过,反正最后输赢双方都会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化干戈为玉帛,一时之间引为笑谈。


看到这里,吉田寮的印象怎一个乱字了得!然而这所有着强大自治力的宿舍,又岂是一个“乱”字就可以说尽的。乱中有序、无为而治,才是这所“亚洲最破学生宿舍”的内在气质。


首先说说学生自治会,全寮最严谨的人大概都集中在这里了。他们设置了一个学生议会,正儿八经地设了议员、议长等职位,下属还有委员会和若干执行部门。每周要开一次议会,讨论寮内的各种事情,大到跟校方对抗的策略,小到怎么处理新来的流浪猫,事无巨细一一讨论。每学期结束,还有一次寮生大会,基本上全寮的人都会来,选举下一任的议员。都说日本人严谨到苛刻,这种说法在吉田寮里也不例外。


除了用作睡觉的地方,寮里还有许多生活设施,平时并无人看管,但所有人都遵守不成文的秩序,倒也井井有条。比如说寮内的打印机,没有电子收银设备,就在旁边放了一个简陋的纸盒子,使用者会自觉往里投币。再比如,住在寮内的猫死了,就会有人在寮的入口摆上它的画像,旁边放着一盒香,路过的人都会点一支香来渡它往生。


在日本学术界,有一个著名的“京都学派”。这个学派以京都大学的学者们为中心群体,其共同特点是:不管一个研究有没有实际用途,只要感兴趣,就专心去做。正是这种无杂念的执着,成就了“京都学派”。



文章节选自2015年11月《大学生》,更多精彩敬请关注纸质杂志。

大学生关注《大学生》

大学生看自己的《大学生》

从大一看到大四的《大学生》

大学生爱《大学生》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