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大学校长在新生入学式上的讲话

NJU学衡研究院2018-09-23 09:02:33


【编者按】京都大学总长(在日本,只有东大与京大,校长按习惯称作总长)在今年新生入学式(2016年4月7日)上的致辞。“自由”一词在其中出现了34次。很明显是对现政权所作所为的一种委婉的批评姿态。山极教授是一位著名的文化人类学者,是当今研究灵长类动物黑猩猩的第一人,素有“山极黑猩猩”之爱称。去秋,山极即将出任京大总长一传开,许多师生纷纷联名向校方请愿,要求禁止山极教授离开研究阵地去当总长。可见他是如何深孚众望。山极教授以他长年对动物以及动物社会的研究,反观人类以及人类社会,或正因为此,他对人与社会,人和自由的深知灼见,才愈显得不同凡响。


2016/04/07
京都大学山极寿一校长在入学式上的致辞
对于今天进入京都大学的2997名同学,我在此表示诚挚的祝贺。我与在座的各位董事、副校长、院长、部局长及教职员工共同真诚地祝贺各位的入学。同时,对大家以往的努力表示敬意,也祝贺一直支持各位的家人以及相关人员。
京都乃三面环山之盆地,京都大学位于其东部,可远眺吉田山与大文字山,诚一风光明媚之地。这个季节,树木抽芽,将满山装扮得生机盎然。人们为此鲜活之色而心潮澎湃,大家恰好可以借此光景,在崭新的学习与工作之地发挥之前积蓄的精力与活力。齐聚今天入学仪式的各位,正可趁此春光明媚,“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京都大学在衷心欢迎的同时,也期待各位能磨练出展翅世界的能力。
京都大学将自由之学风作为自己办学的基本理念。基本理念的序言写道:“京都大学为了继承并发扬建校以来形成的自由学风的同时,为挑战解决多元化课题,为地球社会的和谐共存作贡献,以自由与和谐为基础,在此制定了下列基本理念”。自由与自由之学风究竟为何?京都帝国大学作为京都大学的前身,创建于1897年。其中的关键人物,时任文部大臣的西园寺公望曾谈及,希望“在远离东京这个政治中心的京都”,建设一所“通过创新的思维自由地探索真正之学问的学府”。西园寺年轻的时候曾经留法9年,本校的首任校长木下广次同样也留法4年。虽然木下将“自重自敬”作为京都大学的理念,但其二人的思考,想来都应是基于法国的自由思想。
众人皆知,由三色染就的法兰西国旗,其蓝意为自由,白为平等,红为博爱。乃18世纪末法兰西革命之际,巴黎市民军用于帽章之上的三色。将此三色绘制国旗,其中表示自由的蓝色乃基于让-雅克·卢梭的思想。亦即尊重个人的自由与权利,重视个人在社会中自由活动的想法。顺带一提,京都大学的校色为深蓝,东京大学的为浅蓝。其源由是1920年举行的两校划艇部第一次对抗赛,当时英国牛津(深蓝)与剑桥(浅蓝)的校色,与自由没有直接的关系。但,至少在京都大学创建之时,西园寺与木下都一定十分重视法国的自由主义。总而言之,此时立下了个人自由这一想法的根源。
但是,自由并非轻而易举便能实现的。最初,卢梭并没有将社会作为自然人的前提。因为人类是仅仅忠实于自己欲望的存在,该如何通过契约建立社会呢?将此作为理想的法兰西革命,最终将许许多多的同志送上了断头台,此后的法兰西便埋首于残酷的战争之中。正因为个人的自由无法只靠自己来定义,是他人给予之物,由人类组成的社会方才充满了矛盾与纠葛。其中的他人究竟所指何人?个人的自由究竟波及何处?围绕这些问题,世界陷于苦恼之中,在各地战争不断发生。二战期间,在德占法国为抵抗运动而奔走的保尔·艾吕雅曾发表一手题为“自由”的21行诗,其最初的章节是:
 
Sur mes cahiers d'écolier
Sur mon pupitre et les arbres
Sur le sable sur la neige
J'écris ton nom
 
在我的小学生练习簿上
在我的课桌和树木上
在沙上在雪上
我写下你的名字
 
最后的章节是:
 
Et par le pouvoir d'un mot
Je recommence ma vie
Je suis né pour te connaître
Pour te nommer
 
Liberté
 
凭借一个词的力量
我重新开始生活
我生来是为了认识你
为了呼唤你的名字
 
自由(Liberté)
 
此处的Liberté自由一词,于法兰西人而言是一个特别的、极致的动人尾声。这首诗,能让人感觉似乎在诉说对于人类而言,绝对不能放弃的希望是自由,而那恰恰是由语言所产生、所保障的。确实,这也是事实。但,社会并非是由语言所组成的。二战后出现在京都大学的灵长类学发现并主张动物也有社会,复数的个体维持秩序并由此共存。创始人今西锦西认为人类社会与动物社会在进化中是连续的,十分强调由动物建设社会的原理来描绘人类社会被创建进化的过程。其弟子尹谷纯一郎质疑卢梭“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提出假说,认为在猴子阶段早已出现了由先天的不平等所建立起来的社会,人类社会是在那种不平等的基础之上增加条件使平等实现的。我从中想到了,自由不是轻易可以获取之物,必须在希冀与他人共存之中,通过互相了解而产生。对于自由而言,平等与博爱并非不可或缺的条件,但这三者却是人类社会必须的精神。而语言在讴歌这些精神的同时,也成为伤害人类、束缚自由、合法不平等的武器。在现代社会产生的压抑与虐待,即使说是由语言所引起的暴力也不为过。
在日本宪法中,同样也讴歌这些精神。共计11章103条的日本宪法,出现了11次自由。序言中有“我们确认,全世界人民都同等具有免于恐怖和贫困并在和平中生存的权利”,第14条明确写明“全体国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的关系中,都不得以人种、信仰、性别、社会身份以及门第的不同而有所差别”。关于学术,第23条称颂“保障学术自由”。那么,“学术自由”又是何物?我认为,乃“思考之自由、言论之自由、表现之自由”。京都大学的传统是“在多样性与和谐的教育体系下,以对话为根本,促进自学自习,致力于卓越知识的继承与创造精神的培养”。自学自习绝不仅仅是听课,绝不仅仅是自己思考,而是代表着与他人对话后磨练自己的想法,求得为世界提供充满创造性的崭新想法。这无疑是在自由的名义之下锻炼“思考力、判断力、表现力”的学习之地。京都大学在提供学习场所的同时,也应该在自由的学风之下,为挑战解决多元化课题,为地球社会的和谐共存作贡献,推进高品质的高等教育与先进的学术研究。目前京都大学已经培养出以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2位菲尔茨奖获得者为首的众多国际奖项获得者。这证明了京都大学正在进行领导世界的研究。今后,在不断引进海内外有志于学术之人、养成活跃于国际社会能力的同时,也将承担起发展多样化研究,并将此成果作为世界共同财富回馈社会。


我提出WINDOW这一构想作为京都大学前进的方针。将大学置于通向社会与世界窗户的位置,提高有才能的学生与青年研究者的能力,把他们送到各处一显身手,将这一任务作为整所大学共同的使命。大学教育并不是简单提高知识的积累与理解能力的提升,而是利用已有的知识和技术如何产生新的想法和发现。只有全体师生提高这种创造精神,方能产生革新。即使所有学生向着同一目标提高能力也与革新无关。只有给予不同的能力相互碰撞、互相切磋的场合,才能产生新的想法。京都大学不仅仅是营造竞争的环境,也提供让跨学科的不同能力汇集、对话,以此形成合作关系的地方。通过如上所言的汇集、对话的场所,培育出坚忍且聪慧的学生,打开他们通向世界的窗户,悄悄地推着将学生送出去,这是我们京都大学全体教职员工梦想的目标。
由此窗户而来,制作了WINDOW这样一个标语。W是Wild and Wise,也就是以培育刚毅及聪慧的学生为目标。I是International and Innovative。在国际性的大环境中,时刻注意世界的动向,与世界各国之人自由会话的同时,尝试产生出划时代的革新。N是Natural and Nobel。京都大学,位于三面环山之千年古都,有着丰富的自然与历史景观。自古以来京都大学的研究者都由此丰富的环境产生了许多创新的想法。散步哲学之路由此苦思而来的西田哲学,由北山登山而产生的灵长类学,这些举世难闻的创新想法与学问的产生,可以说都大大得益于京都这样的环境。D是Diverse and Dynamic。全球化时代的到来,现代有必要混杂各种文化并共存。京都大学必须是对于多样文化与思考方式带有开放的心态,自由学习的场所。同样重要的是,不被时代的洪流所左右,重新审视自己的存在,在悠久的历史之中端正自己的位置。O是Original and Optimistic。看似改写已有常识的想法,其实都来源于吸收多人的思考与体验。为此,首先必须好好理解伟人与受到感动之人的言行,在与同伴分享交流的过程中,加深自己的思考。此外,必须要对失败与批评更加乐观,养成将之作为食粮、吸取异见、导向成功的能力。最后的W是Women and Wise。今后是一个女性大放异彩的时代。今天入学的各位中有681名女性,这占到了全体入学人数的近2成。女性增加,如果从女性的想法与观点开始新的研究,世界将会改变。京都大学从现在开始,也将创造一个专心勤学的环境,实行便于女性的设施。
今天,进入京都大学的所有同学,今年6月就能参加选举了。到目前为止20岁以上国民才拥有的选举权,因公职选举法的修订而下降到了18岁。大家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能够对于是非以及政治判断,投出自己的一票。这是十分巨大的变化。在京都大学钟楼的迎宾室内,挂着一幅由画家须田国太郎所画、名为“学徒出阵图”的绘画。须田从京都大学文学部毕业后,立志成为一名画家,开始了欧洲游学。描绘出一幅京都大学学生应征的场面。这是1943年11月20日之事,须田用灰暗的色调描绘出当时的情景,行进的学生眺望着远处实际是万里无云的比叡山。战争中京都大学有4500名以上的学生入伍,文科学生占其中的近9成。264名学生被确认为阵亡者。当时,25岁以上的男子才有选举权,许多大学生没有被给予参与政治的资格。20以上的男女被给予选举权是战后1946年的事,日本国宪法公布在此之后。参加学徒出阵的学生并非本意,是由上一代人所作的决定才驱身战争的。这件事必须牢记心间。大家在参加今年6月选举的同时,绝不能忘记也握有决定日本政治方向性的巨大责任。请根据大家的意思,为了修筑不可动摇的未来,投下庄严的一票。
现代被称为国际化的时代。日本与其他国家有着频繁的物资与人力往来。自然资源十分贫乏的我国开发了许多机器,并渐渐远输海外,让先进的科学技术丰富人们的生活。跨国日企与在海外工作的日本人近年来急速增加,而在日企与日本工作的外国人数也直线上升。在这种状况下,对于大学的要求也开始改变,要培育出具有应对全球化社会工作的能力,以及在国际上一显身手的人才。为了在今后国际性的交涉场合发挥力量,日本目前理所当然之事便是培育广泛的文化修养,理解外国的自然与文化史,根据对象自由地进行谈话。即使是理工科学生日后在技术领域就职,在国际交涉间多样的文化知识也很有必要。文科专业需要理科知识的地方也很多。即便理解世界与日本的历史,但不曾掌握一个有识之士应有的高贵知识,就无法在国际舞台发挥领导的地位。京都大学在全校教师的合作之下,已经组建了高品质的基础、修养教育实践系统。考虑到学问的多样性与阶层性,规划课程设置与学科树状图,安排重视与教师对话与实践的小班化研讨。外国教师的人数也大幅度增加,配备本科课程与实习也用英语开展的科目。取得博士学位之后,为了在世界展示实践的力量,让他走五所大学研究院的程序。今年4月成立的高等研究院,作为先进的学术中心,借助京都大学的学术在全世界扩大联系。
京都大学努力让教育与研究活动变得更加充实,让学生们都能安心度过充实的生活,为此特别设立了京都大学基金。今天也是,在各位家长的手上,分发了这一基金的指南。因为将推行入学仪式的特别规划,所以请各位务必浏览手边的资料,感谢您的配合。
希望各位能在京都大学通过交流结交许多学友,游历未知的世界,愉快生活。
再次诚挚祝贺各位的入学。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研究生王瀚浩译)



南京大学学衡跨学科研究中心成立于2014年,为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多学科交叉、理论创新的重要平台和研究基地,以“论究学术,阐求真理,昌明国粹,融化新知。以中正之眼光,行批判之职事,无偏无党,不激不随”为宗旨,致力于概念史、历史记忆等跨学科的研究。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