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谈谈篆书,仔细看定有收获啊(上)

书法密码2019-06-26 04:23:43


第一章   绪论

篆书是汉字古文字阶段的一个笼统的字体名称。所谓篆书,最早本指秦代李斯等人厘定的规范字体,即小篆。清人段玉裁《说文解字》“篆”下注云:“李斯所作曰篆书,而谓史籀所作曰大篆,既又谓篆书曰小篆。”段氏所言是可信的,即小篆最初称为篆书,之后秦人尊小篆以前的字体为大篆,于是又相对称李斯所作为小篆。按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叙》上说:“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而且说秦代选录下级文书吏要“以八体试之”,可知大篆、小篆的名目秦代已然确立,于是“篆书”一词就成了两者的合称。后代为了与大篆区分开来,也称小篆为“秦篆”。如西汉末年的刘歆作《七略》,即称小篆为“秦篆”。东汉班固《汉书·艺文志》也说:李斯等所作《仓颉》等三篇,“文字多取《史籀篇》,而篆体复颇异,所谓秦篆者也”。只是西汉末年的新莽时期,“篆书”一度又专指小篆。《说文·叙》云:“及亡新居摄,……时有六书(此指六种字体):一曰古文,孔子壁中书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曰篆书,即小篆……”就是说,王莽摄政时曾把秦代“八体”中的大篆归入“古文”与“奇字”中,而以“篆书”专称小篆。不过这只是一时提法的改变而已。

篆书既然原指小篆,那么这种字体为何以“篆”名之呢?人们一般都引用《说文》来解释。《说文·竹部》云:“篆,引书也。”段玉裁注云:“引书者,引笔而著于竹帛也。”因而篆书的原意,大致是拉长笔画写出的字体了。其实这种理解至少是很不充分的。

查阅先秦古籍,“篆”字从未用以表示书写或字体,只是秦以后“篆”字始有这类意义,看来“引书”不是它的本义,而是后起的引申义。那么先秦古籍中使用“篆”字又是些什么意义呢?《周礼·考工记·凫氏》云:“钟带谓之篆。”就是钟上围绕的图饰。《周礼·宗伯》:“孤卿夏篆。”郑玄注:“五彩画毂约也。”就是彩画的贯车轴的圆木。总之,先秦“篆”字大致是指钟与车毂外圈上所刻画的条形图案。

我们再从词源上考察“篆”字本来的内涵。“篆”与“瑑”、“椽”、“缘”等为一组同源字,它们音、义俱近。“瑑”是玉器上雕饰的凸纹,“椽”是屋顶上彩绘的圆形木条(方形者称桷),“缘”是衣服周边的华饰,可知以“彖”为声符的字,其内涵皆有圆、长、美义。由此可以推知,古人以“篆”指称秦代规范化的小篆字体,大致是借以表明其笔意圆转活脱,笔画悠长简静,字形秀美端庄,从而不同于古籀的独特风格。

篆书既为大篆、小篆的合称,那么大篆又是什么字体呢?

最早的传统说法,大篆就是籀文。按《汉书·艺文志》著录有“史籀十五篇”,班固自注:“周宣王太史作大篆十五篇,建武(东汉光武帝年号)时亡六篇矣。”又说:“《史籀篇》者,周时史官教学童书也。”《说文·叙》亦云:“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斯作《仓颉篇》,……皆取史籀大篆。”可知传统所说的大篆就是《史籀篇》里的文字。《史籀篇》是周宣王太史所作的字书,其字当是西周晚期的规范字体。只是《史籀篇》早已亡佚,现在能见到的,只有《说文解字》重文中标明“籀文”的225字。而《说文》屡经传写,其中籀文本来的笔法风格已不得而知;察其形体写法,大多比小篆繁复,而与商代、西周文字相合。另外,依《说文》所采小篆与古文(实为六国文字)、籀文分合的体例,该书只兼录与小篆形体不同的古、籀,而一部《说文》9000多字中只标出200多个籀文,可以想见多数籀文的写法与小篆是大致近似的。

至于近、现代研究古文字的学者以及从事书法艺术的人,对于大篆的界说则有十分不同的理解。如王国维认为,《史籀篇》是“春秋战国之间秦人作之以教学童的书”,大篆应是战国时代秦国通行的文字。唐兰认为,从《说文》中籀文的繁复程度看,大篆应是“春秋时到战国初期的文字”。这两种看法均把籀文的时代推迟,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