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岛】去京都大阪,为了智者的纪念(一) 申荷永

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2018-07-11 11:43:56
点击上方可以订阅哦~


去京都大阪,为了智者的纪念(一)
文 | 申荷永


最近在日本大阪和京都,受邀参加第四届日本心理分析大会。此届大会有特别安排,为了对希尔曼(James Hillman)和樋口和彦的纪念。



希尔曼是著名心理学家,荣格心理分析师,分析心理学原型学派的创建者。


樋口和彦是日本著名心理分析师,沙盘游戏治疗师,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创始会员。


大会也特别邀请了希尔曼的夫人Margot McLean,希尔曼的朋友Mermer Blakeslee (美国诗人和艺术家),以及樋口和彦的家人参加。



6月6日,大会第一天,日本荣格学会会长川戸圓主持会议,Margot McLean与Mermer Blakeslee一起,呈现了她们精心制作的“希尔曼的最后岁月”。一位智者,心理分析师,在面对死亡时的坦然大度。


Margot McLean与Mermer Blakeslee的报告,已是将情感与理智,思想与智慧,心理学与艺术,生命与死亡,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6月6日,也正是荣格去世的纪念日。


在大会致辞时,我讲述了与希尔曼和樋口和彦有关的故事。两位都是我的良师益友,都对心理分析在中国的发展寄予厚望。2011年,我写信给希尔曼,希望他能在2012年前来中国参加我们第五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希尔曼欣然应允。他告诉我他真的很希望来中国,但也带有幽默地说80岁之后出远门需要向上帝请假,看上帝是否批准。


希尔曼先生80岁生日时,我们为其过了别开生面的生日聚会。当大家在热烈的气氛中,让海尔曼说说80岁生日的心情时,他沉默片刻,然后与大家谈到死亡,死亡的意义,以及死亡的智慧。



还记得获悉希尔曼去世的消息,我在日记中这样写到:“希尔曼先生2011年10月27日去世,享年85岁。前不久,10月20日,我收到日本心理分析师樋口和彦的来信,说他正在希尔曼的病床前陪伴,两位老人在交谈与我和我们中国心理分析发展有关的事情。去年我邀他来访,他说很希望,但要看上帝是否准假;如今他离去,前往天堂。死而不亡者寿,我用我的祝福作为对他的纪念。”


2011年9月,樋口和彦过来中国,先后在复旦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和澳门城市大学讲学,为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做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治疗的专业督导。期间,他告诉我收到了Margot McLean的邮件,得知希尔曼病情加重。于是,樋口和彦从中国回到日本,随后便赶去美国Thompson Connecticut希尔曼的家中,去守护与陪伴病中的希尔曼。


2011年10月16日,樋口和彦在希尔曼家中写信给我,说他在希尔曼的床前陪伴,与希尔曼讲述他在中国美好的感受,并传来他与希尔曼的照片,以及希尔曼的问候。


樋口和彦先生在信中说,他与希尔曼一起度过了宝贵的时光。“他与我分享了他最后的生命。这段时间是如此的美好和愉悦,我们聊天、幽默、开玩笑、讨论、看电视、吃美食,喝了很多品牌的酒。我10月21日下午4点30分离开希尔曼的家,与他说再见,就像往常一样。他依然故我,还是他那样子……”樋口和彦先生在信中说。


在致辞中,我也提到,樋口和彦有次在中国,为我们督导沙盘游戏治疗的个案,个案中大概有“八仙”,于是有人提问说,“如何看待成仙与永恒?”。樋口和彦先生沉吟片刻,这样回答:“我现在所想的是‘离去’,而非‘成仙’或‘永恒’。如何离开尘世,离开的时候,留下怎样的一个意象。”接着,樋口和彦先生做了一个非常优美的专业棒球手动作……


当时,我深为感动。一个问生与永生,得到的回答是死如何去死。于是,我用司马迁的话语作回应: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如何离去,却是如此悲慈,如此大度,如此美妙动人。


2010年,与希尔曼、樋口和彦,王浩威在第18届世界分析心理学大会(加拿大蒙特利尔)

(本文转自申荷永教授新浪博客“洗心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
心理分析专业学习交流平台
国际分析心理学会(IAAP)
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ISST)
中国发展中心
研究院QQ群: 79448734
电话: 400-878-3393
官网: http://www.psyheart.org/
论坛: http://wsq.discuz.qq.com/?c=index&a=forumlist&f=wx&siteid=263701595
申荷永新浪微博:“荷永”
申荷永新浪博客:“洗心岛”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继续阅读
申荷永 | 以色列之行(一):应许之地,“与神角力”——抵达特拉维夫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