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保障“住有所居”,北京强化了哪些制度设计?

瞭望2018-06-19 09:03:44

点击蓝字 △ 关注我们

◆ 2017年北京先后推出了共有产权住房和集体土地建设租赁房的两项政策

◆ 要把保障房的“蛋糕”做大,让“新北京人”“老北京人”共同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和首都社会发展的成果

新闻故事:他们在北京有了家的感觉


北京强化制度设计保障“住有所居”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孔祥鑫 鲁畅 张超 邰思聪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完善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北京提出了房地产市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市两会上,这一思路再次明确。

  

  2017年,北京市先后发布了《北京市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利用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工作的有关意见》,先后推出共有产权住房和集体土地建设租赁房的两项政策。这是北京市加强住房制度设计,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体系的两项重要举措。共有产权住房政策的出台标志着北京市“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体系中销售型保障房政策的顶层设计基本完成。

  

  在政策引导下,2017年北京市实现保障房竣工9.05万套,相比于2016年的6.4万套,增长幅度超过40%。

  

  对备受关注的保障性住房供应量,北京市已有明确安排,从2017年开始的未来五年,一共计划供应25万套共有产权住房;通过集体建设用地安排,今后五年计划建设租赁住房50万套。

  

【共有产权住房成为长期制度安排】

  

  2017年9月30日下午,北京第一个共有产权项目——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锦都家园项目进行摇号。杨延丽成为其中幸运的一员,“中”了一套80余平方米的两居室。

  

  锦都家园项目单套住房的购房人产权份额比例为50%,北京市朝阳区住房保障中心(政府产权份额代持机构)持有剩余50%份额。该项目销售均价为每平方米22000元。这样一算,杨延丽“节省”了约200万元。

  

  北京市的“共有产权住房”是从原有的“自住房”升级而来。2017年9月,北京发布《北京市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意见》。作为衔接政府保障房与市场商品房之间的政策性商品住房制度设计,是北京市支持无房家庭解决住房刚需的重要举措和长期制度安排。

  

  共有产权住房的产权更为明确,管理更加规范。北京市住建委主任徐贱云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介绍指出,到目前为止,北京市已经启动了8个项目共7300套共有产权住房的网上申购工作。2017年,已经完成了207公顷共有产权住房的土地供应,计划五年内供应25万套共有产权住房。

  

  北京工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君甫表示,北京住宅缺口很大,需要多渠道保障。从政府投入角度看,共有产权房是一种可持续、能够大规模建设的保障方式。对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应加大共有产权住房投放数量,并建立体系内循环运行机制,比如家庭未来面临人口增加或者工作地点变动时,能够实现共有产权住房内部协调轮换。

  

▲ 2017年9月30日,北京首个共有产权项目——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锦都家园项目进行摇号 罗晓光摄


【集体土地建租赁房:三种方式解决资金筹措】

  

  2017年11月,北京市规划国土委、住建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利用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工作的有关意见》,对项目选址、申报主体、资金筹集、租赁模式、申报程序等进行了规定,租金水平与房屋租赁市场接轨,鼓励趸租作为公租房房源,全面加大租赁住房建设,多主体增加保障房供应。集体土地租赁房政策的发布,为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体系奠定了坚实基础。

  

  北京市住建委副主任邹劲松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2011年起,北京市先后在朝阳区平房乡、海淀区唐家岭、温泉镇351等5个集体土地地块开展了租赁住房项目试点,建设租赁住房1.28万套。

  

  “北京市利用集体土地建设的租赁住房,可由区政府按市场价格整体趸租作为公共租赁住房,再向中低收入家庭按公租房价格出租,差价由政府补贴,入住项目统一设置租赁管理服务站,提升服务管理水平,提高广大承租家庭的归属感和生活质量。”邹劲松说。

  

  2017年,试点的5个项目已交用入住近5000户。今后五年将进一步加大租赁住房供应,计划建设租赁住房50万套,并主要通过集体建设用地安排。

  

  北京市住保办发展规划处副处长杨新旺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农村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建设资金筹措。目前主要有自有资金、金融机构贷款、与其他机构联营三种方式。

  

  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

  • 自有资金一方面是村集体原有的,另一方面也可以是市、区住房保障运营机构或者签约租赁的企业趸租,提前支付的租金。目前,海淀区唐家岭、温泉镇等建设试点都采用了让承租方提前支付租金的模式;

  • 金融机构贷款主要是指银行提供的抵押贷款,目前国开行、农行等在积极开发相应的金融产品;

  •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土地使用权入股、联营的方式也有探索。村集体经济持股比例不得低于51%,且有保底分红,充分体现了保护村集体利益。

  

【“新北京人”政策:共享改革成果】

  

  2017年4月,北京市住建委对外宣布,为深化住房供给侧改革,进一步加强房地产调控,平抑房价,解决非京籍无房人士的住房困难,北京市住建委将在公租房和自住房中为非京籍无房人士开展专项分配试点。“新北京人”的概念开始在北京住房保障工作中成为“高频词”。

  

  摇中北京市第一个共有产权住房项目的杨延丽就是一位“新北京人”。按照北京的限购政策,她要工作并完整纳税5年后才能有购买商品住宅的资格,获得保障性住房就更是奢望。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来要给新市民提供住房。北京建设和谐宜居之都,建设“四个中心”需要留住和吸引各个方面的人才。共有产权项目锦都家园有30%的房源提供给“新北京人”,让杨延丽圆了“住房梦”。

  

    “庞大的‘新北京人’为北京城市建设和管理作出了很大贡献。”邹劲松说,对长期稳定就业的“新北京人”实现专项配租配售,把他们纳入住房保障范围体现了城市应有的包容度和温度。“我们要把保障房的‘蛋糕’做大,让‘新北京人’‘老北京人’共同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和首都社会发展的成果。”LW


刊于《瞭望》2018年第6期

延伸阅读


“住在北京”的新气象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鲁畅 张超 孔祥鑫 邰思聪


◆ 随着北京市保障性住房体系的不断完善,“住有所居”有了新内涵,创业、养老、享受幸福生活触手可及


  北京多渠道推进保障房建设。近年来,一个个项目拔地而起,成为诸多居民和家庭的安居之所。这当中,既有怀揣“双创”梦的90后,也有年过古稀搬出危楼的“老北京”;既有告别蜗居的幸福,也有安享晚年的欣慰……日前,《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进多位京城“安居客”家中,听他们讲述“住在北京”的变化与期待。

  

【“创客小镇让草根创业者在京安居”】

  

  低廉的租金、职住结合的工作生活方式、“双创”企业聚集是所有创业者梦寐以求的环境。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东埠头村的中关村创客小镇公租房项目就是这样的一个集成。

  

  1992年出生的创业者杨逢麦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中关村创客小镇便是他心目中的“孵化器4.0”,“团队既能在这里工作,又能租住在一起,紧密的沟通让我们持久保持创业激情。”

  

  中关村创客小镇是北京市第二批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房试点项目。作为海淀区创客人才公租房试点项目,用于解决周边高新技术人才住房压力问题。截至2017年12月,已入驻科创团队350余家,直接服务创业者3000余人。

  


  虽然北京有很多保障房项目,但都需要居住证、社保等申请条件,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巨大的门槛,而一般的创业孵化器或创业公寓又无法将工作和生活结合。“每天需要大量通勤时间”。杨逢麦告诉本刊记者,“我们是一个研发型企业,最重要的就是时间。之前因为住得远,每天每人要花费两个多小时在上班路上,团队每天的通勤时间都够三个员工一天的工作时长。”

  

  如今,杨逢麦的担忧已不复存在。2017年1月11日,他的创业团队正式入驻创客小镇,成员也共同租住在该项目2单元5号楼六层的四个房间中。“房间是拎包入住,还通了燃气,可以做饭。”杨逢麦说,他还保留了一个房间的客厅作为会议区,作为每周定期团建聚会和临时“头脑风暴”的“据点”。

  


  在创客小镇内,绿地、广场设施齐全,众创空间内供创业者办公、路演、交流洽谈所用的设施也一样不少。据悉,创客小镇一期共有2772套公寓,40平方米以下1984套,40到60平方米788套,承租人享受海淀区财政50%的租金补贴。杨逢麦和妻子租住的57平方米单元房每月补贴后的价格只需要1600元,团队办公室的租金也只有5.3元每平米每天,几乎是市区内写字楼价格的三分之一。

  

  “相比美国创业的‘车库文化’,国内大部分创业者都是无依无靠,在城市中没有落脚点。创客小镇让草根创业者在京安居,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研发之中。”杨逢麦说。

  

【“搬出简易楼,冬天再不用自己烧暖气了”】

  

  今年74岁的韩秀玲对住了不到半年的新家颇感满意:“厨房、厕所都挺宽敞,客厅、卧室每间都朝南,采光和视野很好。”在靠近东南五环的朝阳区燕宝·祈东家园,韩秀玲正在家里炖肉。她与老伴和女儿住在这所80平方米的两居室中,同一个小区里,还有一处回迁的三居室留给儿子一家,“儿女都在身边,比以前近多了。”

  

  从破旧危楼到有着人车分离、花园绿地的精装小区,已有2000多户天坛简易楼老街坊陆续乔迁新居。祈东家园的名字也代表着祈年殿以东,保有天坛元素。韩秀玲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她是第一批响应搬迁的住户,2017年8月正式入住。“从天桥的胡同平房住进天坛简易楼,再到搬进这里,生活还真是越来越好!”

  


  韩秀玲的搬迁经历中,在天坛南里东区的简易楼居住时间最长,超过了40年。“72年的时候搬到简易楼,实际上是我们租的公司宿舍,那时候房租才3块钱一个月,临到搬走也只有300元。”韩秀玲对这段往事印象深刻:20平方米的房子里,只有一个厨房和一个起居室,每层有六户,其中三户共用一个卫生间,洗澡都得到外面澡堂去。

  

  在北京市东城区天坛街道,50多栋先后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简易楼曾经是东城区的“一块病”。据了解,这些简易楼主要用于解决附近单位职工居住困难,早已超出服役年限,存在墙体开裂、管线老化等现象,存在诸多安全隐患。

  

  “简易楼不像现在住的地方冬天有暖气很暖和,简易楼里没有暖气,到了冬天都要自己生火。”韩秀玲说,一开始大家在家里生煤点炉子,后来就用燃气炉点。“整晚都心惊胆战的,就怕有风把燃气炉的火吹灭了,导致煤气中毒。”

  

  去年底,祈东家园二期拉开了签约入住的帷幕,预计交付安置房1518套,全部用于对接东城区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居民。“去年底我回了一趟天坛,以前的简易楼已经推倒了,我捡了两块砖头留了纪念。”韩秀玲笑着说,如今虽不能“一天逛几次天坛公园”,但楼下的小区花园也足够活动。“小区里老年人多,我们期待着便民商店和医疗资源能在未来更加丰富,让老年人没有后顾之忧。”

  

【每月100多元房租安置三口之家】

  

  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西五环附近,由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中心运营的公共租赁住房小区燕保·京原家园于2013年实现居民入住。远远看去,它与周边的商品房小区别无二样,一栋栋二十余层的高楼整齐别致地围着中心花园排列。

  

  去年12月底,赵燕一家三口搬到京原家园4号楼的一套60余平方米的公寓中。“2018年是崭新生活的开始。”赵燕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如果不是申请到公共租赁住房,一家三口只能跟孩子的爷爷奶奶挤住在不到6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

  

  赵燕居住的这套公租房房租是2200元每月。在此基础上,她申请到了政府补贴的最高档95%,只需要每月拿出100多元就可以安心居住,期限最长3年。而且,孩子就读的古城二小分校距离小区只有一公里左右,接送孩子上学比较方便。这是北京市发布的《关于加强本市公共租赁住房社会管理和服务的意见》中规定的,公租房承租家庭纳入属地网格化社会管理服务体系,享受与属地户籍居民均等的医疗、教育等服务,赵燕的孩子正是享受到了这一政策带来的福利。

  


  本刊记者采访中,赵燕的孩子中午放学到家。他拉着记者的手,走进他的房间,说自己屋的窗外视野最好,能够看到西边起伏的山脉。有了独立空间之后,可以静静看书。他说,长大想当科学家。

  


  在北京,像赵燕家一样生活在公租房的家庭有10万户以上。北京市保障房中心运营的公租房有10.3万套。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由北京市保障房中心持有的房源可以实现跨区房源调换,更好地解决职住平衡问题。例如,如果赵燕更换工作,到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附近上班了,她便可以申请调换到北京市保障房中心持有的东五环附近的公租房。

  

【低保户也不用为养老犯愁】

  

  北京市的保障房不仅让居民住有所居,还要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进了朝阳区常营地区的一个老年公寓小区,见到了租户田吉兴。69岁的田吉兴是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街道的低保户,他再也不会为养老的去处发愁了。去年9月,他入住了位于常营地区的汇鸿家园老年公寓。

  

  田吉兴曾经是一位厨师。由于各种变故,目前家里只剩他一个人。为了养老,他辗转过几个地方,“前两年住在凤凰岭脚下的一个村里,空气好、房租便宜,但毕竟人生地不熟,还有各种生活不便。随着年事增高,身体愈发不如之前。”田吉兴说,想换个能够有集体生活的地方,不太想去敬老院。

  

  去年9月,田吉兴接到展览路街道工作人员的电话,说北京市保障房中心专门开发了针对养老的老年公寓式公租房,觉得很适合他。放下电话的他就马上到朝阳区汇鸿家园考察了一番。

  

  一进小区,田吉兴就为眼前的情景兴奋不已:绿化不错,小区不大很安静。电梯是医用电梯,护理床可以直接推进来;房间里,全部设计都是考虑老年人的起居:床头、马桶边都有紧急呼叫按钮,地板都是防滑的,灯都是双控的;为了保持清洁和安全,老年公寓的房间不通天然气,配备的是高端安全的电磁炉……

  


  田吉兴通过摇号选了一个49.33平方米的开间,房租每月2121.19元。按照北京市的住房保障政策,他符合最高补贴95%的条件,即他只花100多元就可以拎包入住这套房子。

  

  田吉兴是汇鸿家园老年公寓的第一批租户。随着租户越来越多,棋牌室已经开了,阅读室、理发室和餐厅也会陆续开张。一个兼顾集体与居家的养老社区正在形成。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汇鸿家园老年公寓是北京保障房中心推出的第一栋老年公寓,共320余套房间。去年9月至今,每个月都陆陆续续有老年租户搬进来。如果这个公租房居家养老模式探索成功,北京市将会再推出其他项目。LW


刊于《瞭望》2018年第6期

延伸阅读

☞ 重磅 | 迈向“购租并举”,北京租房新政公开征求意见

☞ “租购同权”来了,会涨房租还是降房价?

☞ 瞭望丨中国楼市发生转折性变化

☞ 多地楼市“松绑”人才限购,并非为托市加温

☞ 瞭望丨2018楼市调控三大重点

☞ 陈锡文:一个人口超10亿的现代化大国,应呈现怎样的城乡格局?

长按上图,关注瞭望微信


瞭望新媒体,给你权威的新闻洞察力

总监制 | 王磊

监 制 | 潘燕

编 辑 | 喻千桓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